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捡漏王〕〔退亲后,我嫁给了〕〔我的相公很腹黑〕〔王的女人谁敢动〕〔入骨宠婚:误惹天〕〔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绝世战神〕〔近战狂兵〕〔代号修罗〕〔三国之曹家逆子〕〔1胎2宝:总裁爹地〕〔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妃常难驯:魔帝要〕〔元后传〕〔医妃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842章 她的喜欢
    宓宁回神,看前方。

    湛廉时擦着头发走过来。

    宓宁合上书,放床头柜,下床,拿过湛廉时手上的毛巾。

    她醒后,很多事都不知道,也不会,但有阿时在,她从不知道到知道,从不会到会。

    记忆被一点点填满,她变得完整。

    湛廉时任宓宁拿走毛巾,眼眸看着她。

    “阳台上有风,我们去阳台。”

    卧室里开着空调,很凉快,但这凉快对于刚洗的湿发来说,并不友好。

    “嗯。”

    宓宁去抬椅子,一只大手伸过来,轻松的把椅子拿走。

    宓宁弯唇,跟着湛廉时出去。

    夜晚的风是凉爽的,尤其随着往深夜走,风会越来越温柔。

    湛廉时坐到椅子里,宓宁拿起毛巾,细柔的指尖插进他的黑发。

    湛廉时的发丝黑,粗,浓密,和可可一样。

    宓宁时常给湛可可梳头发,总会想到湛廉时的头发。

    父女俩的头发,是一样的发质。

    宓宁嘴角微弯,眉眼里如现在吹来的晚风,温柔的落在湛廉时发丝上。

    湛廉时眼眸看着前方,眸子里清晰的倒影着大半个米兰,里面灯火阑珊,星星点点,似一幅静美的画。

    他感受着头上指尖的温度,力道,感受着那绵绵温柔,湛廉时眼眸合上。

    不知不明,错误难寻,晓通心意,错误皆寻。

    知之甚少,不知其意,明白之时,尽成定局。

    人生不是电视,不是电影,没有叫卡,没有给你重来的机会。

    你只能一条路走下去,弯了,拉直。

    只能这样。

    可是,尽管从弯道回来,曾经的路也落在了心上,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

    那条弯路成了自己的心伤,成了自己人生的一道不一样的风景,永远在自己一生的历程里,刻下了深刻的一笔。

    湛廉时睁开眼睛,眼里的灯火被夜色所掩盖,他握住头上的手。

    握紧。

    人的一生不可能事事都满意,总有让自己后悔的事,每一个人都有。

    就看你如何看待这让自己后悔的事。

    是改正,还是继续如此。

    宓宁手被湛廉时握住,疑惑,“阿时?”

    她低头看湛廉时,但她站在湛廉时身后,她看不到湛廉时的神色。

    偏偏,湛廉时也不说话,宓宁不知道湛廉时是什么意思。

    “阿时?”

    宓宁又叫了一声,头也跟着低下去。

    她想看看他怎么了。

    但她刚低头,一股微风吹来,送来夏日的清凉,亦把湛廉时头上的淡淡香味吹到她鼻尖。

    是她熟悉的洗发露的味道。

    宓宁眯眼,嗅了下,嘴角浅笑漾开,“好香。”

    湛廉时不喜欢浓郁的味道,她也不喜欢。

    别看两人性格不同,但很多喜好都是一样的。

    比如家里的洗护用品,味道都是淡淡的。

    闻着很舒服。

    比如家里的布置,摆设,她弄出来,他从不会说不喜欢。

    她买的东西,他也不会嫌弃。

    她喜欢的,几乎他都喜欢。

    宓宁笑弯了眉,把手抽回来,继续给湛廉时擦头发。

    “我最喜欢这个香味了。”

    “阿时,你选的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镇妖博物馆〕〔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