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江辰唐楚楚〕〔长生〕〔公主她在现代星光〕〔昭周〕〔玄天龙尊〕〔妖女乱国〕〔宋成祖〕〔海贼之苟到大将〕〔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重生之战神归来叶〕〔大英公务员〕〔狩猎好莱坞〕〔秦城苏婉〕〔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一号战尊叶凡谭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854章 韩在行
    姐夫。

    手机屏幕上跳动着‘姐夫’这两个字。

    林越整个人懵了。

    她手机能叫姐夫的,除了韩在行,没有第二个人。

    而现在,这个‘姐夫’的字眼在她眼前跳,林越的心也跟着跳。

    姐夫……

    姐夫……

    姐夫……

    林越的脑子嗡嗡作响,在电话快要挂断的那一刻,她赶忙放耳边,“喂。”

    没有声音。

    林越拿下手机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没划接听键。

    她太紧张了,紧张的脑子都迷糊了!

    林越极快划接听键,电话却挂断了……

    林越要哭了。

    她立刻给韩在行回过去,心咚咚的跳,跟有石头在心里砸一样。

    姐夫给她打电话了,这一年,姐夫第一次给她打电话。

    她不敢想象。

    不敢相信。

    “林越。”

    电话通,韩在行的声音传来。

    林越张嘴,“姐……姐夫……”

    她声音发颤,拿着手机的手都在发抖。

    这一刻,林越的脑子乱成了一团麻。

    “是我。”

    “是……是你……”

    “姐夫,你……你……”

    她想说什么来着?说什么来着?

    啊!

    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她舌头打结了,脑子里全是豆腐渣!

    啊!要疯了!

    “我开了一家服装公司,想聘请你做我公司的顶级设计师。”

    “林越,你有没有意向。”

    “……”

    林越嘴巴大张,哑了。

    韩在行没有听见林越的声音,他不再出声。

    不过,韩在行没有挂电话。

    他在等待,极有耐心的等待。

    安静在电话两端无限拉伸,蔓延,整个城市似乎都静了。

    “姐夫,你……你说真的吗?”

    好久,林越出声,声音又颤又飘,好似在云端。

    确实,林越现在就感觉自己在云端,飘飘忽忽的,不真实。

    “真的。”

    “我去!”

    “我去!”

    林越眼睛涩痛了,她知道韩在行开了一家服装公司,走的是高端路线,主打温暖风。

    当初韩在行开这家服装公司,都接受了采访。

    他说,这家公司是为他妻子开的,他妻子喜欢设计服装,他妻子是一个很温暖的人,他希望把他妻子的温暖带给每一个需要温暖的人。

    这个公司刚开没多久,也就一两个月。

    当时林越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她就想去韩在行的公司。

    但她怕,她怕韩在行。

    不,不是怕,准确的说,是愧疚。

    林越没有忘记一件事,她和林帘去商场,林帘失踪,韩在行找了很久才找到。

    那件事一直是她的心结。

    她不敢给韩在行打电话,不敢给韩在行发短信,即便是得知林帘死,林越也是让杰森去打听消息。

    甚至去找林钦儒。

    这一年以来,林越愧疚,痛苦,难受,直至今日。

    “你手上的工作处理好,给我打电话。”

    “好!”

    “就这样。”

    韩在行挂断电话。

    林越赶忙说:“姐夫!”

    韩在行停顿。

    林越听着手机里的安静,嘴巴张了张,说:“没,没事。”

    她想把她可能遇见林姐的事告诉韩在行。

    可是,她根本就不确定,甚至那声音可能就是她的幻觉。

    “嗯。”

    韩在行挂了电话,林越听着手机里的忙音,好一会,把电话拿下。

    她没有确定,无法肯定,她不能跟姐夫说。

    那种看到希望又绝望的滋味,太痛苦。

    她不能让姐夫和她一样。

    服务员过来,“小姐,我们要下班了,您现在回去吗?”

    “回去!”

    林越看时间,十点多了。

    她的飞机是凌晨十二点四十。

    林越赶忙收拾东西离开。

    她得回巴黎,把手上的工作处理了,回国。

    韩在行的公司,在国内。

    随着林越的离开,服务员也离开。

    不过,服务员没有收拾东西回去,而是去到一个人身旁,在那个人耳边说什么。

    那人听着,看着林越离开的方向,拿起手机。

    宓宁给湛可可擦好身子,换好睡裙,坐到床上,看睡的香香的湛可可。

    平常小丫头睡的很乖,有时候小脸上还带着笑。

    但今晚,小丫头脸上没有笑。

    不仅没有笑,还皱着眉头,睡的不安稳。

    宓宁手指落在湛可可皱着的小眉头,轻抚。

    不笑的小丫头,让人心疼。

    “不要怕,妈咪和爸爸会永远在可可身边。”

    宓宁低头,在小丫头额头上落下轻柔的一吻。

    哭的那么伤心,应该是怕她们离开她吧。

    湛可可皱着的眉头松散,宓宁离开小丫头卧室。

    而这离开小丫头卧室了,宓宁才想起一件事。

    湛廉时。

    阿时跟她一起回来的,但阿时什么时候离开的小丫头卧室,她不知道。

    而宓宁想到一件事。

    在车里,湛廉时对湛可可说那几句话时的深情,和平时不一样。

    宓宁看四周,没有看见湛廉时的人,她想了下,去书房。

    湛廉时可能在书房。

    书房。

    湛廉时站在落地窗前,手里拿着手机,眼眸看着外面的夜色。

    “林越接了一个电话,她叫那个人姐夫。”

    “这个叫姐夫的人不知道跟她说了什么,她说她去。”

    “说了这句话后,林越似乎想对那个人说什么,却没有说。”

    “随后,林越离开了餐厅。”

    姐夫。

    韩在行。

    湛廉时眸子未动,他眼里的夜色和外面的夜色一样,很静。

    电话里的人说完便不再说。

    “跟着林越,她说的每一句话,我要听到。”

    “是。”

    “阿时?”

    门外,宓宁的声音传进来。

    湛廉时眸里的夜色动了,里面的黑夜有了温度。

    他转很,手机落进兜里。

    咔嚓。

    门打开。

    林帘看着站在门内的人,她弯唇,“打扰到你了吗?”

    “没有。”

    湛廉时看着宓宁,她脸上带笑,眉眼亦温柔,和平常一样。

    她已然整理好自己。

    “可可睡着了。”

    “睡着了,就是睡的不安稳,不过,明天应该会好。”

    孩子都是来的快,去的也快的。

    “不用担心。”

    “嗯。”

    湛廉时手臂落在宓宁腰上,揽着她出书房。

    宓宁看湛廉时。

    湛廉时转眸看她,“看什么。”

    宓宁想了下,说:“阿时,我想问你一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