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超品渔夫〕〔鉴宝黄金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重生九零小辣椒〕〔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罪妻凌依然〕〔凌依然易瑾离〕〔梅府有女初成妃〕〔代号修罗〕〔万古帝婿〕〔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万相之王〕〔元卿凌宇文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王狂刀宁北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北凉全体成员,向阁下挑战
    www..,最快更新北王狂刀宁北 !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北凉全体成员,向阁下挑战

    燕小憨偷偷离开高台,想要下去救下夏原封。

    宁北抬手间,拎着小院的后脑勺,冷声道:“老实坐着!”

    “哥!”

    小憨憨弹蹬着腿,使劲扒拉着宁北的手,想要挣脱出来去救夏原封。

    宁北不理小憨,向前踏出一步,轻声道:“原封,认输!”

    轻轻一句话四个字。

    引来全场武者的侧目,都看向高台上的白衣宁北王,又接着看向三号擂台上的夏原封。

    他会认输吗?

    所有武者都注视着。

    夏原封在擂台上,拄着北凉刀,巍颤颤起身,喘着粗气,看向高台上的宁北,咧嘴露出洁白牙齿,满脸血迹,却笑的真诚。

    他仰天大吼道:“军主,原封并非迂腐,也并非冲动,王衫从始至终的羞辱,无非就是不想让我认输,他混淆认输和投降的概念,就是想让我把命留在这!”

    “不想丢命,就让我放弃北凉的荣耀,让我这位北凉男儿,亲自破了我北凉不败的神话!”

    “这是阳谋,也是毒计!”

    “纵然如此,哪有如何!”

    “北凉的荣耀,是无数哥哥用命换来的,很多哥哥血染沙场,魂断北境大漠,他们能舍命,我夏原封又何惜这副七尺残躯!”

    “战!”

    夏原封立于擂台,豪迈铁血声音,尽管很嘶哑,却响彻半座擂台。

    另外八个擂台的激战,莫名全部停止了下来,全部看向夏原封!

    这个人在求死!

    他更是在赴死!

    宁死不降,北凉男儿皆是如此。

    高台之上,宁北负手而立,薄唇微动,颤声吐出一个字:“战!”

    “战!”

    姬小凉他们跟随着,轻轻说出这一个字。

    环形会场北部区域,北凉百位兵团长,轻声道:“战!”

    “战!”

    “战!”

    “战!”

    环形会场只有一种声音。

    北凉的求战之声。

    不少武者耳边,隐隐听见金戈铁马之声,战马嘶鸣,战刀突鸣声音而不止。

    夏原封走向王衫,嘶哑道:“战,九死无悔,不败!”

    “不败!”

    百位北凉兵团长,齐声嘶吼。

    王衫在擂台上,脸色苍白几分,眼底深处生出三分惧怕,莫名被这股铁血杀意给震慑。

    随后,他恼羞成怒,正面杀向夏原封,吼道:“给我死!”

    夏原封没有任何回避,拄着凉刀,迎头杀去。

    嘭!

    两者各自一掌轰出,拼尽全力。

    夏原封一掌落在王衫身上。

    而王衫一指落在夏原封胸前。

    一指劲力,贯穿夏原封左胸,心脏被贯穿,喷出一道血箭。

    “学长,生于北凉,九死无悔!”

    夏原封拄刀而立,仰天长啸,死而不倒。

    一声学长,便是一生!

    北凉军校建校以来,最妖孽的学长宁北王。

    缔造的一个个传奇神话,是历届北凉学子的偶像。

    这一战落下帷幕。

    夏原封,战死!

    全场寂静无声。

    武者大会第二天,北凉战死一人。

    夏原封死而不倒。

    王衫喘着粗气,却发现周围没有喝彩声,全部都是惊悚眼神。

    当着数十万人,虐杀北凉的人。

    前所未有!

    环形会场中的武者大会,有大会的规矩。

    那么今天,就按照规矩来办!

    高台之上,宁北薄唇微动,道:“北凉宁北,向阁下挑战!”

    “北凉姬小凉,向阁下挑战!”

    “北凉皇甫无双,向阁下挑战!”

    京都殿堂两大相国,走下高台。

    引起会场沸腾。

    “北凉花千落,向阁下挑战!”

    “北凉北原皓月,向阁下挑战!”

    南北两大护国使,走下高台,发出挑战。

    护国战神上官小乙开口道:“北凉上官小乙,向阁下挑战。”

    “北凉叶星河,向阁下挑战!”

    京都太子叶星河,手持黑龙枪,悍然下台。

    伴随着一道道声音,从环形会场响起道:“北凉李天策,向阁下挑战!”

    “北凉叶倾城,向阁下挑战!”

    “北凉袁崇,向阁下挑战!”

    “北凉叶擎苍,向阁下挑战!”

    “北凉崔灵秀,向阁下挑战!”

    “北凉安澜,向阁下挑战!”

    “北凉燕归来,向阁下挑战!”

    “北凉张启星,向阁下挑战!”

    一袭白衣胜似雪的宁北,缓缓走向三号擂台。

    整个环形会场,缓缓出现万道声音:“北凉暗桩,向阁下挑战!”

    会场近三十万武者,北凉的暗桩却有万人充斥其中。

    这是何等恐怖的比例。

    北凉二字,是所有年轻人的信仰。

    会场陷入死寂。

    站在三号擂台上的王衫,脸色惨白无比。

    他满脸惊恐。

    王衫做了这一切,不论如何也想不到,到最后竟然会引来这么多狠人。

    无一例外,都是北凉一脉的核心高层。

    可是王衫觉得,他仅仅杀了一个北凉军校的学子,何以惊动宁北!

    宁北走下高台,形同走下神坛。

    走下神坛的宁北王,依旧是那位北境的王。

    宁北踏上擂台。

    三号擂台的裁判,便是京都的一尊绝巅,抱拳单膝下跪,隐隐恐惧道:“镇国殿下!”

    “十年前,我以年少之龄,被迫继任北凉军主位,在我北凉百万男儿前,曾经立下誓言,但凡手持凉刀者,皆为同袍兄弟,宁北余生不负北凉!”

    宁北摘下肩上踏云麒麟披风,轻轻盖在夏原封身上,轻轻接过他手中凉刀。

    三尺凉刀,入手冰凉。

    王衫眼神流露出恐惧,颤声道:“北、北王大人!”

    “北凉宁北,封号绝巅,向阁下挑战!”

    宁北轻声说出他的名字。

    王衫惊恐后退:“我不接受。”

    “凡站上擂台者,不可拒战!”

    三号擂台的绝巅裁判,神情庄重,又道:“镇国殿下年满弱冠之龄,未超三十岁,符合武者大会青年组参赛规则。”

    一切按照武者大会的规矩来办!

    因为武者大会的规矩,北凉的人,看着夏原封赴死在这方擂台上。

    那么今天所有事情,便按照武者大会的规矩来办。

    数十万武者看着呢!

    王衫通体冰凉,张口本能喊道:“我认”

    唰!

    宁北闪身横移,持黑色凉刀,用刀背落在王衫咽喉处。

    这一刀的力量,恰到好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