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三代的日常生活 第673章 心力交瘁的景胜
    苍天域域主府,魔族和轩辕门联手与龙魂宫的这一场大战整整持续了七天。

    当最后一名龙魂宫的弟子被轩辕门的弟子斩于剑下,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

    原本只是因为龙魂宫陨现,被叠加在一处显得颇为杂乱的建筑群,也彻底沦为了废墟焦土,一处处张张合合的空间裂缝,有如择人而噬的巨口,在归于沉寂的战场之中,时而开启,时而闭合。

    “啧,真惨,轩辕门怕是一时半会儿的,恢复不过来了吧?”站在轩辕山,半山腰处,看着连残垣断壁都少有的,一片焦黑的山谷之内,魔衍似嘲似叹的嘀咕了一句。

    “少说两句吧!”看着亲自在山谷中,指挥着弟子们打扫战场的,一下子似乎苍老了很多的轩辕门老门主,万俟静初瞪了魔衍一眼。

    “尊上。”闫明走到万俟静初近前,拱了拱手。

    “如何?”万俟静初问道。

    “都在这里了。”说着闫明取出了一栋小巧玲珑的宝塔,两座看上去十分古朴的殿宇,用仙元拖着承到了万俟静初的面前。

    “这不是……?”魔衍瞪大眼睛看着这三座,此时看起来既熟悉有陌生的引动仙府,另一只手,不禁抬起来指着万俟静初。

    “这小塔是龙魂宫的藏书楼,这个你用不上,我就收下了,另外两个则是龙魂宫的藏宝库,你回头让人轻点一下这次死伤的魔族,抚恤的费用,我帮你出了。”万俟静初挥袖扫过三间移动仙府,把他们都收入了自己的袖里乾坤,才对着魔衍说道。

    “这还差不多。”魔衍闻言,点了点头,忽然对着下方轩辕门老门主的位置挑了挑下巴,问道,“那他呢?”

    “我怎么不知道,你何时这般好心了?”万俟静初诧异的睨了一眼魔衍。

    “这不是看那老头儿忒可怜了么?

    轩辕门门下的弟子,这次死伤过半了吧?一旦咱们离开,周围那几家会让他好过?再加上他那爱徒还想弄死他……

    饶是在我们魔族,我也没见过比他更惨的了。

    再说,那老头儿平日里虽然姿态摆的颇高,可为人也还是可以的,跟咱们也没仇啊!”

    魔衍说着还意有所指的把目光在远处的群山中,停顿了片刻。

    他倒不是真心疼轩辕门那位老门主,这偌大的仙界,冤死鬼多了去了,哪里心疼的过来?

    他这话多是说给那些躲在林子里看热闹的人听的,真假参半,但最起码能保轩辕门一个短暂的安宁。

    于现在的仙界,再冒出一个新进的想要立威的第一仙门,可不是什么好事,他们也没那个时间去应付。

    万俟静初闻言,扫了魔衍一眼,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

    说实话,这次轩辕门损失如此惨重,其实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谁能想到,仙界屹立多年的第一仙门,门下弟子居然这么不堪一击呢?

    三家打一家,还能死伤这么多人,比起他和魔衍带来的人的死伤情况,这乍看下去,弄得好似他们出工不出力似的。

    虽然,他和魔衍都不是那种特别在意别人如何说自己的人,可大环境如此,眼下到底是能少一些是非,就少一些的好。

    “走吧!咱们也下去看看。闫明,告诉下面的人,这一战已经结束,都管好自己,别跟轩辕门的弟子起任何冲突,明白么?”

    “是。”闫明闻言,扫了魔衍一眼,点头应下,直接奔着山下域主府人员扎堆的地方赶了过去。

    “啧,他那是什么眼神儿?”魔衍有些不满的看着闫明的背影。

    “你自己看。”万俟静初抬手随意指了指远处,那里几个魔族与一身狼狈的轩辕门弟子们,似乎正在吵嚷着什么。

    魔衍顺着万俟静初的所指的方向看去,面色就是一黑,丢下一句,“我去看看”,就消失在了原地。

    万俟静初无奈叹了口气,又望了一眼远处自家域主府的方向,尽管他归心似箭,但此时也容不得他先行离开。

    苍天域域主府。

    正被万俟静初担心着的域主府,此时已经聚集了百十来个大罗金仙,别看他们分散在域主府各处,看起来不甚起眼,可若细究就会发现,这些大罗金仙的数量,已经占据了整个仙界所有大罗金仙人数的三分之二以上。

    虽然有天幻佛尊镇着,暂时还没有大打出手的,但鉴于这些人一个个的都年纪一大把,八成以上都有着或大或小的仇怨,因为占据有利位置发生的口角,还是颇多的。

    这也让被留下看家的景胜简直是心力交瘁,不过短短的几天,两鬓就已经有了银丝冒出。

    “我说你们二位,能不能不修炼了,那闭关的也是你们主人啊!”景胜站在万俟静初的书房中央,看看左边盘坐的金麒,又看了看右边盘坐的金灿,不禁急的直跺脚。

    “不修炼干嘛?”金灿睁开眼,挑眉看向景胜。

    “这么多大罗金仙,可怎么办啊?!这要有个万一,我可如何与尊上交代?”景胜抱头蹲在屋子中间,可愁死他了!

    “那些人若真的群起而攻,别说你,就是我们两个,再加上天幻都不见得拦得住。你哪里还用得着交代?”金灿扫了一眼景胜说道。

    景胜闻言面色瞬间惨白。

    “你吓唬他做什么?”金麒睁开眼,望着对面的金灿,眸中划过一抹不赞同。

    “我可说的是实话,那簪子之前的主人,怎么死的,你别说你不知道。”金灿看向金麒,说着景胜完全听不懂的话语。

    金麒闻言面色就是一沉,就因为他知道,而且太知道了,才会选择在这里打坐,静观其变,甚至在那些大罗金仙越聚越多的时候,连出去驱赶都做不到,他怕的就是这些人一旦被激怒,群起而攻。

    “行了,甭想那些没用的了。还有你,去催催你家尊上抓紧带人赶回来,比什么不强?”金灿对上金麒难看的脸色,也不免有些烦躁,狠瞪了景胜一眼,起身走到了院落之中,仰头看了一眼上方盘坐在半空之中不停诵经的天幻,又无奈的退回了屋内。

    现下,他只希望这渺渺的梵音,能让那些想要一探究竟的大罗金仙心中的躁动少一些,再少一些,拖到万俟静初与魔衍能够回来的时候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