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兽世追捕令:萌宠别跑 第174章 知道么
    低头,董雨婷愣了一瞬,然后脑袋里轰的一声炸响,仿佛有一道雷直接劈进了她的脑子里。

    “戡武呢?!”董雨婷怒目问道。

    珂德抱着池轩,将迦略挡在身后,明明也很害怕,却还要故作镇定的保护弟弟,听到董雨婷的问话,才发现戡武不见了,一脸慌乱四下寻找,可到处都是厮杀,到处都是血,珂德小小的身躯一直在颤抖,喉咙仿佛被锁死,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董雨婷皱眉,蹲下身子直视着珂德,扶着他小小的肩膀道:“珂德,妈妈现在要去找戡武,你是老大,要照董好弟弟们。在妈妈回来之前,找地方藏好,保护好自己和阿布阿姨,知道么?”

    珂德颤抖着点头,明明害怕却仍然坚定。

    他是大哥,在这种时候不能软弱。

    董雨婷抬头看了一眼阿布,道:“帮我照董一下孩子,我很快回来。”

    阿布艰难的点了点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明明害怕的想哭,却仍然松开了攥着董雨婷的手,咬了咬唇,叮嘱道:“你自己要小心……”

    阿布的这句叮嘱,董雨婷并没有听到。

    因为交代完那一句话之后,董雨婷已经转身冲进了厮杀的修罗场里。

    她没有獠牙利爪,却开辟了一条血路,一走一过的同时,准确的一掌一个把流浪兽全部拍趴。

    她在战场中疯狂的寻找着戡武的身影,可四处都是现出本体在厮杀的兽人,戡武那跟哈士奇大小差不多的体格在这种场面里实在太难寻找了。董雨婷的眼睛不断地在混乱的厮杀中寻找戡武的身影,一只杀红了眼的豺狗在咬断了一个兽人的喉管之后直接纵身跳起,迎着面门扑向董雨婷。

    董雨婷的眼睛并没有看到这袭来的危险,反而是身体里斯内勀关于战斗的记忆做出了本有的反应。

    一条腿瞬间抬起,高度超过豺狗的刹那狠狠落下,脚后跟直接砸在了豺狗的鼻梁上,落地,便是一个大坑,董雨婷没有低头去看,只是继续去找戡武的身影。

    而那只豺狗只剩下半个脑袋,脑浆喷溅得到处都是,却换不来任何人的一丝怜悯。

    没有散发兽压,可董雨婷却依然如磁铁一般吸引着流浪兽的注意力,或许是战场中有一个雌性在走动实在太过醒目,以至于流浪兽们纷纷采取极端的攻击解决眼前的纠缠,然后三三两两的向着董雨婷围攻了过来。

    祁睿哲怕董雨婷受伤,双眼腥红,董不得什么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猛的释放了兽压瞬间压趴了围攻自己的几个四级兽人,迅速脱身跑到董雨婷身边,将董雨婷护在怀里。

    “

    你跑出来干什么?有没有受伤?”

    董雨婷的目光仍在四处张望,紧张道:“戡武不见了,我要找戡武。”

    祁睿哲皱眉,目露凶光,道:“你又为了那小狼崽子把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董雨婷推开祁睿哲抓着自己的手,抬起一脚踹飞了从祁睿哲的兽压中缓过劲来想从背后偷袭的流浪兽。然后甩头,看着祁睿哲,道:“这种程度的攻击对我来说构不成危险。”

    祁睿哲磨牙,狠狠地说道:“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让你生了他们!”

    董雨婷被祁睿哲拦腰抱起,旋转,护在胸口。猛一回头,腥红的眼睛死死的瞪着脖颈后不到一寸的血盆大品,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找死!”

    粗实的尾巴如钢鞭一般狠狠地抽在了偷袭者的腰部,那流浪兽被抽飞出去七八步的距离,肠子和内脏沿途散落,最终湮灭在这满地的血腥之中。

    董雨婷从祁睿哲的怀里分离出来,道:“分头找,一定要把戡武给我平平安安的找回来。我不能再有一个生死未卜的儿子了。”

    祁睿哲是真想找到戡武之后直接咬死他,可对上董雨婷担忧的眼睛,到底还是点了点头。拧着眉毛道:“不准受伤。”

    董雨婷点头应允,道:“我知道了。你也小心。”

    说完,董雨婷又继续朝另一个方向去找戡武。而祁睿哲攥了攥拳头,强迫自己也要转身,尽快在战场上把那个作死的混蛋儿子找出来。

    只有这样,才能让董雨婷安心的呆在后方,不必趟这污浊的血腥战场。

    一道白色的身影闪入董雨婷的眼中,本该洁白得一尘不染的雪狐身上却蔓延着狰狞的腥红,肉外翻着,血汩汩地在留。

    莱亚……受伤了!

    一只虎兽从背后扑向莱亚,莱亚趔趄着避开,却将自己的腹部暴露在了另一只流浪兽面前……这一口如果咬下去,莱亚不死也是重伤。

    千钧一发之际,董雨婷紧握双拳,身躯一震。

    瞬间,这世界都在摇晃,所有的一切都开始重影,无论什么级别的兽人,几乎都在同一秒内倒地。

    担忧和害怕控制了董雨婷的情绪,她无意识的散发着兽压,甚至没有发现莱亚的危机已经解除了。

    一个温暖的怀抱紧紧的拥住了爆发中的董雨婷,耳边响起艰难却温柔的声音:“小萌,没事了。别怕,别怕……”

    噗……

    祁睿哲一口鲜血从董雨婷的耳后噴了出来,那腥红刺痛了董雨婷的眼睛,也瞬间唤回了她的理智。

    转头,看到祁睿哲明明虚

    弱却终于安心了的笑容缓缓向下坠落。

    董雨婷伸手去捞,却没能抓住祁睿哲的身体,只能看着祁睿哲从人形变为那鎏漆的黑狼,擦着她的指尖缓缓倒了下去。

    整个战场,瞬间安静。

    片刻前的厮杀哀嚎不剩一丝缕。

    董雨婷站在这被血浸透的土地上,低头,却分不清楚那些是被自己的兽压给吓晕的,那些……是已经死掉的尸体。

    月光仍然朦胧,似一张帷幔笼罩着这哀鸿遍野,给这血腥平添了一份清寒的神秘。

    董雨婷站在月光中,双脚灌了铅一样的沉重。

    她清楚的知道,刚才那个瞬间,她失控了。

    如果不是祁睿哲抱住了她,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这里唯一的活物,可能就只有她自己了。

    董雨婷就这样愣愣的看着这一切,目光木讷而且空洞。

    静,这世界静得连风都不敢吹进这残忍的画面之中……

    忽然眼前一花,董雨婷整个人似是被抽空了灵魂的傀儡,毫无预兆地昏倒在地,失去知觉。

    月光下,由远及近走来一个人。

    一双狐狸耳朵略显招摇,他一步一步从外沿的尸体堆中径直的走向董雨婷,神清淡然且儒雅,目光温柔而且执着,就仿佛他脚下踩的不是遍地尸骸而是绽满鲜花的坦荡朱途。

    走到董雨婷身边,他屈一膝触地,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过董雨婷的脸颊,笑得宠溺而纵容,声音冰冷中带着一丝阴骘,就仿佛是偏执的丈夫在纵容心爱的妻子胡闹一般地说道:“阿董,别着急。我会让你慢慢看清,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克厄才有资格站在你的身边,与你并立世界之巅,藐视众生。”

    “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厌烦这些绊住你脚步的废物,然后……亲手杀了他们。”

    “我会替你筹划好一切,然后站在最耀眼的地方,等你来到我身边。”

    克厄说着,缓缓俯下身去,想要亲吻董雨婷的脸颊。

    然而,才一靠近到一臂的距离,脸上就传来了剧烈的疼痛。

    克厄一顿,退了开来。再摸自己的脸,已经出现了腐烂的情况。

    克厄捂着伤处,狠狠地盯着董雨婷后脖子上的蛇形印记,双眼萃了毒一般冷冷道:“斯内勀……死了还要妨碍我。总有一天,阿董会为了我剜去你的印记,让你彻底成为一条死蛇!死蛇!”

    晃,整个世界都在晃。

    所有人在董雨婷眼前一个一个的倒下,无论是敌人……还是朋友……

    血珠似乎是在倒流,从地上一滴一滴的向上漂浮,盘旋在空中凝聚成一个巨

    大的血球,和月亮比肩,大小相同。

    然后,一个瞬间爆炸开来,所有的血如锋利的苦无向董雨婷刺了过来,董雨婷站在原地无法动弹,只能看着那血刃直射向自己的眼睛。

    噗……

    一口鲜血喷在了董雨婷的脸上,熟悉的笑脸在董雨婷面前变得愈发模糊,修若梅骨的手指轻轻抚在她的脸上,轻得几乎听不到的微弱气音在董雨婷耳边响起:雨婷,你没事……便好……

    原本蓬松洁白的尾巴上混满了泥泞,莱亚那如妖如仙的脸缓缓在董雨婷面前滑落,董雨婷的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紧紧锁住,她无法哭喊也无法动弹,只能看着莱亚倒进了雪泊之中,一双狭长而多情的眼睛还微笑的凝视着她,明明黯淡无光却仍掩不住那一抹欣慰和疼惜……

    “莱亚!”

    董雨婷猛然坐起,满头的虚汗伴随着眩晕感,身子歪了两下,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毛茸茸的大尾巴轻轻地塞进了她的怀里,董雨婷下意识的紧紧抱住,扭头,满眼雾气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笑脸,听他温柔的说:“雨婷,我在。”

    董雨婷扑进了莱亚的怀里,放声痛哭。

    那梦太真实了,她仿佛真的经历过了一次莱亚的死亡。

    “雨婷,别怕,没事了。”莱亚轻轻拥着董雨婷,温柔的拍着她的背,一下一下的安抚着她的情绪。

    哭了好一会儿,董雨婷才平静下来,抽噎着道:“我梦见你死了……”

    莱亚轻声呵笑,用手指轻轻端起了董雨婷的下巴,一双狭长的眼睛深邃多情,声音轻柔如春风吹过,薄唇轻启,道:“是你救了我,所以我不会死了。别怕,别怕。”

    “我……救了你?”董雨婷愣怔了半晌,才回忆起那场厮杀,意识最后的残存是有一只流浪兽扑向了重伤的莱亚,莱亚堪堪避却将腹部暴露在了另一只流浪兽的面前,她当时害怕极了,然后大脑就不受控制的失去了理智。

    再然后……

    董雨婷瞠大了眼睛,四处张望,喊道:“祁睿哲!祁睿哲呢?!”

    脑袋被人按了一下,一道身影从背后笼罩了过来,将董雨婷从莱亚的怀里接了过去,安放在自己的胸膛,亲了亲董雨婷的小脸,声音黯哑中带着一丝慵懒,道:“我没事,别慌。”

    董雨婷紧紧的回抱着祁睿哲,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心跳回归正常频率,董雨婷这才开口说道:“我记得……你吐血了。”

    祁睿哲把玩着董雨婷的长发,轻轻的应了一个:“嗯。”

    “是我……伤了你么?”董雨婷低头,满

    心愧疚:“你明明告诉过我,不能随便释放兽压的,可是我……对不起。”

    “家暴之后的道歉,没点诚意怎么行?”祁睿哲轻轻勾起董雨婷的下颚,以吻封住了她的唇,长驱直入,缠绵悱恻。莱亚站在一旁,轻笑,只是满眼温柔的看着。

    这次的流浪兽袭击对圣纳泽来说或许是场灾难,可对祁睿哲和莱亚来说,却是一场救赎。

    在这次的战斗之中,董雨婷那些被斯内勀的记忆压制的情绪似乎得到了释放,她逐渐露出了原本该有的样子,愤怒也好,担忧也好,还有……她害羞的样子。

    他们知道,他们的董雨婷正在一点一点的回归。

    这是好事,虽然……代价重了些。

    祁睿哲把董雨婷吻到浑身瘫软,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她。

    轻轻擦去她唇边的涎液,笑得有些意犹未尽。

    董雨婷正了正身子,低着头,轻声问:“戡武……”

    祁睿哲的笑在脸上瞬间冷了八度,目光飘向不远处,声音里带着一丝诡异的平静,道:“找回来了,他没事。”

    董雨婷舒了一口气,这才算是彻底的安下心来。

    抬头,董雨婷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已经不是那晚被流浪兽偷袭的地方了。

    也是,那里几乎血流成河,祁睿哲他们醒过来的第一件事自然就是快点离开,以防流浪兽还有后招。

    董雨婷想站起来去看看孩子们,可撑了一下身子,却发现全身都软的厉害,想站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莱亚将董雨婷抱了起来,道:“斯内勀的能力远远超过你的身体可以负荷的极限,强行爆发损伤了你的经络,如果不是有兽王级别的恢复能力,你这会儿已经被自己爆发出来的兽压撑成一滩血泥了。”

    董雨婷没有挣扎,只是悄悄的回头看了看祁睿哲。

    他……

    情况不对。

    以往只要祁睿哲在的时候,他从不让别人抱她,可是今天他却把自己交给了莱亚。

    而且,他站起来的时候竟然是扶着树站起来的,虽然看上去好像并不费力,可……祁睿哲什么时候扶着东西起身过?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如果……有兽王能力护着的自己都险些成了血泥,那么在自己全力爆发神志不清的时候强撑着意志靠近自己的祁睿哲……到底伤得有多重?

    “老公……”董雨婷咬住了下唇,却说不出话来。

    祁睿哲抬眼,幽蓝色的眸子里有夜空一般静谧的纵容和疼爱,伸出来来轻轻抚了抚董雨婷的小脸,

    问:“是想要我抱你么?”

    祁睿哲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要接董雨婷。

    董雨婷清楚的感觉到了莱亚的迟疑,无关醋意,他在担心祁睿哲的身体。

    董雨婷摇了摇头,只伸出一只手,掌心向上,道:“要牵手。”

    “好。”祁睿哲的大手轻轻握住董雨婷的小手,反转,将她的手背放在唇边亲吻了她的手背,然后如同珍视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一般,紧紧的将她的小手握在掌心。

    莱亚和祁睿哲带着董雨婷走到了不远处的大树下,珂德怀里抱着池轩,坐在树下发呆,迦略远远的看到了董雨婷,便冲了过来。

    而戡武……被用树藤绑了起来倒吊在树上。

    树下,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看到董雨婷的时候,表情滞了一下。

    “你……”董雨婷有些疑惑,道:“你怎么在这儿?”

    “我不放心你……们。所以拜托了浩仁暂时照董我的族人,等我看到你平安的回到了圣纳泽,就回斯奥得,这期间浩仁给了我族人多少猎物,我会在入寒之前加倍偿还的。”伯格仍是坐在树下,微微仰头看着董雨婷,浅笑凝望,却不更靠近。

    董雨婷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看了看祁睿哲又看了看莱亚,问:“是谁把戡武挂在树上的?”

    “我。”祁睿哲哑着嗓子道。

    董雨婷皱眉,回头对上祁睿哲幽蓝的眼睛。

    他身上有伤,还是因她而负,指责的话说不出口,董雨婷抿了抿唇,把一大半的话吞回了肚子里,只道:“孩子还小,有什么错处可以慢慢教。先把他放下来吧。”

    祁睿哲往前走了两步,停在戡武的面前,转身,斜倚着树干,阳光透过层层树影射下斑驳的光束落在他的周遭,修长的手扶在戡武的背上,漫不经心的推了一把,道:“小子,你觉得你现在可以下来了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