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邪医混花都〕〔我不是野人〕〔超级豪婿〕〔道士不好惹(又名:〕〔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超级豪婿林阳江婉〕〔我的白富美老婆〕〔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龙象〕〔七等分的未来〕〔青萍〕〔九星之主〕〔Mr学神他真香了〕〔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当代华佗〕〔龙王医婿〕〔地球人实在太凶猛〕〔野猪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914章 是不是不理智了
    宓宁想到昨晚的最后,她脸上的红晕逐渐褪去。

    “我会好的。”

    她们昨晚,并没有到最后。

    但她会好的。

    总有一天,她会和他真正的在一起。

    她们会再有一个孩子,一家四口,幸福的在一起。

    她相信。

    湛廉时插在兜里,僵硬已久的指节,终于动了。

    他抬手,落在宓宁腰上,“不急。”

    他以为,她忘记了。

    他以为,她想起了。

    宓宁用早餐,湛可可和迪恩视频,小丫头很开心,叽叽喳喳的对着电脑说个不停。

    就是,她小嘴不停也就罢了,身子也不停。

    一会儿在沙发上挪来挪去,一会儿往卧室里跑,还把猫笼子提出来,把笼子里关着的团团给视频里的迪恩看。

    “迪恩弟弟,你看,我把团团带来了!”

    视频里,迪恩坐在书房里的大椅子里,这椅子一看就是大人物坐的。

    但他坐在这椅子里,端端正正的,竟一点都不违和。

    他看着视频里的湛可可,小脸上露出笑,小酒窝也浮现。

    “嗯。”

    “迪恩弟弟,你看团团,好调皮,在笼子里跳来跳去的,我都快要抓不住笼子了。”

    笼子不重,但对于湛可可来说,还是有点重的。

    她这么举着,很累。

    尤其团团在里面跳来跳去,笼子跟着晃,她小手也跟着晃。

    迪恩疑惑,“姐姐,为什么不把团团放出来。”

    团团在笼子里跳,明显就是想出来。

    “不可以放团团出来,我们来的这里是以前没有来过的地方,如果放团团出来,团团会乱跑的。”

    “如果团团乱跑,我们就找不到了。”

    “不可以的。”

    小丫头逻辑思维很清晰,迪恩听懂了。

    “姐姐,你把笼子放一边,太重了。”

    “哎呀,是的呢,好重呢!”

    湛可可把猫笼子放一边,揉红红的小手。

    迪恩看视频里的一切,出声,“姐姐,宁老师在吗?”

    他想看看宁老师。

    “在呀!妈咪在吃早餐。”

    湛可可说着,看宓宁,“妈咪,迪恩弟弟在问你!”

    宓宁在餐桌前吃早餐,湛廉时去了书房。

    现在餐桌上就她一人。

    她倒没有觉得什么,边吃早餐,边看湛可可,脸上的笑,一直没褪。

    有孩子的地方,就有热闹。

    “妈咪听见了。”

    迪恩听到了视频里宓宁的声音,他眼里浮起微光。

    满足了。

    “迪恩弟弟,我带你去看妈咪。”

    湛可可抱起电脑就往宓宁那去,迪恩惊讶了。

    但惊讶过后,他是期待。

    人永远都是不知足的。

    尤其是对向往的东西。

    宓宁看见湛可可抱着笔记本过来,那小小的身子,抱着比她大的电脑,她都担心她摔着了。

    “可可不要动,妈咪来拿。”

    宓宁放下刀叉,过来接过小丫头手里的笔记本。

    迪恩看着视频里出现的人,眼里光芒大亮。

    宓宁把电脑放餐桌上,湛可可立刻坐到宓宁旁边,挥手,“迪恩弟弟,看见了吗?”

    宓宁坐下,覆满温柔的脸,出现在视频里。

    迪恩看着视频里的宓宁,乖乖的叫,“宁老师。”

    “迪恩。”

    宓宁挥手,眼里的笑似暖阳,在迪恩眼前铺染。

    “吃早餐了吗?”

    “吃了。”

    宓宁,“老师今早起晚了,现在才吃早餐。”

    “宁老师先吃早餐,迪恩和姐姐说。”

    “好。”

    宓宁把电脑移到湛可可那,面对湛可可,但她的身影,还是有一点出现在视频里。

    迪恩看着这侧影,不离开。

    书房。

    湛廉时坐在大班椅里,他面前的电脑打开,里面是一段采访视频。

    这个视频,正是黛安采访韩在行,林越的视频。

    里面,韩在行坐在沙发里,身上的西装,眼里的清冷让他看着似一个商人。

    只是身上浓浓的音乐气息,让他这个商人显得不那么凌厉。

    “在恋创始之初,韩总说了缘由,我们大家也都知道,但今天,我还是想问问,关于韩总创办在恋,是什么样的心情。”

    韩在行看着镜头,他眼里的清冷,逐渐被温柔替代。

    “期盼。”

    “期盼?”

    “她会回来,我期盼着她回来的那一天。”

    镜头里,湛廉时的视线里,韩在行在看着他,他们四目相对。

    韩在行眼里的温柔清楚的落进湛廉时眼里,同时,里面含着的坚定,绝对,也在湛廉时眼里。

    “喂?”

    “……”

    “廉时?你在听吗?”

    “……”

    “湛廉时?”

    手机里林钦儒的声音不断传来,湛廉时眼眸微动,他转过视线,看着前方,“怕了?”

    “呵呵,怕?”

    “我怕的话,我会放林越走?”

    “我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要在韩在行采访之前,澄清你和刘妗的关系。”

    这不是上赶着送上门?

    林钦儒不觉得这是湛廉时的作风。

    商人,首先考虑的都是利益。

    即便是他,也不例外。

    因为,越是站在高处的人,越是理智。

    湛廉时眸子前方是壁画,但他眼睛却好似透过壁画,看到了别的地方。

    “ak掉了的股价,从我股份里扣。”

    林钦儒头疼,他打电话来,不是来要钱的。

    “廉时,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可能会影响到盛世?”

    “当然,这点小风小浪,不值一提,但你这个外甥,可不是单单冲着你。”

    “他是冲着盛世。”

    之前林钦儒倒没觉得韩在行会做出什么来,但这次,他不觉得这是一个意外,亦或是一个巧合。

    因为,韩在行知道林帘还活着,但他无法找到,他现在用这样的办法,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意料之中。

    毕竟,林帘和韩在行,两人是夫妻关系。

    如果,林帘一旦活着的消息出去,而后再延伸到湛廉时。

    一切的一切被翻出来。

    林钦儒相信,盛世不可能不受影响。

    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

    后面会不会真的发展到这个地步,就看湛廉时怎么做。

    而他不相信,湛廉时没想过这个问题。

    林钦儒心沉了沉,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