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宫词 第三十四章 争宠
    既是商量了一同去看望燕常在,四日后的一早,给皇后请了安,顾长歌并着毓妃与温木槿,三人行走在朱红色宫墙围成的甬道上,宫女都跟在后面陪侍。

    毓妃低声道:“自从燕常在有孕,皇后便免了她早晚的请安了,我悄悄问过为我把平安脉的太医,是燕常在身子不太好,人总是虚弱,我想这一胎怕是难啊。”

    温木槿最是谨慎,听了这话,张了张嘴最终也没什么。

    顾长歌手中拢着手炉,心里却疑惑,早听闻燕常在身子不好,可宫中御医多是名家圣手,药材也是数不胜数,如今她有孕,自然是多名贵的滋补品都流水样的送进清宁宫里,若是连太医院都无法调养好她身子,那这病岂不是太过凶猛?

    “我听闻燕常在身子一向很好,这连日里的弱症,太医院的没有好好医治吗?”顾长歌将疑惑出口。

    她看毓妃神色平静,倒是身边的羡予忽然开口:“娘娘有所不知,太医院因着燕常在有孕,反倒是不敢用药了,怕影响了胎儿。”

    “羡予,休要胡,”毓妃呵斥了羡予一声,声音又恢复柔和“倒不是太医院的不作为,只是自古女子有孕向来如同在鬼门关上走一遭,太医们见多了,自然不会如同咱们一样手足无措。依方子治就是了。”

    顾长歌与温木槿对视一眼,二人不再言语。

    到了清宁宫,却见楚雪灵的宫女都被打发到屋外了,见她三人过来,有机灵的宫女忙行礼进屋禀报,不一会,宫女出来开门请她们进去。

    顾长歌进屋就发现这屋子里光线昏暗,有浓重的草药味道,明明是白天,帷帐却放着。宫女上前将帷帐绾起来,又搬了凳到床前。

    “坐吧,臣妾身子不适,不能给娘娘们请安了,还请娘娘们见谅。”楚雪灵虚弱的声音传来,宫女扶着她坐起来,众人这才瞧见她脸上竟是一丝血色都没有,苍白的可怕。

    毓妃心下一惊,伸手握了握她的手:“这个时候就不拘着礼了。”

    顾长歌有些迟疑,但还是坐了过去:“你这是怎么了,几日不见罢了,如何越发严重了?”

    她的疑问并非多余,皇后免了她请安不过几日时间,几天前她还好好地站在众人面前行礼问安一应俱全,随是娇弱些许,但并不似这样憔悴。

    “呵……”楚雪灵苍白的面容上闪过一抹冷笑“臣妾有孕在身,自是好的都给了孩子,臣妾不要紧的。”

    见她如此,顾长歌也不好再什么,几人略坐坐便嘱咐了几句起身离去了。

    楚雪灵入宫本就与众不同,除了与南宫氏都为太后引荐外,更是一舞兰陵入阵曲惊艳了众人故而久蒙盛宠。

    她家世不俗本就不必太过谦卑,如今有了身孕,不愿曲意逢迎的自然也就不必勉强了。

    顾长歌本是担心她身子,她自己这么,旁人定是不会再问。

    回宫后打发鸿禧探听,是连日来燕常在的身子并未有好转,但到底也不至于这样,恐怕是她太过心在意了,久不晒太阳这才面容苍白。

    顾长歌虽然心有疑虑,但也不再操心。

    皇后那头身子也已有八月,不出两月就要临盆,等皇后生下了孩子,太医院想必会全力呵护燕常在母子。

    她坐到窗侧软榻边,倚靠个绣花靠垫打算继续看之前久未读完的。之前因着没空,总也瞧不完,如今因着心不在焉,薄薄一本书却看了已有三四个月。

    才刚看过两行字,就听门响,夹着寒风带着一缕梅花香气,一个明黄色的身影走了近来。

    顾长歌眼睛一亮,诧异的叫道:“皇上?”

    她忙站起来行礼问安:“给皇上请安,这个时候皇上不是在御书房吗?”

    裴缜笑着将手里的一束白梅塞进顾长歌怀里,坐到刚才她坐的位置:“本是与孟自兴在书房话,闻见有梅花香气猜是宫中梅花早早开放,便打发他走,亲自选了这些梅花折了给你插瓶,你可喜欢?”

    顾长歌面上一红,捧着梅花低声道:“臣妾喜欢。”

    见她如此,裴缜倒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了?你好似心情不佳。”

    “今日与毓妃和淑贵人去瞧过了燕常在,见她身子不大好,总是有些担心,”顾长歌迟疑了一下,试探道“皇上这两日可去瞧过?”

    裴缜面色一凝,将顾长歌放在桌子上的黑曜石串起来的玉扳指拿在手中把玩:“两日前去瞧过了,她身子不好不愿起来,病怏怏的看着难受。”

    “想必常在是刚有孕的缘故。”顾长歌随意接口。

    “快去找个瓶子把花插上。”裴缜提醒她。

    顾长歌抱着梅花,环视房内一圈却未见合适的花瓶,想了一下,让碧玺去库房里把之前放着的一座檀木嵌绿玉花插拿出来。

    花插是由黑檀木打磨成树干的造型,在插口处嵌上绿玉石,梅花孤傲凌寒而开,花枝没有半点叶子,如此插入花插里,显得天然自在,可见顾长歌心思奇绝。

    “皇上看,如何?”她将梅花摆在四角方桌上,坐到裴缜对面。

    “骨清香嫩,迥然天与奇绝。唯有这样才能展现梅花之姿,”裴缜凝视着顾长歌姣好美颜“长歌,朕几日不见你,你何时又有了这绝妙心思。”

    莞尔一笑作罢,知道裴缜是调笑她,顾长歌也不在意,让人端了茶水点心。

    “如今也快到年下了,臣妾想皇后娘娘有着身孕,怕是操心着后宫的事情又要在意着孩子,就让人备下了几身孩子的衣服鞋袜,虽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多少也替娘娘分一分忧。”

    “你有心了,皇后在意这孩子,有你送的东西,她肯定喜欢。”

    “到底臣妾也是没什么用,不如毓妃姐姐能帮皇后料理后宫诸事分一分忧,臣妾只在孩子上尽尽心也好。臣妾瞧着皇后每日滋补,气色是越来越好,定然会生个大胖子的。”

    裴缜眉头微微一皱,语气有些不满:“皇后太过在意孩子,总是进补,太医多次提醒不要吃得太多了,可她偏不听,如今倒是胖了好几圈。”

    “皇后吃就是皇子吃,皇后娘娘也是为了孩子好。”顾长歌安慰他。

    二人不过几日未见,话却越聊越多,正在兴头上,碧玺领着一个宫女进来了。

    顾长歌眼尖,此人正是清宁宫今日为她们开门的宫女。

    宫女进来先跪下行礼。

    裴缜皱眉问她有什么事。

    宫女抬头怯生生看了顾长歌一眼,声道:“回皇上,回娘娘,主身子有些不适,想叫皇上去看看。”

    顾长歌不疑有他,劝道:“皇上去看看吧,臣妾总瞧着燕常在神色恹恹的,皇上多去瞧瞧她也能开心几分。”

    裴缜有些不情愿,到底还是起身过去。

    临走时候他拉着顾长歌的手,道:“如今天气凉了,你也要在意这点身子,别一味只提他人想着,朕前几日得了上好的雪狐皮,叫人制了大氅,做好了就给你送过来。”

    “臣妾多谢皇上。”顾长歌心里一暖,裴缜还是时刻在意着她的,这几日的失落感也一扫而光。

    晚上用膳的时候,她想起今日宫女燕常在不舒服的事情,问碧玺燕常在的情况。

    碧玺,皇上过去以后,燕常在闹着喘不上来气,可能是阴气太重,偏要皇上陪着才行,皇上这会子还在清宁宫呢。

    顾长歌哦了一声,只,燕常在初次有孕,害怕也是常事便没有再提。

    反倒是一个月后,在给孟亦夭请安的时候,乔官女子面上挂着不高兴诉苦道:“皇上好不容易到臣妾那一次,还让燕常在叫去了,是胸口闷,依臣妾看,娘娘还是多派几个御医给她瞧瞧吧。”

    孟亦夭脸色不变,仍旧云淡风轻,只是身子越发沉重了,顾长歌瞧她当真比未孕时胖了许多,手上的镯子戒指早已褪下。

    “啊?之前皇上在臣妾那也是让燕常在叫去了!”林答应像是才知道一样,惊叫起来。

    乔官女子面色不佳,似是揣测偏声音又大:“莫不是每次皇上到后宫里,她都要叫皇上过去吧?”她眸光落在顾长歌身上“臣妾可听之前皇上在锦妃姐姐那,也是被她叫走了呢。”

    听她怪腔怪调,顾长歌就知道她没安好心,当即笑了:“到底燕常在有孕,咱们做姐妹的要让着点才是。”

    乔官女子眸色一转,满脸的不乐意:“皇后娘娘可是后宫之主,这身子可比她金贵多了,娘娘都没有喊痛抱屈的,偏就她仗着有身孕抢了我们的恩宠吗?娘娘,您可要为锦妃和我们姐妹们做主啊!”

    顾长歌心里不屑,虽然燕常在做的也的确过分,乔官女子心中不悦是正常,只是她要个法,偏拉着自己,当真让人不齿。

    孟亦夭手扶着肚子,眉头微皱,淡淡道:“燕常在初次有孕,害怕也是正常的,有皇上陪着她心里能好受一些。你们都是后宫的嫔妃,要以皇嗣为重才是。”

    “是,臣妾们谨遵娘娘教诲。”

    众人站起来行礼。

    “以后这等争风吃醋的事情不可再发生,锦妃,你是不是?”孟亦夭话锋一转“你也是宫里位份较高的嫔妃了,要给众人做榜样才是。”

    顾长歌一愣,从始至终她都不曾一句抱怨,皇后却指着自己教育,当真好笑,她微笑点头,心想,既然如此不如做绝了吧:“皇后娘娘教训的是,臣妾绝不会与燕常在吃醋的。皇后娘娘凤仪万千更是颌宫表率,臣妾们自然唯娘娘马首是瞻。只是臣妾有些担心,清宁宫阴气重,十五之夜就要到了,恐怕燕常在又会担惊受怕。可……十五应是皇上陪伴娘娘的日子呀。”

    她无辜的眨了眨眼,等着孟亦夭表态。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