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医仙战神〕〔权宠天下〕〔修罗剑神〕〔代号修罗〕〔邪帝狂妃:鬼王的〕〔王铁柱苏小汐〕〔不败战神〕〔第一战神〕〔狂少归来〕〔近战狂兵〕〔我不是野人〕〔美女总裁的贴身兵〕〔渡劫之王〕〔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入骨宠婚:误惹天〕〔修罗丹神〕〔王婿叶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900章 本就是欠她的
    倾斜的行李箱不受控制,把湛可可拉着朝旁边倒……

    主卧里,宓宁唇贴上湛廉时的唇,她的唇瓣微微颤抖着。

    羞怯又坚定。

    她不知道该怎么动,就贴着湛廉时的唇,轻轻的触碰。

    这样的宓宁,胆小又勇敢。

    不像她,却又是她。

    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似涓涓细流,流进湛廉时身体。

    里面的空,似被填满了。

    湛廉时抱着宓宁的手,落在她后脑。

    他张唇,吻上她。

    她要什么,他都会给她,即便不可能,他也会变得可能。

    这本来,就是他欠她的。

    卧室里气氛变了,恋人间的感情,夫妻间的默契,这一刻似得到升华。

    一切都变得美好,一切都变得美丽。

    “啊——!”

    叫声从卧室外传来,打破了卧室里的深沉爱恋。

    宓宁一下睁开眼睛,可可。

    这声音是可可的。

    宓宁心咚咚的跳起来,惊慌在她脸上浮现。

    她赶忙起来,柔软的真丝被落在她身上,“我去。”

    湛廉时起身出去,宓宁下意识要出声,但在看见湛廉时身上穿的好好的衬衫西裤后,声音止住了。

    情难自禁,她们刚刚……

    宓宁睫毛乱颤,脸红的吓人。

    她不敢再想下去,把半退的裙子穿好,简单的整理了下自己,赶忙出了去。

    客厅里。

    行李箱倒在一边,湛可可也一个屁股蹲儿坐在地板上。

    小丫头看见出来的湛廉时,眼睛一下泪汪汪,“爸爸,痛……”

    小丫头张开双手,眼泪在眼眶里闪动,却没有掉下来。

    勇敢的孩子都是不哭的。

    湛廉时视线扫过地上的行李箱,里面的东西因为行李箱摔在地上撒了出来,很乱。

    但仅一眼,湛www.zzsuji.廉时视线便落在湛可可身上。

    “哪里痛。”

    湛廉时把湛可可抱起来,小丫头立刻抱住湛廉时的脖子,小脸埋在湛廉时肩颈,闷闷的,“手,屁屁……”

    湛可可是拉动了行李箱,但是行李箱那么重,她哪里拉的住。

    行李箱往下掉,她也跟着倒。

    但好在她反应快,赶忙放开,这才没跟着行李箱一起倒,不过,因为惯性,她被行李箱带的后退两步,没站好,一个屁股蹲儿坐在了地板上。

    屁屁摔疼了,拉行李箱的手也扯疼了。

    “爸爸带你去医院。”

    湛廉时抱着湛可可,拿过手机,打电话。

    宓宁出来,看见被湛廉时怀里不动的小丫头,心紧了。

    www.kelihui. “可可。”

    宓宁快步过来,紧张的看着小丫头。

    两人一时间忘了孩子,是她们的错。

    湛可可抬头,看见宓宁,小嘴抿着,要哭却强忍着的模样,“妈咪,可可痛痛……”

    宓宁心一下疼了。

    “哪里痛?”

    “手和屁屁。”

    小丫头伸出手给她看,两只平日里白白的小手,现在红红的。

    宓宁看的心抽疼。

    “是妈咪不好,妈咪和爸爸现在带你去医院。”

    “嗯……”

    “不哭,妈咪的可可最乖了。”

    湛可可点头,小脸埋在湛廉时肩颈,在他肩颈蹭,把眼泪全蹭到湛廉时肩颈上。

    然后抬头,“妈咪,可可不哭。”

    “好。”

    看着这没有眼泪,却因为眼泪湿润的双眼,睫毛,宓宁自责。

    大人没看好孩子,就是这样。

    是她和阿时的错。

    她们太不分时间了。

    湛廉时挂了电话,看宓宁,“孩子不会有事。”

    宓宁眼睛红了,她没有哭,眼里也没有泪,只是担心,紧张,不安,以及愧疚,自责。

    她情绪大,脸上会很明显的显露。

    尤其是对孩子。

    宓宁看湛廉时,点头。

    她相信阿时,可可一定不会有事。

    两人带着湛可可去医院,这个时候,已是深夜。

    柏林的夜晚很安静,街上的车也很少。

    车子很快停在医院,湛廉时抱着湛可可去检查,宓宁始终紧跟着。

    有湛廉时在,宓宁再怕也不会怕到绝望。

    在她心里,湛廉时是她的精神支柱,只要湛廉时没倒,她就不会倒。

    一通检查下来,湛可可没什么,就是摔的疼了,小手扯的疼了。

    没有问题。

    宓宁放心了。

    她就怕孩子有什么,这样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一家人回了酒店,到这个时间点,湛可可困了,小身子被湛廉时抱在怀里,睡了过去。

    睡的乖乖的。

    宓宁看着睡着的湛可可,心泛疼。

    小丫头跟她们说了,她饿了,想吃东西,但因为她们在说事情,她就没叫她们,自己去打开行李箱,想把行李箱的东西拿出来。

    没曾想,东西没拿出来,自己倒摔了。

    宓宁想到小丫头说的这些,便后悔,心疼。

    她们大意了。

    她们……

    一只温热的手握住她,宓宁抬头,湛廉时在看着她。

    “我的错。”

    宓宁摇头,“是我,如果我……”

    “我的错,不是你的错。”

    湛廉时打断宓宁,那握着宓宁的手,握紧。

    宓宁张开的唇合上,“阿时,是我们的错。”

    孩子差点出意外,不是一个人的错,是两个人的错。

    “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

    宓宁点头。

    是的,不会再发生。

    她们都不允许。

      车子停在酒店,湛廉时抱着湛可可下车,宓宁手上拿着外套,搭在湛可可身上。

    这个时候,天有些凉。

    小丫头睡的似乎不好,在湛廉时怀里动。

    湛廉时低头,看湛可可。

    宓宁也看湛可可。

    小丫头动了会,便不动了。

    不过那靠在湛廉时肩上的小脸,皱着。

    似乎睡的不安稳。

    宓宁没说话,但她脚步快了些。

    应该是这么睡着不舒服。

    两人带着湛可可到套房,这次小丫头又动了。

    那一直闭着的眼睛也睁开了。

    宓宁立刻出声,“可可?”

    湛可可看着她,眼睛迷蒙着,小脸却苦巴巴的,“妈咪,可可饿……”

    饿?

    宓宁怔住。

    是啊,可可摔倒后她们就去了医院,检查,又回来,哪里有时间用餐。

    宓宁看四周,看见摔在地上的行李箱,说:“可可,妈咪先……”

    咚咚咚。

    敲门声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吞噬星辰变〕〔万界圆梦师〕〔这个诅咒太棒了〕〔网游我能强化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