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狂婿〕〔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偏执霸总的罪妻〕〔盛世红妆倾天下戚〕〔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罪妻凌依然〕〔慕少的千亿狂妻〕〔修罗剑神〕〔深空彼岸〕〔易瑾离凌依然结局〕〔武映三千道〕〔洛诗涵战寒爵〕〔修罗丹帝〕〔武神纪元〕〔弃婿归来〕〔万古帝婿〕〔黑石密码〕〔冠冕唐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王狂刀宁北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同辈之争
    www..,最快更新北王狂刀宁北 !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同辈之争

    宁北转身揉着张启星的脑袋,把头发揉成鸡窝。

    他口中的参赛者就是李逍遥。

    这位极其危险的年轻强者,绝对已经冲开灵窍,一掌抹除两名自爆的八府绝巅。

    他的实力有多强?

    宁北无法做出评估。

    但可以肯定的是,李逍遥报名参加的武者大会。

    纵观全场,类似于李逍遥这类人还有多少?

    无人能给出准确数字。

    安澜轻声说:“据我所知,很多隐修的老家伙,让他们的衣钵传人,都来到了京都,无一弱者,他们不在乎京都的赏赐,在乎的是排名!”

    “排名这东西又不能吃!”

    小憨憨嘟囔一声。

    安澜哑然失笑,轻声道:“在历史记载中,真正的武道黄金盛世,只出现过两次,第一次出现在秦代,始皇大人横扫六合,开创前所未有的黄金盛世,武道强者涌现的很大一批!”

    “但自古武道盛世持续时间很长,由盛转衰,需要时间来过度,但秦朝灭亡过快,大汉延续了武道黄金盛世,算是一个时期的!”

    “第二次黄金盛世,出现在盛唐时代。”

    “前人根据两个黄金时代,整理了一些有共同点的文献,记载保存下来留给后人。”

    安澜站在宁北旁边,说出他所知道的事情。

    文献中记载的黄金盛世初期,在那个时间段涌现的天骄人物,会比老一代人成就高很大一截!

    就如同现代武道,宁北未曾身载国运前,许多武者穷尽一生,最高的曾经便是封王级。

    可自从宁北身载国运后,很多武者发现,困死自己半生的绝巅瓶颈,在无形中松动了。

    成为九品封王后,有望成为绝巅武者。

    而且还不是难事!

    安澜在旁轻声说:“所谓的黄金盛世,就是武者生存的天地变得更加辽阔,以前封王武者便是天花板的情况,发生的改变,变成了九五绝巅都不再是天花板的盛世。”

    “我以自身催旺国运,修武环境的确对武者更有利了。”

    宁北承认这一点,他身为国运之子,对国运的变化是最清楚不过的人。

    安澜轻笑又说:“我们这代人,出生在黄金盛世,未来的我们,便是武道界的天花板!”

    如今武道界的天花板,便是九五绝巅。

    后面极有可能,会超越九五绝巅。

    安澜又说:“你们认为的武者大会,早已经被那些人视为气运之争,盛世到来,你我皆幼龙,踩着同辈的肩膀,走向最巅峰,蜕变化为真龙!”

    小憨憨在旁听着一愣一愣的。

    他狐疑说:“啥气运之争,黄金盛世,这盛世是我哥开创的!”

    一句话让安澜沉默了。

    准确说,他是被小憨一句话给怼懵了。

    不知不觉中,安澜也陷入了武道盛世的理论当中。

    殊不知,而今的武道盛世,正是宁北亲手开创,视为新武者时代。

    武道盛世,就是新武时代!

    宁北以自身催旺国运,天下武者人人受益。

    安澜说他们这些人,借助武者大会,在进行气运之争,借助这个舞台,分出胜负,决出高低,更决定谁将来站在武道界的最顶端。

    偏偏身载国运的宁北王,就在他面前。

    所谓的武者自身气运,岂能比得上我华夏的国运。

    所以宁北始终淡然如初。

    对这类事情,根本不感兴趣。

    宁北坐回主位,轻声说:“大哥这样一说,让我似乎有些压力了。”

    “有压力是好事,这些年你雄踞漠北,几乎横扫外界同辈武者,鲜有对手,如今多几个对手磨砺自身,对你也是好事。”

    安澜知道宁北的天赋有多恐怖。

    宁北的天赋,凌驾在他安澜之上,近乎是天花板的存在。

    安澜他们在高台上闲谈,下方九个擂台,每一秒都在发生激战。

    武者大会开始第一天,真正的天才都没出手,都隐藏在会场中,观看情况。

    毕竟李逍遥这类人,被冰封无尽岁月。

    他们才出世没多久,熟悉的世界,早已经沧海桑田,需要一段时间适应,更要熟悉能威胁自己的同辈对手。

    随着天黑,武者大会也并未停止。

    因为武者大会持续一个月,不分白天黑夜。

    九座擂台,日夜运转,所有裁判和评判人员,不会离场。

    所以宁北先前才会说,吕道尘挑选的裁判人员有些少了。

    宁北趁着天黑,回到了镇国庭院。

    老师叶武帝和妹妹宁果果,都在镇国庭院等着他。

    “老师,你身体怎么样?”宁北弯腰抱起妹妹宁果果,知道宁轩辕带着小姑娘在京都玩了一下午。

    叶武帝淡笑:“蓝前辈中午炼制出净血丹,我和果果服用后,便清除了所有血毒,我听说你白天遇袭了?”

    “秦省王家做的,目的是引我离开京都。”

    宁北说出白天被袭杀的事情。

    叶武帝冷静道:“这件事背后不单单是一个秦省王家,是整个世家序列都想要你死。”

    “少主,赤妖和林殊还没回来,应该还在京都外搜寻准备伏杀你的九五绝巅。”

    蓝云河从房间内出来。

    宁北摇头说:“让他们回来吧,暗中想杀我的绝巅很谨慎,没那么容易被找到。”

    蓝云河也明白,凭借赤妖和林殊的本事,白天一整天都没找到人。

    那么晚上找到人的希望也不大。

    叶武帝岔开话题,询问武者大会的情况。

    宁北也没隐瞒什么,把他心中所想,全部告诉了自己这位老师。

    叶武帝静静听完,面色愈发凝重。

    因为按照宁北说的,这一次参加武者大会的参赛者,各地方选拔上来的武者小天才,都不是问题。

    门阀、世家两大序列的天才武者,也搅动不了多大的浪花。

    真正危险的武者,是那些隐修老古董的衣钵传人,还有李逍遥这类人,从冰封状态苏醒,实力深不可测。

    若是这类武者,在武者大会打红眼。

    恐怕老一辈武者,都不见得能镇得住场子。

    叶武帝皱眉询问:“李逍遥这类天才,能收为北凉所用吗?”

    “羽翼未丰前,可以试试,但是现在恐怕没希望。”

    宁北亲眼见过李逍遥出手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