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战狂兵〕〔代号修罗〕〔三国之曹家逆子〕〔1胎2宝:总裁爹地〕〔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妃常难驯:魔帝要〕〔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修仙兵王在都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万妖圣祖〕〔顾少的宠妻〕〔超品渔夫〕〔万相之王〕〔凤凰醉:邪君盛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889章 生不如死
    他有意放过林帘。

    林钦儒的心砰砰砰的跳动起来,不快,很慢,却一下下,力道极大。

    似有闷雷打在心上,让他整个人都震动。

    他下意识的,侧眸,看坐在身旁的人。

    湛廉时依旧拿着手机在看,屏幕上依旧是屏保,时间,什么都没有。

    可湛廉时就是能看着这单调的屏保,时间,看很久。

    林钦儒视线落在湛廉时脸上,不知是灯光的关系,还是他视角的关系,抑或是现在他脑子里的想法,心里情绪的关系。

    他觉得这一刻的湛廉时没有了那生人勿近的冷漠,没有那让人仰望的帝王之姿。

    他很平凡,就如寻常男人,会爱,会痛,会笑,会难受。

    他是有血有肉的平常男人,不是别人眼里不可触及的商业帝王。

    林钦儒嘴唇微张,“你……”

    拿着手机的人突然起身,酒杯落在桌上,手机落在掌心。

    那笔直修长的一双腿从林钦儒视线走过,融进宴会厅里的人群,消失在林钦儒视线里。

    林钦儒坐在那,看着那消失的身影,微张的唇合上,震动的心也逐渐平稳。

    他想问,那年,林帘带着孩子逃跑,他是不是有意放过林帘。

    那个时候,他对林帘是不是就已经有了感情。

    &nbxindefang.sp;可是,问了有什么用,问清楚当年的事,也改变不了后面不可挽回的结果。

    那鲜血淋漓的事实始终摆在面前,永远不会消失。

    林钦儒低头,拿起酒杯,把杯里的酒一口饮尽。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不是死,是生不如死。

    湛廉时,他就是生不如死。

    刘妗站在阳台上,她看着下面走在红毯上的人,一身西装,一身沉敛,他走在红毯上,似从文武百官面前走过的帝王,尊贵之姿,让人臣服。

    她爱他啊,她从没有哪个时刻比现在更清楚,她爱他。

    她不能失去他,不能没有他。

    廉时,你不爱我没关系,只要我爱你,就可以了。

    刘妗握着阳台扶手的手,收紧,那眼里的泪,不见。

    里面的自信,傲气,绝对,尽数弥漫。

    机场。

    三个小时,飞机落在柏林机场。

    宓宁叫醒湛可可,小丫头迷蒙的睁开眼睛,看见宓宁,软软的叫,“妈咪……”

    对宓宁张开小手,要抱抱。

    宓宁眼里浮起宠溺的笑,抱起小丫头,“还没睡醒吗?”

    上飞机,也就一会儿,小丫头便睡着了。

    这么一睡,就没有醒过。

    湛可可抱着宓宁的脖子,小脸贴着她脖子,眼睛闭着。

    显然,没有睡醒。

    不过,机舱里空姐的声音,乘客起身离开的声音,让机舱里很吵。

    小丫头揉眼睛,小脸在宓宁脖子上换了一面,继续睡。

    宓宁感觉到她的动静,她脸上浮起笑,轻拍湛可可的背,出了机舱。

    何助理拿着宓宁的包,护着两人,走在两人后面。

    柏林和米兰没什么时差,六点十分的飞机,到这边就是九点多。

    这个时间不早也不晚。

    对于早睡的人来说,晚了,对于晚睡的人早了。

    走到机场大厅,湛可可清醒了。

    她睁开眼睛,看四周,眼里是满满的新奇。

    新的地方,不一样的建筑,不一样的人,是该看的。

    宓宁看她四处看的眼睛,柔声,“醒了?”

    “妈咪,这里好不一样呀!”

    湛可可看着四周不一样的建筑,很惊讶。

    宓宁笑,“不一样的地方,自然不一样。”

    “嗯!”

    湛可可身子在宓宁怀里扭动,“妈咪放可可下来,可可重。”

    体贴人的小丫头。

    宓宁弯唇,把湛可可放下来,牵住她的小手。

    湛可可依旧往四周看,脚步不停。

    宓宁没说什么,她看机场外,眼里有了丝期待。

    她下飞机后还没来得及开机,不知道阿时看见她发的信息没有。

    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

    湛可可看着,走着,小步子走的磕磕绊绊的。

    宓宁想说看着路,小丫头突然想到什么,叫,“妈咪!”

    “嗯?”

     cenkee.;宓宁看小丫头,“怎么了?”

    “妈咪,我们下飞机了,还没跟爸爸打电话。”

    小丫头想起了这件事。

    宓宁笑了,她还以为小丫头不会想起。

    “妈咪现在给爸爸发信息,看爸爸是不是在忙。”

    “嗯!”

    两人停下来,宓宁拿起手机,开机。

    何助理在身后等着。

    行李已经有专人去拿了,他不用再去拿,他只需要保护好宓宁和湛可可就可以。

    湛可可看着宓宁拿出手机,小丫头眼睛睁的大大的,很迫切。

    她想给爸爸打电话,想爸爸来接她们。

    宓宁给湛廉时发了条信息过去,告诉他她们到了。

    “好了,妈咪信息发过去了,爸爸看到会回复lehang-sy.的。”

    在飞机上发的消息,湛廉时没有回复,宓宁不觉得有什么。

    他忙,不回复很正常的。

    湛可可伸手,“妈咪,可可要跟爸爸说话。”

    这说话的意思是语音。

    宓宁笑,蹲下来,把手机给她。

    湛可可立刻按住语音,对听筒说:“爸爸,可可和妈咪到了,爸爸快来接可可和妈咪。”

    “可可和妈咪可想爸爸了!”

    宓宁眉眼绽开笑,可想了,那是真的想。

    “妈咪,爸爸一定会来接可可和妈咪的!”

    把手机给宓宁。

    宓宁接过,放包里,“不一定呢。”

    航班阿时知道,他如果有时间,现在就来了。

    但刚刚她没看见他,所以阿时应该在忙。

    湛可可立刻摇头,坚定的说:“妈咪,爸爸一定会来接可可和妈咪的!”

    说的这么肯定,是太想了。

    “呵呵,好,看爸爸来不来接我们。”

    “会的!”

    “一定一定会的!”

    “呵呵,好。”

    两人往机场外走,这个时候机场里人不少,来来往往的,加上机场大厅里的各种声音,很热闹。

    突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镇妖博物馆〕〔吞噬星辰变〕〔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