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神的医流高手 第0376章 古怪的老头
    警兆顿生的那一刻是伴随着气血翻腾和经脉的刺痛一起汹涌而来的,客厅的灯光被陈雪妮熄灭后,卧室内的灯光竟然也一瞬间毫无征兆的暗了下去,随之而来的是,陈雪妮近在咫尺的扑进了我的怀里,带着那惑人的体香,还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我猛然间觉得仿佛有锋锐的东西刺破了自己的皮肉钻了进来。

    刀锋?

    我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的瞬间,陈雪妮的闷哼声几乎是同时的响起来,当我将她的身躯狠狠的猛推出去时,那种杀意因为身体上的痛感而变得真实,温热从伤口涌出的感觉瞬间让我猛地清醒过来,疾速后退!

    一道翩然的黑影如同蝙蝠一般自陈雪妮的身后如同脱离了身躯本体的鬼魅影子一般猛地扑向了我,继而是一抹凌厉的锋芒再次刺向我的身体!

    我捂着被刺了一刀的伤口倒退着,记忆在脑海里反射,顺手将身后的一把椅子抡着朝蝙蝠一般的影子砸了过去!

    想象中的轰然之声并没有传出,落空的感觉十分明显,我的身影因为这一瞬间的用力和失手,不禁朝着前面跄踉出去!

    随后只觉得从后背贯穿的刺痛感再次传来,耳后生风,如同见鬼一般的,那道身影从后面再次偷袭了我,然而这一次中刀之后,我却没有再脱离他的刀锋往前逃走或者退避,而是破釜沉舟的直接顿了一下脚步,八极拳的气劲全面爆发,整个人猛地朝后面反向使了一招铁山靠!

    ‘砰’的一声!

    这一次肩背撞中躯体的感觉终于显得比较真实了,而那道身影似乎比较轻盈,在被我撞中的瞬间就朝后弹飞出去,弃了刀锋,客厅内传出东西翻到的声音,我抢了一步,到刚才陈雪妮关掉灯光的开关那里按了一下,随着灯光‘啪’的一下照亮!

    一道全身裹着黑衣的瘦小身影恰好从地上捂着自己的胸口站了起来,同时间从背后直接反手抽出了一柄太刀,银光利刃倒映着灯光,晃了一下我的眼睛后,对方如同凶戾的狸猫一般整个人朝着我扑了过来!

    但在灯光下,对方的威胁对于我来说已经减轻了许多,我早已看准了刚才失手扔在不远处的椅子,身影抢过去几步,将椅子再次拎起来抡出去!

    然而————

    诡异的画面再次凭空而生了!

    椅子抡出去,本该重重的砸在对方的身上时,对方的身影却像是诡异的瞬移了一下似得,猛然间出现在了我的侧方,刀锋犀利的划破了空气,直直的朝着我的心脏部位刺了过来!

    避无可避,恐惧由心而生!

    但下一刻,对方的锋刃竟然没有刺中我的身体,而是整个人猛地顿了一下,像是完全不符合抛物线规律一般,直接朝着我侧方的墙壁上撞了上去!

    当‘咚’的一声,伴随着墙壁都震颤了一下以后,那道身影仿佛将自己的脑袋都撞得血浆迸溅,直接栽倒落地!

    我震惊至极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将刀锋从伤口抽离出来,随后目光警惕的扫视着,危险的气息似乎消失了,陈雪妮捂着自己染红了血迹的浴袍躺在地上,脸色惨白的盯着我这边,表情同样显得错愕至极。

    我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正准备掀开那个黑衣人蒙着面的纱布时,却发现他蒙面的纱布微微动了一下,画面显得诡异至极,像是底下有什么东西在动似得!

    “你最好不要碰他。”

    一道沧桑的声音诡异至极的在阳台那边响起!

    我霍然转身,将刀锋持在手里,警惕至极的盯着不知道怎么出现在那里的一个穿着半旧中山装的老人,咬着牙冷喝道:“你又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但我刚才救了你一命!”老人说着,让我低头看看那个家伙。

    我狐疑的转头看了一眼,然后差点恶心得吐了出来,因为那个刚才连续偷袭刺中了我两刀的家伙,此时此刻蒙着面上的黑色面纱竟然直接被啃噬出了如同桑叶上被蚕食过的坑洞一般,大约有十几个蠕动着的黑色身躯裹着黏稠血迹的虫子正在从对方的口鼻当中爬出来……

    “这……”

    看着一缕缕黏稠的血迹被这些虫子爬出来而从对方的口鼻甚至是眼中一起溢出来,我不由得浑身泛过一阵寒意,目光森然的盯着那个穿中山装的老人咬牙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13k和燕喜堂向来跟瀛洲的一些势力有勾结牵连,这个杀手你不觉得身法很诡异吗?”老人语气沧桑的淡叹了一句,“他是瀛洲人,身法是忍术里面的一种幻术,借着光影的变化和环境,骗过人的眼睛制造一些障眼法,从而达到出其不意击杀目标的目的……”

    我猛地回过神来,刚才连续有两次,我都失算了对方的身形位置,而且当时对方从陈雪妮的头顶跃过翻飞而刺向我的时候,有那么一个瞬间,我甚至惊骇的闪过了‘撞鬼’这样的念头,但听老人这么一说,我才终于明白过来!

    但我依旧不明白,不由得盯着老人,语气缓和下来,皱眉问道:“他是瀛洲人?那您出手救我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您会出现在这里,如果他的出现显得诡异的话,您的出现,未免同样可疑吧?”

    老人盯着我,目光复杂的叹了口气道:“我其实找你有一段时间了,但恰好这段时间内你都不在羊城,所以今晚得到你的消息,我就找过来了……”

    “你找我?”我错愕的盯着他审视着,“我似乎并不认识你,而且对你也毫无印象,你找我有什么事?”

    “有个独臂的中年男人,我在找他,听说他在羊城停留过很长一段时间,有人见过他在工地上出没过,还救过你,所以我就想问问你,你有他的下落吗?”老人盯着我问道。

    “啊?”我的目光蓦地亮了一下,诧异的盯着老人迟疑道,“你找独臂大叔的?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找他?”

    “其实我和他本身是没有关系的,只是很多年前,那个烂赌鬼自己不负责任的抛家弃子逃离现实后,我恰好收养了他的儿子,时间上他的儿子快要成年了,而且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在他儿子身上,我想找到他,让他活着去见他一面……”老人唏嘘着叹了口气,随后走过来几步,指着我依旧流血不止的伤口说道,“慢慢说,我先帮你处理一下伤势吧……”

    我对他依旧有些警惕,不由得后退了一步:“你懂的医术吗?”

    老人眼神古怪的看了我一眼,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笑道:“懂一些的,我在山里的时候,是我们那边最好的赤脚医生……”

    “咳咳,那我的伤势还是我自己处理吧!”我对他这个赤脚医生不太信得过,依旧警惕的看着他说道,“还有就是,既然你知道独臂大叔的一些事情,估计是真的认识他的,但他已经离开羊城一年多的时间了,他也说自己要去赎罪找回自己的儿子。”

    老人皱了皱眉!

    我转头问陈雪妮家里有没有应急药箱,陈雪妮倒是还没有昏死过去,咬着牙跟我说了药箱在哪里,我去找药箱的时候,发现老人直接走过去把那些从地上那具尸体的口中爬出来的十几条黑色染血的蠕虫全都扒拉在了自己的手心,看上去恶心至极的画面,他却直接把蠕虫放进了自己随身带的一个布兜里。

    我浑噩的脑海里,猛然间闪过了一个疑惑的念头——这诡异的老头到底是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