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王狂刀宁北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术武大成者
    www..,最快更新北王狂刀宁北 !

    街道乱作一团。

    愣是无人敢管。

    这名华丽年轻人,怕是有来头。

    宁北缓缓转身,看到身后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小女孩,吓得哇哇大哭,手里面还拿着拨浪鼓,父母不知道在哪,独自站在路上嚎啕大哭,骚乱的人群无人去管。

    一名土著小女孩,充其量不过三五岁。

    宁北对于土著武者没有好感,但不会漠视一名幼童死在自己面前。

    若一代宁北王,冷血到这一步。

    怕是意味着千羽术彻底大成,身上再无半点人性。

    宁北闪身间,来到小女孩面前,轻轻弯腰抱起她,脸上露出温和笑容,轻声道:“丫头,不哭!”

    “神怜悯世人,是她的荣耀。”

    詹台萱生的漂亮,可是说话口吻对于外人而言,就是彻底的神明后裔。

    宁北眉头微皱,平静道:“救了便救了,与神有什么关系。”

    詹台萱嫣然一笑,仿佛很喜欢这个样子的宁北。

    曾经的她詹台萱,又何尝不是这个样子。

    所以她对神谕宫很厌恶。

    两人说话间。

    黑色车辇飞驰而至。

    华丽年轻人眼神露出凶光,恶狠狠道:“贱民,不给本少爷让开,那就死!”

    车辇没有任何减速,两旁土著武者面色大骇,没想到宁北和詹台萱这么不怕死。

    对于这种败类,詹台萱可不惯着他。

    她白裙迎风而动,樱唇轻启,道:“蝼蚁冒犯神威,不可活!”

    “什么?”

    驾车的年轻人,面色流露出大恐之色。

    这种话只有神明,以及那些后裔才敢说。

    一句话证明身份。

    詹台萱站在原地,可是周围的一切,仿佛都被禁锢。

    包括奔腾飞驰的车辇,凝固在半空。

    唰!

    一阵微风拂过,车辇化为飞灰。

    拉扯的灵兽化为血雾,年轻人更是眉心出现一点血痕,瞪大眼睛瞳孔扩散,断绝气息。

    一切都在瞬息间。

    詹台萱的精神力,到了可怕的地步。

    术武一脉,主修精神力。

    古武一脉,主修气血。

    两者各有不同。

    但是精神力的可怕,无形无色,对于九五绝巅以下的武者而言,根本没办法防御。

    詹台萱出手,轻易抹杀了一切。

    周围土著武者大恐,纷纷跪拜在地。

    神明的恐怖,深深植入在土著的血脉里面,一代代传承,不敢质疑,更不敢反抗。

    宁北面色平静,怀中抱着的小女孩,眼神流露出惊恐。

    小女孩的父母暂时寻不到。

    宁北又不可能把人丢弃在路边,把她带在身边,一同来到城主府。

    小神城最深处,有着一片宫殿群。

    更有身穿黑甲的护卫军,在街道巡视。

    寻常普通土著是不会来这里的。

    宁北和詹台萱的到来,引起一支巡逻的护卫军警觉。

    队长级的人物上前,冷漠询问道:“二位找谁?”

    “逸花寒!”

    詹台萱说出一个名字。

    小神城之主的城主名字。

    逸花寒!

    护卫军所有人皆是惊怒。

    城主名字岂是外人能直呼的。

    未等他们再度盘问。

    詹台萱扭头浅笑:“接下来看你了,你修雷法禁术,施展出来,那位神明自会见我们。”

    宁北也想见见,所谓的神明到底是什么样的。

    有青衣人相护,宁北在废墟各界,还真的能横着走。

    宁北一念而动,天空乌云汇聚,隐约有雷电忽闪而过。

    咔!

    一道雷霆,精准落在护卫军的脚下。

    雷电如刀,震撼世人。

    队长级人物脸色惨白,瞬间单膝下跪,低头颤声道:“神明后裔?我等参见殿下!”

    小神城先前便出现了神明后裔。

    护卫军都是知情的。

    詹台萱平静说道:“带我们去见逸花寒!”

    “是!”

    护卫军不敢拖延,带着宁北和詹台萱进入身后宫殿当中。

    在最高耸的主殿内。

    一位白衣如雪的男子,穿着白衫,手捧一卷古籍,正在用心研读。

    护卫军大统领在门外,弯腰道:“城主,詹台萱小姐来访。”

    “有请!”

    男子逸花寒合上古籍,隐隐有些意外,詹台萱竟然来了小神城。

    对于詹台萱的存在,逸花寒一直都是知道的。

    他更知道詹台萱,当年被逐出神谕宫,好像是犯了大错。

    不过纵然如此,那也是神明的后裔,不能怠慢!

    宁北来到宫殿当中,看向了男子逸花寒,眼神浮现几分凝重之色。

    逸花寒身上的气息,有些可怕啊!

    这是一尊准皇!

    超越九五,未入皇境。

    便是准皇。

    他距离皇者境,恐怕只差半步。

    这种武者最为恐怖。

    皇者不出,他便是无敌者。

    逸花寒走来拱手说:“不知詹殿下到来,有失远迎!”

    “我找令叔。”

    詹台萱对于逸花寒,并无敬畏之色。

    神明后裔,傲立废墟各族之上。

    逸花寒面色凝重几分,轻声说:“他常年闭关,嘱咐过任何事情,都不要打搅他,一个月前,城内摘星楼出现神明后裔,我都未敢惊动他。”

    “我要见令叔,你敢拦我?”

    詹台萱气质冰冷,目光好似不近人情。

    她气息愈发冷艳。

    神明的后裔,不管这些土著的实力有多强,骨子里面都会对其有一种轻视。

    逸花寒微微皱眉,还未开口。

    在城主府深处,一个修建的茅草屋当中,缓缓走出一名白发男子。

    长发如雪,散落双肩。

    剑眉下的眼睛,透着无尽的沧桑之气,身上毫无强者之威。

    他开口声音响彻大殿,道:“台萱,你许久没来看我了!”

    “花兄!”

    逸花寒一惊。

    下一秒。

    白发男子令风瑾出现在宫殿内。

    詹台萱俏声道:“令叔!”

    “小丫头,当年我费劲手段,保送你入神谕宫,想让你继承你父亲的位置,你却弃而归来,直到现在还被卡在最后半步。”

    令风瑾轻轻摇头,为詹台萱感到不值。

    神谕宫那边的确可怕。

    那边有能力帮精神力九阶的术武者,晋升入皇境。

    以术入皇境。

    即为神明!

    术皇便是神明。

    两者称呼不同罢了。

    如宁北所料,所谓的神明,也不过是修行吧了。

    只不过这些人,走的是术武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