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婚boss:老公,〕〔绝品校花保镖〕〔电影人传奇〕〔庶门风华〕〔超级制造商〕〔荒野王座〕〔婚婚欲睡:总裁的〕〔重生之豪门导演〕〔重生之多情王爷冷〕〔乡村小神农〕〔农门恶女是团宠〕〔影后常年热搜〕〔王爷,王妃喊你来〕〔陛下宠妻无方〕〔九指剑圣〕〔大小姐她人美钱多〕〔盛世书香〕〔快穿之女配在线打〕〔乡村小医圣〕〔重生媳妇有点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帝仙 第三十八章 天道镇压
    而吴尽感受到的是体内的玄黄祖气快速增长,感受到增长速度,吴尽心里不自觉地起了一个念头,看来以后也可以考虑没事吸一吸师兄……

    紧接着,十支箭矢突破外层金色符纹锁链从不同的方向奔向血兽脸,一瞬间,血兽脸觉察到不对,血刃一卷直接斩开两支箭矢,可未防住另外八支箭矢,只见其全部没入血兽脸的躯体。

    刚开始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血兽脸第一时间感受到的是冰凉的金属穿透入体的感觉,好像就只是被普通人射出的箭命中一般。

    可是他忘了普通人射出的箭矢怎么会穿透他无比坚固的皮肤,那可是魂心境完成躯体强化的皮肤……

    血兽脸猛地脸色一变,极度惊骇,因为射中的箭矢有着大古怪!

    八支箭矢突然爆发出八个恐怖的吞噬漩涡,疯狂席卷他体内的血气之力,只是一息的时间,他的血刃失去血气快速瓦解,躯体快速干枯……

    血气被吞噬消失了!

    而同时血兽脸的境界也在快速倒退,直接从魂心境中期跌落到初期,甚至还在快速跌落即将掉出造魂三境……

    众人感受到血兽脸的变化都不可思议,无法相信,简直就是匪夷所思,那十支箭竟然如此恐怖!?

    全场只有吴尽暗爽,感受到体内不断暴涨的玄黄祖气,无比欣喜,这下赚大了!

    或许这次就能完成功法进阶?吴尽有着这种预感,因为体内的功法已经积累到八分之七……

    但是无比可惜的是,吴尽没有如愿,增长到八分之七后功法就停止了,就连体内的玄黄祖气都停止了增长。

    吴尽抬头望着血兽脸,发现他已经差点被吸成了人干,全身除了背后的脸上还有着些许血气,其余全部干枯得如同老树皮,无比脆弱……

    而且,血兽脸的境界已经跌落回真灵境大圆满。

    不利的局势竟然一下子被吴尽的十支箭逆转过来。

    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

    “小师弟居然成功了。”张玄爵深吸了一口气,口中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

    那十支箭难道有着诡异之处?张玄爵看向衰败的血兽脸,全身除了背后的脸没有任何血气生机,就连脸上那团血气都有些忽明忽暗。

    张玄爵暗想:血兽王完了,自己可以随意斩之!

    于是,张玄爵全身金色闪闪,手中灵笔携带无数金色符纹,化成一道十丈符纹之剑剑芒,向血兽脸直刺而去,这一击张玄爵想陨落对方。

    血兽脸看着对方天符师向他袭来,表情复杂,时而狰狞,时而痛惜,最终化作浓浓的恨意看着张玄爵。

    “可恶!该死!”血兽脸望向地面上那个始作俑者吴尽,他记住了吴尽的样子,深深地印在了脑海之中。

    “小子,下次见你,我必斩之!”血兽脸不在意袭来的张玄爵,而是恶狠狠地看着吴尽,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次碎叶城行动彻底完了,不知回去会受到何种荒主的惩罚,血兽脸只是一想想便心生一股子寒意,该死!

    到了这一步还是输了!可恶啊!

    无尽的

    恨意在血兽脸心中沸腾。

    符纹剑芒越来越近了。

    不得已,血兽脸极其不甘心地拿出一枚浑身通红的珠子,这是当年他成为王者时荒主亲自赠予他的至宝血神珠,没想到今日会在动用。

    这可是一次性灵器,在此地使用让血兽脸十分肉疼,如果不是那个小子,我怎会到如此地步!该死!该死!

    不过血兽王并未犹豫,直接掐碎了血神珠,瞬间一股恐怖的空间波动在其周围爆发。

    天地异象瞬间出现,夜空中血月仿佛凝练成实质,整片天穹变得无比暗红,显得极其诡异。

    一时间,天上暗云一卷,直接哗啦哗啦地下起血雨,遮蔽整个天地,天地在此刻似乎化成血红。

    天穹之上,一道全身血红的模糊身影出现,让吴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他确定是当初异象中的那些存在之一,恐怖的存在。

    此时就连张玄爵都有些惊恐得望向天穹之上的那道身影,若有所思,在思考着什么,回想刚才血兽脸施展的邪术,联系现在天穹之上的恐怖存在。

    一种大恐惧在张玄爵心中生长。

    天穹之上那道血红色身影似乎是动了,看着血兽脸,直接大手一挥,一道无上血光降下笼罩血兽王,快速治愈全身伤势,补充血气。

    紧接着血兽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血肉炸响,鲜血流动,渐渐恢复成最初青衣童子的样子,只是盯着吴尽的恨意更加浓郁。

    吴尽倒是毫不在乎,在意的是天穹之上那道血红色身影,他们到底是什么存在?难道当初造化金页中的异象都是真实的?九州世界还存在着如此强大的存在,比白眉老僧、老石头都要强大千万倍,只有白衣剑圣才能比肩……

    天穹之上那道身影再次一挥手,修复了青衣童子的血光威能不减,直接在青衣童子身后凝聚成一道血色光门,隐隐有着空间波动传出,无比玄妙。

    这血色光门让吴尽有种破空符的感觉,看来刚才那枚血色珠子也是相似的空间传送灵器。

    青衣童子看了吴尽和张玄爵一眼,压制住恨意,没有太多犹豫,直接跳入背后的血色光门,随后血光大作,光门和青衣童子都消失在这片天地。

    张玄爵斩出的符纹剑芒落空了。

    一时间,天地就剩下天穹之上的那道血红色身影,那位存在救走青衣童子似乎还不愿离去,而是一扭头看着吴尽,身影快速闪动,竟然想要降临天穹之下对吴尽出手。

    距离天穹有些近的张玄爵感受到那股子邪意,竟然让其想到了二十年之前圣门之战的那一幕,让他感觉到一阵后怕,这些可都是至邪的存在,为何会盯上小师弟?

    难道师尊找到了那样东西?小师弟正是……

    张玄爵丝毫不担心天穹之上的存在出手,倒是吴尽下了一跳,因为那股子邪性气息直冲他而来,让他心头一冷,体内的玄黄祖气自觉护体,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那位存在真的能够从天穹之上降临吗?

    吴尽有些疑惑。

    突然间,变化再生。

    此时,天地间突然涌动一股玄妙的力量,直

    接将天地间的血雨等异象全部清除,将天地间充裕的血气全部席卷,仿佛实在净化这处天地一般,那股玄妙力量让吴尽感觉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顿时,天穹也开始发生剧变,一瞬间变得天雷滚滚,电闪雷鸣,一种至刚至阳的正气蕴含其中,在这种正气面前刚刚莫雷动用的天雷斩完全就是水滴与大海的区别。

    或许这就是天道的力量?在场的所有人心头生了这个想法。

    “轰!”“轰!”“轰!”

    天穹向那道血色身影轰出无数道至刚至阳的神雷,一股狂暴的毁灭气息笼罩天穹,神雷之下,诛邪避退,那道血红色身影一下子被轰得身影渐渐模糊起来,这种至刚至阳的气息对他有着很大的伤害。

    血色身影越往下突破神雷越密集越恐怖,到达一个地步,血色身影实在抵挡不住神雷轰击,只得抽身回到天穹之上。

    至邪受到了天道镇压,无法突破天穹界限。

    血色身影离去时,扭头看了一眼吴尽,口中像是在吐露着什么词语,不过完全没有声音传出。

    就连神雷炸响的恐怖威力都被天穹压制在天穹之上,九州世界完全未受到任何影响。

    随后,一切消散,夜空恢复成最初的夜空,月色皎洁,无尽幽暗的天穹重归平静。

    这一战结束了。

    吴尽扶着叶开来到莫雷身边,张玄爵也从半空中降下来,在莫雷身旁探查了一下伤势,发现其情况还算不错,修养些时日就能恢复过来。

    吴尽看向师兄张玄爵,眼中似乎有着疑问,张玄爵发现了吴尽的目光,只是摆摆手示意这里不是说话的场合,后面再细谈。

    “终于结束了吗?”叶开看着幸存的众人,有些虚弱地说道。

    叶开没想到,这次他准备已经如此充分,谋略得当,对方也进入圈套,可是还是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

    叶开、莫雷重伤,两百余星云卫全部战死,城主府被毁……

    这还是张玄爵这位全力相助的情况下,不然凭借自己和莫雷两人今天绝对会死亡葬身之地,碎叶城直接易手,后果不敢想象。

    “叶兄,这次说到底还是我们碎叶城胜了不是吗?”莫雷睁开眼,压制住体内伤势,看着同样重伤的叶开,苦笑着说道。

    刚才那血兽王要不是发动空间秘宝召唤荒城强者降临,修复其躯体并且帮助其遁走,说不定张玄爵可以将他斩落在碎叶城。

    至少在场除了张玄爵、吴尽以外的众人都觉得刚才天穹之上的那道身影是荒城,更或者是荒天宗内的某位强者想要降临出手。

    疑惑也许只存在于吴尽、张玄爵心间。

    说到底,这次的结果还不算太坏。

    碎叶城依旧被星云卫占据,荒城这次吃了大亏,直接陨落了真灵境高手,还折损了诸多暗子,至少三年之内碎叶城内是稳定了。

    陈文看着星云卫营门还有四周的血迹,好多兄弟连尸骨都未留下,不禁心头悲凉,这一次星云卫损失有些大了。

    胜,也是惨胜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爆萌小兽妃:邪王〕〔都市最强弃少〕〔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猎魔奇异志〕〔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