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三代的日常生活 第423章 炼狱(二)
    炼狱因为是个几乎封闭的独立空间,深山内到是并不见魂兽的踪影,只是隐匿在山中的魂魄的凶悍程度,却是远远超过了魂兽。

    直到在深山之中隐匿了一段时间,万俟静初才现,这些因为各种各样原因来此受刑的魂魄,也是有着小团体的,而且拉帮结派,关系错综复杂一点儿都不输于外界。

    尤以那些曾经遭受过雷罚,毁去了肉身,被天道规则投入炼狱之中,永不超生的魂魄最为凶悍。

    他在刚刚钻入山林不久,便被那些魂魄抓住了一回,为此失去了一条臂膀才勉强与一个魂魄相携,逃离了那些人的追捕。

    虽然只要治疗得当,找到冷悠然所说的草药,便可恢复如初,可却也让他进一步的认识到了这炼狱与以往他所经历的历练之地的不同,也因此更加为冷悠然担心。

    漆黑的山洞之中,万俟静初与那个瘦弱的魂魄,各自靠着洞壁喘息着,他虽然在逃跑的途中意外找到了一株药草,可因为药草的分量实在少的可怜,让他重新长出的那条臂膀显得分外的瘦弱。

    那显得极为瘦弱的魂魄,则是个中年人的模样,因为瘦的已经脱了型,显得脑袋特别大,而且在他那瘦骨嶙峋的身躯上,还布满了一圈圈的痕迹,很明显是才从刑房被丢出来,或是逃出来的不久的。

    虽然炼狱的刑罚当年万俟静初还是万钧的时候便曾听鬼琮吹嘘过,可真的被丢进了这炼狱,万俟静初才知道,当年听说时候的不以为意和一丝好奇,在此时却显得分外的苍白。

    “虽然你逃跑的时候带上了我,可我也不是你一个才进来的可以打主意的。”那中年魂魄的一双眼眸冰冷,且充满警惕的望着万俟静初。

    他之所以还没有与万俟静初分开,也不过是看万俟静初虽然傻兮兮的,对这炼狱之中的事情并不了解,却能找到那有着疗伤之用的草药罢了。

    以他在炼狱之中挣扎多年的经验来看,这样的魂魄,十有**是不会在这里久留的,他们只是过客,却也是在必要时候,能让他摆脱危机的最好道具,不必担心任何的后患。

    万俟静初虽然对于炼狱并不了解,可有了之前冷悠然的叮嘱,到是也没被面前这魂魄那看似不堪一击的表象所蒙蔽,能跟这样一个一看就在炼狱之中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的魂魄结伴躲藏,自然也是想从他身上收获一些,他还不了解,不知道的事情的。

    “晚辈万俟静初,不知如何称呼前辈?”万俟静初并不在意那人的疏离甚至是防备,语气淡漠的开口问道。

    “这里可不是外面,没有什么前辈晚辈的。”中年人的声音有些冷硬带着些许不屑,却到底还是说道,“段明。”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客气的直说了,我不是一个人来的,也不会在这里久留,你也不要把主意打在我身上。大不了我就直接去到刑房,等受够了那些刑罚,自然会去往下一层,而你……”

    万俟静初后面的话已经不用继续说下去,段明却是明白了,这小子是个狠的,他不是因为惧怕那些刑罚,而只是选择一种少受罪的方式离开这里,若是他真对他做了什么,只怕即便他离开,有些事情也不会善了。

    特别让段明注意的还有那句,万俟静初不是一个人来的,别人或许只会当万俟静初是在说嘴,为自己造势。

    可他却是明明白白的知道,他之所以被丢出来,是因为刑房之中,来了一个特殊的魂魄,那些行刑的冥鬼,要为那个魂魄腾出一个相对比较舒适的刑房,才有了他从那无尽折磨之中脱身的机会。

    再看万俟静初这个状态,段明几乎已经肯定了他与那人,是一道而来的。

    “既然如此,等平静下来,你就离开吧!”段明敛下眼眸,说道。

    “我需要一个熟悉这里地形的人,帮我寻找草药。”万俟静初一瞬不瞬的盯着段明。

    “你想多了。”段明嗤笑一声,他虽然才从刑房脱身,魂魄弱于那些隐匿在深山中的其他魂魄,可却不弱于万俟静初。

    “这是定金,以后凡是我寻到的草药,三株我会分给你一株,若是遇到冥鬼,你尽管自去,如何?”万俟静初说着,直接用右手上一直握着的那把抢来的石刀,直接斩下了才长出来不久的左手,并把那血粼粼的手掌,丢入了段明的怀中。

    段明看着那丢入怀中的手掌,眸光微顿,下一刻便抓起那手掌,嘴巴猛的的张大,竟是露出了一口獠牙来,三两口便吃了个干净,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看着身上已经消失不见的痕迹点了点头说道:“成交!”

    万俟静初闻声点了点头,这才随手从地上扯下了一段坚韧的草经,把断腕勒紧,止住了血。

    而段明则是看着万俟静初微微勾了勾唇角,才闭上了眼眸,安静的消化起了那才吃下去的东西。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万俟静初与段明这段看似并不牢靠,却意外维系了许久的合作关系,终于到达了终点。

    看着万俟静初手中捏着的药草,段明的眸光之中,意外闪过了一丝不舍,他倒不是舍不得万俟静初这个人,而是有些舍不得,这段时间一来,在炼狱之中,由对面这人带来的,想对安稳的日子。

    “这药草,我虽然无能为力,却是帮前辈利用周围的草木和一些材料,布置了一个隐匿的阵法,虽然阵法简陋了一些,也需要经常维护,可您若是想过几天清静日子,却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这段时间多谢段前辈的照拂了。”

    万俟静初看了看手中的药草,取出一块绘制着地图的树皮来,丢给了段明,才把手中的药草塞入了口中。

    段明闻言盯着被丢入怀中的地图,却是愣了愣,他与万俟静初自相识之日起,可以说算的上是形影不离了,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布置下的这个阵法,他却是不知,再说了,这炼狱之中,几乎就没有能够布置阵法的材料。

    思及此,段明的眸光忽然一缩,不可置信的看向了渐渐消失在这一层炼狱的万俟静初的身影,回想起的,却是每一次万俟静初固执的留下那些想要吞噬了他们两人的魂魄头颅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