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后传〕〔医妃倾天下〕〔近战狂兵〕〔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王狂刀宁北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堵门,此路不通
    www..,最快更新北王狂刀宁北 !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堵门,此路不通

    宁北轻声话语说完,转身那一刻,脸色冰冷到了极致。

    冷漠杀令,当场响起,道:“北凉令,会场门阀武者,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喏!”

    高台之上,北凉诸子尽皆听令。

    宁北不仅仅是他们的哥哥。

    更是北境的王。

    北凉军唯一执掌者。

    北凉杀令下达,清洗会场所有武者。

    有多少门阀武者,便杀多少。

    先前是万字门阀万秋生,在擂台上虐杀小憨,要抢皇者之种,逼的小憨与他重归于尽,惨烈无比。

    从小到大,宁北都不得打小憨。

    可是如今,北凉诸子当中,最年幼的小憨以及姬小凉,都险些陨落。

    门阀的人,触及了宁北的底线。

    这一条红线,连京都都不敢逾越啊。

    可是他们门阀武者却敢。

    他们敢越过这条红线,宁北便杀的他们灭族。

    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来自宁北的杀令,当场下达,全场武者皆是陷入恐慌。

    最为胆寒的是门阀武者。

    吕道尘、聂谦、林镇三人同时露面,震惊道:“殿下,不能这样做。”

    “为什么不能这样做?”

    隐藏在京都的小清荷,分明生的绝美,却穿上男装,满头秀发,束发成冠,宛如俊俏的小哥哥。

    她身姿修长,玉手握着天子剑,自京都深宫走出,一步一境界。

    小脚踏着白靴,一步跨出。

    柔弱娇躯外放高阶绝巅大圆满的气势。

    当第二步跨出后,已入封号绝巅境。

    她樱唇轻启,纤细左手微动,轻声说:“唤灵帝诀!”

    “什么?”

    吕道尘等人眼神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唤灵帝诀唯一传人,是宁北啊!

    苏清荷轻声道:“一唤人间风雨,不伤你!”

    骤风顿起,黑色乌云笼罩大地。

    绵绵细雨,飘零而落。

    细雨柔情,伤了多少人,唯独未曾伤了宁小北半分。

    苏清荷一步一境界,四步已到宁北前。

    她眼眸清澈,琼鼻挺翘,清冷的气质下,绝美的容颜露出俏皮笑容。

    温暖一笑,定格在宁北心中。

    宁北看向她,轻声问:“出关了?”

    “有些想你,想出来看看。”

    苏清荷的身份,熟人皆知,外人不知。

    她是华夏文运之女。

    地位形同当年的张启星。

    吕道尘结结巴巴道:“唤灵帝诀,这”

    “宁小北要杀他们,你们非要拦吗?”

    苏清荷轻轻问了句,左手握着的剑鞘,乍泄三分寒芒。

    天子剑,欲要出鞘。

    天子主杀伐。

    天子剑便是杀伐器。

    这把剑的主人,是小清荷。

    聂谦低沉道:“清荷,这是武者大会,一举一动,全国瞩目,一旦大行杀戮,杀了所有门阀天才,各地门阀势必作乱。”

    唰!

    天子剑完全出鞘。

    出鞘的这一刻,剑身如流光,贯穿聂谦的胸前,连带他整个人,被钉穿在京都城墙上。

    全场寂静无声。

    京都兵部之主聂谦。

    竟被这样对待。

    吕道尘惊怒痛心道:“清荷?”

    “按照京都的规矩,见天子剑如见天子,直呼天子名讳,何罪?”

    苏清荷轻轻一问。

    正是这一问,让军主林镇和吕道尘,脸色苍白三分,脸颊顿时流露出冷汗。

    这一句话让林镇和吕道尘明白。

    眼前女孩,早已经褪去青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清纯女孩。

    她,文运之女。

    天子剑的主人!

    身肩文运,教化众生。

    掌天子剑,更主杀伐。

    吕道尘嘶哑弯腰,仿佛苍老了几分,欣慰中又有几分迟暮,道:“臣吕道尘,见过清荷殿下!”

    “臣林镇,见过清荷殿下!”

    林镇弯腰行礼。

    苏清荷抬起葱白玉手,要去取回天子剑,轻声问:“你们为什么要为难宁小北呢?”

    她左手抬起的那一刻,被宁北握住冰凉小手。

    “干啥?”

    苏清荷扭头眨巴着眼,看着宁小北的脸。

    宁北主动握住天子剑,从聂谦身上拔出,看着他咳血,轻声说:“你的手,不能染血。”

    一句话流露出宁北态度。

    他在护着苏清荷,不想她的双手,如同北凉诸子这般染满了鲜血。

    北凉诸子是没得选择。

    双手不沾染尽敌人血,那自己就得死。

    苏清荷则不同。

    她还有别的选择。

    宁北活着,足够护她余生。

    苏清荷嫣然一笑,点头说:“呐,听你的。”

    “聂兵主,得罪了!”

    宁北从不向外人低头,更不会赔罪。

    因为北境的王,一生无错。

    可是他今天,代苏清荷赔罪。

    聂谦唇角溢血,摇头道:“臣聂谦,见过两位殿下!”

    三位老辈巨头的心态,已经摆正过来。

    苏清荷不再是柔弱女孩。

    而是凌驾殿堂重臣的存在。

    苏清荷清冷说:“留你的命,是因为你是小憨憨的外公,你也算北凉军的军属,我不能杀。”

    聂谦沉默了。

    宁北的杀令,无人可阻。

    随着京都卫戍调动,北凉诸子出手,清洗会场的门阀武者。

    宁北要清洗掉这些人。

    原本他想要收服门阀为所用,如今看来,终究是天真了。

    门阀武者过万人,犹如惊弓之鸟,纷纷逃窜。

    他们想要逃离会场。

    不逃,就得死!

    其中门阀序列,足有数百位绝巅。

    若是能为国所用,必是一股强劲力量。

    可惜,他们心中无国,天生的叛逆。

    留不得!

    不为所用,那便格杀。

    数百名绝巅跑的最快,眨眼间,已经到了会场出口。

    偏偏会场八个出入口。

    正东门站着一个男子,正是霍小甲,平静站着,幽幽说了句:“此门,不可出!”

    “该死,去南门!”

    门阀武者暗暗咒骂一声,可没疯狂到攻击九五绝巅。

    攻击九五绝巅,还不如和北凉军搏杀,起码还有三分胜算。

    若是和九五绝巅动手,基本上必死无疑。

    在南门处,站着一位女孩,身高近乎一米七,玉腿修长,身穿白裙,一尘不染,声音宛如天籁,却又有冰冷色彩,轻声说:“此路,不通!”

    “该死,你们要做什么?”

    门阀的年轻人,眼神流露出绝望。

    他们想不通,这些冰封天才,为什么会相助宁北。

    他们才出世没几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