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宫词 第十六章 夜殇夏荷
    窗外传来蝉声,有青蛙偶尔发出响声,亦或是锦鲤在池塘中一跃而出,溅起水花发出水声。

    顾长歌坐在半人高的木桶里,将整个身体沉到水面下,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水面上浮满了玫瑰花瓣,淡淡地味道氤氲四周,连带着潮湿的空气一起缥缈。

    她思来想去昨日见到温木槿的事情,温木槿消瘦的肩膀和不盈一握的腰肢,整个人几乎都瘦成个纸片。

    顾长歌虽然不能体会这种从被母亲养在膝下疼爱的感觉,他们的母女情深一直是自己向往的。但她也曾在养母阮雪静静睡在自己怀中再也不会醒来时哭的撕心裂肺,体会过那种亲人一夕离去,情感瞬间崩塌而多年来慢慢培养起的亲情再也无所依托的感觉。

    那种眼睁睁看着生母死去无能为力的感觉,她也曾感受过,彻骨的寒冷与害怕让她似是沉入无尽的水底。

    喘不过气又抓不住浮木。

    她伸出自己的手,细细看着纤长白嫩的手指,她知道此刻温木槿的感受定然比她曾经好不了多少。

    眼睁睁看着亲人分崩离析,她的两个至亲,这样的情感又怎是寻常人能够控制的。

    可她一个外人,无法也不能插手到人家的家务事中。

    唯一的办法,只有温木槿自己不可以。

    只能是温木槿站出来,支撑起整个快要散掉的家庭。她的父母只能由她自己来维系。

    她忽然笑了,呆愣愣的看着眼前艳丽的玫瑰花瓣。

    若要温木槿话算话,也就如温木槿今日所言,她要有地位,才能让温家倚重,视她为依靠。

    温木槿入宫了,世上再无人能够让她变得有地位,除了一个人……

    裴缜。

    顾长歌苦笑着,心中着实有些不忍。可温木槿曾经在自己有困难的时候不顾一己安危,站出来坚定地帮她话。

    她细声细语,知道无依无靠,唯有一个姐姐能够帮一帮她了。

    可就算这样,顾长歌忙,她仍旧自己默默承受一切,不曾让这些烦扰公之于众。

    她困惑又无助的表情浮现在顾长歌眼前,让她心里阵阵不安。

    要怎样的自私才能放任自己的姐妹也要去经历那种曾经的痛苦。她顾长歌是可以帮助挽回的。

    想到这里,她又深吸一口气,将头埋入水中。

    缺氧的感觉充盈身体,周身似乎要炸掉,她才下定决心,一定要帮温木槿!

    猛地,她被一双手捞了起来,哗啦一声出了水面。

    她惊叫一声,双手胡乱抓,却抓到一双温暖的手。

    裴缜皱着眉头站在眼前,衣服已经被顾长歌溅起的水花淋湿了。

    “你怎么沉在水里那么久,不难受吗?”

    顾长歌浑身不着寸缕,站在水桶里,肩膀与发间都有玫瑰花瓣,暖香的空气甜甜的,她心头一暖,也不顾其他,张开双臂扑倒裴缜怀中,用力吸气,将他身上的味道吸入鼻腔,进入肺中。

    “怎么了?”裴缜见她如此,内心涌动了不知名的情绪,他伸手将顾长歌紧紧搂在怀里。

    这样娇的女人,妩媚的身躯湿漉漉的贴在身上,滋味当真是不一般。

    顾长歌的头紧贴自己的脖颈,呼出的热气痒痒的。

    他终于忍不住一把抱起顾长歌,从一旁的架子上拽下一条纱幔裹在她身上。顾长歌双手揽住他的脖子,笑着戏谑道:“皇上翩翩君子,怎么也如此猴急?”

    他声音低沉沙哑:“朕是君子,亦是人夫,有言道,食色性也,娘子莫要耽误了韶华。”

    顾长歌被他抱着,轻轻放到床上,趁着月色朦胧,映得佳人眉目清晰,一寸一寸柔情蜜意。

    月光皎洁,偶有荷香阵阵袭来,伴随着顾长歌周身的玫瑰清甜,一时间竟分不出究竟是顾长歌甜,还是香气逼人了。

    裴缜只觉得拥有时间最好的,最美的感情。

    等到后半夜,顾长歌披上了一件纱裙,躺在床榻上看裴缜的睡颜。

    他睡觉时不太安宁,经常发出梦呓,又忽然伸手揽过顾长歌,开始她很不适应,常常被惊醒,却发现裴缜仍是熟睡,这些动作都是无知觉的。

    她不知道他梦里经历着什么,只想他更踏实一些。

    伸出一只手指,轻轻点在裴缜的眉头中间,那团蹙起的眉头反而更加紧蹙了。

    她轻笑出声,又伸手抚摸他的嘴唇。

    薄薄的嘴唇紧抿起来。

    “到底梦见了什么,梦里也不安生……”顾长歌低声着,仿佛睡觉的裴缜能够回答她一般。

    无奈,回答的只有他轻轻的鼾声。

    顾长歌收回手,赤脚走出房间,今日是碧玺当值,她听门有响动,走过来瞧见顾长歌衣衫单薄,又赤着脚,不觉道:“娘娘,夜里凉,还是加一件衣服吧。”

    顾长歌摆摆手,示意她不必麻烦,自顾走到外面凉台上,月光倾泻着银光,洒满湖面。微风吹起粼粼细波。

    偶尔有鱼跳出水面,激起一层层的水圈。

    不知不觉,已有荷花开了。

    在皎洁月色下盈盈而立,不掩饰,不躲避,向所有前来观赏的人展示着美好与骄傲。

    若人如同荷花,既不因美丽而傲慢,也不因残损而愧于见人。

    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皆出自本心,来自意愿,那生活起来,想必有滋有味,无惧月色阴晴圆缺了。

    “娘娘,”碧玺不放心的跟在后面,倒了一壶热水端到她眼前来“娘娘怎么睡不着?”

    “碧玺,你看这荷花,似是孑孓独立,又傲然高洁,这样的美丽。我曾经觉得玫瑰是这世上最美艳的花朵,不大不,芬芳浓郁,像极了女人的娇艳欲滴。可如今看到荷花,便觉得各花入各眼,古人总赞荷花的高洁是没错的。”

    顾长歌其实没有在跟碧玺话,她只是静静的看着荷花,在想心事罢了。

    碧玺看她的样子,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终究是不太对。

    这是顾长歌第一次将皇帝留在房中,自己出来。

    “奴婢懂得不多,只觉得是花总是好看的。娘娘可是有什么心事吗?这两日总觉得娘娘心神不宁,若是奴婢能帮得上忙,定然帮娘娘筹谋。”

    顾长歌看碧玺神情认真,想了想,笑了出来。

    她一直在想温木槿的事情,不曾想心事外露,身边的人都是看在眼里的。自己情绪不好,他们做宫人的都伺候的仔细,生怕触怒自己。

    “碧玺,你入宫时间久,之前跟着敬太妃,可见过敬太妃有过这个样子?”

    她佯装不经意的样子,却留心观察碧玺的表情。

    碧玺想了一想,道:“敬太妃心思细,每当先皇久久不来时,时常流露出这个表情,只是那时敬太妃已是久病产生,心思沉重总是有的。可娘娘正是盛时,又有皇上宠爱……”

    顾长歌发出低低的长叹,抱了抱臂,似是有些冷了。

    “我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

    她的确是患得患失,既怕裴缜宠爱温木槿而不那么疼爱自己,又怕温木槿饱尝失去至亲的痛苦,手心手背,偏偏就是难以权衡。

    “娘娘,后宫那么大,时日还很长。”

    碧玺突然出这句话,让顾长歌一愣。

    她不是不通透的人,自然知道碧玺是劝她不要瞻前顾后。

    后宫那么大,妃嫔就像是花朵一般,年年春日年年生,一批一批娇艳迷人。而时日总是在慢慢过去,白驹过隙也好,度日如年也罢,都不会因为他们的情感而驻足片刻。

    不如及时行乐。

    拥有一时的美好足矣,何必患得患失,让这样的美好时候也留存一丝遗憾呢。

    她感激的对着碧玺笑了笑,站起身来回房。

    第二日天光微亮,裴缜已经醒来,有宫女上前伺候他穿衣。

    顾长歌朦胧间听到裴缜让她多睡会,今晚再过来看她。突然清醒起来,她抓住裴缜的袖子,望着他:“皇上,昨日皇上食色性也,劝我莫要耽误韶华。”

    裴缜笑起来,伸手刮她鼻子:“我也,做人莫要太贪了,昨日才与你**,现在大臣等着我呢,”他暧昧眨眼“等着我晚上回来。”

    顾长歌心里一慌,忙“不是,皇上……我的意思是……韶华并非我一人有……”

    裴缜的神色慢慢沉了下来,他静静听着顾长歌话,表情却已经不是刚才调笑的模样了。

    一种钻心的痛刺激着顾长歌的神经,她舌头打结,忽然转口道:“我希望,皇上也要珍惜自己的韶华,光阴易逝,要及时行乐。大臣们虽然固执,但都是为了皇上好,皇上不要再生气了。让更多的时间都是开心的,好不好?”

    她俏皮一笑,裴缜放松了下来,他握了握顾长歌的手,俯身亲吻她额头:“有你在,我也不会那么早被那些老顽固们气病,走了,你多睡会吧。”

    完,顾长歌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默默坐了起来。

    香芝进来为她梳妆,乔柳双在一旁捧了玫瑰泡的水为她净手。

    等一切都准备完毕,顾长歌看着镜中身穿清水碧色裙子的自己,抚摸着自己手腕上黑曜石手钏,上面串起来的一枚玉扳指,平静地道:“叫温贵人来这里一趟,本宫有事情找她。”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