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狂少归来〕〔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我在决斗都市玩卡〕〔上门狂婿〕〔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绝世神医〕〔我有三千大世界〕〔蚀骨宠婚:早安,〕〔王铁柱苏小汐〕〔一世龙皇〕〔启明1158〕〔迷踪谍影〕〔我创造的万事屋〕〔都市医品仙尊〕〔狂妃在上:邪王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王狂刀宁北 第九百七十五章 老头,你抗揍不?
    www..,最快更新北王狂刀宁北 !

    第九百七十五章  老头,你抗揍不?

    这些话以杜玉龙的身份,必然能听懂。

    随着国运下降,距离祭坛不足百米。

    杜玉龙双膝跪地,牙齿都咬出了血,双目赤红,双掌摁在地上,狼狈如狗。

    他迟早被国运彻底压垮。

    宁北注视着他,轻声道:“你泽国挑选国运之子,竟不避亲,让你这位泽国太子继承国运,若能功成,将来继承泽国王座,倒也是好谋算。”

    或许从头开始的时候,泽国高层就没考虑过,让泽国其他天才武者,来这里承载国运。

    整个泽国难道就没比杜玉龙天赋更高的天才武者?

    必然有!

    而且绝对不止一尊。

    只不过是泽国高层,故意忽略这个问题,让杜玉龙承载国运。

    泽国高层的胸怀格局,就和华夏叶武帝差了十万八千里。

    恰逢此刻。

    杜玉龙整个人趴在祭坛上面,脸部贴着地面,整个人宛如一条死狗,完全动弹不得。

    国运的力量,真的太重了。

    重到让杜玉龙完全绝望。

    要知道距离国运降临,尚有七十米的高度。

    宁北缓缓起身,抬起左手,掌心朝天,轻轻举起泽国的国运,轻声道:“你失败了!”

    “这不可能!”

    杜玉龙趴在地上,缓缓起身,眼睛血红无比。

    宁北右手负后,左手轻举国运,轻声道:“这份国运,你无福消受,宁某就代劳了!”

    “你要做什么?”

    杜玉龙赤目欲裂,顷刻间四肢冰凉,脑袋一片空白。

    他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

    他更意识到,宁北降临泽国,想要的东西,是泽国的国运啊!

    泽国的气运,怎能被外人所得。

    更何况这个人,是泽国做梦都想弄死的敌人。

    宁北灿烂一笑,宛如林家小哥哥,左手抬起,凝握成爪,虚空轻轻一抓,顿时悬浮于高空对泽国的国运,顷刻间全面落下。

    国运落下的速度,瞬息间加剧,出现在宁北的头顶。

    杜玉龙被这股威压,直接压垮,双膝跪地于宁北面前。

    挫其志,毁其心。

    今夜之事,势必成为杜玉龙心中的阴影。

    宁北今夜的风采,将会彻底在他心中扎根发芽。

    成为他一生的阴影!

    宁北薄唇吐出一个字:“吸!”

    浩瀚国运,宁北单臂举起,以恐怖的速度吸收进入体内。

    泽国气运,尽归宁北。

    杜玉龙整个人都癫狂了,那是属于他的泽国的国运。

    而今宁北尽数吸收纳入体内。

    杜玉龙眼神赤红,怒火压制了理智,抬手飞跃起身,一掌轰向宁北胸膛,嘶吼道:“你给我死!”

    “我死,泽国气运衰败;我活,助望泽国的国运!”

    宁北负手而立,仅仅站在原地,未曾有任何防备。

    轻轻一句话,杜玉龙一掌落在宁北胸前,再无一分力道。

    因为宁北说的话,都是事实。

    自他身载泽国的国运那一刻开始,所有事情都由不得泽国控制了。

    身载国运之人,若是陨落了,泽国必将走向衰败,国度内所有武者,都将遭到压制,今后连诞生绝巅武者都难到了极致。

    宁北注视着杜玉龙,淡淡轻笑,与其擦身而过。

    杜玉龙不需要死!

    经历过今天的事情,杜玉龙亲眼目睹宁北王的恐怖。

    今后宁北活着,便是杜玉龙的阴影。

    挫其志,灭其心。

    最为阴狠!

    一旦武者丧失这两样东西,身无凌云志,体内无道心,再高的天赋也没用,今后便是一个废人。

    杜玉龙满脸颓废气,嘶哑道:“你降临泽国的目的,便是要我泽国的国运?”

    “我要的是百国气运!”

    宁北轻轻一句话,让杜玉龙浑身如遭雷击。

    杜玉龙目光流露出难以置信的骇然之色,没想到宁北竟然这么大的野心,竟然意欲染指百国气运。

    何等的疯狂啊!

    这是要抢夺全球气运。

    杜玉龙豁然惊醒,惊怒道:“你真踏上了镇天武道路?”

    去年宁北当着百国千名绝巅的面,说出他并不满足于华夏镇国王的封号。

    他要打出一个镇天王封号。

    事实上,宁北真这样做了。

    宁北脸上挂着淡淡笑容,负手渡海三百里,离开泽国境内。

    只不过小憨憨蹑手蹑脚的,手里面多了一个人头。

    燕小憨偷偷摸摸,去砍了杜尔白,取走了其头颅。

    宁北来泽国,只为两件事。

    第一件诛杀四十年前,岭南惨案的元凶之一杜尔白。

    第二件就是夺泽国气云!

    岭南防线上的三国,雪国和泽国宁北都拜访过了。

    剩下这一个,便是黑木国。

    宁北降临黑木国已经数次了,先前更是警告过黑木国,再敢兴兵作乱,宁北对他们可不会心慈手软。

    这就是宁北为什么把黑木国,放在最后面处理。

    宁北尚未降临扶桑岛,已经感应到远方黑夜中的国运波动。

    有人在引动国运!

    宁北负手轻笑:“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黑木国在举行加封仪式!”

    只不过加封的人选是谁。

    宁北有几分好奇。

    若是黑木国和两外两家一样,择选的国运之子,是皇亲贵胄,那承载国运注定失败。

    燕小憨晃悠着大脑壳,嘟囔道:“黑木国的加封人员,八成和雪无痕他们都一样。”

    “不见的,黑木国虽然位弹丸小地,综合国力却是雪国和泽国加起来都远远不如的,国运规模注定是那两国的十倍!”

    宁北轻轻给小憨说了句。

    众所周知,国运越强,国度内越能诞生天才武者。

    这就是国之大运!

    也是国之气运。

    宁北带着小憨憨来到黑木国,降临扶桑岛,并非隐藏气息。

    所以黑木国的绝巅,瞬息间被惊动。

    一尊脚踩木屐,腰间佩戴太刀的银发老者,阴沉着脸道:“宁北王,你又闯我黑木国边境!”

    “聒噪,小憨,斩了他!”

    宁北对黑木国武者,素来是最狠的。

    黑木国的人,手染了太多岭南男儿的鲜血。

    他们黑木国,背负了太多我华夏儿郎的命。

    血债当血偿!

    岭南三国,黑木为首。

    今夜,注定是杀伐夜。

    燕小憨从小毛驴身上跳下来,歪着头看着银发老者,狐疑道:“老头,你抗揍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