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神的医流高手 第0743章 霸道
    我转头看了一眼,穿着黑裙的月上岚站在古树下望着我。

    “怎么了?”我走过去,打量着她说道,“你的伤势没什么大碍吧?”

    “不用你关心,我想跟你心平气和的聊聊……”

    “嗯……你问。”

    月上岚迈开脚步,往村外稍远的山道一边走,一边问道:“我想知道我父母的事情,祁山海和关苍岳,还有凌风说了些什么?”

    我叹息道:“其实也没说什么,只是让我遇到你,如果交手的话,一定要手下留情,凌风说这是关苍岳和祁山海的意思,当年祁山海和关苍岳跟你父亲都是至交好友,属于君子之交,可却过命,但祁山海的性格确实是这三人里最为霸道不羁的,祁山海树敌太多,但因为性格豪爽至极,对待朋友也是肝胆心肠,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愿意陪他一起拼杀…………”

    我对月上岚说了我所知道的和了解的那些事情以及祁山海此人。

    月上岚听完后,看着山脚和远处没有吭声。

    “你不要再助纣为虐了,这次你亲手杀了陈长安这么多手下,而且黑猫跟你一起执行任务,他死了你却活着回去,陈长安未必会放过你……”我迟疑道,“不如你帮我办事吧?”

    “哼,想得美!”月上岚把拎在手里的一个包裹扔过来,眼神复杂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叹道,“帮我还给叶浅茗,谢谢她,我走了!”

    “你去哪?”我诧异的问了一句。

    “天大地大,你管我去哪?”月上岚转身,潇洒的走了,黑色的裙摆在晨曦的光线下一飘一飘的,少了杀气的她,宛如山间的精灵一般,自然有着独属于她个人风格的美丽。

    月上岚就这样走了,这倒是让我觉得有些情绪复杂。

    认识这个女人以来,她就显得杀气十足,那天听说本来是要带她一起上山的,可是她受着那么重的伤势还是不肯跟我和叶浅茗同行,而是留在山下跟陈涛留着的那些搜山的人一起追杀其余的忍者杀手,因为那口气她咽不下去。

    月上岚说,她不反对别人对她冷漠,但她却厌恶背叛。

    当时生死一线,黑猫和其他的所有人都背叛抛弃的感觉,让她觉得很难受,这口气不出不舒服。

    “她走了?”

    身后忽然传出一道幽幽的叹息声。

    我讶异的转身,发现穿着白裙的叶浅茗站在身后,呆呆的看着山下的方向问了一句。

    我‘嗯’了一声,把月上岚让我转交的衣服递过去:“她让我转告,谢谢你……月上岚其实不是对手的话,个性是真的很酷!”

    “哼!”叶浅茗从我手里拿了包袱,冷哼一声也转身走了。

    我哭笑不得,看着叶浅茗疾走的背影,苦笑着嘀咕了一句:“你也很酷……”

    接下去的日子,我都在山里和乡里两地跑。

    因为有学校而修通了山路,所以车子现在可以通到村里,现在去外面也已经没有过去那么难了,村里的消息也通达起来。

    村子里的人生活好起来,又对我很热情,家家户户的轮着请我上门吃饭、喝酒,每次都聊得红光满面,但也有一些不太好的变化发生。

    人富裕起来,攀比的心思慢慢的升起,因为产业园的多劳多得,有些勤劳的人先富起来,但也有些工种是不同的,酬劳有高低。

    于是有些人跟我求情,想做工钱高的活儿,有的则是用自己的小算盘跟我旁敲侧击的说谁谁谁的不好,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是有的,至少以前我刚来的时候,村子里大家的生活都差不多贫穷,很少有人会红眼。

    有时候,改变了人的生活物质条件,却无法控制人的精神面貌发生改变。

    在村里,叶浅茗倒是沉浸于这边的氛围,偶尔去学校那边帮忙,到学校的医务室了解情况,询问学校还缺少什么。

    有几次看到她站在村头打电话,应当是在跟外界交待工作,但只要我靠近她身旁,她就会立刻转身离我远远的。

    刘丹也刻意回避我似得,有几次我们距离稍近,她都红着脸躲开。

    我对于这些变化,感到很无奈。

    这段时间内,很多事情发生了,不可逆转。

    陈长安和马椿峰的注意力因为放在了我和杨砚的身上,这次南关刺杀失败后,ik出事这件事情上,他们已经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可想。

    一度,陈长安想拆借部分资金跟ik商量买下一部分的股权,但是很不巧的事情发生了,陈长安手下掌控的几座矿山,第二季度的储存量突然卖不出去了,原因据说是国内几家大的珠宝黄金商暂时不需要供货,除非陈长安降低价格。

    陈长安不傻,立刻察觉到了危机,让人轻易的就能够查到黄清平。

    而查到黄清平以后,一些被他严重忽略而低估的事情也渐渐的浮出了水面,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内,黄金和一些贵重宝石的价格一直在浮动,去年以前是杨恩泰操纵过一次金价的波动试图狙击黄清平的,可是黄清平找到了资金支持,在低价的时候囤积了大量的黄金。

    这件事,当时陈长安没有估算到最后会跟自己产生冲突,因为当时他在国外忙着跑马圈地,当然是乐于见到黄清平和杨恩泰在黄金上打闹一番,因为等到打闹之后,价格自然上浮,而等他自己有了足够的矿山产权后,可以受益。

    但陈长安绝对不会想到,黄金价格低点的时候,黄清平因为囤积了太多的黄金而犯愁,但现在却成了遏制他咽喉的一只大手!

    黄清平的人脉底蕴深厚,他有心联合其他的几家大商压低购入价格,其他的大商当然是乐意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如果他们供货不足,陈长安可以不屑于这样的战术,因为很多人都熟知黄清平是个价格屠夫,喜欢玩一些这样的手段。

    但这样的手段一旦玩砸了,危机很大。

    可黄清平的囤积量充足,这就让陈长安不得不谨慎起来。

    无法驰援ik,也无法拆借资金买入ik的股份,这时候哈尔投资找到了ik的负责人,提出了一项秘密的交涉,这个绝密的交涉开出的条件几乎是ik无法拒绝的。

    伊芙娜的手里还有一部分资金,足以支撑伊芙娜执行下一步的计划。

    ik融资借款困难,又不想被陈长安和其他华尔街的公司吞并,这时候伊芙娜提出要以高出市场价的价格购买ik手中的一部分持仓股票。

    有了这部分资金,ik虽然会产生年度巨大的亏损,但能够自救,而不需要再依靠外界的其他力量来援救自己……

    ik别无选择。

    这项秘密交易,需要花费一些时间研磨,直到ik彻底的入套,资本市场有时候分不清楚自己是猎人还是麋鹿,聪明人往往死于自作聪明。

    七月。

    刘丹忽然过来找我商量一件事,说是市里有几个大人物想要跟我见一面谈一些事情,还有几个比较大的商业活动想邀请我参加,问我去不去?

    我想了一下,直接摇头道:“还是不见了吧!”

    “有人知道你在这里了,这会不会给人你很傲慢的印象?”刘丹迟疑着问我,她现在久经官场,一些厚黑学方面的事情已经很了解了。

    我淡笑道:“有你出面就行了,南关这边的事情我不会以我的身份干涉和参与任何事情的,所以全部的担子都希望你扛下来,王朗过两天回来,让他和陈涛他们帮你一起,等我回羊城以后,会引入叶浅茗的投资,跟她联合爬出一支管理团队到这边,争取把南关的发展计划加速一些……”

    “我……”刘丹苦着脸叹息道,“我其实也挺烦这些应酬的,可是都怪你那年把我诓着留下来,现在搞得就跟被你上了马橛子似得,甩都甩不脱手了。”

    我看着刘丹幽怨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拉住她的手,她微微挣了一下,脸蛋微红的瞥开视线,低声道:“别这样……”

    “你怎么了?”我抓着她的手,皱眉叹道,“你如果后悔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的话,那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以后我也再也不碰你了,这样你满意吗?”

    刘丹顿时红了眼眶,咬着唇抬起头盯着我,委屈至极的哼道:“你这是怪我的意思吗?那你想我怎么样呢?你有女人了,难道我该不知廉耻的缠着你要名分吗?我……”

    “我只问你一句,是后悔了吗?”我盯着刘丹的眼眸,眼神灼烈而霸道的问道。

    “我没有……”刘丹避开我霸道的眼神,咬着唇低声叹道,“我……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情况罢了。”

    连续多日,我已经受够了这种压抑的情绪,不由得咬牙把刘丹拉过来,用力的抱着她的纤腰,语气蛮横道:“只要你是我的女人,我就不允许你再跟别的男人有什么……”

    “混蛋……你放开我!”刘丹微微挣扎一下,表情羞慌的瞪着我嗔道,“凭什么你这么霸道,我就要去找别的男人,气死你……啊唔……”

    对待女人的倔强,吻住她的唇,堵住她的气话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刘丹只矜持了一瞬,就融化在了我的怀里……多日来的压抑情绪,在这时候释放出来,化为情感的洪水破闸而出,汹涌激荡。

    “丹姐……这里有份……”办公室的门突然推开,一道身影手里举着几张文件进来,刘丹的女助理猛地瞪大眼眸,呆滞了,“呃……不好意思……我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