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圆橙〕〔甜妻上瘾〕〔绝对一番〕〔你好,神棍〕〔剑剑超神〕〔三界劳改局〕〔那年,阳光很好,〕〔龙婿大丈夫〕〔王牌大剑圣〕〔足坛最强王者〕〔老祖真的是太牛了〕〔黄金之王的戏精日〕〔红楼之贵女清缓〕〔我在古代做储君〕〔我在名著世界优雅〕〔退出体育圈后我成〕〔我见观音多妩媚〕〔我怀了全球的希望〕〔我真的太美了〕〔网 骗 之 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医妙相 511:蚀骨之痒
    于玲玲的努力终于还是有回报的,八姐果然特别喜欢她,所有“艺人”中,她是唯一一个没“毕业”就可以上街的人,她逛街当然是为了寻找离开的机会,但上了几次街都没找到机会,八姐派的人看得太死。

    今天下午八姐又准了她的申请,派了两人跟她一起逛街,她还真没想过,会在吃饭的时候遇到林浩然的。

    “好吧,你很有性格,你可以沉默。”林浩然靠近她的脸说,“你放心,我这个人不会打女人,也不会做女人不愿意做的事。不过,你既然要保持沉默,就要一直保持沉默要你是你中途又想不沉默了,那我会不高兴的。”

    说完,他在她的身上拍了两下,揉了几下,然后坐回沙发上喝咖啡。

    林浩然觉得,那天阿才想出来用蟑螂老鼠对付这些受过训练的女人方法很好,但是在这里要找蟑螂老鼠可不易,所以他只能用他的办法了。

    他的办法当然就是点穴、拍穴或用药了。

    八姐发现,刚才不能动弹的手居然可以动了,也能说话了。她心里暗自高兴,认为林浩然拿她没办法了,妖法都没作用了。

    她很得意,脸上露出不屑的笑意,但是她的笑容刚起,却感到脸上痒痒的。

    伸手挠了一下,但是越挠越痒。她有点莫名其妙,怎么脸突然痒了,她感觉得因为刚才笑才会发痒的。难道笑会脸痒?这混蛋笑不得。

    她当然不知道,这是林浩然动的手脚。人身八百多穴位,每一个穴位都有每一个穴位的用途,懂得经脉穴位的人,利用封穴解穴,点穴截脉等手段,可以让人哭让人笑,让痴让人疯让人傻了,可以让手脚四肢动不了,嘴巴说不了,耳朵听不了,五官失去功能。

    当然,也可以让人痛让人痒。

    每一个人都有特别怕的事,有些女人怕的特别奇葩。有些女人不怕死,但是怕被别人侵犯,死都不怕,却怕别人睡她,这是大多东方女人的思想。

    有些女人不怕死,但是却怕蛇虫鼠蚁,杜春香就是这样,让她死,让她陪多少男人睡觉都可以,就是怕蟑螂老鼠。

    还有些女人,什么都不怕,但是却不愿意自己的样子变丑了。

    林浩然觉得,这个八姐就是这种人,她对自己的容貌仪表十分自信,那就毁坏她的容貌仪表,压垮她的自信。

    在八百多个人体穴位中,其实是没有痒穴的,但是, 这对精通人体经脉穴位及医术的林浩然来说,要使人发痒太简单了。

    痒,其实是一种感观反应,神经触感在大脑中的具体表达的一种。通过控制血液、精气的流量、流向、流压,便可以让神经末梢产生痒的感觉。

    八姐感到笑了一下就痒,正是因为林浩然将流向她脸部的气和血的流量流压和流向改变了,所以她会觉得痒,而且越挠越痒。

    为什么会越挠越痒呢,因为挠,这种外力作用,继续改变气血的变量,更使神经触感更强烈,所以觉得越挠越痒。

    (生活中,有一些瘙痒也是这样,越挠就越觉得痒,强行忍住不挠,过一段时间,反而觉得不痒了。为什么会这样,人体是一个奇妙的世界,三言两语很难解释清楚。――笔者注。)

    八姐挠了几下自己的脸,觉得非常舒服,但是当她停手不挠的时候,脸却更痒了。不得已,她只好继续挠。如反复,她俏丽的脸庞很快便被她自己挠起了一条条红红的、开始往外渗血的爪痕。

    “哎呀,你干什么啊,多漂亮的一张脸蛋,你再挠下去就不漂亮了。”林浩然笑说。

    八姐不想挠,她当然知道再挠她的花容月貌就没了,她当然知道,再挠就不漂亮了。她非常在意自己的容貌,她真的死都不怕,但样子不能弄丑了。

    她不想挠,但是,真的很痒,痒的她忍不住,她又开始挠自己的脸蛋。

    她发现,自己的指甲里全是自己脸上的皮肉和鲜血,奇怪的是,自己竟然不觉得痛。她慌神了,知道现在自己的脸一定被自己挠烂了,一定不漂亮了。

    但是,她无法停下来,因为实在太痒了,痒的入骨。

    “很痒是不是?痒的入骨是不是?挠吧,挠挠就好了。不过,漂亮的脸蛋没了,只有一张坑坑洼洼血流淋漓的鬼脸,幸好你现在没法上街,不然肯定吓死很多人。”林浩然坐在她面前轻轻说。

    八姐这会儿已无暇和他说话,因为她痒得恨不得把脸上的肉全部割下,然后用刀子用力的刮骨头,实在太痒了。

    “看看,试试你会不会把自己吓死。”林浩然把茶水间的镜子拿出放在八姐的面前。

    八姐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啊的一声惊叫,然后死死的闭着眼睛。

    太恐怖了,太吓人了,天啊,这是自己吗?自己怎么变成这么恐怖了。

    “还是很痒是吧,挠吧,继续挠,把脸上的肉全挠下来就好了。”林浩然像催眠一样的声音又响起。

    “不,太可怕了,太恐怖了,我不挠,不要挠……,帮帮我,求求你,帮帮我。”八姐终于忍不住求林浩然了,她知道,林浩然既然可以让她痒,当然有办法让她不痒。

    “啊?你求我啊,求我也没用,我又不是你男人,又不是你亲戚朋友,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林浩然笑说,“我当然可以让你不痒的,我不光可以让你不痒,还可以让你恢复原来的美貌,没一点疤痕。不过,你求我是没用,但是,我们可以交易。”

    “什么交易,你要什么?你让我不痒,我给你,我手下的女人都给你,让她们陪你好不好……。”八姐说。

    “呵呵,你是不是觉得我伤呢?你和你手下的女人都在我的掌握中,我需要你给吗?我想怎样还不是随我。拿出点诚意吧,不然,你再挠下去,连我都没办法了。”林浩然说。

    八姐不吱声,也不挠,极力的强忍,脸上的肌肉在抖动,这女人的忍耐力真的厉害,林浩然知道,若是一般人,这个时候是绝对停不下手来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都市之战神无双叶〕〔九境之主〕〔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名门影后靳总别傲〕〔诸天万界之见证者〕〔亿万萌宝:总裁夫〕〔慕医生,你老婆又〕〔娇妻捧上天〕〔我有一座赶海屋〕〔从特种兵开始的神〕〔我宅在家里成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