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二嫁司少闪婚妻顾〕〔你与我的倾城之恋〕〔替补总裁要转正〕〔总裁爹地宠妻无度〕〔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女婿〕〔一窝三宝,总裁喜〕〔无敌炼药师〕〔捡个校花做老婆〕〔我与你的情深似海〕〔修罗神帝〕〔试婚总裁一宠到底〕〔我真不想吃软饭〕〔不死剑尊〕〔刁蛮战王妃〕〔神级透视〕〔温柔深处是危情顾〕〔帝少是个宠妻狂〕〔一世高手俏千金〕〔寒少的宠妻叶幽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三代的日常生活 第424章 炼狱(三)
    在经历过炼狱一层又一层,无休止的刑罚之后,冷悠然几乎失去了时间概念,她不知道自己在这炼狱之中,还要呆上多久,也不知道,她在这里已经消磨了多久。

    若不是感觉魂魄中的怨气,在一日日的减少着,她觉得,她即便是想,也很难再保持最开始的那种平静了。

    “冷仙子,下一层便是刀山了,多加小心,保重。”冥四十九看着冷悠然被冻在厚厚冰层之中,渐渐消失的身影,抱了抱拳,说道。

    “保重。”冷悠然听到自己回道,却并不知道对方站在冰层之外,是否能听到,心下到是对这一次遇到的炼狱各层的冥鬼管事,多了一些不一样的认知,似乎,这些人对她,都小心的有些过头了。

    思绪还没落下,冷悠然便看到了自己面前出现的一座座刀山,以及那在不远处的山脚下正被众多魂魄围攻的熟悉身影。

    不知道是不是经历了炼狱一重重的洗礼,此时远远看着,万俟静初的周身虽然狼狈,可那冷清的面容,凌厉的目光,似乎好像是又回到了他们初见的时候。

    “那边还有一个!”就在冷悠然准备抬步上前去帮忙的时候,一道呼喝之声响起,围攻着万俟静初的一众魂魄,忽然齐刷刷的转头向着冷悠然这边看了过来。

    其中自然也包括被围攻的万俟静初,在对上冷悠然的双眸之时,他的目光瞬间明亮了起来。

    “要帮忙么?”冷悠然双手环胸,扫了一眼那些瘦骨嶙峋的魂魄,望着万俟静初笑问道。

    “自然是要的。”万俟静初勾起唇角,面上清冷有如冰雪消融一般,应得那叫一个痛快。

    冷悠然闻言,笑容瞬间扩大了几分,下一刻直接一拳洞穿了一个冲上来的魂魄,让这分外喧嚣的场面瞬间一静。

    这一下子,不光是那些围攻他们的魂魄,就连万俟静初看着冷悠然的目光,都闪过了一丝惊诧。

    “你们是打算留下来给姑奶奶当加餐不成?”冷悠然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望向了那些魂魄挑了挑眉说道。

    虽然语气带着几分调侃,声音也不高,可看看那倒在冷悠然手下,此时瘫倒在地,有如一条死鱼一般的魂魄,其他魂魄几乎是眨眼间,便隐入了一座座刀山之中,消失不见了。

    等那些魂魄彻底都离开了,冷悠然才蹲下身,查看了一眼那躺倒在地满眼绝望的魂魄,有些遗憾的拍了拍他的脸说道:“算你走运,滚远点儿藏起来吧!”

    吞噬魂魄的事情,她不是没做过,可那也仅局限于在忘川之中失去神智的时候,若是让她清醒着把这魂魄吃了,冷悠然觉得,只怕在之后漫长的岁月之中,她就要与美食告别了,为了以后的口福着想,她觉得,还是有必要日行一善的。

    “悠然!”万俟静初却是已经走了过来,伸手把她拉了起来,还特意掀开冷悠然的衣领,卷起了她的衣袖查看了一番,才松了一口气把她拥入了怀中说道,“我还以为,离开这里之前都见不到你了呢!”

    话落,万俟静初便满目探究的望着她。

    “走吧!这一层的冥鬼不会管很多,反正想要活下去,就得爬刀山,我们一边帮你寻草药一边说。对了,你可曾遇到过鬼琮?”冷悠然望着万俟静初,一边拉着他向着不远处的刀山行去,一边说道。

    “见过了,还打了一架。”想到鬼琮看到他时,想要吃人的狰狞目光,万俟静初直接省略掉了一些足够糟心的细节,言简意赅的说道。

    冷悠然闻言,虽知只怕并不是打了一架这么简单,能被她追上,十有八九在遇到鬼琮之时,万俟静初必是遭受了一番重创的。

    却也没有再多问什么,总归鬼琮那厮是跑不了的,他和万俟静初之间又纠葛太多,有些事情,还是待他日再续,才是正理。

    什么有仇当面就报了,对于他们想在这样的处境,并不实际,更不要说还有太多,已知的和未知的风险在后面等着他们了。

    “当年我出了意外死亡,在望乡台上,是见过你的……”与万俟静初一同攀上了刀山,冷悠然才把她与万俟静初当年真正的初遇,讲了出来。

    听着冷悠然因为当年他的那一撞,后来遭受的种种,万俟静初的心情复杂至极,望向冷悠然的目光之中,心疼更甚。

    “看着点儿,滚下去的滋味儿,可不好受。”冷悠然看着万俟静初用血粼粼的双手双脚,一边往上攀爬,一边看着她,不禁开口提醒道。

    “当年之事,我虽然不记得了,可我会好好补偿你的。还有,对不起,悠然。”万俟静初抿了抿唇郑重的说道。

    “你打算补偿什么?”冷悠然闻言眯了眯眼眸,看向万俟静初,手下有黑色的血,不停的顺着刀锋滴落着,道歉她接受,可是补偿是什么鬼?

    她跟他说这些可不是为了什么所谓的补偿的,只是见万俟静初一直记挂着这事,现在又刚好遇上,怕因着鬼王在进来之前的那不明不白的话语,让他在这炼狱之中失了分寸,出现什么意外。

    她自打与万俟静初分开之后,就一直在琢磨,明显对万俟静初容忍度为零,却又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忍下了杀意的鬼王安的什么心?

    要知道,炼狱这个地方,不只是刑罚可怕,可怕的还有那在清醒之下的折磨,不管是否能够避开那些行刑冥鬼的追捕,长时间的生活在这种压抑紧张的地方,本来就容易激发深藏在魂魄之中的最原始的凶性。

    让一个好好的魂魄,越来越趋近于野兽,那些魂魄的獠牙,还有他们的嗜血,可不是为了活下去,自己打磨,或者非要如此不可,而是在这炼狱长时间的消磨之中,一点点退化形成的。

    什么是永不超生,成了那样,才是真正意义上永不超生,而那些魂魄,也已经再也不能被称之为魂魄了,最多也只能算是恶鬼,也彻底成为了炼狱的一部分。

    万俟静初张了张嘴,忽然意识到,他似乎说错话了,沉默了半饷,才呐呐的说道:“用我自己来补偿行不行?”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