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兽世追捕令:萌宠别跑 第125章 微笑
    说真的,克厄确实给人一种疏离的感觉,但要说他坏到利用嫂子害死亲哥哥,董雨婷又觉得他好像不是那样的人。一般来说,面相心生,心思恶毒的人总会有几分的神韵挂在脸上的。可是克厄身上却并没有半点那种让人不舒服的感觉。

    董雨婷对于莱亚的过去,知道的只是片段,她无法判断莱亚说的话有多少是因为怨恨而扭曲了的记忆,也不愿意因为克厄而说一些质疑的话让莱亚难过,斟酌了许久,董雨婷只是叹息了一声,道:“或许……是误会呢?”

    莱亚也不生气,只是淡淡的笑着,道:“是啊,也许只是误会。”

    董雨婷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莱亚的敏感,这一句看似认同的话里,带了太多的失落和无法言明的伤感。

    “我不是不相信你的话……”董雨婷解释。

    莱亚执起董雨婷的小手,放在唇边亲了亲,道:“一个曾经对你撒过谎的人,得不到无条件的信任也是应该的。这是我的错,不怪你,别在意。”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董雨婷有些慌乱,她知道莱亚的过去必然是血肉模糊的,不然他不会对祁睿哲说出那句「你比我像一个活着的人」这种话。她无意在莱亚的伤口上撒盐,却因为一句话将他已经溃烂的伤口再度被撕扯刨开。

    “对不起……”董雨婷诺诺道。

    莱亚意识到自己的情绪让董雨婷感到为难,便故意将失落和难过无限放大,大到浮夸,妖娆地勾着董雨婷的下巴,道:“你明明知道,比起道歉,我更想听你表白。不如……叫一声「莱亚爸爸」听一下?”

    董雨婷有的时候真的分不清楚莱亚到底哪句真,哪句假,见他又在胡闹,但推开他的手道:“没扯没用的。你不是说要告诉我克厄接下来会怎么做么?东拉西扯的……怎么说话这么没重点呢?”

    莱亚撇撇了嘴,道:“你对克厄蛮上心的嘛,怎么?难道真想让他也做你的宠兽,和我一起「服侍」你?”

    董雨婷一瞠美眸,道:“你把「服侍」那俩字给我咽下去,再让我听见这俩字,我就翻脸了!”

    莱亚点了点头,顺从道:“好吧,那改成「伺候」如何?要不……「奉侍」?”

    董雨婷磨了磨牙,心中呐喊:老天啊,这里有只狐狸成精了。也不知道渡劫了没有?你要不要考虑降一道闪电劈一劈他?

    莱亚清了清喉咙,玩笑适可而止地继续说道:“雪狐族是兽神使者的随从,在这个种族之中,「服侍」兽神使者的职责高于一切。在这一千年的时间洪流之中,为了冲破三级界限而结侣的雪狐族人大有人在。

    我父亲是一个,我大哥是一个,克厄……也是一个。而且,克厄是我所认识的人中,将这一点做到最极致的人。”

    董雨婷歪头,问:“啥意思?”

    莱亚道:“无论是我父亲、我大哥还是以往听说过的为了突破三级界限而结侣的雪狐族,就算没有多喜欢自己的雌性,多少也会予以保护和照董的,而克厄……整个族群甚至没有人知道他的雌性到底是谁,从没有人见过他对哪个雌性稍有拂照。哦,你是例外……”

    董雨婷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道:“所以你怀疑克厄的雌性是我?”

    莱亚摇头,道:“他如果是你的雄性,也就不必向祁睿哲发起挑战来跟我抢宠兽的位置了。”

    董雨婷:“……”我竟无言以对。

    莱亚:“我想说的是,一个连自己结侣的雌性都不在乎的雄性,为什么会突然跑来追求你?要做你的宠兽?”

    董雨婷道:“这不是你应该回答我的问题么?”

    莱亚一副「咦?是这样么?」的表情看着董雨婷,待董雨婷挥了挥拳头,才坏坏地一笑,继续道:“我从斯奥得被驱逐的时候,克厄刚刚结侣,尚未突破三级。这么多年没见,实力应该是提升了不少的,所以他并不担心结侣的契约会反噬,也就对那个雌性完全不在乎了。而你……恐怕在他的眼里也不是一个雌性,而是至高无上的权柄。”

    董雨婷:“所以,你觉得克厄是为了想要得到「兽神使者」的加持,所以打算色诱我?”

    莱亚点了点头,道:“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董雨婷呵呵一笑,道:“这是拿我当商纣,把自己比作妲己了?就那么有把握我会情陷于他?”

    莱亚笑着摆了摆尾巴,身体向后仰卧,手肘撑着床边,道:“别忘了,雪狐族的狐迷香。”

    董雨婷的脸色一僵……

    妈蛋,那天和祁睿哲在野外那一战,就是中了莱亚狐迷香的招,腰酸背疼好几天,就特么跟被火车撞过似的。

    祁睿哲皱眉,接着莱亚的话问:“狐迷香不是指能增添结侣的乐趣么?难道还能控制人的心智么?”

    莱亚掩唇浅笑,一副「哎呀妈呀你好天真无邪呀~~」的表情笑着看向祁睿哲,笑得祁睿哲脸一黑,伸出爪子就要去剃莱亚的尾巴,莱亚却摆着尾巴一溜烟地钻进了董雨婷的怀里,毛茸茸的大尾巴强制地塞进了董雨婷的手里,董雨婷下意识的撸了两把,才发现祁睿哲黑着脸,默默地站在自己对面,没有说话。

    董雨婷触电一般扔掉莱亚的尾巴,笑嘻嘻地往祁睿哲面前凑了凑,道:“毛绒控

    是种病,而且我还是病入膏肓的那种资深病友,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爪子……”

    董雨婷伸出两只小手,掌心向下虚握着拳,想是猫爪一样的姿势道:“要不你把我手剁了吧……嘤嘤嘤……”

    祁睿哲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董雨婷,心里那点看着她摸莱亚尾巴时候的满足模样泛起的酸,早被她这软言细语的话驱散,蜜糖一样的滋味蔓延在心里。伸手握住董雨婷的小手,将她带到自己的怀里,然后将自己的尾巴送到她的手里,低声在董雨婷耳边说:“犯病的时候,第一个想到我,好不好?”

    “恩。”董雨婷抱着祁睿哲的大尾巴甜甜的一点头,心里也是极度满足的。

    莱亚哀怨的看着祁睿哲,道:“你做为一只狼的尊严呢?怎么能学人出卖色相?”

    祁睿哲挑眉,道:“跟自己的雌性讲尊严?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莱亚无奈,咕哝了一句:“连你都学会跟我争宠了……”

    祁睿哲却不理他的小情绪,只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狐迷香到底会不会扰乱人的心智?”

    莱亚摇头,道:“狐迷香本身只有增加结侣时的感观一种作用。但是只要运用得好,雌性就会产生一种对这个雄性深深爱着的错觉,继而言听计从。”

    董雨婷愣了一下,抬头看着莱亚,目光略显复杂。

    莱亚回视着董雨婷,浅笑的弧度流露出温柔且认真的曲线,狭长的眸子里带着深情和眷恋:“我不会对你用狐迷香的,我……也想等到你亲口说「愿意」的那一天。”

    董雨婷老脸一红,底下了头回避着莱亚的眼神。

    因为无力承担他的深情,也因为……特么的她和祁睿哲结侣那天,这货果然在洞口听墙根了。

    莱亚不喜欢董雨婷纠结又为难的样子,所以很快将话题拉回到了克厄身上,道:“但是克厄就不一样了,他为了得到权利,恐怕会不遗余力的在你身上使用狐迷香。”

    董雨婷突然有一种随时会被人下药的危机感,说好的蛮荒兽世未开化,民风淳朴呢?!

    “那……那怎么办?”董雨婷有点怂。她是真的领教过狐迷香的人啊,不知不觉得就会陷入那种绮丽之中,根本无从抗拒。

    莱亚抬头,看着董雨婷,脸上的表情认真而且慎重,没有微笑,却更让人觉得心安:“不要离开我的身边,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无论你要做什么,都带着我。”

    董雨婷看着莱亚的目光有些愣怔,犹豫了一下,道:“我带着祁睿哲可以么?”

    莱亚摇头,道:“只有雪狐族才对狐迷香最

    敏感,而整个雪狐族现在除了我以外,恐怕全都巴不得让你留在斯奥得,所以就算有人发现了克厄在对你使用狐迷香,也不会有人提醒你的。祁睿哲虽然对狐迷香比较熟悉,但那需得是大量,而且已经发作了的情况下,他才能比普通兽人快一步发觉。可是以克厄的谨慎……你觉得他会明目张胆对你用大量到会让你在大庭广众之下控制不住自己扑了他的狐迷香么?”

    董雨婷认真的想了想,摇头,算是认同了莱亚的话。

    董雨婷抱着祁睿哲的尾巴,小脸在祁睿哲庞克风的尾巴的衬托下显得更加晶莹剔透,小鹿一般无辜的眼睛带着一丝委屈和无助,道:“老公……”

    祁睿哲揉了揉董雨婷的小脑袋,道:“别怕,我会和莱亚一起保护你的。这种情况……我们早就料到了。”

    董雨婷这才想起,莱亚和祁睿哲成立圣纳泽的一开始,就是在筹备迎接兽神使者,取代斯奥得……

    点了点头,心里踏实了不少。

    莱亚继续说道:“等一下的祭祀,一定会出现某些意外。”

    董雨婷扭头,问:“咋?克厄想让我当众死在台上?”

    莱亚摇头,道:“不,他应该是想当众英雄救美,据说雌性都很吃这一套。”

    董雨婷抽了抽唇角,道:“演琼瑶呢?”

    莱亚笑而不答,只是看着董雨婷嘱咐道:“等一会儿,你无论如何都不要离开我和祁睿哲三步以上的距离,不管克厄用什么办法将你和我们分开,你都要尽量拒绝。如果实在拒绝不了……你就撒泼,这是雌性专有的权利,就算不是兽神使者,也能用。”

    董雨婷一昂头,道:“小娘我温柔娴淑有家教,撒泼这种事儿小娘我做不来。”

    莱亚道:“就拿出你当初用土豆砸祁睿哲的气势就可以了。不……只要拿出一半的气势应该就足以震慑众人了。”

    董雨婷扶额,黑历史,这绝必是黑历史。

    深吸了一口气,董雨婷问:“还有别的么?”

    莱亚忽而一笑,和祁睿哲交换了一个眼神,道:“其它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

    董雨婷点头,没再说话。

    而祁睿哲则最后整理了一次董雨婷的衣着,然后抱着她出了小石屋。莱亚跟在祁睿哲的侧后方,一黑一白,如一昼一夜,而董雨婷则是那照耀白昼也温暖暗夜的太阳,发着灼灼的光。

    三个人到达神坛的时候,克厄已经率领着众人恭候多时。见到董雨婷,便屈膝下跪,虔诚道:“恭迎使者大人。”

    董雨婷从祁睿哲的怀里下来,却并不离开他和莱亚

    的身边,只由祁睿哲和莱亚两个人护送着走上了神坛,经过克厄的身边,没有停留。

    说到底,比起克厄,她还是更相信莱亚的。

    站在神坛上,祁睿哲和莱亚向后退了一步,和董雨婷保持了一臂的距离,无论发生任何意外,两个人都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在董雨婷受到伤害之前将她护住。

    董雨婷扫向台下,意外的发现了一个有趣的情况,所有人都把自己的尾巴和耳朵露了出来,搞得好像来参加祭祀的都是半兽一样……

    董雨婷侧头看向莱亚,以眼神询问。莱亚则瞥了一眼台下的克厄。

    董雨婷顺着莱亚的目光看去,果然看到克厄也是甩着一条蓬松又洁白的大尾巴,头顶一对毛茸茸的狐狸耳朵,那样子……有些像巴卫。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但董雨婷也不敢轻易开口去问,毕竟兽世的雄性们听力惊人的好,就算她说的再小声,也逃不过他们的耳朵。

    忍住好奇,董雨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照着上一任兽神使者留下的那块逗逼兽皮秘籍,以放慢十六倍的速度一边跳着广场舞,一边像念《圣经》一样念着:“iplantedaseedfinallygrewoutofthefruit……”

    忍住,不能笑……

    “todayisagreatday……”

    我擦,感觉自己好像一个二傻子……

    “pluckthestarsgiveyoupulleddownthemoonforyou……”

    你妈蛋,忍不住了……

    董雨婷憋红了脸,越是想要忍住不要笑,就越是觉得想笑。

    最终忍不住,真接在台上笑弯了腰,锤地不起。

    台下的人一脸懵逼,台上的祁睿哲和莱亚也是一脸茫然。

    祁睿哲用眼神询问莱亚:「克厄对她使用狐迷香了?」

    莱亚摇头,回以眼神:「狐迷香没有这种类型的功效……」

    克厄更是一脸费解,他刚才都觉得圣光照耀到他的头顶了,怎么董雨婷突然就笑成了这样?

    董雨婷这一笑,世界仿佛都安静了。

    等董雨婷笑够了,缓过神来的时候,气氛有多尴尬可想而知。

    这就好比国乒参加奥运会,领奖的时候站在冠军奖台上,颁奖的人刚把金牌挂在你脖子上,然后你突然跳了一段《小苹果》……全世界的tv都在转播,那特么是丢人丢到外太空去了呀。

    「此处配乐: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董雨婷清了清喉咙,站起身来,强

    装镇定,道:“那什么……我爸是兽神,你们都知道哈?”

    轰……

    台下瞬间就炸开了锅,就连克厄都被震得说不出话来。

    董雨婷歪头,心道这事儿上次不是在萨瓜面前已经扯过一次了么?难道萨瓜回来以后没说出来么?擦,早知道应该先把萨瓜抓起来对一下口供的,本来是为了连戏的,这下好了……特么老师只是问你上课为什么不专心听讲,你特么把考试作弊的事儿都给招出来了……

    失策,太失策了。

    特么现在往回圆……

    董雨婷扫视了一圈现场旌旗招展人山人海,欢欣鼓舞喜大普奔的场面,尬笑一下,心道:呵,怎么可能圆得回来?!

    一咬牙,董雨婷决定将这场祭祀当做是游乐场小剧场的惊喜版。即,有一次主角失恋了,在场上胡说八道,乱改台词,然后配合的演员就得根据他的话现场发挥……然后很意外的,那一场得到了观众的一致好评,说是……情感丰富、细腻饱满……

    深吸了一口气,董雨婷比了一个叫大家安静下来的手势,道:“正式的向大家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兽神大人的长女,董雨婷,奉兽神大人的旨意,来到这里,带给你们光明与希望,食物和知识。”

    “兽神~兽神~兽神~”

    台下欢呼一片,董雨婷无意间将兽神的崇高形象又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毕竟,在兽世的认知里,兽神的身边是幸福和安全的,可兽神大人却将自己的亲生女儿送到这里,只为了让他们过上更好的日子。

    好感动!

    兽神果然是崇高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

    董雨婷忽然有一点明白了,特么怪不得上一任兽神使者拿一首《小苹果》和一本《唐诗三百首》就把大伙给糊弄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全职游戏分身〕〔掉入异世界也要努〕〔总裁的廉价小妻子〕〔原来我生而不凡〕〔轮回学府〕〔首长大人晚上见:〕〔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永生天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