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邪医混花都〕〔我不是野人〕〔超级豪婿〕〔道士不好惹(又名:〕〔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超级豪婿林阳江婉〕〔我的白富美老婆〕〔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龙象〕〔七等分的未来〕〔青萍〕〔九星之主〕〔Mr学神他真香了〕〔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当代华佗〕〔龙王医婿〕〔地球人实在太凶猛〕〔野猪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912章 这样就满足
    “爸爸,可可吃完了早餐想和迪恩弟弟视频。”

    客厅里,湛可可坐在餐桌前,小腿儿在椅子下晃荡,小手拿着叉子,吃着餐桌上营养丰盛的早餐。

    她昨晚睡的很好,一早起来,精神满满。

    昨晚的那一摔,早被她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小丫头说着话,叉起餐盘里的煎蛋,嗷呜一声,咬了一大口。

    小小的腮帮,被她塞的鼓鼓的,像只小松鼠。

    湛廉时坐在她对面,手上拿着刀叉,相比于小丫头豪放派的吃法,湛廉时是婉约派的。

    一举一动,都透着矜贵,优雅。

    “用了早餐视频。”

    “嗯!”

    餐桌上,父女俩用着早餐,气氛不错。

    只是,少了一人。

    宓宁。

    宓宁还没有醒,她昨晚睡的晚。

    尽管,现在已经不早。

    “爸爸,妈咪什么时候醒呀?”

    用完早餐,湛可可滑下椅子,看主卧,大眼眨巴。

    爸爸说昨晚妈咪收拾行李,很幸苦,很晚才睡。

    所以今早吃早餐,她们都没有叫妈咪。

    湛廉时拿过旁边的牛奶,喝了一口。

    他眼神没什么变化,和平常看不出两样。

    “妈咪醒了会出来。”

    “噢!可可想妈咪了~”

    湛可可跑到主卧门口,小脑袋靠在门上,耳朵贴着门,仔细听里面的动静。

    湛廉时,“可可,过来。”

    湛可可却眼睛发亮,看湛廉时,“爸爸,妈咪好像醒了!”

    湛廉时眸光一顿,视线落在主卧门上。

    小丫头踮起脚尖,抓住门把手。

    咔嚓——

    门开。

    里面的人出现在湛可可视线里。

    也出现在,湛廉时视线里。

    “妈咪!”

    湛可可跑进去,一下抱住那站在床前,转过身来的人。

    宓宁看湛可可,摸她小脸,脸上是无奈的笑,“被你发现了。”

    她醒了。

    但刚醒,在理被子。

    她习惯了起床后就理被子。

    “哈哈,可可在外面听妈咪醒没醒呢!”

    刚刚宓宁听见了小丫头声音,但她没有出去。

    因为身上什么都没收拾好。

    “可可最聪明了。”

    “哈哈,那当然啦~”

    湛可可摇头晃脑,小脸上是灿烂的笑。

    “不是要视频?”

    低沉的嗓音落进耳里,那之前还坐在餐桌前的人,此时站到了湛可可身后。

    宓宁看着这突然就出现在卧室里的人,她愣了下,笑意漫开。

    他什么时候进来的,她都不知道。

    湛廉时看着宓宁脸上的笑,目光深凝。

    “啊!对!妈咪,可可要跟迪恩弟弟视频,你和可可一起~”

    “你先去,妈咪还没洗漱,还没换衣服。”

    湛可可这才发现宓宁身上还穿着睡裙。

    不过,不是昨晚那件了,是另外一件。

    白色法式宫廷睡裙。

    睡裙领子有点大,露出宓宁纤细的脖颈,锁骨,以及锁骨下面一点的肌肤。

    她皮肤白,这白色睡裙穿在她身上,纯净无暇。

    “呀,妈咪,你那是被蚊子咬了吗?”

    湛可可指着宓宁锁骨下一点的地方,眼里是大大的好奇。

    “嗯?”

    宓宁不知道小丫头说什么,她随着小丫头的视线看自己身上。

    顿时,宓宁怔住了。

    她衣领上一点,锁骨下一点,有一块红。

    那红不大,却也不小,在白色睡裙的映衬下,红的显眼。

    宓宁不知道这是什么,她去摸那块地方,不疼,也不痒。

    宓宁微微疑惑,“应该是。”

    湛廉时却看着那块红,眼神深了。

    他出声,“妈咪还没吃早餐。”

    湛可可’啊’的一声,拍小脑袋,“可可不和妈咪说话了,可可先去和迪恩弟弟视频。”

    “妈咪收拾,洗漱,用早餐。”

    “呵呵,好。”

    这孩子,一向懂事。

    湛可可跑出去,湛廉时把平板拿出来,在茶几上给她开视频。

    小丫头坐在沙发上,乖乖的等待着。

    只是兴奋,激动,让她控制不住的在沙发上动来动去,似只调皮的小虫虫。

    宓宁在卧室里看着,脸上柔柔的笑绽开。

    每次看着阿时和可可在一起,她就很满足。

    宓宁转身收拾床,拿过衣服裙子,去洗手间换。

    但当睡裙脱下那一刻,宓宁愣了。

    她身上那红印子,不少。

    零零碎碎的,身前有,身后也有。

    宓宁对着镜子照,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以前她从没有过。

    而她不记得她昨晚有被蚊子咬过。

    这是……

    突然。

    宓宁脑子里划过一个画面,她身子僵住。

    昨晚,她和阿时,她们……

    无数画面在脑子里成河,宓宁脸红了,身子也红了。

    昨晚她们很亲密,这亲密是以前从没有过的。

    宓宁心跳加速,随着那些画面在脑子里泛滥,她整个人都红了。

    她不敢再想去,赶忙把衣服,裙子穿上。

    因为要把那锁骨下的红印遮住,她拿了件衬衫,到小腿的裙子。

    现在恰恰好。

    该有的痕迹,都遮的一干二净。

    但记忆,就遮不住了。

    宓宁洗漱出来,脸依旧是红的,那双纯净的双眼,里面染着平常没有的润色。

    这润色,很勾人。

    “阿时……”

    宓宁走出来,脚步停下了。

    卧室里,湛廉时站在那,正看着她。

    她怔怔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湛廉时走过来,目光落在她绯红的脸上。

    眼眸深深。

    “想什么。”

    指腹落在她满载红晕的脸蛋上,宓宁却好似被什么给烫了,立刻后退。

    这一退,湛廉时的手僵在空中。

    他眸里黑夜,凝固了。

    宓宁没注意到湛廉时的眼神变化,她看见湛廉时那落在空中的手,反应过来自己反应太大了。

    她懊恼,歉意的说:“阿时,我……我……”

    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脑子里现在都是昨晚的画面,她很羞涩。

    也有些着急。

    “不舒服?”

    湛廉时僵在空中的手,收了回去,他目光凝着宓宁,眼中刚刚的变化,已经消失无踪。

    “不是。”

    “我没有不舒服,我只是……”

    宓宁很是难以启齿,但湛廉时这么看着她,那眼神清楚的在告诉她。

    他想知道原因。

    他担心。

    “我……我就是想到昨晚的事,有些……有些不好意思。”

    宓宁看着这漆黑如墨的双眼,羞怯,却坚定的说了出来。

    她不想让他担心。

    “阿时,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