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超级天帝〕〔初婚有刺芭了芭蕉〕〔海贼之随机重生〕〔燃烧吧捕蝇草〕〔量劫之主〕〔宿管阿姨〕〔苍源古陆〕〔我有一片墓地〕〔随身饲养小世界〕〔狂犬修真〕〔山上有道〕〔修仙界神豪〕〔三国琦公子〕〔记忆兑换商〕〔超频全人类〕〔开局十连抽然后无〕〔度恶〕〔无上帝道〕〔阴诡见闻录〕〔签到从捕快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医妙相 521:十八层刑狱
    所在处境,让林信义最奇怪的是,空气好像看得到一样,稠的能伸手触及。

    他正自奇怪,突然凭空出现几个相貌奇丑的人,手里拿着铁链铁尺,其中头尖如犀角的家伙指着他大叫:“呔,罪大恶极的新鬼,为何不在候判殿等候殿君法落,竟然在此处游荡。”

    “抓回去。”另一个脸长如马的丑人说。

    “锁了。”尖头人手中的铁链一扬,捆住了林信义。

    奇怪的是,他想挣扎,却是没任何力气,他想伸辩,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林信义莫名奇妙的被两个奇丑的人用铁链绑了,像牵牲口一样把他拖到一座看上去甚是宏伟宫殿里。

    殿里的大堂中,一张高高的大案,一把宽大的椅子上坐着一个面黑如锅底,须发俱红,眼大如铜铃,嘴大如箩,头戴官帽,身穿官服的威武男人。

    林信义见之心想,他妈的,我跑到什么地方了,怎么会有穿古装官服的人呢?不会是在拍戏吧。

    他还在暗自猜测,案后的大官已发话了:“堂下尖头鬼差,所押之鬼何来,看他浑身罪恶,为何不在刑狱中受刑。”

    鬼差?林信义突然醒悟,不由得大惊。不好了,这里难道是阴间?堂上坐着的大官莫非就是阎王爷?

    “回品阎王,小的们刚才在边界巡逻,发现这个罪鬼从假判殿中逃走,想必是自己罪孽深重,需受十八地狱之苦,所以借机逃跑了。”尖头鬼差回答道。

    天啊,这里真的是阎王殿,完了,完了。

    “嗯,此在阳间做尽恶事,恶满贯盈,本该受十六地狱之苦,但竟然胆敢逃跑,罪加三等,判其十八层地狱一一受刑……。”阎王随手翻了翻案上生死薄大声说。

    林信义大惊失色,想要说什么,却是不能说话,只能在心里焦急。

    十八层刑狱一一受罚,那将是什么样的苦难,他吓的浑身发冷,颤抖不已。

    “是。”尖头鬼应了一声,和马面鬼拖着已吓得无法站立的林信义出了大殿,在街上转了几转,倏忽到了一处刑房一样的所在。

    所谓的十八层地狱,并不是空间的十八层牢房,而是十八层级的刑罪。

    第一个层级,拔舌地狱,就是拔舌头刑罚。

    行刑官是一个单眼兔唇丑人,手拿一把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的钳子伸进林信义的嘴里……。

    林信义本来就不能言语,被拔舌头后,更是不能言语了。他又被鬼差送到另一个刑房,这是一个专门剪手指脚趾的刑房,他被推到一把巨大的大剪前。光看这巨剪,他的四脚就软了。

    在身体上拔几根毛,在头上拔几根头发都很痛,硬生生的把舌头拔掉,这是怎样的一种痛,没人知道。林信义以前也不知道。但这会儿知道了,拔的虽然是一根舌头,但是他感觉,他的五脏六腑都随着舌头被拔掉的时候一起拔掉了。

    痛,痛到骨子里去,但是,他却连惨叫都没机会,只能生生的受着。

    十指连心可不是说说的,十指真的连心。人体正经十二条,有六条与十指相连,另六条与十趾相接。手的三条阴经:手太阴肺经、手少阴心经、手厥阴心包经,更是直接与心脏相连。所以,十指连心,可是真的连心的。

    小小的手指脚趾,却是阴阳两经相接相连的地方,所以,手指的无论是感知或是动作,都十分的灵敏,当然,受伤时的痛感也会特别痛。

    林信义从来就不是一个能吃苦,意志坚定的人,他虽然和林浩然吵架说的十分强硬,但是当剪到条二根手指的时候,他已撑不住晕了过去。嗯,晕过去,只是一种意识……。

    事实上,他能撑到这个时候才晕倒,已算不易了,很多人,进刑房就已吓的魂飞魄散……。

    林信义迷糊中又醒了过来,他张开眼,发现所有的鬼差行刑官都不见了,在他眼前的是一把巨剪,还有许多断指残肢,满地的鲜血横流,腥臭污秽而恐怖。

    他举起看了一眼只剩三指的手,断指处依然还流着血,痛还没过去……,一阵脚步声传来,他知道行刑官回来了。

    回来的不是行刑官,而是那尖头鬼和马面鬼。

    两鬼不声不响,拖着他就走。

    两鬼把林信义拖进一个温度极高,散发着焦臭味的房间,不,也是刑房。

    林信义抬头看去,刑房里群鬼正在吃东西,其实包括刚才切自己手指的行刑官。刑房的一角,架着一口巨锅,锅下是熊熊大火,锅里是翻腾不已的滚油。油锅上有一个架子,上面吊着两个人,哦,是两个鬼,他们的身子半截浸大滚油里,已炸成金黄色,焦臭味就是在他们身上发出的。

    这两个被油炸的鬼,嘴巴张的大大的,身子在不住的颤抖扭曲,脸上的青筋凸起,眼珠突出,眼眶里流着黑色的血……。他们太痛苦了,但是惨叫却发不出来。

    林信义心想,这大概就是油锅之刑了,他们把我拉到这里来,不会是要把我炸了吧。扭头看向群鬼在吃的东西,赫然竟是一盘炸得金黄酥脆的手指脚趾,群鬼一边喝酒一边捡起炸酥了的手指扔进嘴里,就如人们用花生米下酒一样。

    难道他们拖我过来是要把老子炸来吃了?林信义想着待会自己被炸得金黄,这些恶鬼围着已炸得酥脆的自己,手拿小刀,计算比划着哪一块好吃……。想到此处,他不得浑身颤抖,吓得心胆区裂……。

    “把这罪鬼架到锅上去吧,越罪恶越重的人,口感就越好,好久没尝过这么大罪的罪鬼了,快快,我等不及了。”那行刑官看到林信义被架进来后焦急的说,他的样子还真像馋猫看到鱼一样。

    尖头鬼和马面鬼把林信义架到巨锅边,伸手拉下架子上的一个钩子把他勾起……。

    他妈的,真的要拿自己下酒啊,林信义被吓得魂飞魄散,惊惧之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挣扎叫喊:“不,不,我不想死,我不落油锅……。”。

    奇怪的是,这会他居然能吼出声来了,他被自己的声嘶力竭的声音吓了一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诸天谍影〕〔烬神纪〕〔网游之匠神之路〕〔团宠大佬一心只想〕〔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重生青梅逆袭记〕〔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斗罗之天使与堕落〕〔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蚀情为婚:娇妻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