刚刚更新: 〔超凡贵族〕〔秦烟陆时寒〕〔玄天龙尊〕〔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我的白富美老婆秦〕〔锦衣玉令〕〔陆峰江晓燕〕〔江辰唐楚楚〕〔重回1990〕〔武神纪元〕〔叶辰盛冰莹〕〔透视邪医混花都〕〔我不是野人〕〔超级豪婿〕〔道士不好惹(又名:〕〔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超级豪婿林阳江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340章 是有意识还是没意识
    老爷子的人没出声,等着托尼继续说下去。

    但这次很快的,托尼说:“没事,你们听付乘的。”

    “好的。”

    电话挂断,托尼眼里的思考没有消失。

    他仔细想了会,给付乘打过去。

    老爷子的人挂了电话,不再有顾虑,往医生办公室去。

    而林帘和韩在行,回了病房。

    “晚上值班的医生少,现在也还没到医生上班的时间,你先休息下,等医生到了再说。”

    韩在行对站在窗前的人说。

    她一晚上都没有睡,他知道。

    林帘看着窗外的景物,看着这个城市复苏,神色安静。

    听见韩在行的话,她说:“在行,我没事。”

    没事,她确实没事。

    不论是眼神,还是神色,还是她身上的气息,她看着都像一个正常人。

    可是,这样的安静,安静到她的情绪,心思,全被她藏了起来,她真的没事吗?

    韩在行没再出声,他站在林帘身旁,林帘看着外面,他看着她。

    时间在他们身边悄无声息走过。

    老爷子的人带着医生过了来,医生很快给林帘检查。

    没什么问题,就是身体有些虚弱。

    但这不是什么大事,只要她后面好好调养就可以。

    林帘说:“我可以出院了吗?”

    “可以。”

    “好,谢谢。”

    老爷子的人说:“那我去办出院手续,韩少爷,你和林小姐先等一会,我办好出院手续,我们就去警局。”

    韩在行说:“好。”

    七点,一切办好,林帘,韩在行,老爷子的人,还有保镖,一起离开医院,去警局。

    而车子驶离,远远的,一辆车也跟了上去。

    “赵哥,林帘出院了。”

    车里,男人看前方离他们不远的车子,对手机里的人说。

    “出院?”

    高速路上,一辆烟色车子行驶在宽阔的沥青路上,车后座,赵起伟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拿着酒杯,摇晃着里面的酒,听着手机里的声音。

    “对,她和韩在行,还有韩在行的人一起离开的医院。”

    “哦……”“走了……”“是的,我们已经跟上她们,看她们去哪。”

    赵起伟嘴角勾起玩味的笑,眼里也覆上了愉快,“跟紧了。”

    最后几个字,带着笑落进耳里。

    男人立刻坐直身体,“赵哥放心,我们一定跟紧!”

    电话挂断,赵起伟喝了杯里的酒。

    林帘,我们很快就会见。

    七点,天已经大亮,甚至太阳都出了来,照亮着大地。

    不好了两天的天气就这么过了去。

    县城里车子不多,尤其这个时间点不是大多数人的上班时间,这里也不是一线城市,所以谈不上堵车。

    而警局离医院没有多远,车程十分钟便可以到。

    后面的车子跟着,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赵哥说跟紧了,可不要跟丢。”

    副驾驶座,男人看前面的车子,对开车的人说。

    “我知道,放心吧。”

    开车的人说着话,油门加大,缩短和前面车子的距离。

    可是,当他和前面的车逐渐缩短距离时,一辆车突然从它右后方驶过来,超过他,然后打过转向灯,要驶进来,驶到他前面。

    副驾驶座的人看到了,当即骂了声,说:“别他!”

    开车的人也是怒了,踩下油门,打过方向盘,冲上前面的车子,和它并排行驶。

    同时,开车的人方向盘往它旁边的车子打过去,顿时,两辆车的距离挨的非常近。

    这是很危险的驾车行为,旁边的车似乎被他们吓到了,车子方向盘左右摆动,车子也跟着歪扭。

    坐在驾驶座的人看见了,降下车窗,对那歪扭的车子竖中指,“妈的,宗撒!”

    “别他!”

    开车的人看倒视镜,因为他们别那辆车,那辆车速度降下来,似乎是怕了。

    他说:“今天就让他们看看,超爷的车是什么下场!”

    话毕,他方向盘猛别过去,那车子赶忙往旁边躲,但似乎躲的慢了,只听砰的一声,两辆车亲密接触……前方的车子,车里的人看倒视镜里停下来的两辆车,收回视线,看前方。

    一切平稳。

    车子停在警局。

    林帘下车。

    她看着前方警局大门,清晨,这里人很少,但是,大门大开着。

    林帘睫毛动了下,走进去。

    韩在行和老爷子的人跟着她,一同进了警局。

    而保镖,留在了外面。

    老爷子的人在来之前便跟警察联系好了,几人进去,简单的说了下情况,便有人过来带着他们上楼。

    “张警官,她们来了。”

    办公室门打开,带几人上来的人对办公室里的人说。

    那埋头工作的人听见这一声,抬头,说:“进来吧。”

    林帘走进去。

    张警官把资料整理了下,看着她,“你是受害人林帘?”

    “是的。”

    张警官点头,“坐。”

    拿过旁边的资料翻看,然后说:“麻烦你详细跟我说一下那天发生的事。”

    说完,他似乎想到什么,看站在林帘身旁的韩在行,以及站在林帘身后的老爷子的人。

    “你们是……”韩在行在看着林帘,当听见警察说,让她详细说那天的事后,他心紧了。

    那样的事,不是谁都愿意回忆的。

    听见警察的话,他神色一顿,那紧蜷的手松开,他抬头,看着警察,目光从未有过的清定,“我是她朋友。”

    老爷子的人说:“我是林小姐的保镖。”

    警察点头,表示了解了。

    “是这样的,那天林小姐遇到的事不是寻常事,对于女性来说,很难以接受。”

    “所以两位如果不是林小姐很亲近的人,我建议还是在外面等着。”

    说完,警察看林帘,“这边林小姐如果不好说,我会安排一个女警过来,你和女警把那天的事详细说出来。”

    警察说的话,意思非常明白,那样的事说出来,几乎等于二次伤害。

    韩在行手心一瞬紧攥,“麻烦安排女警。”

    老爷子的人说:“我们在外面等着。”

    警察点头。

    很快,两名女警来,老爷子的人和张警官出了去。

    韩在行还在这里面。

    他看着坐在椅子里的人,蹲下来,握住林帘交叠放在腿上的手,“我们就在外面,有什么事,叫我们。”

    林帘一直平静着,即便张警官刚刚说的那些话,她也没什么异样。

    似乎,那不是多么重要的事。

    林帘看着韩在行,他眼里是满载的紧张,疼痛,愤怒,以及不安。

    她说:“好。”

    韩在行出了办公室,他看着里面坐在椅子里的人,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她似也被光笼罩。

    那么安静,那么如画。

    办公室门合上,韩在行站在外面,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这样的等待,比他等着她醒来都还要煎熬。

    老爷子的人出了办公室后便打电话,这边的情况,他需要随时告诉付乘。

    d市市医院,太阳是公平的,时间也是公平的。

    阳光照到了岐南县,时间走到了七点,d市这边也是一样。

    “我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湛廉时到的时候,林帘已经没了意识。”

    付乘站在走廊尽头,听着手机里托尼的声音,说:“湛总当时带了人去,我问了当时的人,他们告诉我,他们到的时候,秦汉正在欺辱林小姐,而林小姐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湛总出现,林小姐也躺在地上,没有反应。”

    托尼皱眉,很疑惑,“那是有意识没有反应?

    还是昏迷了没反应?”

    这两者,区别可不是一般的大。

    付乘声音停顿,然后说:“当时林小姐已经被下了药,昏迷,应该没有。”

    “所以,她当时是有意识的?”

    “……”付乘没说话了。

    他到得明山,湛廉时抢救,送到医院,又是抢救,他要安排许多事,直至一切稍稍安定,他才细问一些细节。

    比如说湛廉时救林帘的时候,林帘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

    因为,有意识的话,他们的隐瞒几乎可以不存在。

    可当时,在旁人看来,那个时候林帘都是无意识的。

    尤其是湛廉时受伤的时候。

    所以,他吩咐下去,隐瞒湛廉时救林帘的事,隐瞒湛廉时受伤的事。

    但那个时候,尤其是湛廉时刚到的时候,林帘到底有无意识,抑或有意识,但意识混乱,还是怎么,他想,除了林帘本人,没有人知道。

    包括湛廉时。

    托尼听着手机里的安静,那皱着的眉头放松了,他脸上浮起笑,很轻松的笑。

    “林帘被下的什么药,你知道吧?”

    “知道。”

    “绽放。”

    “绽放……”托尼咀嚼这两个字,脸上的笑更愉快了。

    “ok,你把绽放的资料传过来,我有用。”

    托尼语气轻松的挂了电话,他把手机放一边,打开笔记本。

    绽放,好名字。

    付乘听着手机里的忙音,脑海里是刚刚托尼的话。

    有意识,无意识。

    难道,湛总去救林小姐的时候,她有意识?

    韩琳和湛文申守在病房外,数着时间过,两人彻夜未眠。

    天亮,阳光进来,走廊上的灯也熄了。

    韩琳看时间,“七点了,能进去看廉时了吗?”

    她看始终关着的病房门,殷切,急迫。

    而她这话,不知是问的谁。

    湛文申说:“等医生来吧。”

    他也很想见湛廉时,很想进去亲眼看看湛廉时的情况。

    但他担心他会打扰到湛廉时休息,他再急切的心也都压下来。

    “医生……”韩琳似突然想起来这件事,她立刻看走廊前方,付乘正从拐角过来。

    韩琳看见付乘,立刻过去,“医生什么时候过来看廉时?”

    付乘看时间,说:“我现在打电话问。”

    这两天他们都没怎么休息,方铭也是。

    昨晚湛廉时情况终于有所好转,方铭也可以休息一下了。

    付乘很快打电话,韩琳紧盯着他,急切的想要得到答案。

    “方医生。”

    “对。”

    “你大概什么时候过来看湛总?”

    “好的。”

    几句话,付乘挂了电话。

    韩琳立刻问,“什么时候过来?”

    “现在。”

    方铭在付乘挂断电话后不过两分钟,他便过了来。

    而看见方铭,湛文申和韩琳都惊讶了。

    方铭,柳钰清的孩子,湛文舒时常挂在嘴边的优秀孩子,她们不会不知道。

    可她们,怎么都想不到湛廉时的主治医生会是方铭。

    因为方铭在京都。

    方铭走过来,看着湛文申和韩琳,礼貌的打招呼,“湛叔,韩姨。”

    听见他的声音,两人回神。

    “原来是你这孩子,这两天辛苦你了。”

    湛文申说,他眼里满含感激。

    方铭说:“不辛苦,这都是我该做的。”

    韩琳紧看着他,“廉时怎么样,还会有危险吗?”

    其实两人在来d市的时候,他们便知道了湛廉时的情况。

    不细致,就是一个大概。

    但这大概的结果是湛廉时脱离危险了。

    他们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答案,其它的相比较,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所以,两人在医院里守了几个小时,并没有去祥问湛廉时的受伤情况。

    他们沉浸在这么多年的深深自责,愧疚里。

    方铭看韩琳,“他意志力很强,脱离危险后,会慢慢好转。”

    昨晚韩琳和湛文申他们到医院前,他去给湛廉时检查过。

    他的情况,比他预料的要好很多。

    但他不意外。

    意志力强的人,他一旦脱离危险,便不会再让自己陷入危险。

    韩琳点头,放心了。

    “那就好,那就好。”

    方铭,她们是相信的。

    湛文申说:“我们想去看看他,什么时候可以?”

    听见湛文申这句,韩琳立刻看方铭,眼里是期待。

    方铭说:“他虽然意志力强,也在慢慢恢复,但他受伤很严重,需要大量的时间休息。”

    “我现在去给他检查,看检查结果,如果他检查结果良好,你们再去看他。”

    湛文申点头,声音沉重,“我们听你的。”

    方铭去了病房,韩琳和湛文申站在外面,看着病房门打开这一刻,里面露出的景象。

    一张病床,病床两边是各种医疗器械,这些器械都在工作着。

    为病床上的人工作。

    而病床上的人眼睛闭着,他鼻翼下是透明的氧气管,他身上盖着被子,挡住了身上的管子。

    他侧脸轮廓硬朗,鼻梁高挺,虽看不到他的整张脸,但仅看到他的侧脸便足够。

    而仅这一张侧脸,韩琳和湛文申便心颤了。

    紧跟着,极大的痛苦涌来。

    他们的孩子。

    这是他们的孩子啊……海悦酒店。

    湛文舒和秦斐阅洗漱收拾好,两人来到湛起北的房门外。

    付乘给大家订的酒店都是海悦,所以,湛文舒知道老爷子的房间号。

    不过,按湛文舒的性子她到了这里后就会找老爷子,但她们到这里时太晚了,老爷子休息了。

    而她们也需要把事情重新捋一捋,所以昨晚湛文舒和秦斐阅都没有睡。

    “爸现在应该醒了。”

    来到门外,湛文舒看了眼时间说。

    七点了,平常这个点老爷子早起了。

    今天,应该也不例外。

    秦斐阅说:“敲门看看。”

    “嗯。”

    湛文舒敲门,但这个时候,她手机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夜少强势锁婚〕〔逆天邪神〕〔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傅慎言沈姝〕〔吞噬星辰变〕〔权倾天下医妃要休〕〔穷鬼的上下两千年〕〔在下壶中仙〕〔世子很凶〕〔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