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王妃,王爷又来求〕〔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狂少归来〕〔梅府有女初成妃〕〔禁区猎人〕〔上门狂婿〕〔重生1991〕〔王铁柱苏小汐〕〔黄金召唤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仙归来〕〔超品渔夫〕〔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渡劫之王〕〔蚀骨宠婚:早安,〕〔嫡女贵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928章 把她推倒了
    何孝义站在门外,眉头皱着,脸上是难得的严肃。

    咔嚓,门开。

    湛廉时出现在何孝义视线里。

    何孝义,“湛总。”

    湛廉时看着他,一双黑眸,带着无形的压力。

    这是湛廉时身上自然而然的气场,不是他故意散发,是他身上的气场本就如此。

    强大,让人畏惧。

    何孝义看着湛廉时的眼睛,里面的意思是,说。

    何孝义没有立刻说,他看里面,没看见林帘,但他依旧不放心,担心被林帘听见,来到湛廉时身旁,在湛廉时耳边,小声说:“团团不见了。”

    湛廉时看着前方的眸子,一瞬落在何孝义脸上。

    四周的气息,为之变化。

    何孝义感觉到了,他低头,眉心拧紧,“是我的疏忽。”

    这件事是他的疏忽,湛总吩咐把行李收拾好,直接送机场。

    他因为有工作,所以让人去收拾,送到机场,托运好,等他忙完,去机场取机票,便直接等湛总。

    可就在刚刚,他和司机把行李送到家里,想起来,少了一样东西。

    团团。

    他把团团给忘了。

    这件事,是他的错,是他没有仔细。

    四周没有了声音,一切都安静下来,安静的这里似乎没有一个人。

    何孝义不敢看湛廉时,因为四周的气息,因为自己的错误。

    这样不该犯的错误。

    “我要听的,不是这句话。”

    何孝义心里一凛,说:“一个小时后,会有结果。”

    湛廉时看着何孝义,“半个小时。”

    宓宁给湛可可收拾好,从卧室里出来。

    她想湛廉时应该在书房里,而现在,不早了,她想做点东西吃。

    她有点饿。

    没想到,宓宁到楼下,看见厨房里那抹高长的身影。

    “阿时……”

    宓宁走进厨房,看拿着勺子在锅里搅动的人。

    她闻到了香味,这香味是酒酿的香味,很浓,很清甜。

    她喜欢吃酒酿圆子,阿时知道。

    “去洗漱。”

    湛廉时看她,目光落在她身上,她还没有洗漱。

    宓宁笑了,“你不忙吗?”

    “不忙。”

    宓宁嘴角笑弧弯成了月牙。

    “待会洗。”

    她想在这里看着他。

    湛廉时没再说,手中的木勺在锅里搅动,那一颗颗可爱的小圆子,随着他手中木勺的搅动跟着动。

    香甜味逐渐在厨房里漫开,宓宁闻着,只觉心里也跟着甜了。

    她手指动了动,握住湛廉时垂在身侧的左手,然后,她靠在他身上。

    湛廉时手上动作停顿,他转眸,看身旁的人。

    她嘴角含笑,眉眼含笑,一张素净的容颜,尽是春花秋月。

    湛廉时的心微动,有什么东西在心底漫开。

    他张开手臂,把宓宁揽进怀里,那拿着木勺的手,继续搅动。

    他的动作慢了,缓了,热气熏腾,缠上他的指尖,搅动间,眼前的一切,如梦似幻。

    柏林,拉菲斯酒店。

    刘妗站在湛廉时的房间外,耐心的等着。

    她美眸看着前方,眼睛里没有前方的景物,有的是记忆带来的朦胧。

    回忆是一件多好的事,好的,坏的,经过时间的历练,经过年轮的洗涤,到后面,都是时光沉淀的美好。

    至少,刘妗现在回忆以前,都是美好的。

    可是,也就是这美好,衬的现在很惨淡。

    惨淡的可怕。

    刘妗勾唇,一抹讽刺挂在嘴角。

    忽的,她美眸一转,看向左前方拐角。

    两个人从拐角处走过来,一个女的,一个男的,女的穿着酒店的制服,男的穿着西装,两人神色凝重,似乎有什么大事。

    刘妗看着两人,慵懒靠在墙上的身子站直。

    两人也看见了刘妗,走过来,停在刘妗身前,“刘小姐,请不要在这守着。”

    出声的是穿着西装的男人,一脸的冷漠,即便看着刘妗这样的大美女,眼睛也是不眨一下。

    “为什么。”

    刘妗嘴角勾着,看着男人,脸上带笑,眼里却是一片冰凉。

    “触犯了屋内主人的隐私。”

    “触犯?”

    “呵。”

    刘妗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转头,看着前方,眼里的冷意更甚。

    而这片冷意里,细看,含着执拗,疯狂,以及,痛苦。

    “如果我就要站在这呢?”

    男人拿起手机,“过来几个人。”

    刘妗看着男人,嘴角的笑扩大。

    男人对身旁的女人说:“你先进去。”

    女人点头,进了套房,刘妗跟着,要一起进去,男人挡在她面前。

    “刘小姐,请自重。”

    刘妗脸沉了,男人把门关上,刘妗趁势一把推开男人,快步进去。

    这么好的机会,她不进来,那便不是她刘妗。

    刘妗看四周,眼神飞快,眼里涌起狂热。

    他在的地方,她要好好看看。

    但是,男人再次挡在刘妗面前,声音冷了,“刘小姐,请出去!”

    “滚。”

    “刘小姐……”

    “我让你滚!”

    刘妗怒吼,去推男人,要再次把男人推开,男人却一把抓住她的手,“刘小姐,得罪了。”

    抓住刘妗,不过转瞬间,刘妗被男人拉到外面。

    刘妗眼睛红了,她挣扎,疯了一般的抓男人,可她挣不脱,她的力气根本就没有男人的力气大。

    第一次,刘妗感到深深的无力。

    她强大,一直都强大,可她的强大,都在那一层巨大的保护伞下。

    没有了那层保护伞,她什么都不是。

    几个黑西装的人上来,男人把刘妗推到一边。

    男人力气不大,但刘妗穿着高跟鞋,被男人这一推,脚一崴,摔在地上。

    男人下意识去抓,抓了个空。

    男人皱眉,躬身,“刘小姐,抱歉。”

    刘妗跌在地上,整个人怔了。

    她被他的人推倒了,推倒了……

    呵呵……呵呵……

    乔安上来看刘妗,看见跌在地上的刘妗,脸色变了,“妗妗!”

    她快跑过去,抱住刘妗,“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男人看着刘妗,“刘小姐,请不要再来这,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转身,对身后的几个保镖说:“看着刘小姐,这里不能让她进来半步。”

    “是!”

    几个保镖排成一排,站在门前,把套房门挡的密不透风。

    男人走进去,把门关上。

    刘妗坐在地上,听着这‘砰’的关门声,呵呵的笑了起来。

    乔安看刘妗,眉头皱紧,“妗妗……”

    她这又是何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莫求仙缘〕〔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