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上门狂婿〕〔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偏执霸总的罪妻〕〔盛世红妆倾天下戚〕〔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罪妻凌依然〕〔慕少的千亿狂妻〕〔修罗剑神〕〔深空彼岸〕〔易瑾离凌依然结局〕〔武映三千道〕〔洛诗涵战寒爵〕〔修罗丹帝〕〔武神纪元〕〔弃婿归来〕〔万古帝婿〕〔黑石密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王狂刀宁北 第八百四十六章 花开九瓣,最强天赋!
    www..,最快更新北王狂刀宁北 !

    第八百四十六章 花开九瓣,最强天赋!

    可是这些话说出后,瞬间拉开自身和张启荼等人的距离。

    大家虽然是亲人不假!

    那是祖辈的选择,宁北身为后人,没办法选择!

    可是,宁家是宁家,张家是张家!

    宁北并非是张家的附庸!

    相信在曾祖宁八荒的时期,宁字门阀独镇门阀序列,虽然和世家之尊张家联姻,但宁氏一脉绝非张氏一族的附庸!

    这一点尤为重要。

    张启琉眉头微皱,道:“小北,你知道我们三人今天来,不是为了谈姑婆的事情。”

    “你额头火莲花印记,数次不由你控制,而外显出来,你体内流着的张家人之血,或许比你,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强大,所以今天不论如何,都要请你回一趟鄢陵。”

    张启明面色很凝重。

    宁北不为所动。

    他不能去鄢陵张家。

    宁北这种人物,若是去了鄢陵张家,形容对外释放出了强烈信号。

    宁北王是张家的人!

    所以他不可能去!

    张启荼平静坐着,道:“你想知道启星的死因吗?”

    “别拿这件事胁迫我!”

    轰!

    宁北碎发乱舞,流出冷冽的眼神,握住了北凉刀,是真的动了杀意。

    文运之子张启星的死。

    也就过了这么多年,近些年宁北主动提了提。

    搁在往常那些年,连老师叶武帝他们都不敢在宁北面前,提起夭折的张启星。

    张启荼直视宁北的目光,道:“你可知,在张家秘卷中记载着一句话,莲花九瓣若开,则百花凋零!”

    “你额头上的莲花印记,若为九瓣,幼年期的你和启星,不过七八岁的孩童年纪,他必受你压制,幼年孩童,必然夭折!”

    张启荼为了逼宁北回鄢陵张家。

    他说出了当年诸多隐秘。

    这些隐秘,每一件都会给宁北造成极大的痛苦!

    文运之子张启星的死,叶武帝他们秘密谈话中,推断是一个时代,容不下两头幼龙崛起,同时孕育文武二子,文必被武所伤。

    这是燕小憨偷听到的原话。

    无形中就如同张启星因宁北而死!

    如今张启荼也说出了同样意思的话。

    宁北豁然起身,负手而立,并非听不得真话,嘶哑道:“你张氏一族秘卷中,真的记载着,九瓣莲花印记会刑克身边人?”

    “张家历史上,出现过身负九瓣莲花的人,天资惊艳万古,幼年同族生活在一起的手足兄弟,全部夭折,这种现象,并非出现过一次!”

    张启荼没有撒谎半句。

    莲花九瓣若是盛开,则百花凋零。

    这句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宁北缓缓转身,抬起左手,静静注视着张启荼,嘶哑道:“九瓣火莲印记,我七岁那年便出现了!”

    唰!

    张启荼豁然起身,眼神死死盯着宁北的左手背。

    原本宁北的左手,什么都没有。

    下一刻。

    左后背缓缓浮现一个赤色印记,宛如一簇火焰,宛如黄梨那么大,覆盖了整个左手表面,赤色莲花,花开九瓣,中心更有花蕊!

    一副宛如刺青一样的图画,十分的清晰。

    就连一丝丝的花蕊,基本上都清晰可见。

    九瓣赤色莲花盛开出现。

    张启荼、张启明、张启琉三人手背上的莲花印记,全部黯淡无光。

    恰恰相反,宁北手背上的九瓣莲花,却是异常耀眼。

    证明了张启荼的话,没有错!

    九瓣莲花能压制所有张家人。

    当这个印记出现后。

    便是张家的族长!

    张家人的传承,便是如此。

    体内流着张家人的人,为何做不了张家人的族长?

    名字不过是个代号罢了。

    张氏一脉看重的是血脉啊!

    所以这些年,很多年见识到宁北的恐怖天赋后,都曾说过,北境的王,绝非千年奇才那么简单!

    在凉亭之中。

    张启荼单膝下跪,低下高傲的头颅,低沉道:“鄢陵张氏,张启荼参见族长!”

    “鄢陵张氏,张启明参见族长!”

    张启明单膝下跪。

    张启琉果断道:“鄢陵张氏一族,张启琉参见族长。”

    三人尽皆行大礼。

    宁北也没出现避之如虎的样子,俊俏脸上流露出笑意,嘶哑道:“你们可知,启星当年有多傻,我入北境,拜武帝为师后,每年都会深居京都深宫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我经常带着小憨和小凉他们过去,我们四人为伴,形影不离!”

    “每年我入京都深宫中,启星都黏在我身边,像个小跟屁虫一样,说和我一起玩很舒服也很开心,每年分别时,他都想偷跑出京都,跟我回北境!”

    “可是,他最后都会被老师拎回去!”

    “启星就像个傻弟弟,居住深宫当中,每年那三个月是他最开心的时光,后来他日托多病于病榻前,昏迷弥留之际你可知他喊的谁的名字?”

    “是我的名字!”

    “我若知张家人的血会反克张家人,我何惜自废!”

    宁北站在五台山之巅,肩披踏云麒麟披风,猎猎舞动,心中满是后悔之意。

    张启星受九瓣莲花压制,幼年时期他从未提过,从未说过啊!

    外人也不知,幼年时期的宁北,便已经拥有九瓣莲花印记。

    阴差阳错造成了文运之子张启星的夭折!

    他的死,真的是因为宁北!

    幼年时期的张启星,不是一般的傻啊。

    尘封多年的真相,一朝解开。

    宁北不知道,当年的老师叶武帝和吕道尘,以及内臣之首的魏贤他们,有没有发现这件事。

    若是他们提早发现而不说。

    那今朝宁北得知真相,恐怕是真会和他们翻脸的!

    但宁北心知,老师叶武帝当时也必然不知道张启星夭折的原因。

    若是提早知道,叶武帝必会分开二子,宁肯费时费力分开授课,都不会让他们二人其中的任何一个受到伤害。

    或许这份真相,叶武帝后来知道了。

    他并未给宁北说!

    想到这里以后。

    宁北伫立原地,看着山下风景,常年白雾环绕的山峰,闭着眼脸色苍白,气息极度不稳定,唇角溢出一丝鲜血。

    “小北,你在做什么?”

    张启荼三人皆是惊怒,纷纷上前。

    宁北低沉道:“张家人的血,让我背负了启星的命,今日,这份血脉,还给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