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兽世追捕令:萌宠别跑 第109章 怎么这么问
    莱亚考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道:“阿布疼的不轻,除了「疼」什么都不会说,世帆心疼的不行,说要永远留在阿布身边保护她。可他向阿布表白的时候,阿布却只红着眼睛喊疼,喊的还特别惨……”

    董雨婷扶额,心道:阿布啊,你和世帆可真是一对实心眼儿的冤家。

    无奈的摇头苦笑,董雨婷问道:“阿布的伤你觉得怎么样?今天晚上的仪式能参加么?”

    莱亚点头,道:“自己走应该有困难,不过如果你要让她参加的话,我可以叫几个雄性去把她抬过来。”

    董雨婷点头,道:“行,找几个稳妥的,别把阿布的伤口扯裂了。”

    莱亚点了点头,然后又追问:“今晚的篝火晚会……照你说的那样做,真的没问题么?”

    董雨婷狡黠一笑,道:“我可是兽神使者大人啊。玩火什么的……谁还能比我更在行么?”

    莱亚也笑,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我去安排了。”

    董雨婷:“哎,顺便把世帆给我叫回来,就说我要告诉他,「那种」雄性,到底是哪一种。”

    莱亚应声,道:“好。”

    莱亚走后,董雨婷拉着祁睿哲回了山洞里,找了两块豹皮让祁睿哲帮自己做一套新衣服。祁睿哲也不多问,董雨婷怎么说,他便怎么做。等世帆过来的时候,董雨婷已经穿着帅气的豹纹套装站在众人面前了。

    世帆看着董雨婷,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董雨婷道:“想说啥,直说。”

    世帆指了指董雨婷的衣服,道:“你穿的兽皮好奇怪……”

    董雨婷啧了一声,道:“你懂什么,这叫时尚。”

    世帆耸了耸肩,时尚他不懂,他只懂食物。

    董雨婷也不追究,只勾了勾手指,叫世帆靠近过来,然后附在世帆的耳边低声说着:“等一会儿你就这样……然后……接着……嗯。听懂了么?”

    世帆眨巴眨巴眼睛,满脸问号地看着董雨婷。

    董雨婷狠狠地在他胸口拍了一巴掌,道:“想不相和阿布结侣?”

    世帆认真的点头,道:“想!”

    董雨婷:“那就照我说的做,别废话。”

    世帆再度认真点头,道:“好。”

    那晚,是圣纳泽第一次举办真正的篝火晚会,没有同族的厮杀,不用鲜血染红木塔。只有温暖的火光通天闪耀,大量的食物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阿布被安排在了最靠近董雨婷的位置,尽管董雨婷还没有出现,而阿布只能以一只熊的姿态趴在那里看着火光发呆。

    博德把烤好的肉送到阿布的嘴边,她都没有张开嘴巴去接,只是心不在焉地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发呆。

    忽然,咚的一声响,吓了所有人一跳。

    博德第一反应就是将阿布护了起来,谨慎而防备的看着四周。

    咚!咚咚!

    又是两声强而有力的声音,这声音很陌生,却让人感觉热血沸腾。

    寻声忘去,只见从火光之后缓缓走出两个人来,其中一个两米高的大汉怀里抱了一个奇怪的东西,而走在他前面的娇小身影……正是董雨婷。

    董雨婷上身是豹纹的横抹胸,为了包住她过于女性化的36d,她特意将抹胸设计成了绷带的款式,看起来破有几分战地小王子的味道。下身放弃了裙装,而是一条到长度到大腿和膝盖中间的短裤,将董雨婷的腿在视觉上无限拉长。而除了抹胸和短裤,董雨婷身上那无袖的披风才最是惹眼,迎风烈烈作响,在火光的映射之下,恍如从另一个世界走来的神祗,带着使命,带着希望,带着让人移不开眼睛的致命诱惑。

    世帆将怀里抱的东西按着董雨婷的吩咐放好,众人并不认识那是一个什么东西,仔细看……好像是一截树干横切,半人高,上边铺了一层好像是鹿皮的东西。

    董雨婷手里有两根木棒,木棒的一头是拳头大的圆形,被兽皮包着。

    董雨婷翻身上了那奇怪的东西,然后将手里的两根木棒交给了世帆,自己站在那一截包着兽皮的木头上双脚抬高,纵身一跳~

    咚――!

    一声巨响,如雷鸣一般。

    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聚集在了董雨婷的身上,只见她一只手一撩披风,那披风就在火光中迎着风飘了起来。

    右脚一抬,再一落下,又是一声巨响。

    “如果你不喜欢听我的歌请闭上耳朵,接下来要大开杀戒穿透你的耳膜……”

    董雨婷一抬手,世帆便用那两根木棒在鹿皮上敲一下。

    一首《异类》开场的气势十足,所有人全神贯注的看着董雨婷,似是被震慑得无法动弹。

    她的身上没有散发出任何所谓的强者威压,却让所有人连呼吸都忘记了。

    “我无所畏惧让所有的对手都领教,跟着我,跟着我,跟着我大声的尖叫!”

    董雨婷唱完这一句,世帆化身为熊,仰天大吼,虽然节奏不太对,但效果却是爆棚的好,为这首歌添加了正宗的野性元素,更显得狂野不羁。

    因为兽人本身是没有什么节奏概念的,董雨婷原本尝试着教世帆和自己一起唱,可他实在

    无法驾驭任何嘶吼以外的音调,于是董雨婷只好退而求其次,和世帆约定好了几个动作,只要董雨婷一做这个动作,他就拿起木棒敲一下鹿皮。这样配合下来,倒也算是默契。

    当董雨婷声嘶力竭地唱完最后一句:“撕裂的声音――!”然后接过世帆手中的一根木棒,高高跳起然后重重地击在鹿皮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之后,董雨婷整个人喘着粗气,侧坐在原处,一只膝盖弯曲着踩着鹿皮的边缘,另一只脚则随意的垂下来。一只手搭在弯曲的膝盖上,另一只手则拿着木棒漫不经心地敲着鹿皮的中心点,发出缓慢而清晰的声响。

    世帆依照董雨婷的指示,将这个奇怪的会发出声响的东西连同董雨婷一起抱起来,走到趴着的阿布的面前。

    董雨婷对着阿布单眼一眨,笑得有些拽,有些坏。

    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声唱道:“你就是我的皇后,统治我星球。”

    阿布乌黑又明亮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董雨婷,从她的笑容和眼神中,阿布分明知道,这首歌是唱给自己的。

    董雨婷站起身,单膝跪地,将右手放在左胸口,就像古欧洲的骑士一样,散发着浓烈荷尔蒙的诱惑气息:“举起我的手,放在胸口,宣誓为你效忠。”

    董雨婷一边唱,一边跳,一边撩……

    别说阿布了,就连一边的雄性都看傻了眼,脸红心跳的感觉自己的眼睛都充血了。好想上前说一句:“放开那只熊,有本事冲我来。”

    当唱到最后一句:“亲爱的皇后,骑士在等候。请一步一步跟我登上爱的宝座。”

    唱完的同时,世帆单膝跪在了阿布的面前,就如同董雨婷开场时的动作一样,像罗马勇士在宣誓效忠,认真且诚恳的凝视着阿布,道:“我世帆,愿向你献上我的忠诚,以骑士之名守护着你,一生,一世。”

    阿布还没从董雨婷的撩拨里回过神来,表情有些讷讷的,一时反应不过来到底是什么情况,她只是觉得今天的董雨婷格外的吸引人,就连世帆……好像看起来也比平时更有魅力了。

    董雨婷抱着阿布的小脑袋,凑到她的耳边,低声说道:“点头。”

    阿布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依着董雨婷的话点了点头,然后就见世帆忽然站了起来,双手举高兴奋地:“吼——”叫了一声。

    阿布先是被吓了一跳,旋即才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脸上一烫,扭头看向董雨婷。

    董雨婷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道:“这个男人,是你的了。”

    阿布的脸更红了,毛茸茸的爪子搭在董雨婷的胳

    膊上不让她走,董雨婷却笑着在阿布的脑门上亲了亲,道:“现在,我要回去找我的男人了。”

    说完,拍了拍阿布的小手,抽回了自己的胳膊站了起来。

    经过世帆的面前,董雨婷在他的胸口锤了一拳,豪气地说道:“我家阿布还伤着,你……温柔些。”

    “俺知道了。”

    董雨婷摇头,看着世帆那憨厚又认真的样子,心道果然帅不过三秒。好在那句表白的话是她提前教他背下来的,要不然,以后阿布回想起世帆的求婚,大概只能记得一句「阿布,俺稀罕你」……

    董雨婷没蹦跶两下,整个从就被凌空抱起。双脚离地,手下意识的环住了那人的脖子。

    一歪头,果然对上那双熟悉又深邃的眼睛。

    甜甜一笑,董雨婷道:“老公,我唱的好不好听?”

    祁睿哲吻去了董雨婷额头上的汗珠,唇角隐隐向上,眼睛满是深情语气却又酸酸的:“我在你心里,到底排第几。”

    “恩?怎么这么问?”董雨婷有些好笑地问。

    “你为了那四只小狼崽子冷落了我多久?嗯?”祁睿哲凑到董雨婷的耳边,气愤得想要咬董雨婷一口,最后却变成了在她的耳垂上轻轻吮一下。

    “呵,哎呀,别闹,痒痒。”董雨婷呵笑着求饶,往祁睿哲的怀里钻了钻,道:“在我们那儿有个名人说过一句话「所谓父子母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的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不必追,不必追……」孩子们总会长大,然后有自己的家庭,终有一日他们将离我们而去,而我们也终有老去的一天,趁着现在还拥有彼此,不珍惜怎么行?你说对吧?”

    “嗯。”祁睿哲也不反驳,反而深以为然地应了一声,然后眯了眯眼,道:“可是你今天为了阿布,把他们四个仍在山洞里一个下午,现在……天都黑了。”

    董雨婷是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脖子,道:“你不是说咱们家山洞很安全,孩子在家里不会有事么?”

    祁睿哲笑道:“我是说……狼崽子比我重要,阿布比狼崽重要……那我呢?在你心里,比我重要的人,到底还有多少?”

    董雨婷环着祁睿哲的脖子,在他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下,道:“胡说,阿布重要,宝宝重要,可是你最重要。在我心里,没有比你更重要的人,一个都没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