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洛诗涵战寒爵〕〔修仙兵王在都市〕〔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王妃,王爷又来求〕〔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狂少归来〕〔梅府有女初成妃〕〔禁区猎人〕〔上门狂婿〕〔重生1991〕〔王铁柱苏小汐〕〔黄金召唤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仙归来〕〔超品渔夫〕〔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渡劫之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914章 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廉时,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我希望,你能理智,冷静的去想这后面的每一件事。”

    “我相信,林帘不会想要看到你们舅甥斗的头破血流的那一天。”

    他说,林帘现在很好。

    那么就让林帘这么一直很好下去。

    他不想林帘受伤。

    他想林帘好好的。

    尽管,这一切,可能是虚无,但有时候,人就是要难得糊涂。

    湛廉时眼里的深渊不见了,里面沉静的夜色下,一片湖泊,风平浪静。

    岁月静好,即是如此。

    “她会好。”

    林钦儒微顿,脸上笑一点点浮现,“好。”

    这便好。

    她是一个很好的女人,她值得拥有这世上最好的一切。

    “妈咪,你看团团,跑的多快!”

    “哈哈……”

    “小心点,不要摔着了。”

    温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伴着孩子的嬉笑,湛廉时眼里的湖泊,水波轻荡。

    他转过视线,看着那关着的门。

    那湖泊里,出现细碎的星点。

    她会好。

    倾尽一切,他也会让她好。

    套房里,宓宁把门窗都关好,不让团团跑出去,就让它在套房里玩。

    没办法,让它在那狭小的空间里转,湛可可看的难受。

    最主要,她也不好玩。

    宓宁松了口,把团团放了出来。

    不过,母女俩说好,只能在套房里,在她们在的时候放团团出来。

    她们如果出去,团团是不能放出来的。

    小丫头开心的答应了。

    只是,团团一放出来,就像刚出笼的小鸟,到处跑,上蹿下跳的。

    团团跑,湛可可也跑,你追我赶到,宓宁看的是又无奈又好笑。

    可可很喜欢团团,她醒来时,团团就在了。

    对可可来说,团团不止是宠物,还是朋友,伙伴。

    “哈哈,我抓到你了!”

    湛可可一下扑到团团身上,把团团抱在怀里,咯咯的笑。

    宓宁走过来,“爸爸在书房忙,我们去那边玩。”

    书房的门关着,宓宁知道湛廉时在忙。

    本身他出差,就不是来玩的。

    只有她们,才是来玩的。

    湛可可听见宓宁的话,立刻看书房,“啊,可可不吵到爸爸,可可和团团去卧室里玩~”

    “好。”

    宓宁牵着湛可可过去。

    咔嚓——

    书房门开。

    宓宁停下,穿着一身休闲的人从书房里走出来。

    宓宁,“吵到你了。”

    湛可可立刻跑过去,“爸爸,可可是不是吵到你了?”

    “没有,爸爸忙完了。”

    “啊,真的吗?”

    “爸爸忙完了,是不是我们就可以去玩了?”

    “嗯。”

    “哇!可以去玩喽,好开心呀!”

    湛可可开心的在四周跑起来。

    湛廉时走到宓宁面前,手落在她腰上,看着她澄澈的双眼,“收拾,我们出去。”

    “好。”

    车子停在地下停车场,湛廉时带着宓宁,湛可可上车。

    湛可可很开心,一上车便兴奋不已。

    湛廉时没说去哪,但这不知道的神秘感,最是让人期待。

    宓宁坐到小丫头身旁,看她这开心的模样,脸上也是笑。

    开心是会感染人的。

    湛廉时坐在湛可可的另一边,湛可可坐中间,一家三口,美好的画面。

    车子驶离,地下停车场暗处,弯身出来一个记者,这个记者戴着鸭舌帽,脖子上套着摄像机的带子。

    此时,他拿着摄像机,对着车子不断拍,直至车子驶过拐角,他才停下,直起身子。

    他低头,看刚刚拍的照片,眼里浮起激动兴奋的光。

    显然,这照片拍的很好。

    记者看前方驶离的车子,转身,赶忙上车。

    他要去追湛廉时的车。

    但他刚转身,停下。

    一个穿着黑西装,戴着墨镜的保镖,高大威武的站在他面前。

    似乎,这个保镖已然等了他很久。

    记者看到这,愣了愣,转身飞快跑。

    可惜,他刚抬腿,后领便被抓住。

    很快,手中的摄像机被拿走。

    记者看到这,叫,“我的照片!”

    保镖却拿着手机,对着记者的脸拍。

    拍好,保镖松手,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

    车子平稳的在宽大的柏林柏油马路上行驶着,太阳火热的照下来,整个城市都被热气包裹。

    车里开着空调,外面的热气与这里面的一切没有一点关系。

    湛可可坐在车里,眼睛骨碌碌的转,一会儿看前方,一会儿看车子两边外的景物,小身子动个不停。

    “哇,这里好不一样呀!”

    湛可可看着外面的建筑,大眼放光,“妈咪,你看,这里的房子好好看,跟过往住的城堡一样。”

    宓宁看见了,她脸上是柔柔的笑,“是的。”

    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都特点,建筑也是一样。

    她很少这么出来,但这出来一次的感觉,很好。

    她很喜欢。

    湛可可看前面,在旁边的街道上,前方远远的,有两匹高大上的马儿走来。

    湛可可,“哇!”

    “马儿……”

    宓宁一怔,看过去。

    可不是。

    两匹马儿,毛发很好,高大威武,好似将军。

    街上怎么会有马儿?

    宓宁疑惑。

    随着车子往前,与马儿拉近距离,宓宁看清楚了。

    这是马车。

    马儿后面有马车,马车上坐着人。

    湛可可激动了,小身子一下站起来,“啊啊啊,妈咪,马车!”

    “公主坐的马车!”

    湛可可指着走过来的马车,视线随着车子的往前,马车往后,她转身,爬到座椅上,看李她越来越远的马车。

    “啊,马车走了……”

    “可可想坐马车……”

    “妈咪……”

    湛可可看宓宁,从刚刚的开心,激动,到现在的要哭了,也就在几秒间。

    宓宁看着这变化比翻书还快的小脸,哭笑不得,“不着急。”

    “着急,妈咪,可可着急。”

    “可可从来没有坐过这样的马车,可可想坐。”

    说着,湛可可看湛廉时,“爸爸,可可可以坐那公主马车吗?”

    湛可可指着早便不见影的车后尾,巴巴的看湛廉时。

    那眼里的泪珠,晃动着,似乎湛廉时说不可以,那眼泪珠子就要掉下来。

    宓宁也看湛廉时,她脸上是柔和的笑。

    她可以带可可去,但最主要还是看阿时。

    他有没有时间。

    如果他有时间,她们就一起,如果没有,她就带可可去。

    当然,她希望她们一家人一起。

    “晚上。”

    湛可可眼睛一亮,眼里的眼泪都被折射出了光芒,“爸爸,真的吗?”

    “晚上我们去做马车吗?”

    “不是真的。”

    “啊……”

    湛可可懵了。

    宓宁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湛可可看宓宁,快哭了,“妈咪……”

    “爸爸跟你开玩笑的。”

    阿时有时候就喜欢逗孩子。

    “真的吗?真的是开玩笑吗?”

    湛可可看湛廉时,眼泪珠子看着就要掉下来。

    宓宁担心小丫头真的哭,看湛廉时,无奈,“阿时。”

    湛廉时看着她,“想去?”

    宓宁一愣。

    怎么问她了?

    湛可可倒是反应快,抓住宓宁,“妈咪,我们去嘛~”

    这哀求,期待的眼神,宓宁总算反应过来。

    他的意思是,她想去,他们就去。

    宓宁脸微红,“我们一起去。”

    “嗯!”

    “爸爸,妈咪要去!”

    湛可可飞快看湛廉时,似个小传话筒。

    湛廉时,“妈咪说什么,就是什么。”

    “欧耶!”

    “爸爸听妈咪的!”

    “我们今晚去坐马车,开心~~”

    湛可可开心的在车里手舞足蹈,兴奋不已。

    宓宁按住湛可可,不让她激动的撞到。

    她一直没抬头,因为,她感觉到一股灼热的视线落在她头顶。

    让她不敢对上这灼热的视线。

    手机铃声响起。

    宓宁微怔,看湛廉时。

    湛可可也看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莫求仙缘〕〔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