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重生王牌妻:偏执〕〔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王狂刀宁北 第九百一十七章 临终前,师生相见!
    www..,最快更新北王狂刀宁北 !

    第九百一十七章 临终前,师生相见!

    两人这一战。

    惊动了汴京庄园所有武者。

    在黑夜当中,数栋别墅内,释放一股股绝巅威压。

    一尊剑道绝巅,持三尺铁剑,立于黑夜,隐隐盛怒道:“何人来犯?”

    这尊绝巅正是张老头!

    任天涯释放绝巅威压,席卷而来。

    还有别墅内的张启星,小小身躯释放绝巅气息,虽然两个小胳膊打着石膏,绑着绷带,肿的像两个小萝卜,还是腾空而起。

    宁北负手而立,脚踏青铜王座而起,双眸迸发锐利光芒。

    陡然间。

    张奉新现身拦住宁北和张启星,低沉道:“小族长别去,轻舞败了!”

    “来的是谁?”

    宁北心中有一丝悸动,想要过去。

    张奉新拦住前路,嘶哑说:“我不敢靠近,但我知道,轻舞十年前便已如八府之境!”

    “什么?”

    张启星都惊到了。

    八府之境。

    那可是八府绝巅!

    八府绝巅气血最低64万纳,最高极限可达到128万纳。

    这便是八府绝巅!

    纵观全球,又有几名八府绝巅。

    凉山上,香香姐算一位。

    如今,宁家庄园又出现一位。

    两位都是宁北的亲人!

    香香姐从小照顾小宁北,护着宁北长大成人,难道还不能算是亲人吗?

    堂堂八府绝巅张轻舞,一掌败于叶老邪之手。

    两人见面,未曾言语几分,便悍然动手。

    老一辈的恩恩怨怨,后辈人当真无法理解。

    而且张轻舞和叶老邪是旧识!

    两者并无恩怨!

    没有恩怨,便不能动手吗?

    二人已有十年未见。

    今夕一朝相见,张轻舞就是想看看叶老邪的实力,究竟精进到了何种地步。

    事实上,今夜这一掌,让张轻舞彻底惊住了。

    她脸色浮现一丝苍白,一口逆血夺口而出。

    八府绝巅之血,内蕴精纯气血,瞬间化作满天血雾,足足数千纳气血被打散了。

    张轻舞后退半步,轻声吐出二字,道:“九五!”

    “影子说,你要砸棋盘!”

    青衣男子叶老邪,深邃眼神泛起一丝波动。

    那是一丝杀气!

    九五绝巅的杀气,笼罩了张轻舞身上。

    下一秒。

    他横身已到张轻舞面前,左手握住张轻舞的脖颈。

    刹那间,张轻舞浑身气血隐隐躁动,竟然有要逆流过脖颈的迹象。

    气血逆流到脖颈,就是要逆流到叶凡的掌心中。

    九五禁法,以天下绝巅为鼎炉,而功成自身!

    天下绝巅尽皆为药。

    任君采摘!

    何其霸道的禁法!

    近乎为邪术!

    叶凡不负昔日邪王之名,亦正亦邪的性格,连昔日的挚友,都想狠下杀手。

    张轻舞一尊八府绝巅,在他手中犹如蝼蚁那般!

    或许叶老邪当真突破了最后一步!

    他,已成九五!

    何为九五?

    九五为至尊,绝巅境中的至尊存在。

    张轻舞遭到前所未有的压制,自身所有气血力量,仿佛不再属于她,根本不为她所控,全面被眼前人物所压制。

    她清冷注视着叶老邪的眼睛,平静道:“你若敢伤北儿,我穷尽余生之力,也要砸了你的棋盘!”

    轰!

    青衣男子叶老邪身上,隐隐浮现一股骇人杀气。

    九五之怒,浩瀚如天威。

    云卷风吼,笼罩整个宁家庄园。

    八部将在背后,其中的影子,低沉喊了声:“主上,少主在靠近!”

    青衣男子叶老邪,此刻眼神恢复一丝清明。

    在这时,张轻舞清晰察觉到,昔日的故友邪王,亦非当年那个人呢!

    现在的他,不可控!

    自身都无法控制自己!

    准确说,叶凡身上的邪气和杀意太重了,重到影响了自身的心智。

    在影子开口说话后,叶凡听到‘少主’二字,自身终于恢复了几分清明。

    他左手握住张轻舞的脖颈,低沉道:“这盘棋,众生为子!”

    叶老邪隐藏十年,今夜现身却拥有近乎恐怖的九五实力。

    他到底在布局什么,竟然放言众生为棋子。

    果然如宁北所说,他家的几个长辈,不是大凶就是大圣!

    若不是圣人。

    必是滔天大凶之辈!

    叶老邪在谋划些东西,张轻舞若敢横中破坏。

    今夜,叶老邪必杀她!

    纵然是百年挚友,哪又如何!

    在叶老邪这尊邪王眼中,阻碍他道路之人,皆难逃一死。

    这两尊大人物交手在这一刻。

    更有骇人气息外泄。

    宁家庄园无人不知。

    宁北更是察觉到,奶奶张轻舞的负伤。

    宁北眼神泛起冷光,脚踏黑夜,不避风雪。

    他悍然前行,低沉道:“她纵然重武道不近亲情,可终究是我宁北的亲人,是我的奶奶,伤她者,夷三族!”

    威严声音笼罩整个宁家庄园。

    宁北脚踏青铜王座,腰间悬挂的北王战刀,顷刻间出鞘了。

    战刀出鞘,冲天的铁血杀气笼罩整个庄园。

    相比两位长辈内敛到恐怖的气息。

    宁北的气势,则是如同一把嗜血的战刀,欲要杀敌!

    张轻舞面色微变,娇喝:“北儿,别过来!”

    话语落下,已经晚了。

    宁北脚踏青铜王座,左手持北王刀,自身受青铜锁链禁锢,浑身气血无法外涌半分。

    气血外泄,会被青铜锁链吸收。

    宁北持刀,凭借蛮力,悍然斩向青衣男子背影,要救下奶奶张轻舞。

    那毕竟是宁北王的亲人。

    血浓于水啊!

    宁北因为独掌天下权,对于出身于世家的奶奶张轻舞,格外的提防。

    可是,宁北虽然提防这位奶奶。

    可她张轻舞终究是宁北亲人!

    欺她者,杀无赦!

    宁北持北王刀,悍然一刀如惊鸿。

    这一刀惊住所有人!

    青衣男子叶老邪,左手握住张轻舞的脖颈,右手缓缓抬起,食指和中指抬起夹住北王刀的刀锋。

    顿时,整把战刀,被禁锢在半空。

    等他缓缓转过身!

    宁北如遭雷击,眼神流露出惊色,失声道:“老师!”

    “北儿!”

    叶老邪指间轻弹,整把北王刀倒飞出去。

    这份恐怖的实力。

    纵观全球,难找第二人!

    影子等八部将,转身抱拳单膝下跪,低头凝声道:“八部将参见少主!”

    对于影子八人,宁北未曾理会,从失神中惊醒。

    阔别十年的恩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