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除纣无人皇〕〔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都市古仙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仙尊归来〕〔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王狂刀宁北 第八百二十八章 恭喜中奖,再来一瓶!
    www..,最快更新北王狂刀宁北 !

    第八百二十八章 恭喜中奖,再来一瓶!

    宁北手持天子剑,立于五台山之巅。

    纵观全场,无一人敢轻言半分!

    张启荼看了一眼脚下的尸体,黄有源死于天子剑下。

    人已经死了,张启荼并未任何留恋,转身重回摘星楼。

    他被天子剑的剑气所伤,伤势是真的不轻。

    至于西北黄家,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宁北王,其家主死于天子剑下也是活该!

    宁北持剑立于原地,轻声问:“墨亦客在哪?”

    淡然从容的声音,询问在场所有人。

    周围武者面面相觑,宁北剑斩黄家之主,现在又问起墨家少主墨亦客,是还想要再开杀戒吗?

    顿时,无人敢搭话。

    人群最后面,静静站着一位俊朗青年,负手而立,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他轻叹道:“我已经有些后悔招惹你,邀请你来五台山,或许是个错误的决定!”

    话语落下,周围武者齐刷刷看向俊朗青年墨亦客,为他让开一条路。

    墨亦客步伐沉稳,上前微微弯腰说:“墨家少主墨亦客,见过镇国殿下!”

    “我要的东西呢?”

    宁北和他第一次相见,直接就要一件东西。

    墨亦客用丹粒引诱宁北过来,必然有事情让宁北帮忙。

    他无奈道:“素问北境的王,生来霸道,今天一见,名不虚传,丹粒在我身上,我们之间谈话,镇国殿下不能客气些吗?”

    “药呢?”

    唰!

    宁北吐出两个字,抬起左手。

    天子剑延伸出赤色剑芒。

    宁北剑指墨亦客!

    这副态度,让墨亦客顿时脸黑了,瓮声道:“你这是索要,还是明抢?”

    宁北没过多的话语,接连问了两次。

    现在他已经不问了,左手持天子剑,隐隐动了杀气。

    墨亦客若是打算,借用丹粒要挟宁北。

    那么他挑错了对象!

    北境的王,不受任何胁迫。

    为了治好单香香,今天在五台山,宁北强抢他墨亦客又能如何。

    北凉诸子,没一个好人!

    墨亦客算是看明白了,自己哪是找来了一个帮手,分明是召来了一个魔王,还没帮自己做事,反倒打上了自己的主意。

    “唉,我父亲说的不错,世家武者与北凉王合作,无异是与虎谋皮,罢了,东西给你!”

    墨亦客翻手间,拿出一个拇指大的黑色小葫芦。

    这是一个药瓶!

    葫芦药瓶封存着十三枚丹粒,尽数扔给了宁北。

    这瓶药本来就是给宁北准备的。

    墨亦客果断道:“我让你来,目的是让你帮我抢一件东西!”

    “直接说!”

    宁北收起天子剑,重回封入四尺木匣子内。

    他打开葫芦药瓶,一股浓郁的药香,弥漫向四方,武者闻到清香,不由感觉神清目明。

    这绝对古代所留的疗伤圣药。

    墨家传承悠久,还留着古丹师炼制的丹粒,也属于正常。

    宁北倒出十三粒丹药,细细的检查。

    墨亦客无奈摊手道:“丹粒无毒,我又不憨不傻的,在里面下毒除了激怒你,别无好处。”

    宁北检查过,十三粒丹药无毒,对单香香说:“张嘴!”

    单香香静静站着,清澈眸子注视着宁北,捏着丹粒送入她两瓣玫瑰花瓣的薄唇中。

    一连十三粒,尽数喂给了单香香。

    墨亦客看的眼都直了,急忙说:“生肌丹,三天服用一粒,效果才最好!”

    他说话间,宁北已经把珍贵的丹粒,全部给香香姐吃了,一粒都没剩下。

    结果墨亦客看的肉疼死了,嘴里嘀咕着太浪费了!

    单香香绝美的容颜,琼鼻微皱,隐隐出现细密汗水,宛如一枚枚细小的透明小珍珠,脸色出现红润之色。

    她娇弱之躯的气血,隐隐有复苏的迹象。

    在十三粒生肌丹药效下,单香香身体在迅速好转。

    宁北左手握住她纤细手腕,轻轻吐了一口浊气,察觉到她的伤势在痊愈,转身轻瞥向墨亦客。

    墨亦客汗毛炸立,连连后退,警惕问道:“你想干啥?”

    “再拿一瓶,欠你一个人情!”

    宁北平静说了一句话。

    北凉的儿郎,从不承外人之情。

    现在宁北为了单香香,欠了外人的人情。

    墨亦客瓮声道:“是两个人情!”

    宁北轻轻点头,算是承认了。

    下一刻。

    墨亦客这个家伙,身上果然还夹带了私货,从兜里又拿出一个黑色葫芦药瓶,直接抛给宁北。

    他不放心说:“这是最后一瓶!”

    “嗯!”

    宁北轻轻点头,接过葫芦药瓶,发现药瓶上面刻着细小符文,密密麻麻的如同符文阵盘,封住了整个药瓶,不外泄一丝药力。

    这种符文造诣,远在宁北之上啊!

    绝对出自古代大能之辈。

    这种古物,可遇不可求。

    宁北内心怀疑,墨亦客是不是挖掘了一座古代强者的大坟,从里面得到了这些东西。

    否则这种珍贵之物,更是消耗品。

    怎么可能保存到现在!

    就算是有,也早就被人使用了!

    更别提墨亦客身上,一口气拿出了两瓶。

    宁北对于外事,素来不喜欢多问,性子便是这样。

    他打开葫芦药瓶,从里面倒出丹粒,发现一共是二十枚!

    顿时。

    宁北深深看了一眼墨亦客。

    墨亦客一脸尴尬,似乎明白这个眼神是啥意思。

    别忘了,他先前给的第一瓶,只有十三粒生肌丹。

    原本每瓶应该是20粒生肌丹。

    这意味着墨亦客这个小心机婊,头几天就打开了第一个瓶子,用一粒一粒生肌丹的方式,把宁北给诓了过来。

    对于这种小事,宁北并未在意,捏着丹粒,轻轻放入单香香樱唇中,让她咽了下去。

    墨亦客肉疼道:“慢点吃,三天吃一粒,效果最好啦!”

    “聒噪!”

    宁北头也不回,漠然说了句。

    墨亦客当场炸毛,都给气尿了,道:“那是老子的丹粒,你喂自己媳妇一大把一大把的吃,当然不心疼了!”

    “老子是墨家少主,又不是你北凉军的兵!”

    墨亦客鼻子都给气歪了。

    宁北没理他,握着单香香纤细手腕,眼神流露出精光,惊喜道:“痊愈了?”

    “嗯!”

    单香香浅浅轻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