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曹家逆子〕〔1胎2宝:总裁爹地〕〔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妃常难驯:魔帝要〕〔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修仙兵王在都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万妖圣祖〕〔顾少的宠妻〕〔超品渔夫〕〔万相之王〕〔凤凰醉:邪君盛宠〕〔第九特区〕〔元卿凌宇文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341章 我要去D市
    湛文舒拿起手机,很快她对秦斐阅说:“是大嫂。”

    秦斐阅说:“先接电话。”

    湛文舒点头,走到一边,“大嫂。”

    “对,我们现在在酒店。”

    “好。”

    “我们等你。”

    湛文舒挂了电话,说:“大嫂到了,但大哥因为情况特殊,还联系不上他。”

    “大嫂说联系上了就跟他说廉时的事。”

    秦斐阅说:“这个不着急,大嫂现在到哪了?”

    “刚下飞机。”

    “她直接乘车来酒店,和我们汇合。”

    柳钰敏和湛南洪的工作不是寻常工作,所以两人好些时候都联系不上。

    但是,柳钰敏要比湛南洪好些,尤其这两年她有退下来的打算,所以一般家里有什么事都能联系上。

    湛南洪就不行。

    不过,只要湛南洪电话通,就能联系上他。

    所以,一般情况联系不上湛南洪,大家都不意外,更不担心。

    秦斐阅说:“我们先回房间等着,等大嫂到了再去找爸。”

    湛文舒也是这么想的,“正好我们把早餐吃了。”

    “爸如果醒了,有什么事,应该会给我打电话。”

    “嗯,走吧。”

    两人没再在湛起北的房门外等着了,他们直接去了楼下餐厅,用早餐。

    而此时,套房里,湛可可的卧室。

    “太爷爷,我们梳好头发就去医院吗?”

    梳妆台前,小丫头乖乖坐着,湛起北拿着梳子,给小丫头梳头发。

    湛起北是不会梳头发的,但不会可以学。

    所以,现在他可以梳几个简单的发型。

    当然,比不上湛廉时,但也比湛可可自己梳的好。

    小丫头,始终是太小了。

    “梳好头发,吃了早餐,我们再去医院。”湛起北和蔼的说。

    说着,他拿过皮筋给小丫头把梳好的丸子固定,然后拿过旁边的蝴蝶结别到小丫头丸子下的碎发上,非常认真。

    “啊,还要吃早餐……”

    小丫头这才想起这件事,期待的心情顿时笼罩了一片乌云。

    她急切的想要去医院,这是她一醒来便坚定的想法。

    “好了,我们去吃早餐。”

    湛起北看这梳的很好的丸子头,非常满意,放下梳子,把小丫头从凳子上抱下来。

    小丫头说:“太爷爷,我们去医院吃可以吗?”

    “可可想陪着爸爸,和爸爸一起吃。”

    小丫头望着湛起北,大眼里,小脸上满是期待。

    湛起北看着这小奶团的脸,明亮期盼的眼睛,说:“好,我们去医院。”

    “哇!太爷爷最好了!”

    “可可最喜欢太爷爷了!”

    小丫头开心的要飞起,抱着湛起北在他脸上木马了好几下。

    湛起北呵呵的笑,打电话给刘叔,三人去医院。

    一辆出租车停在海悦酒店外,车门打开,司机把行李箱提下来,柳钰敏道了声谢便拉着行李箱进酒店。

    柳钰敏的房间也是订好了的,房卡在湛文舒那,她现在直接去找湛文舒便好。

    柳钰敏来到电梯外,按上乘键,等待。

    电梯在下来,数字键也跟着跳动。

    柳钰敏看时间。

    快八点。

    她快到酒店的时候给湛文舒打了电话。

    叮,电梯门开。

    柳钰敏看电梯里的人,这一看,她惊讶了,“爸……”

    电梯里,湛起北牵着湛可可,在和湛可可说话。

    而两人身后,是刘叔。

    听见柳钰敏这一声,湛起北看过来,小丫头也跟着看柳钰敏,大眼里是疑惑。

    这位年轻的奶奶叫太爷爷爸,那她叫这位年轻的奶奶什么?

    “你来了。”

    湛起北看见柳钰敏,并不意外。

    他让刘叔通知的,自然的,该到的都会到,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嗯,爸现在是去医院吗?”

    柳钰敏回神了,想到现在的时间,老爷子应该是去医院的。

    但是……

    柳钰敏的视线落在湛可可身上。

    这孩子是?

    柳钰敏还不知道湛廉时带了个孩子回来,湛文舒也没有跟她说。

    毕竟很多事都还不确定,也不好说。

    湛起北牵着湛可可出来,他对看着柳钰敏一脸疑惑的小丫头说:“这是你爷爷的大嫂,叫大奶奶。”

    湛可可立刻乖乖的叫,“大奶奶好。”

    这软糯的声音,一听心都化了。

    柳钰敏心里被湛起北的这介绍给惊了下,但听见这声音,什么疑问都没有了。

    “诶!”

    柳钰敏应了,看着湛可可的眼神一瞬阖喜爱。

    湛起北说:“我们先去医院,你刚到,休息下再去。”

    柳钰敏说:“没事的爸,我在飞机上休息了,我现在去把行李放了就去医院。”

    湛起北说:“洗漱下,不着急。”

    意思是,他们先去,她随后来。

    柳钰敏也确实没洗漱,说:“好的。”

    湛起北带着湛可可离开,小丫头对柳钰敏挥手,“大奶奶再见。”

    她不认生,一双眼睛清澈明亮,一看就是个精神的小丫头。

    柳钰敏脸上落了笑,“再见。”

    车子驶离酒店,柳钰敏看着,进电梯,去找湛文舒。

    她想,她得知道一些事了。

    医院。

    方铭进到病房,给湛廉时检查。

    床上的人眼眸闭着,他进来,他也没有睁开,似乎,他还在睡着。

    方铭没有叫醒湛廉时,也没有出声。

    他来到各个医疗器械前,看上面的数据,记录,然后来到床前,看湛廉时面色。

    失血过多,半条命都搭去了,这张脸的气色哪里能好。

    但现在,能捡回来一条命,已经很不错,不能要求过多。

    “感觉怎么样?”

    那闭着的眼眸,睁开了。

    里面没有半点初醒时的迷蒙,有的是深夜的清醒。

    湛廉时早便醒了。

    “还好。”

    还好,那便是比差好一点,比好差许多,但这也正常。

    这么重的伤,不可能短短两天就恢复。

    他现在能还好,就已经很好了。

    但是,还好,也不能离开icu,湛廉时的情况需要在icu待至少一周。

    方铭说:“你现在的身体情况需要好好休息,尽量不要劳心费神,对你身体没有好处。”

    几次抢救,不是那么简单的。

    湛廉时身体各方面都不再如以往。

    湛廉时转眸,那夜眸凝着方铭,里面夜色把他染尽,“什么时候出icu?”

    他眸里的沉寂和他的面色是两个极端,一个永远的稳如斯,一个虚弱的随时会倒下。

    方铭看着这双让人畏惧的眸子,“一周后。”

    湛廉时张唇,“三天。”

    方铭顿时笑了下,说:“你觉得这是买卖?”

    湛柳两家是世交,虽说到湛廉时和方铭这一代已经不像湛起北和柳谨得那时来往的多,但两家的关系一直不减。

    所以,方铭虽和湛廉时没什么来往,却也是见过面,认得对方的。

    而这次,算是两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触。

    湛廉时眸里沉寂不变,那夜色也依旧笼罩着方铭,他看着方铭这沉定的双眼,嗓音低沉,“你可以。”

    方铭笑着说:“我不是神仙。”

    他在笑,这笑不似托尼的向来轻松乐观,而是认真。

    湛廉时没说话了。

    方铭说:“你的身体,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明人不说暗话,没有谁能比湛廉时更清楚自己的身体。

    湛廉时眸动,里面的夜色从方铭面上抽离,他看窗外的阳光。

    阴雨褪去,阳光密布,大地承接着这片耀眼的光。

    “一周,是对你身体的负责。”

    “如果你一定要三天出icu,我可以答应你。”

    “但后续,如果你的身体出现任何危险,我……”

    “不会再有危险。”

    沉磁的嗓音打断方铭,那深眸,落在方铭面上。

    里面是,沉渊般的强大。

    “好。”

    “三天后,转出icu。”

    韩琳和湛文申在外面等着,明明之前她们还很急迫,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可现在,她们不着急了,反倒是安静了下来。

    那样的一张侧脸,足够让他们沉静。

    方铭出来,两人听见声音,立刻抬头。

    “廉时怎么样了?”

    这次湛文申先出声,他看着方铭,眼里是担忧,愧疚。

    方铭看着湛文申,“他醒了,比昨天要好一点,你们可以进去看他。”

    “但时间最好不好太长,他需要休息。”

    湛文申点头,“好,谢谢。”

    方铭说:“我在医生办公室,您有任何问题,随时来问我。”

    “好。”

    方铭离开了,湛文申和韩琳站在那,两人看着打开门的病房,里面躺着的人,一时间竟然都没有进去。

    付乘看见方铭过来,和方铭了解湛廉时的情况,方铭说了,付乘点头,“麻烦了。”

    “没事。”

    方铭离开,付乘看前方站在病房外踌躇不前的两人,抬手看时间。

    快八点,林小姐那边不知道情况如何了。

    付乘转身往前,给老爷子的人打过去。

    而此时,岐南县警局。

    韩在行和老爷子的人还在外面等着,那办公室的门也依旧关着。

    他们听不到里面的声音,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不知道里面怎么样了。

    忽的,老爷子的人手机响,他拿起手机。

    很快,走到一边,“付助理。”

    韩在行办公室门的对面,看着这扇门,老爷子的人手机响,他也没有动静。

    他就这么一直看着。

    “还没有出来。”

    “是的。”

    “好,好的。”

    老爷子的人说了几句话后便挂了电话。

    他看办公室门,再看时间,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

    办公室里,林帘说完,坐在她对面的两名女警也记录完。

    “好的,事实情况我们都了解了,你回去等消息。”

    “有任何消息我们都会通知你。”

    其中一名女警对林帘说。

    林帘看着女警,“我想问几个问题。”

    女警点头,“请问。”

    “秦汉现在在哪?”

    女警顿了下,说:“因为这次事件非常恶劣,案子递到了市局,所以秦汉现在在市警局。”

    “我能见他吗?”

    女警看林帘,这双眼睛澄净清透,没有一点脏乱。

    而现在里面,很安静,安静的过了。

    很少有被害人想见犯罪嫌疑人的。

    女警说:“不能。”

    林帘低头,“这样。”

    “是的。”

    “你如果有什么话想对犯罪嫌疑人说的,可以委托你的个人律师。”

    律师……

    林帘抬头,“谢谢。”

    “还有问题吗?”

    “没有了。”

    咔嚓,门打开,林帘从里面出来。

    韩在行大步上前,老爷子的人也过来。

    两人看着林帘,想问话,但她这样的平静,让他们想要问的话就这样吞了回去。

    韩在行看着林帘,半点不离她的脸。

    她们说了什么,一切都还好吗?

    林帘没有看两人,她走出去,“走吧。”

    这样的平稳,安静,韩在行的心,紧的被一个牢笼箍着,那牢笼随着林帘的平静,越收越紧。

    老爷子的人看林帘,看办公室里的两名女警。

    两名女警在整理资料。

    老爷子的人想了下,走进去。

    八点了,太阳有了温度,林帘和韩在行下楼。

    当走到大厅的时候,林帘脚步停下了。

    她停下,韩在行自然也跟着停下。

    而这一刻,韩在行的心收缩。

    他感觉到她可能要说什么,他不安。

    林帘转身,看这双一直含着担忧,不安,血丝的眼睛,“在行,我律师的电话你有吗?”

    韩在行紧缩的心一瞬放松,他说:“律师是湛爷爷请的,我没有他的电话,李叔有。”

    李叔,就是一直在这里跟着他守着林帘的老爷子的人。

    他比韩在行年长,年纪比刘叔小一点。

    林帘看韩在行身后,李叔正快步从楼上下来。

    见她看着他,李叔说:“林小姐。”

    他来到林帘面前。

    林帘说:“李叔,麻烦你把负责我这个案子的律师的电话给我。”

    李叔顿了下,没什么太大的惊讶,说:“林小姐,案子在d市,律师也在d市,那边有我们的人和律师在一起,专门负责这件事。”

    “我这里没有律师的电话,但我有d市我们的人的电话。”

    “我打电话给他问一下,让他把电话发给我。”

    “好。”

    韩在行看林帘面色,她没什么异样,也不觉得李叔这么说有什么问题。

    她说完便转身往前走,没有半点不同。

    李叔看林帘,对韩在行说:“韩少爷,你和林小姐先在这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韩在行知道,李叔要给付乘打电话。

    “嗯。”

    他去到林帘身边,说:“坐会吧,不着急。”

    林帘看外面的阳光,阳光把这里照亮,每一块地砖都能看到光。

    “在行,我要去d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人族镇守使〕〔吞噬星辰变〕〔镇妖博物馆〕〔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