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想逆天啊 第0264章 果然,群讽才是唯一出路
    林凡想过很多崂山城跟联盟之间的战斗,但当到达现场的时候,却发现这战斗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双方之间并没有发生冲突。

    他混迹在人群中,朝着前面挤去。

    “让,让。”

    “麻烦让一下。”

    挤着人群,遭到很微弱的怒气点,也就十几点。

    显然这就是稍微让人家不太舒服,感觉你这小子没有礼貌,怎么老是往前挤,就这么猖狂嘛?

    对此,林凡不想跟在场的各位大叔,大妈,老头,老奶奶们争论不休。

    挤到前方,他第一次看到联盟的人。

    而在崂山城所有人前排,则是有一名老者站在那里,哪怕天地间没有风吹拂,但是他的衣角与一头白发都在摆动着。

    逼格。

    这就是我不想装逼,但我这一身实力决不允许我不装逼。

    大概就是这意思。

    “赵立山,都已经几十年过去了,怎么还是你在这里镇守,莫非你们这里真的没人了?或者是青黄不接,已经没人有能力镇守崂山城了吗?”

    说话的那联盟人,年龄也颇大,但显然是跟赵立山很熟悉,或许这应该就是说老敌人了,再次见面,感觉烦躁的很。

    仿佛是在说,能不能换个人,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你,有这必要吗?

    “这里由我镇守,你们休想过去。”赵立山冷声道,哪怕年龄颇大,也没有丝毫的退让之色,显然是要跟对方死磕到底。

    联盟老者笑道:“又是这句话,都不会变一变吗?看看你们的模样,一个个像什么?守在鸟不拉屎的地方这么多年,为的谁啊?有谁记得你们,又有谁想着你们的艰辛,内斗不止,你们就是一群悲哀的家伙而已。”

    林凡发现周围的人都有些愤怒,交头接耳的低语着,愤怒的骂着,但声音都很小,好像是在顾忌着什么。

    赵立山没有说话,他这人不善于言语的表达,所以当对方说出这么多话的时候,他只能回答一句,你休想过去这等没有一点威力的话来回绝对方。

    “赵立山,我听说你幼儿时,脑子有问题,说话结巴,被人耻笑十年之久,后来被人医好,也是不善言辞,就这种耻笑你十年的地方,你还在这里镇守,说你是条狗呢,还是怎么说呢……应该是贱吧。”联盟老者笑着,说着令周围人都很愤怒的话。

    只是赵立山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就没有将这事情放在心上似的,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骂人真的骂不过对方。

    “可恶,这些家伙竟然用言语来羞辱赵爷。”

    “等会开战,绝对要他们好看。”

    ……

    而就在这时,一道不太和谐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这个智障的无毛小老头。”

    这话在人群里传出,猛的让联盟老者脸色变了,显然是没想到竟然有人骂他。

    “谁,给我站出来。”联盟老者怒喝道。

    他暂时没有寻找到胆敢辱骂他的人,但他的内心很爆炸。

    顿时,一道身影出现在赵立山的身边,别多问,这道身影就是林凡,他出现在赵立山身边,倒不是想安慰对方,而是他心里也怕啊。

    等会就要出来跟对方叫嚣,以对方的实力,如果瞬间出手,自己能不能撑住还是一个问题,所以站在大佬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至少在危机到来的时候,身边还有人给自己挡着。

    “是我说的,你这地中海老头,想干嘛。”

    “告诉爹,你想对爹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爹可以给你表现的机会。”

    林凡硬气的很,倒不是说他自身实力足以蔑视眼前这群人,而是他感觉身边有人帮衬着,自己不行的时候,就让他们顶上去就成。

    跟随而来的联盟人都愤怒了。

    这家伙竟敢对九星元帅说出如此放肆的话,真的不想活了吗?

    怒气点+999。

    怒气点+999。

    ……

    哎呀呀。

    心脏难受,有些承受不住啊,难受,真的好难受啊。

    瞬间就涨幅八万多怒气点。

    我的天哪。

    就算将你们家都炸了,也不可能有这么多吧。

    “找死。”联盟老者大怒,直接出手,这出手的威势实在是不凡,虚空咔嚓一声,破碎,浮现许多纹路,这是超越太多层次的力量。

    林凡感觉自己幸好头脑算是聪慧,否则没有高手帮自己抵挡,真的会死啊。

    砰!

    赵立山果然没有让林凡失望,抬手,就是一掌拍去,跟对方的力量轰撞在一起。

    虚空震荡着,破碎着。

    这是真的虚空破碎,而不是夸大来形容的。

    “好……”

    崂山城的人叫好着,也不知是为林凡叫好,还是为赵立山叫好,反正士气高涨。

    “这样的机会很稀有,如果不抓住的话,以后真的不一定会有。”林凡沉思着,很快就有了决定,有强者在身边,等会怒骂一顿,就撤离,应该很稳。

    “儿子看到了没,就你这点实力,还敢来这里闹事,幼年时没吃饱奶,还是天生残疾,一点力气都没有,我劝你们这群家伙,赶紧夹着尾巴,回家卖屁股去吧。”林凡又不怕死的怒吼道,随后还感觉不够,拔出刀直接劈出一轮刀气。

    当然。

    这刀气是没用的,可对林凡来说,不需要有没有用,只需要让对方知道,我将你们当成一泡屎就成。

    其余的一点都不重要。

    “小子,你很不错,但你现在退后,这里交给老夫就行。”赵立山开口道,也许是被对方挑衅太久,心里憋着一股气,不知该如何回答,现在看到联盟九星元帅暴跳如雷,心情瞬间是好了许多。

    “怒气点+999。”

    ……

    又是八万多。

    果然群讽是最为霸道的,可是危险性太高了,如果不是眼前这位大佬帮忙顶着,就现在这情况,早就被对方分尸,说不定连个渣渣都不剩。

    一战触发。

    林凡瞬间后退,远离战场,不是他怯战,而是那联盟老者的目光一直锁定着他,而且好像还有一股威压袭来,压的虚空都有些扭曲,但是都被赵立山给抵挡住了。

    所以才没有四溢过来。

    否则以对方的实力,自己想要在这股威压下活着,基本就是做梦。

    “玛德,果然是太过于嚣张了,已经成为对方的目标。”林凡心里怕怕,好担心啊,这些人真的好坏的,不就是说几句话嘛,就要这样打打杀杀,一点度量都没有。

    崂山城的高手们跟联盟高手发生激烈的碰撞,战斗的很激烈,这是一场血战。

    想要开辟出裂缝的通道,渣渣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只有派遣强者前来开辟,才有可能成功。

    联盟裂缝里,不断有人出来,好多都是避开战斗,朝着远方袭去,但崂山城的强者们早就盯住,自然不可能让对方再跑。

    他看到了王大爷,就是那儿子被联盟人杀掉的老头,真的好猛,在战场中,丝毫看不出老年人的弱势,反而自身周遭缠绕着惊人的光芒。

    而他手里的武器也是惊人,竟然是一把扇子。

    老者配扇子,怎么想都感觉不合适。

    林凡只想到一种可能性,那扇子很有可能就是王大爷儿子的武器,而现在的王大爷就是在用儿子的兵器斩杀联盟者。

    “我还是太弱了。”

    他站在空中,眉头紧皱,真的太弱了,弱的都无法插手现场的战斗。

    崂山城里的强者,绝对不是某个人所能培养出来的,又或者是某个人能召集到的。

    中央皇庭在林凡看来,一直都很废的,九虫帮都灭不掉,能不废吗?

    所以,中央皇庭号召这些强者来破地方抵御联盟?

    这简直就是痴人做梦。

    因此,他认为这些强者都是自愿而来的,为的就是所谓的远大理想吧。

    ……

    陈老师从裂缝里出来,混迹在人群中,成功避开土著的追杀。

    “各位你们看到这发套跟衣服没,穿在身上那真的是贼难受啊,也不知这些土著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此丑陋的衣服都能套在身上,他们都是从低等东西进化来的吗?”

    他对着设备吐槽着。

    “厉害了,陈老师你就不怕现在一些号召和平相处的傻帽们,举报你为人师表,用羞辱性的言语是来侮辱这些低等土著吗?”

    “精辟,实在是精辟。”

    “周围的环境不错啊,好想这里成为我们的地盘,以后可以来旅游。”

    “陈老师插旗,这里已经成为我们联盟的土地了,将这些低等的土著全部杀光。”

    突然间。

    陈老师刚想跟粉丝们吹嘘几句,身后传来怒喝声。

    “站住,你是什么人。”胡烙怒喝道,他们到这些地方检查,果然发现了目标。

    陈老师笑着:“各位,我好像被这些土著给发现了啊。”

    话音刚落。

    他转过身子,将设备对准胡烙他们。

    设备直播室里,陡然暴动了。

    “土著,没想到竟然真的看到土著了,而且还四个,陈老师抓住这些土著带回来,我给大价钱。”

    “你们有看到那土著没,是女的啊,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好可爱,好想给他注入正能量。”

    “陈老师拿出你的教鞭,来鞭策这女土著,我给你刷联盟礼物。”

    胡烙警惕的看着对方:“你到底是什么人?”

    陈老师无奈,抖了抖肩:“什么人?到现在你们都没看出来我是什么人吗?还是说你们这些土著,真的很低等。”

    哗然。

    胡烙手里持着弯刀,而身后的众人也拿出武器。

    “胡烙,小心点,这家伙不简单。”杨顺警惕道。

    “我知道。”胡烙呼吸微微急促起来,虽然不知对方的修为,但是对方镇定的神色,让他感到很大的压力,只希望对方别太强。

    冷三看了一会,面色陡然惊变,猛的吼道:“走,这联盟者实力很强,我们根本不是对手,你们带着诗走。”

    陈老师脸上浮现笑容,对着设备道:“看看,谁说这些土著低等的,人家已经发现不是对手了,你们想怎么看?秒杀,还是折磨折磨?”

    刷刷!

    屏幕上刷的全是折磨。

    扒掉衣服折磨。

    让这些雄性的土著睁着眼睛,看着他们的雌性土著如何被羞辱,鞭策,注满能量。

    陈老师笑道:“我都已经寻求你们的意见,而你们就没表示吗?”

    瞬间,联盟礼物爆发了。

    “好,尊重你们的意见,等会离开这里信号就会中断,就让你们看看光武学院四星最强陈老师到底有恐怖。”陈老师笑着说道,随后看向胡烙他们的眼神充满了阴沉之色。

    很快。

    没过多久。

    砰!

    砰!

    砰!

    砰!

    四道身影猛的轰击在巨树上,嘴里喷出鲜血。

    胡烙不敢置信的看着对方,眼神极其的惊骇,这是神元境强者,怎么会有神元境强者被遗漏。

    啪嗒!

    陈老师一脚踩在杨顺的脑袋上,脑袋上的黑色圆形帽子被踩的变形,而杨顺则是想要抬起对方的脚。

    “不要踩我帽子。”

    他的神色充满愤怒,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却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陈老师对着设备道:“各位看到了吗?刚刚施展的就是我独门腿法,这些土著不堪一击,瞬息之间就落败,而现在被我踩在脚下的这土著,正在抬着我的脚,挣扎的模样就跟蝼蚁一样。”

    “这些土著很悲哀,我们早就攻破他们的语言,而他们对我们的语言却一点不知,陈老师我现在说的每一句话,对他们来说,可是玄妙的很,哦,对了,他们的语言叫汉字,很普通的文字,你们可又学到东西了。”

    “现在我们来到这女土著面前,嗯,不错,的确长的很可爱,如果带回去,或许能卖个好价钱,现在你们想怎么看?扒掉衣服吗?这可不行,我可是光武学院的四星导师,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但这些家伙跟我们可不是一个物种,所以这种要求我或许可以满足你们。”

    陈老师抓着刘诗的头发,将她的面容抵在设备前。

    啪嗒!

    “放开你的脏手。”冷三抓着陈老师的脚腕,抬起头,愤怒的吼道。

    砰!

    陈老师一脚踹去,直接将冷三踹到一旁。

    “刚刚这土著让我松开脏手,看来他们之间也是有感情联络的,就比如我们圈养的那些牲畜一样。”

    设备内。

    “哇,这么可爱的女土著,就算是牲畜我也能下的了手啊。”

    “陈老师,我是光武学院的一名学生,您不感觉你这样做很过分吗?不管如何,他们都是生命,你不该这样。”

    禁言!

    踢出房间!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丝毫不拖泥带水。

    “各位,陈老师的房间不喜欢傻帽出没,刚刚那个就是,如果让我知道她是哪一位学生,我肯定要将她开除。”陈老师说道。

    “霸道的陈老师。”

    “没错,我们喜欢陈老师,就是想看折磨。”

    “冲啊,冲啊,折磨土著,虐待他们。”

    轰隆!

    突然间。

    两道身影从天而降,荡漾起浓烈的灰尘。

    林凡双膝压在一名联盟者的后背,直接将他从天空压下,猛烈的轰撞在地面,砸出巨大的深坑。

    咔嚓一声。

    联盟者昂着脑袋,一口鲜血喷出,腰椎直接破碎。

    陈老师看着眼前一幕,有些愣神,发生了什么?

    而设备里也是躁动了。

    惊呼着。

    好奇着。

    这又是发生了什么?

    ps:这女性角色是书友要的,所以会活很久,嗯,嗯,应该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