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王狂刀宁北 第九百六十八章 你毁一个我看看!
    www..,最快更新北王狂刀宁北 !

    第九百六十八章  你毁一个我看看!

    唰唰唰

    赤色长剑过万柄,浩浩荡荡如星河。

    人站在地面上看,就宛如一条流动的赤色长河。

    下一秒,那场景就犹如剑雨!

    鹰眼绝巅释放了所有力量,大吼道:“不!”

    浑身气血化作屏障,直径足足有十米大,一柄柄赤剑落在上面,犹如骤雨,四个气血护罩犹如雨中浮萍。

    气血护罩不断在缩小,从直达十米到五米,又到五米,乃至两米!

    四人从始至终没撑过三秒!

    紧接着,便是万剑穿心。

    赤剑如长河,席卷了四尊封号绝巅。

    宁北负手而立,自天而降,万剑相随落地。

    剑雨骤下!

    惊得所有人,纷纷撑起气血护罩。

    万剑落地,犹如剑冢。

    宁北负手脚踏地面,轻瞥张道玄一眼,轻声道:“多事!”

    “请族长见谅!”

    张道玄一脸尴尬。

    他和张剑虚未经过宁北允许,便摆了宁北一道。

    现在,宁北斩了四尊封号绝巅,一战解决了,自身真正实力,还是没得到验证。

    张剑虚上前,拱手道:“恭喜族长,修成蜀山剑诀第八层!”

    “师公客气了,蜀山剑诀第七层、第八层我也是第一次施展。”

    宁北淡淡一句话,更加印证了张道玄先前的猜测。

    眼前的族长,其天赋到了极端恐怖的地步。

    世间万般武技禁术,看一眼便可施展。

    这种天赋可谓是恐怖到了极致。

    张剑虚整个人头皮发麻,轻声道:“蜀山一脉大多嫡传弟子,修蜀山剑诀,三年修成第一层,五年修成第二层,十年修成第三层,百年难修第四层,余者穷尽余生难入第五层!”

    一番话落下后。

    张家人集体沉默了。

    在场都是大人物,修武过百年。

    可是族长宁北这天赋,是他们所有人平生仅见。

    宁北淡淡说道:“我在鄢陵便说过,我七岁那年,便被世人成为千年奇才,后修太虚昆仑诀,紫气温养身体,十五岁那年,天赋便通灵了!”

    “自古天赋通灵者,皆可入九五,乃至”

    张道玄后面的话没敢说。

    宁北淡笑道:“后来在鄢陵池,我经过启灵仪式,天赋锐增九倍,身体不受控制冲开灵窍,自身天赋,我自己无法界定,或许已经达到了我华夏的天花板。”

    宁北自己都承认自身天赋,凌驾所有武者之上。

    自身便是天花板!

    宁北体表的火莲印记,逐渐隐藏于皮肤下面,肉眼难见。

    杜玉龙脸色苍白无比,不论如何都未曾想到,原本的激战竟然以这种方式结束。

    泽国四尊封号绝巅,竟全部丧命于宁北手中。

    杜玉龙握紧拳头,脸色阴沉无比,嘶哑道:“此战,我们泽国败了,但绝不是败在你的手中,而是败在了这两位前辈之手。”

    杜玉龙是指张剑虚和张道玄两位八府绝巅。

    正是这两位出手相助,才让宁北气御万剑,将四位泽国封号绝巅尽数杀尽。

    张道玄平静开口道:“纵然没我出手相助,你以为凭借这四条老狗,就能击败族长?”

    “气御千剑,足以横扫他们四人!”

    张剑虚这些强者的评估,绝对比杜玉龙要准确的说。

    况且宁北的巅峰战力,远远没有爆发出来。

    以一己之力,斩杀四大封号绝巅。

    宁北绝对能做到。

    杜玉龙没有争辩,心中更清楚任何争辩已经无用。

    而且张道玄和张剑虚这些人,当真太强了!

    杜玉龙平复心情,凝声道:“北王殿下,可还记得我刚才说的话,只要您离开泽国,我双手奉上一份名单!”

    “我也说过,我不会与境外武者做交易!”

    宁北王又岂会是妥协的人。

    杜玉龙低沉道:“若这份名单,包含我泽国潜伏于华夏的所有暗桩呢!”

    泽国暗桩名单。

    宁北眼神渐冷,全球各国都会相互渗透,将暗桩撒遍天下,日夜收集情报,有些暗桩更是在境外位居高位。

    就如同北凉的暗桩。

    暗桩序列前百位,分散于全球,在各国都位居高位。

    第二帝国的萧裕,第五帝国的姚卿等等。

    暗桩隐于暗中,的确让人锋芒在背,彻夜难安。

    对于泽国的暗桩名单,宁北的确有三分兴趣。

    但宁北并不是非要不可!

    宁北踏上了镇天路,欲要成为千古唯一镇天王,那么他来泽国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强取泽国的国运!

    杜玉龙从怀中拿出信奉,道:“北王殿下,这就是名单!”

    “你可知暗桩的规矩?暗桩若遭人出卖,所有暗桩皆反!”

    宁北平静注视着杜玉龙,这方举动,形同背叛!

    可怜的泽国暗桩,终究成为了弃子。

    所有暗桩被杜玉龙一人出卖,作为交易的筹码。

    杜玉龙平静道:“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泽国。”

    “这份名单分量不够。”

    宁北轻轻摇头,拒绝了杜玉龙的交易。

    杜玉龙早有准备,眼神死死盯着宁北,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低沉道:“我这里还有一份名单,皆是华夏武者!”

    华夏武者与境外帝国勾结,意味着什么?

    通敌叛国!

    论罪,轻者杀无赦,重则夷满门。

    宁北注视着杜玉龙,缓缓说出一句话道:“两份名单交予我,今日,我许你活!”

    杜玉龙目光呆滞。

    他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愣愣站在原地,一时间没回过神。

    归根到底,他终究是错看了人!

    杜玉龙想和人做交易,也不看看对方是谁。

    他妄图以两份名单,作为谈判的筹码,却忽略了宁北这尊北凉王对你敌人有多狠。

    双方交易或者谈判。

    前提是同等量级的人物。

    他杜玉龙和宁北是同等量级的人物吗?

    根本不是!

    两者差距犹如萤火和皓月之别。

    宁北降临雪国,想要杀杜玉龙,完全是弹指间。

    杜玉龙嘶哑道:“北王殿下是成心不打算谈了?那我便毁了这两份名单!”

    唰!

    杜玉龙掌心浮现气血力量,想要把两份名单湮灭成灰。

    同一瞬间,宁北瞬间拔出腰间北王刀。

    战刀出鞘,刀锋指着杜玉龙的鼻尖。

    杜玉龙脸颊流露出冷汗。

    宁北笑如桃花盛开,柔声道:“你毁一个我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