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三代的日常生活 第140章 消息
    “他的身体暂时被我用符文封禁了起来,也能免去伤势进一步恶化下去,你自己看看吧!”符馨月说着自修炼台上站起身来,挥袖自袖里乾坤中放出了苍魄,安置在了修炼台上。

    此时的苍魄虽然因着飞升的缘故,须发恢复了黝黑,年纪看上去也不过四十来岁的模样,可是双颊深陷,脸色枯黄,看着就好似一个病入膏肓之人,这若是个凡人,冷悠然还不会觉得如何,可这般情况出现在了苍魄这么一个已经成仙多年的修士身上,便太过不正常了。

    她只是匆匆扫了紧闭双目的苍魄一眼,便探手而出,握上了苍魄那枯瘦的手腕,探入了自身的一缕仙气,这一看之下,冷悠然本因与符馨月重聚而柔和下来的面容,再次冷硬了起来,一股淡淡的威压也慢慢自她周身不可抑制的扩散而出。

    其他人到是没觉得什么,最多也就是感觉冷悠然此时心情极度的不好罢了,可季雄却是被这威压压得有些气喘,却也不敢吭声。

    到是聂远见状,向着季雄身侧靠近了一步,以他周身的血煞之气帮季雄挡去了那并不浓重的威压。

    季雄望了靠近的聂远一眼,虽然仍旧显得有些瑟缩,但已经比初见之时好了不少,低声说道:“谢谢前辈。”

    “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聂远不以为意的说道,目光却是落在苍魄那仿若枯槁一般的面容之上,心下有些发沉。

    片刻过后,冷悠然把苍魄周身都详细的检查过了一遍,却是转身坐在了修炼台上,望着苍魄的面容,凝眉不语。

    一幕幕往事浮现眼前,有他被她气的跳脚的模样,有他被万俟静初揍得满脸青紫的模样,也有他曾经在元明的鼓动之下想要扼杀掉她的模样,可不论是什么样的苍魄,都是精神奕奕的,再对比此时躺在那一动不动被封禁住了如活死人一般的苍魄,一股悲凉之感自冷悠然的心间油然而生。

    “我知道你看着他这般模样心下不好过,可你也要相信他,这般伤势,若是换做意志不坚的修士,早就去投胎轮回了,哪里还能等到我去寻他?只要治疗得当,我相信他早晚还会恢复如初的。”符馨月干燥且温暖的手掌,握上了冷悠然有些微凉的手,温声开口说道。

    感觉到符馨月掌心传来的温度,冷悠然才抬起头来,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的点了点头,收敛心绪,抬手把苍魄收入到了碧云空间之中,并且传音给了木灵,让他去照看苍魄的伤势,做完这些,才开口问道:“前辈这段时间可查清了事情的原委?”

    “在这临仙城我不方便走动过多,事情也一直是季雄在查探,让他给你说吧!”符馨月转头望向季雄说道。

    冷悠然顺着符馨月的目光望去,这才发现一屋子人都还站着,这整个屋子里唯一的一把破椅子,被安放在角落里,整个不大的屋子更是因为几人的涌入,显得有些格外的拥挤。

    “都坐下说吧!”冷悠然挥袖一扫,便把正对着门的那张破桌子扫到了墙边,放出了一套芸芸空间内旧时在下界购买的桌椅,很普通,到是在这间小屋子里不算显得过于突兀,几人纷纷到了桌边围拢坐下,在最后只剩下一把椅子的时候,季雄忍不住望向了仍旧僵直站在门边的青辉,目露犹豫。

    “不用管他,你坐下吧!”冷悠然顺着季雄的目光扫了一眼青辉,开口说道。

    季雄这才挨着力士做了下来,手掌却是覆在那平平无奇的桌面之上,来回抚摸了几下,露出一抹怀念之色。

    “这是我在一处险地寻到的,你们尝尝看。”聂远取出一套茶具,以及一把鲜嫩的绿叶,祭出点点真火,用神识控制着那些绿色的叶子在真火上烘烤了起来。

    聂云痕好茶,被他教养长大的聂远自然对茶道颇有一手,随着他的烘烤,淡淡的茶香,慢慢飘散而出。

    嗅着那淡淡的茶香味儿,季雄也渐渐放松了下来,周身的拘谨消失不见,冷悠然见状不由得望了聂远一眼,到是第一次发现,聂远还有如此细心的一面。

    “事情还得从大概半年多前说起,那时候城主府的陈执事意外的在城外发现了一只正在渡劫的九尾灵狐,在发现那灵狐已经有了主人的情况下,陈执事仗着自己的身份便想要把那灵狐据为己有,那只灵狐的主人倒也硬气,拼着重伤,与那刚刚挨过雷劫的灵狐一同打伤了陈执事,逃脱而去。

    后来过了没多久,整个临仙城的几处飞升修士聚居区内,便开始有人重赏寻找那位修士和九尾灵狐,那般重赏之下,很快那灵狐和她的主人便暴露了出来,也导致了一场规模不大不小的冲突。

    最终在几名飞升修士的合力之下,竟然是使得陈执事身死,虽然据说那位陈执事的魂魄无事,可他到底是城主府的人,城主在了解了事情之后震怒,洒下人手全城搜捕,竟是抓了足足将近三百人之多,才算了结了此事。

    这是我这一个月查访到的修士名单,这些人有的可能只是暂时销声匿迹一段时间,有的可能已经陨落,有的可能是被送去了矿上,只不过矿脉那边的具体情况,我便不好查探了。”季雄取出一张灵纸,上面密密麻麻的记录着满满的修士姓名。

    冷悠然在听到九尾灵狐的时候,心下忍不住就是一突,聂远和力士二人的表情也有些微妙了起来。

    “怎么?你们知道那只九尾灵狐?可是悠然师门长辈的仙兽?”符馨月看着几人的模样,不由得开口问道。

    “能让师祖为之重伤的人和灵狐只有我师叔公和他的契约兽,那灵狐更是我的乳母。”冷悠然靠在椅背之上,盯着茶盏之中升腾而起的水雾,眼眸之中隐隐透出了一股冰冷的杀意。

    在坐之人闻言都是一愣,符馨月和聂远二人,只是蹙了蹙眉,力士到是知道冷悠然与魅影那只暴躁的狐狸感情不错,却还是第一次听闻冷悠然竟然是被魅影喂养大的,这般一来,以冷悠然的性子来看,只怕此事绝对没有善了的可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