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浑道章〕〔都市之仙帝归来〕〔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王狂刀宁北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老丈人看女婿
    www..,最快更新北王狂刀宁北 !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老丈人看女婿

    在外人面前,性格冷淡的香香姐,蹙眉轻声说:“阿翁,来接我!”

    轻轻一句话,幽幽传荡出去。

    不由让西方男子愣住。

    未等他多想。

    轰!

    一股恐怖的威压,自东方三百米,一座巍峨冰山之巅传来。

    那座冰山附近百里,是南极武者的禁区。

    闯入者,有死无生!

    传闻那里是一号废墟。

    百年前就已经被人发现,可是无人能进去。

    因为武者连靠近的能力都没有,更别提去冰山上开启入口。

    此刻,一号废墟遗址,冰山之巅,一股恐怖黄色光柱,直接贯穿苍穹。

    南极武者,人人抬头看向天空。

    异象出现!

    伴随着一声战马嘶鸣声。

    唏律律!

    黄金大道,重现人间!

    这种黄金大道,宁北在京都见过一次。

    那是曾祖宁八荒的皇者大道。

    皇者能修皇者大道。

    通体宛如黄金,炫彩夺目。

    只见一条黄金大道,宽达百米,自冰山之巅,虚空铺设蔓延而来。

    黄金大道三百里。

    这是什么概念?

    曾祖宁八荒的皇者大道九百米,便被那些人称呼为大成皇者。

    可是现在,宁北亲眼目睹皇者大道三百里。

    自从冰山之巅,蔓延到脚下。

    紧接着,黄金大道上出现了一头赤红色的小马驹,嗷嗷叫的跑过来。

    小马驹后面,出现了一列骑着战马的精锐。

    精锐万人,每一人都束发紫金冠,西川红战袍,身穿明光铠,手握银龙枪。

    万人纵马。

    马踏黄金大道,自远处冰山而来。

    伴随骑着战马的为首者一声暴喝:“明甲军恭迎小姐回府!”

    马踏三百里,降临这处地方。

    西方男子脸色惨白,他们百人被这万人所包围。

    一股大恐怖,笼罩在所有人心间。

    一号废墟遗址中有活人!

    这怎么可能!

    废墟存在的时间,不知道过了多少岁月。

    竟然还有活人!

    一号废墟的主人,竟然还没有死。

    西方男子四肢冰凉,内心被恐惧占据。

    因为南极无数废墟遗址,都有序号。

    序号排列,证明各大废墟的不同,更证明废墟主人巅峰期的强弱不同。

    而一号废墟,明显不简单。

    单香香清冷点头,牵着宁北的手,踏上了黄金大道。

    红色的小马驹亲昵摩擦单香香,很显然认出了它的主人。

    单香香和宁北走在黄金大道上面。

    南极无数武者向这里靠近。

    最起码三十万武者被惊动,站在远处看向这里。

    毕竟长达三百里的皇者大道出现。

    无人不恐惧!

    这得是多恐怖的强者,才能修出这种皇者大道。

    黄金大道上的年轻男女,被无数人注视着。

    远处站着一位男人,正是宁沧南,看着黄金大道上的宁北,失声道:“北儿!”

    “是他!”

    余芊茱在宁沧南身边,也看到了黄金大道上的宁北。

    她眼神流露出惊恐。

    她本以为宁北和宁轩辕两兄弟来南极,是认祖归宗的。

    可是怎会料到,宁北来南极,只是顺路看看几位长辈而已。

    他宁北要走的路,宁家几位长辈,帮不上任何忙。

    同时在另一边,段家父女也被惊动。

    段雪冰惊道:“是他!”

    “掌握我大汉族长印的年轻人,老族长认定的继承人,果然不凡!”

    段水流可不会忘了,不久前的事情。

    他眼神流露出惊骇和忌惮。

    任凭外人注视。

    宁北和单香香脚踏黄金大道三百里,来到了冰山之巅。

    随着三百里黄金大道消失。

    冰山已经开裂,露出里面冰封的一座巨门。

    巨门为玉所铸成。

    玉门高达百米,就被冰封在这里。

    随着玉门打开,里面露出白茫茫的色彩。

    单香香柔声说:“走吧,父亲要见你。”

    “见我?”

    宁北不由一愣。

    他心中有种怪怪的感觉。

    那种感觉怎么说呢!

    有种见家长的古怪之色。

    两人进入玉门当中。

    白茫茫的感觉,让宁北有些失明,进而是五感失去感应,整个人仿佛置身无尽黑暗中。

    下一秒。

    视觉渐渐恢复。

    宁北发现自己,赫然站在一座大殿当中。

    巍峨古朴的大殿,单单这一个大厅,恐怕都有近万平方,立着一根根高达二十一米的红色柱子,支撑着这栋建筑。

    主殿摆放着许多东西,还有古老的座椅。

    在主位上面,宁北看到了一张青铜座椅。

    青铜座椅宁北见过两个。

    这是第三个!

    青铜座椅上,没有任何人。

    可是在青铜座椅后面,摆放着一口棺椁。

    金黄色的棺椁,感受不到任何妖邪之气,反而给人一股尊贵威严气息。

    单香香对着棺椁,轻声喊道:“父亲!”

    轻轻一声呼唤。

    伴随着棺椁隐隐颤动。

    宁北眼神微微眯着,心知小憨憨要是在这里,肯定一把跳上去,摁住棺材板不让乱动。

    小憨憨从小到大,什么都不怕。

    唯独最怕棺材板突然掀飞,里面有东西蹦出来。

    因为小憨憨年幼时候,被楚老二吓过一次。

    弄了一口棺材,布置了硬生生的场景,把小憨憨哄骗了进去,结果当时棺材里秋雨亭身穿僵尸服,满脸是血,青面獠牙的,一脚踹飞棺材板,从里面跳了出来。

    结果当场把小憨憨,给吓尿了裤子。

    留下心理阴影!

    那次小憨憨哭的嗷嗷叫,找宁北告状。

    宁北至今记得那年的事情。

    此刻,金黄色的棺材,内部隐隐有恐怖的精神力涌动。

    伴随着一位青年出现。

    精神体!

    他束发成冠,身穿青衣,站在棺材板上,整个人的气息,仿佛已经收敛到了极致。

    偏偏他的出现,让宁北感受到一股压抑到极致的恐怖。

    自己灵窍宁北的精神力,随着这位青衣男子的呼吸,仿佛都要溃散了。

    宁北注视着他。

    他何尝又不是注视着宁北。

    他开口缓缓道:“相似的花出现了?”

    “嗯!”

    单香香轻轻点头。

    青衣男子一直注视着宁北,这种眼神咋感觉像是老丈人看女婿。

    宁北顿时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青衣男子闪身间,抬手一指落在宁北的眉心。

    宁北一惊,想要反抗,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