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软肋〕〔一剑飞仙〕〔全球武神〕〔重生之都市魔尊〕〔重生之彪悍小跟班〕〔人皇纪〕〔绝世药皇〕〔女总裁的贴身强兵〕〔反叛的大魔王〕〔校花之最强狂人〕〔弟弟凶猛:男神走〕〔都市之狂少归来〕〔我修了个假仙〕〔娇妻来袭:王牌bo〕〔玉手调香〕〔猎狱〕〔千金种田:丑夫宠〕〔药妆娘子〕〔老公你又吃醋了〕〔龙武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帝仙 第三十二章 双方交战
    夜晚降临,万籁俱寂,整座碎叶城被阴影笼罩。

    今夜的碎叶城依旧宵禁,只是有绝大多数巡逻的士兵都换成城卫军,留守的两百星云卫也只在星云卫大营周围警戒。

    只是城卫军巡逻队伍中多了一些生面孔,大多带着面甲,其下面色平静,手中的武器握紧,体内的灵力正在运量。

    只见在城东一处巷子正执行宵禁的城卫军十人小队,行进到某处墙下阴影处,一阵阴风袭来直接吹灭了手上的火把,其中某位士兵在黑暗中如鱼得水,手持两把长剑,周身灵力爆发开来,只是来回游走出剑不过三息的时间,这队兵士全部喉咙冒血,发出嗡嗡的挣扎声,随后轰然倒地。

    这些城卫军绝大多数都只是造气三境的境界,实力低下,隐藏其中的灵师可以轻易全部屠之。

    那位灵师取下面具,只见其面容正是白天山丘上黑衣人中的一个,他面无表情地看了周围人一眼,再在每个人身上补了一剑,不放过任何漏网之鱼,随后将尸体拖入阴影下简单隐藏,消失在黑夜中。

    而这样的一幕不止在这一处地方出现,全城除了星云卫大营那块区域外,其余全部执行宵禁的巡逻小队全部都有黑衣人隐藏其中。

    不过半个时辰,上千巡逻的城卫军全部无声无息地被杀,连大的求救声音都发不出来。

    整座城的街上空荡荡的,血腥紧张的气息油然而生。

    随后,李阳东和白发老者带领十名黑衣人和身后数百位蒙面杀手像城主府摸了过去,这些人都是李阳东这三年聚集起来的亡命之徒,战力极强,比一般的城卫军都要强的多。

    只见,李阳东眼前的城主府灯火通明,不时传来饮酒作乐的喧哗声,这叶开今夜居然在宴请宾客?

    也好,死在盛宴之中,也算是个不错的归宿。

    李阳东对叶开的恨意滔天,当年他的右腿就是被叶开一剑扫中,金色剑气一直在左脚席卷,将其摧残严重,这么多年靠着荒主的灵丹才治好了伤。

    但依旧落下了半瘸残疾,李阳东在碎叶城改头换面。隐姓埋名多年,就是为了今日报那一剑之仇。

    今日他和身旁的白发老者联手,两位真灵境强者足以击杀同是真灵境的叶开,二对一,今天叶开必须死!

    李阳东手持金玉手杖往城主府门前一点,周身灵力光芒大作,一道磅礴的灵力冲去向门口四名守卫袭去,在黑暗的碎叶城无比醒目,

    门口四人被灵力冲击一扫而过,当场身亡,后面的城主府大门直接被轰碎开来,真灵境强者破坏力巨大。

    “叶开!今日,你的末日到了!”

    李阳东朝城主府内大喝一声,和白发老者同时冲天而起,两人强横的气息爆发开来,飞身向府内杀去。

    其余黑衣人和蒙面凶徒紧随其后,府外留下一部分人守住防止漏网之鱼,其余人全部手持利器冲进城主府内杀戮。

    一时,府内喊杀声滔天,鸡飞狗跳,不时传来凄厉的叫声,李阳东和白发老者不

    时挥出一两道灵力冲击快速收割城主府中四处逃散的府中仆从。

    府内无比喧嚣,而书房内两道身影正端坐在棋盘两边,对外面的喧嚣仿佛听不见一般,各自气定神闲地来回执手。

    棋盘凶险。

    “叶城主,你输了。”只见对弈二人中的一金袍老者对着叶开说道。

    在灯光下看清其面貌,正是吴尽的师兄张玄爵,神采奕奕地看着棋盘,对方的大龙已经被锁死,无路可走。

    “唔……”

    “张兄不愧是天符师,神魂远胜我等,叶开自愧不如。”叶开看着死局感叹道。

    吴尽这师兄果然不简单,灵符境界隐藏多年,居然已经是天符师境界,这可是意味着他本人修为也达到造魂三境。

    造魂三境,不知我还要多少岁月才能突破。叶开感叹。

    “非也非也,叶城主棋艺精湛,只是算力欠缺罢了。”张玄爵笑吟吟地说道。

    “算力?神魂加持的判断力?”叶开疑惑地问道,对方可是造魂三境,自己长年琴棋书画蕴养,自觉造诣颇深,可是却久久无法突破关键的那一步。

    “是也不是,积厚勃发其实还是得看造化。”张玄爵说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神魂正是自己道的写照,自己是三年前灵符境界突破天符师境界后,修为也顺其自然从真灵境突破到魂心境。

    张玄爵感受脑海中的神魂,一张有着恐怖符韵的无字符,符光闪闪,晶莹透彻,不时散发出万千符纹,几息后又收回,仿佛有着自己的生命律动一般。

    “也许今日突破也不一定。”

    “叶城主,你可是输家。先行吧。”张玄爵正了正身子,端起旁边的茶杯,轻轻品了一口,茶已凉却全然不在意。

    “那我就先去一步,望张兄等会儿鼎力相助。”叶开站起身来,先张玄爵拱手道。

    见其拿起书房墙角一把毫不起眼、沾染灰尘已久的长剑,浑身气势变化,像是从一位和睦的老者变成了一位傲气的剑客。

    “年轻时的剑,实在蒙尘了。”

    “今日,就见一见血如何?”叶开推开门,看着手中的剑,喃喃自语般问道,仿佛在和老友对话一般。

    长剑一阵剑鸣好像是在回应着什么。

    “好!”

    叶开大喝一声,右手拔剑向空中那道身影斩去,一道剑光冲天而起,无比锋利,切割空气,呼呼作响,在漆黑的夜空仿佛要划破苍穹。

    空中那道身影正是李阳东,看见剑光逼近,向下一看,不由心里一震,果然叶开现身了。

    书房内依旧品着凉茶的张玄爵看着门外的一幕,不由自语道:“这些剑修,开场都是正气凌然,好久没有见过邪剑了啊。”

    看着叶开的剑,让张玄爵想到了往事种种,二十年前隐藏在那群人中的阴影,不知现在如何了?

    自己在这雍州沉寂二十年,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我道宗符子的威名?

    随后,张玄爵站直了身子,微微活动了一下,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枚绿色丹药,竟是五品化身丹。

    可改形易容,返老还童,关键是改变对外的气息。

    张玄爵没有犹豫,一口服下,三息过后,身体开始变化,身形开始拔高,全身肌肉开始隆起,白灰色的头发开始变得幽黑,最为神奇是脸,死皮脱落,新的肌肤长出,年轻的轮廓开始慢慢显现。

    张玄爵正在缓缓年轻,越来越像其年轻时候的样子,一身正气的道宗中年修炼者。

    三十息过后,一陌生的中年男子走出书房,看着空中战成一团的叶开、李阳东、白发老者三人,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只长达五尺、全身墨白相容的灵笔,到达天符师境界,其战斗方式可与平常修炼者不太相同。

    张玄爵手持灵符,快速挥动,周身出现滔滔不绝的墨汁,笔墨交相,以天地为符纸,无数密密麻麻的符纹从其身处的地方轰然爆发开来,快速蔓延,席卷天地,很快就笼罩了整个城主府的范围。

    “符纹封锁!”

    “是谁?”空中正与李阳东压制着叶开的白发老者,感受天地间突然出现的无数符纹,不由震惊大呼道。

    “小小的碎叶城会有能够施展这等手段的灵符师?”李阳东也是惊疑。

    整座城主府被符纹力量完全封锁了,这等封锁之力让李阳东和白发老者感到压抑,地面上有的黑衣人觉得有些不对,对着那些封锁的流转符纹纷纷进行攻击,发现竟然完全不能破坏。

    李阳东不信,在与叶开杀得来来回回的空隙时间中,手杖往那些密密麻麻的封锁符纹一点,一道十丈灵力冲击撞击在其上,声势浩大,可奇异的是笼罩城主府的封锁符纹完全没受影响一般,金光闪闪,显得坚固无比。

    “怎么可能?”李阳东大惊。

    只见,地面上全身符纹流转的张玄爵冲天而起,爆发出天符师的强横气息,手持灵笔,不断挥洒墨迹,向着白发老者杀去。

    “天符师么?”白发老者看着冲他而来的张玄爵,不由眼神一凝,连忙祭出一柄白色长刀化作万千刀光抵御。

    感受对方的强大气息,居然是天符师!至少是步入造魂三境的强者!

    加上战力惊人、他和李阳东联手才能压制的叶开,自己和李阳东如何能敌?白发老者心头苦涩。

    “你专心对付那个用手杖的瘸子便是,我只需十息便可斩杀这白发老者!”张玄爵对叶开传音道。

    “麻烦张兄了。”叶开看着朝白发老者冲去张玄爵,传音回应道。

    “阁下是谁?为何无缘无故出手坏我荒城好事?可是要与我荒城三大荒主为敌?”

    白发老者有些抵挡不住,不由大喝道,自己所见过那些高阶符师无不都是白发苍苍的老头子,这突然出现的中年男子如此年轻就已经是天符师,想来不会是无名之辈。

    也许荒城的名头可以镇住对方?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