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我成了商朝纣王〕〔神话之我在商朝当〕〔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废柴王妃又在虐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王狂刀宁北 第九百三十三章 拿起它!
    www..,最快更新北王狂刀宁北 !

    第九百三十三章  拿起它!

    此刻,在别墅客厅中。

    秦蕙兰听到了宁北响彻庄园的话,不由连忙起身道:“大哥,二哥,你们快走!”

    “蕙兰,咱们秦家已经为当年的过错付出了代价,目前秦氏集团举步维艰,即将被强制进行破产清算,一旦破产,整个秦家就完了啊!”

    秦年庚眼神流露出哀求,请求秦蕙兰帮帮秦家。

    秦藤山嘶哑道:“蕙兰,二哥,没求过你什么,可是现在只求你帮帮秦家,请沧澜高抬贵手,给我们秦家一条生路!”

    话语刚落下。

    别墅小院门口,站着一位儒雅中年人,正是宁四爷。

    宁四爷冷冽道:“给你们秦家一条生路?十三年前那个雨夜中,你可曾给我二哥一条生路,你秦家非但没有相助,反而落井下石,袭杀我二哥!”

    “这份血仇,你秦家拿什么抵偿!”

    宁四爷手持一杆黑色长枪,正是长枪。

    长枪独守大门!

    秦家人还敢登门。

    简直就是找死!

    秦年庚和秦藤山面色骤然间变了。

    下一刻。

    御林军常青征,率御林军抵达在别墅门口。

    常青征抱拳弯腰尊敬道:“四爷!”

    “是北儿让你们来的吗?”

    宁四爷轻吐浊气,缓缓看向御林军将士。

    常青征缓缓点头:“奉军主令,前来带走秦年庚和秦藤山!”

    宁四爷转身让开一条路。

    御林军进入别墅小院中。

    秦藤山顿时惊慌道:“蕙兰,你可一定要救救秦家啊!”

    “带走!”

    常青征进入小院,没有那么客气,当场下令让御林军带走秦年庚和秦藤山。

    顿时,秦蕙兰眼中闪过一丝不忍。

    毕竟距离当年那场宁家内争大变,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三年,

    十三年的时间,足够让很多人放下这段仇恨。

    乃至遗忘这段过去!

    秦年庚和秦藤山,终究是秦蕙兰的兄长。

    秦蕙兰轻叹道:“我跟你们一起去见北儿!”

    常青征和御林军将士,不敢对秦蕙兰不敬,也就让她随行,一同来到凉亭外。

    常青征在外抱拳说:“军主,人带来了!”

    “北儿!”

    宁四爷也一同过来了。

    宁北从凉亭内走出,轻声道:“妈,四叔,你们怎么来了!”

    “北儿,距离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十三年,你的舅舅已经知道了错了。”

    秦蕙兰走到凉亭中,无疑是在替秦家求情。

    旁边秦年庚插话道:“小北,当年我们秦家铸就大错,现在我和你二舅舅,都愿意弥补!”

    “弥补?”

    宁北转身这一刻,眼神冰冷满是杀气,无人敢对视他的目光。

    秦年庚硬着头说:“秦家真的想要弥补。”

    “你们秦家拿什么弥补?我二叔死于你们秦家,若非我宁北念及母恩,今日必斩你秦家满门!”

    宁北一句话,震慑全场。

    秦年庚面色大变,冷汗直流,嘶哑道:“当年擅自袭杀宁沧南的秦丰和,已经被你斩杀,现在你外公年纪大了,这半年来疲于斡旋秦家各种生意,卖尽老脸,已经病倒在床榻上两个月”

    说到这里,秦年庚在卖惨,祈求宁北给秦家一条活路。

    这条活路,宁北肯不肯给?

    宁北虽为少年,可身为久经沙场的北凉军主,历经腥风血雨。

    若是因为秦年庚一番话,宁北的心就软下来。

    那他就不是宁北王!

    宁北浑身肃杀气。

    苏清荷放下手中天子剑,清冷气质收敛许多,轻轻上前劝慰说:“秦伯伯,秦二叔你们别太忧虑,秦家爷爷的病,很快就会好的。”

    “清荷,你不懂,老人到了这般岁月,久病不起,怕是时日无多。”

    秦年庚眼神流露出一丝悲伤。

    苏清荷安慰道:“秦伯伯放心,秦氏集团遇到的麻烦,我回家和奶奶说声,苏氏集团会帮你们一起度过难关的,哥,你说是不是?”

    “汴京七豪门同气连枝,秦家有难,苏氏集团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苏清昊宠溺这个妹妹,只能无奈给了话。

    可是谁给他苏清昊的自信,敢在宁北王面前资助秦家人!

    众目睽睽下。

    宁北开口如虎啸,冷冽道:“你苏家敢帮他秦家半分,我让你苏家百年基业,一夜化为虚无!”

    冷冽一句话,透出宁北对于这段仇恨,无法释怀啊!

    当年二叔宁沧男,为护七岁的宁小北而死!

    宁北现在依旧记的那个雨夜!

    现在你让宁北忘记这段仇恨,原谅秦家人。

    你置二叔于何地啊!

    在场这些人,是欺负二叔已死,欺负死人不会说话啊!

    无人替二叔说话。

    宁北难道也要妥协?

    他若妥协,就不是独镇华夏的北凉王。

    仇就是仇,恩就是恩!

    秦家杀二叔是仇!

    二叔护宁北是恩!

    他宁北活一天,就不会放过秦家。

    宁家的男儿,从来没有白死的!

    而且宁氏一族,不出圣人!

    只有杀伐果决的豪迈男儿!

    人间不缺圣人。

    宁北也没有成为圣人的打算。

    在凉亭外,苏清昊沉默了。

    他心中很明白,若非宁北念及苏家奶奶,当年在那个雨夜中相护之恩,区区一座苏家,与其他几家豪门没区别,都是宁北眼中的蝼蚁。

    苏清荷琼鼻微皱,轻声道:“宁小北,你凶我?”

    “佩戴天子剑,掌天下文运,贵为京都文女殿下,既然是京都尊贵的殿下,就该有殿下的样子!”

    宁北抬起左手,将凉亭内的天子剑倒吸入掌心。

    天子剑横空于苏清荷面前。

    宁北平静开口道:“拿起它!”

    “我就不!”

    苏清荷琼鼻微皱,歪着小脑袋,开始气宁小北。

    宁北面无表情,再度开口道:“拿起它!”

    最后一次让苏清荷拿起天子剑!

    这把剑苏清荷若是拿不起。

    你看宁北敢不敢废了她的文女殿下身份!

    承载文运之事,事关我华夏国运。

    不是儿戏!

    平日里,诸多琐事,宁北都可以视为嬉闹。

    唯独有些事情,容不得儿戏。

    苏清荷慢吞吞的接过天子剑。

    当她握住天子剑那一刻,气质渐渐有了几分冷衣,虽是女扮男装,可凤眸浮现一丝尊贵威严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