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快穿之大佬又疯了〕〔海贼之苟到大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都市之魔帝归来〕〔诅咒之龙〕〔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都市无敌医仙〕〔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一胎俩宝,老婆大〕〔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王者神婿叶峰〕〔神话之龙族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王狂刀宁北 第七百五十二章 削木为躯,银器铸首!
    www..,最快更新北王狂刀宁北 !

    第七百五十二章 削木为躯,银器铸首!

    出席的北凉高层将领,其中包括军主宁北!

    1号院,北凉军核心地区。

    从1号院到10号院,都有严格划分,属于十大军团高层将领休息的地方。

    葬礼刚刚开始,无一人迟到。

    除了镇守岭南的小九,余者近乎全部到来。

    九位军团长,各大兵团长,无一缺席,一袭黑衣,袖间围着白巾,腰间佩戴凉刀。

    北凉军的将士,刀不离身,这是规矩!

    任何场合都是如此。

    北凉军开最高会议时,人人皆可佩戴凉刀出席。

    在这方戒备森严的小院中,进出这里的武者,皆是在北境举足轻重的人物。

    伴随着小院门口,出现雄厚声音,道:“军主到!”

    唰!

    坐在小院内的所有将士,全部齐刷刷起身。

    宁北到来,无人敢坐!

    一位白衣少年,进入了这座小院。

    “军主!”

    陈长生为首,各大军团长在前,近百位兵团长齐声喊道。

    宁北继续前行,陈长生他们站在两旁,让开了一条路。

    前方的灵棚里面,摆放着卢小天的照片。

    一个很开朗的十七岁少年,穿着北凉军的黑衣戎装,年纪轻轻的外表下,双肩有着金灿灿的星星。

    这是国际通用的标志。

    因为这是将星啊!

    少年将星卢小天,死于昨夜。

    他若不死,未来成就不弱于北凉十大军团长。

    宁北一语不发,走上前去,取来三根香,借助烛火轻轻点燃,未曾回头,却平静问道:“小天战死,通知了他家人了吗?”

    “小天是孤儿,是北凉军校从外界招收的。”

    陈长生熟知自家十大兵团长的底细。

    卢小天是孤儿,五年前被吸纳进入北凉军校学习,尚未到了毕业的年纪,就已经加入北凉军,立下赫赫战功,位列兵团长一职。

    北凉学校在职学生,获得北凉军兵团长一职的人,只有卢小天。

    宁北静静听完后,走向灵棚里面,停靠着一座漆黑的棺材。

    棺材尚未盖上,留待亲属瞻仰遗容。

    棺材内的确有一具尸体。

    却是木头雕刻而成!

    削木为躯,银器铸首。

    古代王侯的下葬规格,可是现在这一幕,很难给宁北一个交代。

    眼前这一幕,并不稀奇。

    别说百万级规模的战场,单单是军团级的战场,动辄十万人参战,那就是一个血肉磨盘。

    若是战场核心区域,顷刻间百人化为肉泥,都不稀奇。

    如今宁北看到棺材中这一幕,意味着卢小天的尸体,都没能找回来,永久了留在虎门关外的战场上。

    宁北愠怒质问:“小天的尸体,都没能带回来?”

    “北凉军的规矩,战死于什么地方,便埋骨于此,昨夜战事全面开始,军团级的战场上,想要保全一具尸体,就会拖累死十到八名将士。”

    陈长生没有回避这个问题。

    他说出了,为何没在第一时间把卢小天的尸体,从战场上带出来。

    当时残酷的现实,不允许陈长生这样做。

    军团级的战场,动辄十万人踏着尸体而去,顷刻间尸体化为肉泥,让你想出手保下尸体都难。

    战场上瞬息万变,一旦倒在战场上,那便是自己的归宿。

    宁北漠然道:“黎朝渊死的不怨,南国武者染了我北凉人的鲜血,便是世仇,南国武者,遇之则杀之!”

    “喏!”

    九大军团长,近百位兵团长,全部弯腰听令。

    甭管南国现在有多听话,只要北凉的人遇到南国武者,依旧是格杀勿论的态度。

    陈长生低沉道:“我们北凉军耗费三天时间,肃清南国数十万武者,足以告慰小天在天之灵!”

    “哼,屠尽南国武者,也抵不了我北凉军一人之命。”

    宁北训斥一句,表露出内心的态度。

    这位北凉军主,从未把北部八雄的武者当人看。

    杀他南国武者数十万,也难浇灭宁北心中的杀意。

    此刻,在1号院外,出现一名黑衣戎装的青年,面戴黑巾。

    这是一名暗桩!

    他要求见楚岚。

    立即有人进门通报,在楚岚耳边低沉道:“二爷,暗桩求见!”

    “老四,你去处理!”

    楚岚坐在轮椅上,在外人眼里,似乎依旧那个文质彬彬的楚瘸子,浑身上下看不到一丝军旅之气。

    北凉四爷辛落尘,刚准备转身出去。

    宁北皱眉道:“让暗桩进来!”

    “是!”

    小院门口,十六名站岗的青年,立即对那名暗桩放行。

    在北境,宁北的话就是军令,比任何人的话都好使。

    劲装青年暗桩进入小院,当场就懵了。

    他鼻尖浮现冷汗,没想到1号院内,近乎集齐了他们北凉军所有高层人物,军主宁北都在这里。

    所有人注视下,他一个小暗桩,感觉压力贼大啊!

    青年暗桩弯腰喝道:“北凉暗桩陈泓,参见军主!”

    “直接说,出了什么事,这么急面见二哥!”白衣杀神秋雨亭他们,没有一个婆婆妈妈的人。

    陈泓看了一眼楚岚。

    楚岚点头轻声道:“说吧!”

    北凉的暗桩,忠于宁北,其次是楚岚。

    楚岚不点头同意,暗桩绝对不敢泄露任何秘密。

    陈泓低沉道:“根据可靠消息,卢兵团长未死!”

    唰!

    所有人齐刷刷看了过去。

    陈长生的脸色最为难看。

    卢小天如果没死,今天的葬礼就成了笑话。

    成了北凉军今年最大的笑话。

    北凉军的兵团长,尚未战死,就举行葬礼,传出去岂不是被外人笑掉大牙。

    陈长生低沉道:“消息如果属实,今天的葬礼纵然成为一个笑话,我陈长生也认了!”

    在场无一人发笑。

    很多事情,在场的人,都希望所谓的葬礼,成为一个笑话。

    他们皆是希望,自己的同袍战友还活着。

    唯独楚岚缓缓从轮椅上站起来,轻声道:“消息属实吗?暗桩一次失误,终生不用的规矩,你应该清楚吗?”

    “陈灵玉已经带人,前往过去确认消息。”

    陈泓擦着脸颊冷汗,他自己无法确定消息,只是依照规矩前来向楚岚汇报。

    结果他哪知道,1号院中连军主宁北都在。

    宁北开口了,问:“消息源在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