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王狂刀宁北 第七百七十七章 这叫,弃暗投明!
    www..,最快更新北王狂刀宁北 !

    第七百七十七章 这叫,弃暗投明!

    这就是宁北的手段。

    谁让宁北是京都叶武帝,从小教导到大的。

    紧接着。

    宁北最后一句话,宛如最后一根压倒骆驼的稻草。

    “昨夜血洗二十四司,是我下达的杀令!”

    仅仅一句话,让风文儒瞳孔骤缩。

    顷刻间,在场七名门阀种子,脸色惨白无比。

    他们全部明白了!

    宁北尘封北王刀,看似如闲云野鹤,不问世事。

    都是假的!

    这个白衣妖孽,再度欺骗了所有人!

    众人皆以为,北凉诸子在京都被加封是京都巨头做的。

    实则这一切,都是宁北王最后决定的。

    宁北早已经暗掌天下权!

    昨夜时机成熟后,果断下达密杀令,血洗了二十四司所有门阀和世家的武者。

    基本上没有一个活口。

    这就是一个态度。

    北凉那边一旦动手,对四大序列的武者,便是赶尽杀绝的态度。

    风文儒也明白,宁北的话代表着什么。

    今天,风文儒若是臣服。

    他风字门阀一脉,将来有人可以活。

    让谁活,风文儒自己选。

    今天这七名天才,被雪藏数十年,代表门阀前来一战,意图合力击败宁北。

    彰显门阀的底蕴!

    到头来却发现,闲云野鹤的宁北,仿佛就是在等门阀的人到来。

    宁北负手淡笑如春风,道:“文儒,考虑的如何?”

    这是宁北给的第三次机会。

    凡事不过三!

    宁北王肯给三个机会,证明他心中的谋划极大。

    风文儒仅仅是个突破口!

    这个时候,风文儒眼神流露出绝望。

    他本为天纵之才,以年轻之龄,功成绝巅,本该笑傲天下。

    绝巅就是天下最顶尖的一列武者。

    可是他现在,被宁北逼的生死两难。

    风文儒今天求死,又能如何!

    对于宁北而言,斩他何须第二刀。

    仅仅一刀,便可让他风文儒,身首异处。

    一人死很容易,宁北盯上了整个风字门阀。

    若是宁北再度下手,针对风字门阀,那么仅存的风家人,难逃北凉军的诛杀。

    传承数百年前的风家,自大明朝时期便已经诞生。

    悠久的历史,将会彻底化为云烟!

    宁北最了解门阀武者,一座门阀五代人,乃至七代人。

    七代同堂!

    私利为重!

    门阀武者从小被灌输了,家族为首位。

    家族为重,为此可以牺牲所有人,以及突破一些底线。

    就如同门阀和世家联手境外敌国,让我岭南七十万男儿,埋骨于岭南山脉!

    不久前,京都的门阀,更是外泄百将会议的内容给境外黑木国。

    他们意图借境外敌国的手,杀掉北境的王!

    这般行径,便是通敌叛国!

    突破了这层底线。

    宁北使用任何手段对付门阀序列,都不为过。

    此刻,站在不远处,轻轻坐在石凳上的单香香,樱唇轻启,声音如同天籁说:“少爷越来越像叶武帝了呢!”

    “军主年少露峥嵘,具有雄主气魄,本该如此!”

    江暮辞眼中的军主宁北,那就是北凉男儿心中的信仰。

    他们心中的军主,没有任何污点!

    宁北右手负于腰后,左手缓缓抬起,手握三尺血气长剑,剑指风文儒。

    很明显,宁北王的耐心有限。

    风文儒为绝巅天才。

    今天若是不为己用,则格杀勿论。

    宁北杀心依在!

    他已经恩威并施于风文儒。

    如果风文儒,还不肯臣服于北凉军麾下。

    今天,他必血溅小村子。

    众目睽睽下。

    风文儒缓缓闭上眼,丢弃手中断刀,嘶哑道:“我若臣服,可否给我风家一条活路?”

    “将来风家能活多少人,看他们自己的选择,门阀已经为患,世家为祸,这个祸患,必须终结在我手中!”

    宁北散去左手的长刀,滚滚血气倒卷入体。

    风文儒沉默了。

    他自然听得懂宁北话中意思。

    将来风家能活多少人。

    得看风字门阀的武者,肯不肯臣服于北凉麾下。

    若是顽固不堪,奉行门阀势力做事那一套。

    宁北容不下他们,必然是以杀无赦的态度,强势镇压这一切。

    风文儒眼神死死盯着宁北,嘶哑道:“我要我妹妹活!”

    他的妹妹,就是风落雁!

    同样是风字门阀的种子级天才。

    这个女孩,宁北不陌生,更是亲眼见过。

    宁北笑如春风满面,点头道:“可以!”

    “我不信你!”

    风文儒心中不信宁北。

    自古人间帝王多无信!

    宁北年少具有雄主手段。

    他风文儒担心将来,宁北言而无信。

    宁北平静道:“我北凉的天下,容得下一个栖身于轮椅上的女孩,你若想护她余生无恙,没有其他的选择,只有入我北凉!”

    宁北说的话,未给风文儒留下任何退路。

    每一句话都是在逼他!

    只因风文儒出身门阀序列。

    门阀序列数百年来做的恶,需要风文儒这些人承担。

    在所有人注视下。

    王克商眼神流露出震惊,知道风文儒可是一名绝巅。

    天才绝巅啊!

    偏偏在宁北王面前,被压制的死死的。

    一尊绝巅武者,在宁北面前,连第二个选择都没有。

    今夕,他必须臣服于北凉军麾下。

    风文儒缓缓低下高傲的头颅,嘶哑道:“风文儒参见军主!”

    一句话宣告了绝巅风文儒的臣服!

    百年前昆仑首徒单棣,放言天下绝巅,皆为家奴!

    今朝宁北未曾说过这句话。

    可是他在做这件事!

    当年单棣未曾做到的事情。

    现在恐怕要在宁北手里成功啊!

    风文儒的一句话。

    引起旁边六人的惊怒。

    七名门阀绝巅,其中一人向北凉臣服。

    对于他们门阀序列,简直是奇耻大辱。

    别忘了,他们七人今天来,是因为自身被雪藏数十年来,合众人之力,击败北境的王。

    他们要踏着宁北的肩膀,名扬天下。

    可是没想到,才刚刚开始,便落得这般结果。

    薛陇右嘶哑道:“风文儒,我看你是疯了,胆敢背叛门阀序列!”

    “纠正一点,这叫弃暗投明!”

    宁北缓缓转身,抬起左手,一股无形劲力倒吸一杆银色长枪,正是荡魂枪,枪指薛陇右,轻声又道:“你可曾手染了我北凉将士的鲜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