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年风水师〕〔乘风少年〕〔三十而立〕〔浮生若梦与你成烟〕〔超凡大航海〕〔夜墨轩〕〔沈琦〕〔神医嫡女:帝君,〕〔摊牌了!我就是绝〕〔水浒之上山算我输〕〔上门战神〕〔怪物之界〕〔神探下凡〕〔从零开始的击龙剑〕〔穿梭诸天之演天化〕〔开局掠夺无限寿命〕〔无敌龙婿〕〔当首富只是我的副〕〔什么叫游走型中单〕〔诸天僵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帝仙 第十六章 表面身份
    “两者皆有,城外荒城那边最近并无大规模修炼者军队调动,只是采取将碎叶城围而不攻的战略。”

    “我方派出的向外界传递消息的精锐小队时常遭遇对面的捉对袭击,对面袭击规模不大,但胜在物资充足,似乎是想要练兵,对我方精锐小队造成的损失有限。”

    墨袍中年男子面色不定地坐在古朴书桌后的椅子上,手指不时微微敲动着书桌桌面,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城内如何?”思定,出声问道。

    “城内情况还算安定,那个几个人已经被暗卫死死盯住,就算向荒城那边传出消息也是我们散发出假象,如果对方上当,绝对会无功而返,损失惨重。”

    金色战甲女子想到城内那几个人不禁面露杀意,在这座城中可有部分人并不与星云宗一条心,在这生死存亡之际竟然还想通过出卖情报谋取利益,真是不知死活!如不是父亲有自己的布局,她早就想把他们揪出来除之而后快。

    “别轻举妄动,暂且观望,我们还有一些时间,明月山遗迹还未出世,荒城那边也是小打小闹而已。”

    “那几个暗地里的老鼠就暂且养着,放出的消息三分真七分假便是,我方就算因此略有损失也不妨。”

    墨袍中年男子沉声安排道。

    “是,父亲。”

    “只是城中刚才发生了一件奇事,有一少年从天而降,金刚境实力,身上有着道宗身份令牌,身份可疑,不知是敌是友,如今已关押在城主牢房,请父亲决断。”

    金色战甲女子所言正是吴尽。

    “哦?道宗?”墨袍城主来了兴趣,雍州可离道宗的势力十万八千里,一少年无依无靠,金刚境的实力就能够穿越几周之地?

    “那道宗令牌是真是假?”

    “三分古朴七分道韵,道字当头,其下数字三七。”

    “三七?”

    墨袍城主惊讶得站起身来,金色战甲女子不知三七意味着什么,可他曾去过道宗拜访过年轻时一同游历九州的老友,见其身份令牌上也不过四十,意味其为道宗第四十代正传弟子,宗内身份无比高贵,万人敬仰,在八十岁便突破魂海境,乃是道宗上一代有名的强者。

    不过一青稚少年,竟然拥有道宗第三十七代弟子令牌?

    四世祖?!

    与现任道宗掌门天心道祖一个辈分?

    开什么玩笑!

    “难道是返老还童的道宗四世祖师?抑或是四世祖师所收之徒?”墨袍城主大惊,原本冷静的脸上惊疑不断,想来无论如何是得亲自见见这身怀三十七代令牌的少年。

    “止水,随我一同前去,看看这少年有何古怪。”

    墨袍城主起身与金色战甲女子一同前往府内的牢房,那处平常也只是关押城内小毛贼的地方,如今却引起来两人的注意。

    此时的吴尽正在床上端坐,一旁的天狗也正在角落静坐,但是一人一狗大眼瞪着小眼,肚子都咕咕直叫,一股饥饿感

    传入脑海,虽然修炼者进食很少,境界高强者甚至以天地灵气为食,不食用五谷之物,然而吴尽和天狗在千青崖可是天天两顿从未饿着,此时的境地略微尴尬。

    门窗外偶尔有守卫的人影闪动,难道牢里不管饭的吗?难道还要自己出言要饭?

    正这时,天狗鼻子一动,有两种味道传来,金色战甲女子?还有一个是?

    “小子,有人来了。”天狗出声道。

    声落不过片刻,门外似乎来了一个颇有实力的中年人吩咐守卫打开牢门,随后金色战甲女子和一墨袍中年男子步入牢房。

    只见那墨袍中年男子虎步生风,身躯挺拔,精气神十足,相貌普通,但那双眸子似乎带着睿智的光芒,一道灵力气息在天地荡漾开来,吴尽观其威势与金色战甲女子只强不弱,竟然也是一位灵师!

    “咦,这处天地为何灵力如此匮乏?!”墨袍中年男子略微差异了一下。

    “他居然突破了?”金色战甲女子也是惊讶。

    “你就是那拥有道宗令牌的少年?”墨袍中年男子观吴尽果然年龄不过十三,可是却已是金刚境中期,衣着一身山里猎户装扮,虽年轻到却透出一种年轻气盛、积厚勃发的感觉,如同一只幼虎下山群兽避退,少年气十足。

    “此子不凡。”墨袍中年男子心定。

    “在下,乃是雍州黑水郡星云宗碎叶城城主叶开,身旁是小女叶止水,不知道友来自方?道宗令牌可否让老夫一观?老夫年轻时与道宗一友相交颇深,并无恶意。”叶开朗声直言。

    他是想确定我的身份?

    吴尽心里暗定,果然老石头给的令牌有用,这叫叶开的城主明显是因其令牌而如此客气,道宗不愧为天下最强宗派之一。

    “小子叫吴尽,所来何处不便向叶城主透露,道宗令牌予叶城主一观便是。”吴尽在其两位不知底细的灵师前不甘示弱,少年意气,站起身来将乾坤袋内的令牌向叶开随意丢去。

    叶开还未来得及惊讶吴尽身上的乾坤储物袋,一手接过飞来的道宗古朴令牌便感受到其中一股强大的气息带着青色道韵爆发开来,叶开触不及防后退半步,内心大震,确是三十七代道宗令牌,且原本持有者实力极强!

    “父亲,你没事吧?”叶止水见状,急忙出声道。

    “无碍。”

    叶开一摆手,对着吴尽正了正身子,他已经明白过来,想来此子很大可能便是道宗某位四世祖的传人,不可怠慢。

    此少年的师傅乃是我那道宗老友师祖之一,也算得上是老夫的前辈,礼待一二也是应当,再一想起我方直接将其丢入牢狱之中,怕其记怀,顾忌其背后的人,姿态放低一点也无妨。

    “不知小友,师从何人?”叶开先向吴尽一拱手,随后向前三步双手递出令牌,丝毫不刻意做作,但却十分恭敬地问道。

    吴尽见对方作态也惊讶了一下,这块道宗令牌如此强大?在九州上都有着如此大的名声,连雍州一隅之地的

    一城主都知晓其义,看来老石头来历惊人呐。

    吴尽丝毫不乱,接过令牌,正视叶开、叶止水二人,朗声道。

    “吾师名唤吴石,师承道宗,天下人称其名曰石道人。”

    “是他?!!”

    叶开内心大震,他清楚地记得那位高人!居然是那位脾气古怪、实力惊人的强大存在……

    吴石,道宗,石道人!

    二十年前,石道人因挚友惨死圣门强者之手,一人肩扛一副棺材,掀飞圣门山门,气冲云霄,指名要让天下九大宗门之一的圣门门徒血债血偿,圣门一战,只身挑战天下数十位成名已久的强大存在,皆一一胜之,一战成名!

    随后,圣门大宗颜面尽失,门内恼怒,天下人称半仙的圣门老祖不得不出手,一指将其击成重伤,石道人重伤后依旧不依不饶,强行以伤换伤击杀那位凶手后才肯罢休,动用九阶灵符破空而逃。

    最近二十余年石道人销声匿迹,不知踪影,据说在九州某处幽静之地修养,如今却冒出一少年出现在雍州自称是石道人亲传弟子!

    要知道,圣门的山门可就在雍州,甚至大半个雍州都是圣门的势力范围,石道人弟子出现在雍州地界,难道石道人伤愈要回来讨回当年的公道?

    这就由不得叶开心惊了,自己不过圣门地界二流宗门星云宗下一城主,与周围势力也不过是小打小闹,可惹不起那些恐怖的存在!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不管石道人是否回归,这少年确定是其亲传弟子,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拥有自己的道宗专属的乾坤储物袋,叶开不由地扫视了吴尽腰间的那个朴实无华、隐隐有着空间法则蕴含的布袋。

    不可怠慢,也不可过分亲近!毕竟星云宗是在圣门的势力之下。

    不过这少年倒是可以利用一二,值得谋划,说不定能够搭上石道人这条大船。

    叶开思索开来,暗自打定主意,做出了判断。

    吴尽要是知晓叶开的想法绝对会无语,老石头还大船?连低他一个境界的白眉老僧都干不过,他老人家现在在扬州地界可不知道是否逃离白眉老僧的追击……

    “小友,先前小女鲁莽不知你的身份,不知是石道友亲传弟子降临,错将小友认成奸细投入牢狱之中,切莫怪罪,老夫在这里向小友赔礼,还请多多包涵。”叶开倒也拿得起放得下,带着笑脸,拱手身子向前微微躬身,作赔礼道歉模样。

    一旁叶止水绝色容颜上的表情无比精彩,精致的小嘴微微张开,带有灵性的双眸中此刻全是不可思议,父亲为何需要对一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如此作态?

    听完叶开的话语,叶止水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吴尽,这小子普普通通,境界低下,容貌倒是有几分清秀坚毅,但如何值得父亲这等真灵境强者将姿态放得如此之低。

    “止水,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向吴小友赔礼道歉。”叶开向叶止水出声提醒道。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