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雪落关山〕〔超品修仙小农民〕〔盛世嫡女:医品特〕〔反派今天也很乖〕〔古探奇玉〕〔重生学神:封少娇〕〔逆天神妃〕〔凤凰齐修之帝君别〕〔楼乙〕〔霸道老公宠入骨〕〔非凡保镖〕〔超级狂兵〕〔我无敌了亿万年〕〔美女总裁的超级高〕〔拐个王爷来种田〕〔我这艰难的爱情呀〕〔九指剑圣〕〔玄天后〕〔农家小福妃〕〔别歌帝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兽世追捕令:萌宠别跑 第200章 部落
    “有何不可?流浪兽,本来就不讲规矩。”那人有些心虚,脸上却还强装着镇定。

    董雨婷哦了一个气音,道:“原来流浪兽是不用讲规矩的,那好吧,流浪兽的事儿,就交给流浪兽解决吧。”

    董雨婷往前迈了一步,一巴掌拍在那个跳出来谈判的人肩膀上,直接把他拍回了水蛇的包围圈。

    董雨婷的力道太猛,纵然他是鱼也抗拒不了这股子推力。

    等他堪堪能够稳住身形的时候,还来不及再多说一句话,就觉得下半身一疼,扭头……发现自己腰部以下的部份,已经进了瓦悖的嘴里。

    那萃了毒的蛇瞳竖立着,透着一股让人遍体生寒的冷意。

    可他连一句求饶的话都没有机会说,就直接被瓦悖吞进了嘴里,一命呜呼。

    如果是以前,面对这样的场面,董雨婷一定会有一些害怕,一些退缩和一些心软。

    但继承了斯内勀的记忆之后,她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她刚才已经听到水蛇们的汇报了,这些流浪兽原本是打算将凯特和斐瑞他们全部杀死,然后伪装成他们的样子,等董雨婷从深渊里出来的时候突然偷袭抢夺海洋之吻。

    只是他们没料到几件事,第一是毒雾没有杀死瓦悖也没有让董雨婷变得虚弱,第二……是低估了斐瑞和凯特他们,没有料到他们宁然拼一条命也要守在这里做董雨婷的接应,明明实力不济,却没有一个逃跑的。

    如果董雨婷再晚些回来,呵……

    看了看身后剩下这不到二十个人,董雨婷的心都在滴血。

    来的时候是怎么样浩浩荡荡的场面?这才不用半天,竟然只剩下不到二十人。

    董雨婷环住了斐瑞的胳膊,笑眯眯的说:“我们家小屎进食的样子略显凶猛,别吓坏了玛琳达。咱们先回岸上。”

    斐瑞和凯特回头望了瓦悖一眼,实力的绝对悬殊和碾压,在他面前展现的淋漓尽致。刚才还凶猛的撕扯着他们族人的流浪兽,此刻被水蛇圈在瓦悖身边,简直就像是被送进了龙潭的极品,连抵抗的**都已经没有了,脸上只有一副瑟瑟萧然的样子,分明在等死。

    这样的画面,不适合雌性看。

    点了点头,斐瑞以公主抱的姿势将董雨婷抱在怀里,而凯特则让玛琳达趴在了他的背上,一路破波向着海面游去。

    破水而出的同时,海面涟漪一圈套一圈的打碎了夕阳的余晖。

    橘红色的光拢在人身上,似是浴血而归的战士,带着一种莫名的悲壮感。

    祁睿哲快步冲到海岸边上将董雨婷从

    斐瑞的手里拉了过来用自己的胸膛温暖着,一双眼睛就像光一样在她身上一扫而过,确定着她从头到脚都是完好的才松了一口气。

    莱亚在岸边拿着已经烘得暖暖的兽皮将董雨婷包裹起来,抬头清点了一下人数,微微皱眉,却什么也没问。

    去的时候前簇后拥的,回来的时候只剩下这小猫两三只,斐瑞和凯特身上还在流血的伤口,面色憔悴的玛琳达以及身后狼狈的二十来个人,不用问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莱亚和祁睿哲都很清楚董雨婷对人命的重视和珍惜程度,他们不愿让她把这些一命一条一条的都揽在自己身上。

    仔细观察着董雨婷,看到好像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心里才踏实了一些。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如今的董雨婷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她不是对死亡麻木,而是因为知道逝者已矣,她必须向前看,她必须勇敢,这样她身边的人才不会因为她的低落而受到影响。

    想想上次她的情绪把祁睿哲和莱亚折磨成了什么样子?

    自己的男人自己疼,她总不能永远遇见一点事儿就哭哭啼啼的把祁睿哲和莱亚揪心吧?

    董雨婷把手里的黑珍珠摊开给祁睿哲和莱亚看,道:“这玩意还挺稀罕的,我明天还想再下去一趟,把没吸完的毒雾都吸干净,免得到时候污染了水源。”

    “什么毒雾?”祁睿哲心口一抽,冷脸问道。

    董雨婷把海底的情况说了一遍,包括怎么下去的,怎么拿到海洋之吻的以及回来的路上遇了什么,瓦悖没有跟上来正在做什么……

    祁睿哲和莱亚听得是胆战心惊的,磨着牙恨不得捏死这个作乱的小人,怎么哪有危险就往哪跑呢?浓得连瓦悖都受不住的毒雾,她竟然眼也不眨一下就敢往里冲?就她这细皮嫩肉的,能比瓦悖的蛇鳞还抗腐蚀么?

    不管董雨婷怎么解释自己没事,祁睿哲和莱亚在心里都认定了她已经在毒雾里被腐蚀得扒了一层皮一样。

    “嘛,不管怎么样,现在海洋之吻已经拿回来了。只是……”董雨婷的目光落在凯特和斐瑞的脸上,又看了看惊魂未定的玛琳达,道:“为了接应我,人鱼族和巨鱼族受了很大的损失,我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

    莱亚一边擦着董雨婷的头发一边说:“其他事情不管你,但下海的事不许再提了。”

    董雨婷扭头,抗议道:“我还要去吸毒雾呢,不下海怎么行?”

    莱亚也不退步,道:“毒雾让瓦悖拿着这破珠子去吸,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岸上。”

    董雨婷:“我就不!”

    莱亚轻笑,目光温柔且缠绵,轻轻呵着气凑到董雨婷耳边,道:“你要相信……我和祁睿哲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没有力气再下海胡闹……要试试么?”

    董雨婷讪讪一笑,道:“算了,我怂。”

    开什么玩笑?试试?她又不傻。

    光是祁睿哲一个人,让她三天下不了床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现在再加一个莱亚,特么这两个没节操的要是真卯足了劲修理她,她特么真直接被肢解在床上。

    见董雨婷认怂,莱亚略显遗憾的笑了笑,勾了勾董雨婷的小下巴,语气有些幽怨道:“还想试试强制呢,真遗憾。”

    董雨婷脸红的不行,推了莱亚一把,然后看向斐瑞和凯特,道:“你们现在一共就剩下这么多人,再分成两个部落实在不太现实。不如……合并好不好?”

    斐瑞是疼惜妹妹的,他看得出玛琳达对凯特的感情已经产生了变化,他不舍得妹妹失望。

    而凯特更是如此,为了玛琳达命都可以不要,还有什么是必须要固守的呢?

    只是,海洋中从未有过混居的部落,人鱼和巨鱼虽然一共就只剩下二十几个人,却不知道到底是叫人鱼族好还是叫巨鱼族好。

    玛琳达在这个事情上其实也很为难,她当然希望哥哥和凯特可以成为一家人,她不想离开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但是究竟让哪个部落的名字消失,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不管她如何选择,都会有一方受伤。这不是她乐见的。

    所以玛琳达上前一步,看着董雨婷,有些怯怯的说:“使者大人今天救了我们全部人的性命,是我们的恩人。我们愿意听使者大人的话,将两个部落合并在一起。只是名字……能不能也请使者大人费心帮我们定一下呢?”

    董雨婷看着玛琳达,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她和外边那些妖艳贱货真的不一样,是一个即使女生看了也不会觉得她的娇柔是造作出来的,而是真的想把她捧在手心里护起来,就是那种任何软妹子在她面前都想变成女汉子不许别人欺负她的感觉。

    董雨婷想着,如果有一天自己也能生个女儿,特么一定要送来给玛琳达当干妈,让她帮着自己养,也养一个这样的闺秀名媛出来,玛琳达简直就是集合了天下妈妈嘴巴里别人家的闺女的集合体。太特么招人稀罕了。

    对于玛琳达的要求,董雨婷毫无抵抗力。

    点了点头,想了半天,但对起名这种事…越是谨慎越是毫无想法。

    董雨婷想了想,问莱亚,道:“神的祝福翻译成兽世的语言,叫什么?”

    莱亚回答:“布里奇斯

    。”

    董雨婷觉得还挺好听的,于是转头看向凯特和斐瑞,问:“二位意下如何?”

    这个名字……太大了。

    说实话,别说现在这个部落只有二十个人,就算明有两千人,也没有人敢叫这么狂妄的名字。

    神的祝福……

    “不喜欢?”董雨婷看斐瑞和凯特脸上的表情,怪怪的,不像不喜欢也不像喜欢,反而有点像吓着了。

    斐瑞的心思要单纯许多,董雨婷一问,就下意识的摇头,道:“不是不喜欢,只是……用这样的名字,兽神大人不会生气么?”

    “为啥要生气?”董雨婷有些茫然。

    斐瑞低了低头,道:“明明没有得到兽神大人的祝福却用了这样的名字,这是对兽神大人的不敬啊。”

    董雨婷轻笑,道:“谁说你们没有得到兽神的祝福?”

    “啊?”斐瑞抬头,傻乎乎的看着董雨婷,灿若星辰的眸子里闪动着希望的光芒。

    董雨婷拉过玛琳达,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就像兽神在梦境中亲自己的额头时一样,带着一种祝福的感觉,道:“你们拼了自己的命守住了兽神他老人家的闺女,他怎么会不祝福你们呢?”

    玛琳达被董雨婷亲的脸红到了脖子上。无关任何爱恶憎欲,只是一种激动,就好比你忽然被国家总理邀请见面,总理不但没有架子和距离感,还跟你握了手说孩子,你这次考试考的非常好,我代表国家表扬你。换你,你也脸红。

    董雨婷再看斐瑞和凯特,然后笑问:“二位觉得如何?或者你们不喜欢这个名字,可以给我一个你们喜欢的名字,我没意见,毕竟是你们自己的部落,你们有取名字的权利。”

    斐瑞和凯特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向董雨婷行礼,道:“布里奇斯将永远追随使者大人,成为使者大人在海洋中最可靠的仆人。”

    其实……

    董雨婷没打算招家丁……

    她虽然喜欢过一个游泳社的学长,但是对游泳这件事本身并没多热衷。

    这次拿了海洋之吻,估计以后没啥事儿也不会再来海边了。

    但是,她走以后,这二十几个人的小部落在海洋里生存显然并不容易,如果她的名字能为这个部落带来一点庇护,那就这样吧。

    点了点头,董雨婷算是接受了布里奇斯部落向她献出的忠诚。

    “斐瑞原本就是部落里的王子,新部落的族长也应该由他继任。”凯特率先开口,轻轻牵着玛琳达的小手,坚毅的眸子里是满满的疼惜,他把全部的柔情都给了玛琳达,也没有一丝一毫可以分给天

    地万物“我只想好好陪在玛琳达身边,别的事情我都不在乎。”

    斐瑞摇头,道:“族长的实力直接决定了一个部落的强大程度,我自问无法支撑起布里奇斯这样一个部落的繁荣。族长还是应该你来当,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是不能否认你的实力和才干。而且……我的妹妹怎么说也是一位公主,她的第一伴侣,怎么能是一个碌碌无为的人呢?”

    凯特还想再说什么,斐瑞却忽然笑了,没给他开口的机会,继续说道:“而且,你们结侣之后,我要跟使者大人回到圣纳泽去。”

    这一句话说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惊了一下。

    祁睿哲一把就将董雨婷捞回怀里,强大的气压席卷众人,压得大家恨不得直接跪在地上,黑着脸,一副随时要上来把斐瑞撕碎的模样说道:“你想干什么?”

    斐瑞吓得瑟瑟发抖,清澈的眼睛里满是委屈,一副快要哭了一样子说:“我……我想去学习使者大人的新本领……把那些神奇的技能带回海洋……”

    董雨婷拍了祁睿哲一把,道:“他还是个孩子,你吓唬他干什么?你看吓的,都快哭了。”

    斐瑞的答案还算让祁睿哲满意,所以董雨婷这样说的时候,祁睿哲便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稳稳的收了威压,淡淡的丢下一句:“只要他不动一些不该有的心思,就不会有什么无妄之灾。”

    这场闹剧就这样落下帷幕,只是这个时候董雨婷还不知道布里奇斯在不久的将来会是怎么样一个强大的部落,毕竟……她忽略的鱼类一胎的生产数量。

    董雨婷没有参加玛琳达和凯特的婚礼,毕竟这里没有一切的繁文缛节,非常简单粗暴的婚礼就是直接洞房。

    虽然董雨婷自己已经生过四个孩子了,但是对于这种观摩别人结侣过程的事情还是持保守态度的。听墙根什么,太刺激了,不要不要。

    所以董雨婷在海边和大家告别,斐瑞留下等凯特和玛琳达结侣之后走水路回圣纳泽,而董雨婷一行人则带着海洋之吻按原路返回。

    董雨婷原本是叫瓦悖直接回蛇王谷的,瓦悖却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爱答不理的即没答应也没拒绝。

    董雨婷知道他到底是不放心自己的,生怕自己有个万一,他没办法向斯内勀交代。

    可明明自己现在已经强大到谁都不用怕了,可是瓦悖却还是一副看孩子家长的心态,董雨婷也无奈,但也不反感。

    有的时候甚至有一种错觉,瓦悖就像是她的亲哥一般。

    打打闹闹没大没小,但她有危险的时候却还是会不董一切的挡在她前面,无论她有多强大,他仍

    然不觉得她可以面对困难和危险。

    这种感觉挺好的,毕竟在兽世,雄性对雌性的好只有结侣一个企图,而瓦悖却是个例外。

    要说缺点……

    就是这个哥哥,比自己足足大了八百多岁。

    啧,年龄差距有点大。

    回去的路似乎没有来时那么顺当了,每走一段董雨婷都能感觉到有人虎视眈眈的在暗处观察着自己一行人,但是明显惧怕瓦悖和祁睿哲的威压不敢献身。

    董雨婷轻笑,这是……冲着海洋之吻来的吧?

    “呵,真方便。”瓦悖懒懒地说道:“第一次见着食物跟在我身后,狩猎都不必走远了。”

    董雨婷翻了翻白眼,道:“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重口味?人家没有行动之前,咱们不带先动手的啊。”

    瓦悖不耐烦的啧了一声,表示嫌弃。

    董雨婷也不示弱,哼了回去。

    是夜,万籁俱静。

    几道黑影踮着脚踏着夜色缓缓靠近了熟睡中的董雨婷。

    心中窃喜,虽然实力强悍,但也未免恃才傲物太过狂妄了些,竟然睡得这么熟,也太没防备了吧。

    一只手缓缓伸向董雨婷,想从她拿走她抱在怀里的海洋之吻。

    结果手还没碰到她的衣服,便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手背上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腐烂。

    “啊!”一声凄惨的哀嚎响徹夜空,下秒,一双幽蓝色的眸子在黑暗中泛起了寒光,如夜幕下的撒旦,让人遍体生寒。

    “啧。”轻轻一声之后,那烂了一只手的黑影就被扔飞了。莱亚甩了甩大尾巴,表情带着一丝失望道:“你有没有点职业道德?偷东西的时候可以发出这么大声响么?我想装没看见都不行,真不专业,白白辜负了我的期待。”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给我一张复活卡〕〔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