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娇娇媳〕〔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穿越星际:妻荣夫〕〔墨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黄泉阴司〕〔穷小子偶得神仙传〕〔近战狂兵〕〔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王狂刀宁北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那些属于你!
    www..,最快更新北王狂刀宁北 !

    “贺!为天女贺!”

    羽族的人,都从睡梦中醒来,仰头看到了这一幕。

    圣洁的羽仙儿,如同天女驱散黑暗,给族人带来了光明,璀璨而又夺目!

    羽族的人无比兴奋。

    可是黑夜中,大阵完美抵挡一道道剑光,阵法核心中的羽仙儿,却是俏脸瞬息间苍白无比,自身仿佛到了极限。

    被无数白光笼罩的她,进入体内的白色光华,竟然又涌出体外。

    她,到了极限!

    “不!”

    羽仙儿满是不甘,她有野望,想要成为刚才那位老祖般的人物,诞生十二翼。

    可惜,诞生十翼的苗头刚出现,便被扼杀在摇篮中。

    她已到极限!

    全场陷入寂静。

    众人眼睁睁看着羽仙儿,后背诞生十翼,只不过那两个小翅膀,只有巴掌大,看上去确很可爱。

    羽仙儿却视为耻辱!

    她觉得自己,可以媲美老祖宗。

    应该诞生十二翼!

    相比满天的白色光华,她吸收了不到十分之一。

    在羽族之中。

    一个幽静庭院。

    宁北脸色苍白到了极致,对于羽仙儿蜕变的过程,完全没有观看,自身更痛苦,脑海之中不断回荡着一个声音:

    “孩子,那些属于你”

    一道声音不断的响起,如同魔音,挑动宁北内心最深处的欲望,根本无法驱除。

    这道声音在宁北脑海中,不断的激荡,渐渐的意识已经模糊。

    他,单膝跪在地上,喉中发出一声声低吼,蕴含无尽痛苦。

    宁育克惊怒道:“北儿,你怎么了?”

    “该死,怎么回事!”

    宁儒盛怒,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宁北为什么会这样?

    姬康也是惊怒,以为宁北中了什么招,顿时精神力外放笼罩宁北全身探查,却没发现任何问题。

    姚渊也焦急,却不知道宁北自身出现的问题。

    宁北意识模糊,被那一道声音不断困扰。

    单膝跪地的宁北,渐渐浮空。

    单薄的身躯,四周隐隐游离着白色的光点。

    光点渐渐进入宁北体内。

    宁育克目瞪口呆。

    宁儒难以置信道:“怎么可能!”

    “这”

    姚渊也是惊呆了。

    周围黑夜中,游离的白色光点,就是羽族守护大阵聚来的白色光束,一缕缕白色光华溢出的白色光点,那是一样的力量。

    这些力量,为什么会进入宁北的体内?

    小院中。

    无人不惊!

    宁育克让自己冷静下来,低沉道:“小北就是我宁家血脉,不需要怀疑,是他,宁奕的父亲,我族第五十八代族人宁无缺!”

    “族册记载,反出我宁族的超级天才,当年可是七眼重瞳,因为和外族私通,更是悄悄娶了外族女孩,诞下一子,取名宁奕!”

    宁儒也年轻时期,也喜欢翻看族中历史。

    对于这一脉的事情,有所了解!

    更何况宁无缺这一脉,就是宁北这一脉的老祖宗。

    宁族这段时间怎么可能不查证!

    宁育克面色难看说:“你知道那位老祖宗,当年是和谁相恋吗?”

    “难道是羽族”

    宁儒话说一半。

    结果得到宁育克的点头,轻声道:“羽族第五十八代家主的嫡女!”

    这是族册没有记载的事情。

    随着宁育克叹息道:“当年处理宁无缺的事情,三祖都被惊动,发了话严惩,下面的族人不敢怠慢,不仅要杀宁无缺,更要杀他妻儿!”

    “过了!”

    姬康皱眉。

    这是要杀宁无缺全家啊!

    宁无缺没第二个选择,为了护住妻儿,只能反出宁族杀出一条活路。

    宁育克呼出一口浊气,道:“这件事在族中引起轩然大波,族人们背地里议论纷纷,说家族过于薄凉,过于绝情狠辣,宁无缺一人做事一人当,本意回家族请罪,更是

    认死!”

    “族中觉得他犯下大错,将他处死即可,却祸及他的妻儿,过于薄凉!”

    “宁无缺回族赴死,本意就是为了护住妻儿!”

    “但家族薄凉,让那段时间的宁族,直接陷入了分崩离析的地步,各脉的脉主,隐隐都有脱离宗族的迹象,如同当年夏家那般分离出去。”

    “因为呆在一个薄凉的家族中,没有族人会有归属感,更不放心妻儿在族中!”

    宁育克说了很多往事。

    正是因为这样,对于宁无缺的事情,宁族决定暂且放下。

    宁无缺叛族反出去,宁族索性就放手,让其一家人分离出去。

    从此两者再无关系,一别两宽,各自安好。

    宁五绝被宁族放过后,这才平息了所有风波。

    自那以后,宁族不与外族通婚的族规,渐渐放松了一切,允许出现了特殊情况。

    就如同宁北和羽仙儿的事情。

    若是能拉拢一个大族,产生通家之好,也算是为家族而牺牲,应该属于功劳。

    但一旦与外族联姻,便不再是宁族嫡系族人。

    任你天资再高,也无法成为嫡系。

    血脉的纯净,是每个家族看重的!

    不仅宁族这样,就是羽族也是同样的。

    可是现在,宁育克和宁儒都明白,宁北身上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

    宁北这一脉的人,体内流淌着宁族的血,同样也流淌着羽族人的血。

    一个族群繁衍生息万年。

    传承无数代。

    出现彼此结合,也是正常的。

    唯一不正常的是,宁北对于自身都不了解。

    而且体内羽族血脉,究竟到了何种程度?

    为什么偏偏在今夜觉醒?

    其实宁族或者羽族的人,若是看到宁北年少时的崛起之路,对于今晚的一切都不会吃惊。

    羽族的天赋之术,宁北从小就会!

    如同千羽术!

    这就是血脉天赋之术!

    宁北自行领悟后,教给小憨憨他们,每个人都是只能学点皮毛,天赋奇高的北凉诸子,为什么穷尽数年,都无法掌握一两成的威力?

    原因恐怕就出在血脉的问题上!

    不是羽族人,能学会一点千羽术,已经很厉害了。

    完全靠天赋强行修会一部分。

    所以两族的人,见过年少宁北王的风姿,自会明白一切。

    宁北意识陷入混沌,脑壳中那一道声音,不断的回荡。

    “孩子,那些是属于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