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宫词 第六十七章 女儿心事
    这一日清风斜斜,是难得的清凉舒爽。

    曲院外面荷花池的花朵有些已经凋敝,而还有不少才是盈盈初开的模样,顾长歌手抚着腹,此时的腰部已有些大了,穿上裙子却也不大瞧得出来,遮盖在喧腾的裙子下,唯有抚摸方才能感受到。

    她懒懒的依靠着围栏,瞧锦鲤游来游去,争先恐后,不觉笑了。

    这样的好时候怕是不多了,现下才八月,难得如此清凉,很快九月便要回鸾,接着便是又一年冬天。

    素银在一旁撑了伞出来,瞧她一个人站在湖边,只轻声走过去,遮盖住耀目的日头。

    有宫装女子依着宫女的手,自远处袅袅娉婷而来,一身浅紫色茉莉花绣襟长裙衬得光阴正好。温木槿已有九个月身孕,即将临盆,扶着浣纱的手走来,吓了顾长歌一跳,忙遣了佩青去扶一把。

    温木槿也不在意,笑吟吟过来微微蹲下身子算是行了礼。

    碧玺打屋内出来,手中拿了个鹅羽软垫,放到石凳上垫好才叫佩青付她坐下。

    “姐姐好情趣,一个人在这看荷花。”温木槿打趣。

    顾长歌嗔怪的看了她一眼,吩咐碧玺去拿甜汤来,伸手抚摸到温木槿高高隆起的肚子上:“还我,偏你这九个月的身孕,还要走来走去,真叫我害怕,若是磕了碰了可怎么好?”

    温木槿浑不在意,只爱怜的看着肚子,柔声道:“周大人我身子底好,多走动走动对孩子有好处,我瞧着咱们那位皇后,孕中百般心在意,到底也是无用,不如听了太医的,走一走也觉得舒畅些。”

    想起皇后为了龙胎将自己吃的足足胖了好几圈,顾长歌也不免心惊,当时她生产万般不易,若不是毓贵妃上前帮手,只怕没那么好生下来。也可惜太子到底是不中用的。

    到底温木槿如今很好,周无术的医术又是没得挑的,也放下心来,想起前些日子温木槿鞋子穿着不舒服,早就让人做好了一双软底布鞋来,便要吩咐香芝去拿。

    “之前你腿和脚都浮肿了,我便叫绣坊做了双软底鞋来,宫里头的鞋子虽然好,却到底不如普通软底鞋穿着舒适,”她四下望了望,却没看见香芝的身影,问碧玺道“香芝呢?”

    碧玺也流露疑惑神色:“从早上娘娘用过膳就没瞧见香芝了……”

    温木槿闻言笑出声来:“方才我与浣纱去方壶上香,倒是瞧见她了。”

    顾长歌不觉轻轻摇头叹气,面上确实慈和:“到底是个姑娘,爱到处玩去,我竟也约束不住。”

    温木槿轻轻笑了一声,一手掩口,斜睨了她一眼,俏声道:“姐姐只觉得她是姑娘吗?我瞧着怎么也该是大姑娘了呢。”

    见她话的隐晦,似有其他意思在内,顾长歌让素银也不必打伞了,叫人挪了东西到里屋去,二人携手坐在贵妃榻上,仅留了碧玺与浣纱在旁侍奉。

    有袅袅清甜香味从大鼎中斜斜飞出,那鼎正是顾长歌生辰时,恭硕王府送来的紫铜鎏金大鼎,顾长歌见了便觉得喜爱非常,叫人摆在屋内用着了。

    她呷了一口甜汤,才问温木槿:“你可是瞧见香芝跟什么人在一起吗?”

    温木槿甜甜一笑,看了一眼浣纱道:“你先瞧见的,你与贵妃娘娘听吧。”

    浣纱应了一声,叙述道:“奴婢与主礼佛出来,瞧见远远地有个身影很是眼熟,近一些了发现是香芝,主想着若是香芝在,或许娘娘也在一旁也不定,便叫奴婢过去看看。谁想奴婢才走几步,香芝一转身却隐到了一处树影里。里面隐隐传来有男子话的声音,奴婢不敢再瞧,便赶紧回去禀报了主。”

    顾长歌秀眉蹙起,看了碧玺一眼:“今日香芝总是不见人影,你可留意到她都去了何处?”

    碧玺面有愧色,低声回:“是奴婢管教不严,竟没瞧出端倪。”

    温木槿浅笑一声,解围道:“倒不是碧玺姑姑御下不严,此事本就隐晦,姑姑事情又多,难免有顾不上的,”她温言对顾长歌“姐姐也不必恼怒,到底她与咱们也差不了多少年纪,宫女们入宫三年,快的十七岁便能放出去许了人家,只是香芝存了这份心思,姐姐可知道吗?”

    顾长歌轻轻摇头,难免有些歉意:“她跟了我两年,我竟是一点没有察觉出来她的心思,等她回来,我问问她便是。若是她有心,我也可以求了皇上。”

    温木槿走后,顾长歌见没多久香芝便进了屋来,脸上的兴奋还没有退去。

    她斌退旁人,独留下香芝一人在眼前,轻声道:“你方才去了哪里?”

    香芝搅着手指,低头回复:“奴婢方才去了方壶……”

    顾长歌轻轻一叹,继续问道:“可曾见了什么人吗?”

    她脸上忽的绯红,将头低的更低,低声答道:“沿路遇见过两个宫女,旁的再没瞧见了……”

    “胡!”顾长歌轻一蹙眉,将手中茶盏放到桌上“淑嫔与浣纱都瞧见了,你到了方壶与一男子见面,莫非是她们胡邹,欺骗本宫不是!”

    香芝吓得心中一紧,忙跪下来,脸色由红变白,咬紧了下唇不敢言语。

    见得此情形,顾长歌心里一软,眼神又放的柔和些,声音也轻柔下来:“香芝,你我二人虽未主仆,可有之前在海镇的经历,我到底也是把你当自己人的,待你也比旁人多疼惜三分。可如今你要把我当做什么?偏是这样的事情也要人家来告诉我吗?”

    香芝低垂了头,不敢瞧自家主子。

    顾长歌轻轻叹气,伸手拉她起来,握住她的手道:“若今日瞧见你的不是淑嫔,换了任何一个本宫只怕都难护你周全,我全盛时期旁人眼睛都盯在曲院里,唯恐抓不住我的把柄,发现你与人私通,这样的罪名不仅你承担不了,连我都要被你牵连,落个御下不严的罪名,你可知后果如何?”

    香芝泪水已经朦胧了双眼,低声啜泣着,抬起头抽噎着道:“奴婢不想害了娘娘……都是奴婢不好……娘娘责罚奴婢吧。”

    顾长歌伸出手,用帕子轻轻擦了眼泪,伸出一只纤细雪白的手臂,指尖轻挑她下巴,让她不得不抬起头来看着自己。

    女大不中留,她既已有了自己的心思,只怕也要早早打算了。

    顾长歌莞尔,笑着:“你有喜欢的人,本是好事,我若责罚你倒显得我不近人情了。”

    香芝双眸一亮,喜道:“娘娘不是要责罚奴婢吗?”

    “傻孩子,”她轻笑“若我要责罚你,何必唤你独自到身前来,只消打发人告诉了慎刑司便是。”

    “那……”

    “你若当真喜欢他,一年后你年岁也到了,本宫便为你们指婚,放你出宫与他成亲便是。”顾长歌瞧着香芝慢慢变得激动,心里又酸涩也喜悦。

    香芝喜不自胜,不住的点头,再次下跪感谢顾长歌。

    顾长歌却又板了脸道:“只一样,如今你在我身边,可不能再这样偷偷跑去和他见面了,叫人瞧见要多生是非!你们虽是宫女,却也是皇上的人,应谨言慎行才是!若被人抓住把柄,不光是你,连他也不得善终!”

    为防止香芝被欢喜冲昏头脑,顾长歌警醒她:“是告诫你,也是告诫他,莫要为了一时的高兴而断送了前程!”

    香芝只顾得欣喜,连忙答应:“奴婢晓得了,定然收敛,不叫娘娘为难。”

    有贵妃的指婚,对于宫女而言那是何等的荣耀,更何况锦贵妃如今是盛宠,比起一般的宫女,又多许多荣耀。

    顾长歌随手拔下头上的一支环佩碧玉簪塞进她手里,笑着:“既然你晓得,那我也不多了。知道你有心上人,我还没恭喜你,这支簪子只当是贺礼。”

    香芝手握簪子推了一推,眼里却噙了泪水:“娘娘,这样贵重奴婢哪敢收,只是奴婢若是离开了娘娘,谁来伺候娘娘呢……”

    她想起这事,顾长歌知道她也不是个没心没肺的,心下高兴,安慰她:“簪子你收好,本宫身边的大宫女如今只有你,原本……”

    顾长歌神色一黯,想到之前的香盈,蹙了眉头:“香盈是个没福气的,心也太高了些。你放心,待到你出嫁的时候,我来为你出嫁妆,你将是我第一个指婚的,定然让你风风光光。”

    香芝忽然伸手紧紧拉住顾长歌的手,眼泪顺着脸颊簌簌滴落:“能伺候娘娘,是奴婢的福气,奴婢与李达必然谨记娘娘的好,永世不敢忘。”

    顾长歌一愣,惊诧张嘴忽而笑出声来望着她道:“李达?之前皇上微服出宫时候陪伴在身边的李达?”

    香芝羞红了脸,点点头:“恩,之前在宫中我们见不到,到了这边管的松些,偶尔便能见上一面了……”她慌忙摆摆手“娘娘放心,奴婢会托人带话给李达,定然不叫娘娘为难!”

    顾长歌满面笑意,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心里无比安慰。

    李达是个好的,若是托付终身定然是个好归宿,将来他二人成亲,李达依旧是侍卫,若欺负了香芝,她也能管上一管。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