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超品渔夫〕〔鉴宝黄金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重生九零小辣椒〕〔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罪妻凌依然〕〔凌依然易瑾离〕〔梅府有女初成妃〕〔代号修罗〕〔万古帝婿〕〔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万相之王〕〔元卿凌宇文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王狂刀宁北 第九百五十九章 借之一用,不知可否?
    www..,最快更新北王狂刀宁北 !

    第九百五十九章  借之一用,不知可否?

    宁北要做的事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若真是功成的话。

    宁北恐怕真会成为古往今来的第一尊镇天王。

    届时,必将成为全球第一强者。

    张道玄沉默了。

    堂堂一位八府绝巅,实力高的可怕,此刻竟然无法给出宁北任何建议。

    因为宁北做的事,没有先辈经验可以借鉴。

    这是一条先辈未曾走过的镇天之路。

    宁北闭着眼独坐王座休息。

    张道玄相伴,幽幽道:“族长风姿,九五逊色!”

    此刻的张道玄,轻叹一句,他隐隐已经看到,宁北在这条路上,注定是孤独者,不会有陪伴者。

    踏上这条路,全球武者,皆是敌啊!

    全球百国,岂容他人窃取自己国度的气运。

    更何况宁北意欲凌驾百国之上,要成为镇天王。

    凭借一己之力,独镇百国!

    可以想象,百国所有天才,都会化身拦路虎,阻杀宁北,绝不可能让他成功。

    如今这盛世,是大争之世。

    有些事,非争不可!

    宁北独坐王座,闭眼休息,张氏一族的绝巅武者,陆续回来默默站在宁北身后。

    雪国绝巅武者,全部肃清一空!

    同时雪国的动静,让黑木国和泽国胆寒无比。

    宁北率过百位上三品绝巅,降临雪国的消息,根本瞒不住。

    这份恐怖力量,足以将三国横扫成空。

    纵然三家联手,倾尽国力也敌不过宁北啊!

    在繁星悬挂于黑夜穹顶时,九州岛终于出现了大动静。

    在九州岛原始森林当中,搭建着一座高达百米的石头祭坛,通往祭坛的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台阶上,出现了一个尊贵青年。

    他就是雪国太子雪无痕。

    雪国的国运之子!

    更是雪国要加封的镇国殿下。

    雪无痕脚踏石阶,通往祭坛的最高处,神情凝重,不曾回头一眼。

    他知道今夜的自己,若不能身载国运,实力若不能提升到和宁北匹敌的地步,自己则必死无疑。

    宁北留他多活一天。

    这就是雪无痕最后的机会。

    待雪无痕踏上祭坛上方,隐隐刮起了微风。

    风,渐起。

    树欲静,风却不止。

    雪无痕摊开怀抱,张开双臂,闭着眼睛面向苍天,声音恢弘凝声道:“今夕,以我雪国太子之躯,蟒龙传国印玺为引,恳请降下国运,我欲以身载之,承雪国民众之希望!”

    “国运何在?”

    雪无痕睁开双眼,吼声如雷。

    他面临着惊天压力。

    外有强敌宁北王,内有浩荡国运,若不能承载国运,他雪无痕纵死也不甘心啊!

    漆黑的夜色中,风渐渐平息。

    这方天地,寂静的可怕。

    一股无形波动,自九天而降,携带天威。

    这便是国运降临的前兆。

    国运降临,非同儿戏。

    雪无痕立于祭坛之巅,脸色苍白无比,隐隐感觉到头顶那一股巨大的力量。

    国威浩荡,凡人之躯,想要身载,无疑是蚍蜉撼天威。

    身载国运的人,我泱泱华夏,大汉族人过十亿,叶武帝和吕道尘他们却找了近百年!

    百年时间,方培育一个宁北王。

    境外百国,如同雪国,短短半年便意图培养自家的国运之子,抗衡宁北。

    无疑是异想天开!

    雪国的无形国运,缓缓降临了。

    雪无痕挺拔的身躯,缓缓弯了下来。

    脊梁已弯,无形国运悬于高空,尚有百米之高。

    雪无痕便隐隐到了极限。

    若是这样,他今夜必死无疑。

    雪无痕不甘失败,仰头大吼,双目赤红,浑身气血外涌。

    气血高达7100纳的存在!

    雪国的最强天才。

    他此刻发出不甘嘶吼道:“我不甘啊!”

    浑身气血化作巨掌,掌心朝天,意欲托天。

    嗡!

    国威即天威。

    天威浩荡,瞬间击溃气血大手,使之溃散。

    雪无痕双膝跪地,双臂拄着大地,头颅深深低了下来,眼神流露出几分绝望。

    国运之力太强了。

    他根本无法以身承载。

    待国运落地,就是他的死期!

    在这一刻。

    一位坐在赤色王座上休息的白衣少年,睁开双眼霍然起身。

    他闪身间,来到了百米祭坛之上。

    雪无痕立即感应到宁北的气息,惊怒道:“你要做什么?”

    “这份国运,我要了!”

    宁北踏足祭坛,隔空一掌将雪无痕轰出祭坛。

    鸠占鹊巢?

    好像的确如此!

    雪无痕的身体,从石头台阶上滚落而下,狼狈不堪。

    小憨憨走了过来,认真说:“老实点,不让一拳打死你!”

    “你们要做什么?”

    雪无痕惊怒起身,眼神死死盯着祭坛上的宁北王。

    这一刻,雪无痕真的惊怒无比。

    他从未料想过,宁北会在他的身载国运的时候突然出手。

    宁北欲要染指雪国的国运!

    这怎么可以啊!

    想到这里以后,雪无痕眼神赤红,隐隐嗅到一股惊天阴谋的味道。

    宁北降临雪国,说什么为西凉军战死的英魂报仇,什么抹杀境外敌国的国运之子。

    全是假的。

    这不是宁北最重要的目的。

    宁北自鄢陵池启灵仪式结束后,闭关半年,听闻境外百国都在培育国运之子。

    那一刻起,宁北便有了要做的事情。

    那便是镇天之路。

    欲压百国,必成镇天。

    这条路宁北已经开始了。

    一旦开始,再无回头路。

    在雪无痕等人注视下。

    张道玄轻声道:“族长要开始了!”

    “他国之国运,族长真能掠夺成功吗?”张奉新眼神流露出几分担忧。

    张道玄沉默了。

    因为这尊八府绝巅也不知道啊!

    只见石头祭坛上面,宁北负手而立,身上释放一股势,气冲云霄,竟稳稳托起雪国的国运,仿佛没有任何压力。

    雪无痕惊到了,难以置信道:“什么?”

    咔!

    就在这一刻,黑暗的天空,乌云密布。

    隐隐有雷光聚集。

    雪国的国运,必须是雪国之人来身载。

    宁北是什么?

    他是华夏的镇国殿下,身载我华夏十重国运,今夜意欲身载雪国的国运。

    这分明是触犯的禁忌!

    阴暗的天空,雷光隐隐浮现。

    唯独宁北负手而立,平静道:“浩瀚天地间,孕育百国,今夕,以我宁北之躯,承雪国之气运,载天地之厚恩,为这片大地的武者,开辟新武者之路!”

    “这条路为镇天之路!”

    “今夜,借雪国气运一用,不知可否?”

    宁北平静话语中,却犹如铜钟大吕,透着无上天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