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捡漏王〕〔退亲后,我嫁给了〕〔我的相公很腹黑〕〔王的女人谁敢动〕〔入骨宠婚:误惹天〕〔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绝世战神〕〔近战狂兵〕〔代号修罗〕〔三国之曹家逆子〕〔1胎2宝:总裁爹地〕〔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妃常难驯:魔帝要〕〔元后传〕〔医妃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917章 他眼里的她
    “妗妗,我对你有欲望。”

    “很深的欲望。”

    “你信不信,我们睡一起,你会爱上我?”

    脑子里浮起赵起伟邪魅的声音,刘妗再也支撑不住,滑落在地。

    ……

    下午的时间,宓宁,湛可可,湛廉时去了博物馆,看了很多以前没有见过的东西。

    小丫头让湛廉时拍照,她要回去给迪恩看。

    就这么一家三口,在博物馆待了几个小时。

    出了博物馆,湛廉时带着两人去坐船游湖。

    这个湖不是之前她们住在埃维昂莱班的湖,这个湖在城市中间,两边是柏林上了年纪的建筑,船也是。

    这个时候,恰好是落日夕阳,夕阳倒映在天边,落在湖水中,给这个古老的建筑点上了一颗朱砂。

    湛可可很开心,哇个不停。

    小手挥舞,嘴里不断的叫爸爸拍,爸爸拍,从没有过的高兴。

    宓宁也很高兴。

    在小丫头的影响下,她嘴角的笑一点未退。

    一眨眼,夜晚,不同于白日的柏林,夜晚的柏林是充满激情的。

    广场上,各种杂耍,唱歌,跳舞的人。

    来自世界各地旅游的人,当地忙碌了一整日的工薪族,上了年纪的老爷爷老奶奶。

    大家齐聚在这个充满了浓烈年代感的城市,让这个城市鲜活了。

    湛廉时,湛可可,宓宁,坐在马车上,马蹄哒哒,马儿往前,似乎几人融进了这个不一样的城市。

    宓宁抱着湛可可,眼睛看着外面的一切,城市的灯光,来往的人群,一切热闹的活动,全部落进了她眼里。

    很美。

    宓宁看着,嘴角弯着,心悦在她脸上绽开。

    湛廉时看着宓宁,他眼中没有这个美丽的城市,他眼中只有宓宁。

    在他眼里,她就是他的盛世之美。

    万家灯火,城市繁荣,车鸣之声,这个夜才刚刚开始。

    马车停在了一个很大的广场外。

    湛廉时抱着湛可可下车,宓宁跟着下车。

    湛可可乖乖的在湛廉时怀里,眼睛看着这个偌大的广场。

    广场上有很多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着。

    大家看着广场里面,气氛很热闹。

    湛可可早便被这广场给吸引了。

    在马车还没到这,她老早便看了过来。

    现在,小丫头抱着湛廉时的脖子,眼睛睁的很大的看广场里的人。

    湛廉时高,在这普遍身高都高的外国人人群里,并不显矮。

    他抱着湛可可,小丫头一下便看到广场中间的人了。

    不过,宓宁看不到。

    但没有关系,她就站在湛廉时身旁,看这满满的人,也够了。

    “爸爸,里面的人好像是在表演。”

    湛可可看的认真,睫毛都没眨一下。

    她眼里是满满的好奇,脖子探的老长,很想进去看看。

    湛廉时,“嗯。”

    目光落在宓宁脸上。

    宓宁听见湛可可的话,她看小丫头,明显看到了小丫头一脸的迫切。

    她忍不住笑。

    但很快,宓宁笑意收了。

    她看湛廉时,湛廉时在看着她。

    他的眼睛,今晚尤其的黑,尤其的好看。

    “去用晚餐。”

    “好。”

    “用晚餐吗?”

    湛可可一下转头,眼睛闪亮的看着湛廉时。

    今天一天都在玩,看到好吃的,也吃了。

    湛可可没感觉到饿,但湛廉时说吃晚餐,小丫头觉得饿了。

    当然,最主要的是,她喜欢吃好吃的。

    平常好些东西都不能吃,但今天的爸爸尤其大方,可以吃。

    她好开心,好期待。

    宓宁怎么会不知道小丫头的想法,看这亮闪闪的双眼,便知道她心里想什么。

    宓宁笑着说:“小吃货。”

    “哈哈,能吃是福。”

    “妈咪说的~”

    “呵呵。”

    一家三口去了对面的餐厅。

    对面有餐厅,在五楼,刚好可以看见广场上的表演,视野很好。

    一看就是为了这个广场而开。

    事实也的确如此。

    这个时候正是用晚餐的时候,餐厅里人很多,尤其是靠窗的位置,都占满了。

    不过,几人去的时候,服务员却直接把她们领到靠窗,最中间的位置。

    那是最好的位置。

    宓宁有些惊讶。

    这样的位置,应该是一早就准备好了的。

    不是突然。

    也不是她们运气好。

    宓宁看湛廉时,他今天穿着很休闲的衬衫,长裤,一头黑发简单的打理了下,自然不失风度。

    他气质沉敛,阅历,年纪,所站的高度让他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很普通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穿出了不一样的气质。

    容颜俊美,眉眼深邃,五官立体,在亚洲人的审美里,他绝对是好看的类型。

    放在欧洲人里,他也鹤立鸡群。

    宓宁转头,睫毛微扇,她平常不怎么看阿时的容貌,她喜欢看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里有许多东西,这些东西很神秘,让人害怕又向往。

    一只大手把她包裹,热气袭来,宓宁一下暖了。

    她脸上浮起笑,暖暖漫开。

    几人坐到位置上,服务员把菜单放几人面前。

    湛可可别看她小,她很有主见的。

    她喜欢什么,她都喜欢自己来。

    点菜也是。

    对于这些事,宓宁一般不为她做主。

    湛廉时更是。

    但其实一开始,宓宁是要做主的,湛廉时说不用。

    他说孩子必须独立。

    她们要有清楚的喜欢,不喜欢,她们要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想法。

    做父母的,他们只需告诉她,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她们该如何分辨好坏,如何分辨是非。

    这些事,宓宁都记得。

    她觉得湛廉时说的很好,她相信他,信赖他。

    几人点好餐,湛可可立刻看窗外,小身子动起来。

    “哇,他们是在变魔术吗?”

    小手指着窗外,满满的新奇。

    宓宁看过去,广场中间,或坐或站十几人。

    这十几人里有人在打乐器,有人在表演。

    仔细看,确实是魔术。

    小丫头是见过变魔术的,但只是在动画片上,没有见过真的。

    现在看见这真的变魔术,没想到她能认出来。

    宓宁弯唇,“是魔术。”

    “哇,好神奇呀!”

    宓宁笑,确实神奇。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满足人们的新奇心。

    “可可要仔细的看,看看他们是怎么变的。”

    趴到桌子上,眼睛一眨不眨的认真看起来。

    宓宁莞尔。

    对新奇的事物,孩子总是存着好奇的。

    服务员把餐食送来,还有一瓶红酒。

    湛可可闻到了香味,自动转过小脑袋,看桌上的食物。

    这是当地的食物,充满了本地特色,味道自然也是最好的。

    湛可可没有吃过,宓宁也没有。

    宓宁拿过餐巾,小丫头乖乖的,扬起下巴,让宓宁给她掖好餐巾。

    服务员把醒好的酒倒进酒杯。

    湛可可看见,大眼眨动,“爸爸妈咪要喝酒吗?”

    “嗯?”

    宓宁看见了酒,但一般一家三口这么出来,宓宁是不喝酒的。

    湛廉时偶尔会喝,但不多。

    对此,宓宁从不说什么。

    宓宁听见小丫头的话,看过去,服务员倒了两杯。

    一杯放到湛廉时面前,一杯放到宓宁面前。

    宓宁惊讶,看湛廉时,“阿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镇妖博物馆〕〔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