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宫词 第一百二十三章 百花开放争奇斗艳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圆明园自入春后,百花齐放争相斗艳。

    因为顾长歌主动向皇上提出,圆明园里曲院虽好,靠着水又风凉,但到底是有些不安全的。

    如今她带着逸宸,事事都要为他着想。自然想到,曲院四面环水,若逸宸一个不小心掉入水中那就坏了。

    皇帝听了很是认同,便吩咐了人将距离九州清晏最近的长春仙馆打扫出来,给顾长歌居住。顺便淑贵人也带着孩子,二人年岁相仿,一起玩耍也没关系。

    顾长歌十分高兴,因为又能跟温木槿一起,虽然回宫了,可顾长歌自己的位份不是高,一时间也不好挪动温木槿到自己宫里来。

    局势不明朗,她也不愿多惹是非。

    如今水到渠成,自然是好。

    这天,顾长歌让温木槿与自己一同用膳,小宫女端进来一道凉拌菜上来,顾长歌瞧着新鲜,便问道:“这道菜从前没吃过,叫什么?”

    小宫女是在圆明园伺候的,听主子问,谨慎回答:“回晗嫔娘娘,这道菜叫凉拌忘忧草,是小厨房新来的厨子做的。”

    听着名字便觉得新奇,顾长歌看着菜,笑着说:“当真是奇了,”看温木槿也仔细去瞧“一道菜罢了,竟然叫忘忧草。”

    温木槿好似是认识这道菜,文雅微笑说道:“这忘忧草也叫金针菜,民间还叫它黄花菜。忘忧草的花和根都能入药,有祛温利水,除湿通淋,止渴消烦,开胸开膈的功效,更令人心平气和,无忧无郁,所以叫忘忧草。姐姐尝尝。”

    宫女将菜夹到盘中,顾长歌拿起银筷子挑起,仔细观察了一下,又放到口中咀嚼。

    忘忧草口感清爽,味道清淡,咬起来更是脆嫩,她倒是十分喜欢这个味道,点点头赞许:“果然不错,这厨子很是有心,碧玺,去赏他。”

    温木槿笑着说:“这倒稀奇,姐姐头一次有这么喜欢的吃食呢,难道在外面从来没吃到过?这都是寻常玩意呢,有时路边便长了许多。”

    顾长歌微笑摇头,又夹了好几筷子吃了:“不曾过呢。”

    二人商量着安顿下来,便带上皇子与公主去给太后娘娘请安。

    因为近日挪动,皇帝一直也未曾过来,顾长歌宫里的风轮吹动,她正懒懒的乘凉,听见外面传皇帝到了,便有些不情愿的起身到宫门口去迎接,才福了身,皇帝一把将她托起,二人挽手入屋内。

    见桌子上摆放着葡萄和蜜桃,皇帝取笑她:“一瞧就是一直放着也不肯吃,怎么也不叫人换了去。这些奴才也是,知道你不爱吃还拿来。”

    顾长歌亲昵白了他一眼,吩咐碧玺去切蜜瓜,伸手去摸皇帝的背后,见是干的便放了心,拿起一旁的团扇轻轻为他扇起风来:“臣妾自己在这里,刚用了午膳不爱动,也不想吃什么,倒是一会逸宸醒了要吃些水果,臣妾怕冰镇的太凉他吃了要咳嗽,便叫人把葡萄与蜜桃放在这里放热些,他吃下去也欢喜。”

    皇帝目露赞赏,夸赞道:“朕之前还有些担心,逸宸在你这里,或许会不习惯,你照顾的倒是极好。前些日皇后还说起,你待逸宸倒是十分亲昵,并不在意他的生母是曾经先皇后的宫女。”

    “逸宸是皇子,”顾长歌想了想,说道“皇上肯让臣妾抚养逸宸,是臣妾与逸宸的福气,无论他生母如何,臣妾以后便是逸宸的养母,待他自然要像待逸晖一样。逸晖无福,不能叫皇上一声父皇,臣妾便盼着,逸宸能平平安安,健康长大便是。也算对得起太后的托付。”

    皇帝点头,二人叙叙又说了会话。

    几日后,顾长歌穿了一身水绿色长裙,看着清爽无比,与温木槿一同去给太后请安。

    没想到到了以后才知道,皇后与皇上也在,怡常在与祥嫔作陪。

    二人行礼问安后,逸宸和婉殷也由宫人各自带着给太后和皇上皇后请了安。

    大人说话,孩子们出去玩,等顾长歌和温木槿坐下,皇后方笑着说道:“今日也真是巧了,本宫与皇上想来看看太后,没想到怡常在与祥嫔也在这,现下晗嫔和淑贵人也来了。”

    顾长歌嘴角勾起浅笑道:“今日天气好,臣妾想着与淑贵人带皇子公主来给太后请个安。”

    温木槿也眉眼都是笑意,看着太后说道:“婉殷很是想念太后,两三日便闹着要来给太后请安呢。”

    太后眉开眼笑,她不太喜欢温木槿,却对孩子们很好,听温木槿这么说,心里也是高兴的。

    转而看着皇帝道:“这几个孩子都是好的,十分有孝心,哀家也高兴。只是后宫里子嗣太少,”又看着皇后“皇后也要多尽心才是。”

    皇后得体微笑应了,道:“母后说的是,儿臣也是这么劝皇上的,多到年轻的嫔妃处,如容贵人和怡常在,都是好生养的年纪。”

    太后笑,皇上想起了什么一样,问道:“倒是久不见容贵人了,怎么,身子还是不太好?”

    “容贵人只是有些发热,过过就好了,”怡常在笑着说,声音清脆,眸光灵巧的在皇后身上转了一圈,说道“皇后娘娘几乎日日打发奴才去看容贵人,哪里能不好呢。”

    “恩,皇后做的极好。”皇帝颇为满意。

    太后看了她们一圈,说道:“倒是熙嫔那里,一直闹着不好,太医也瞧了,却也说不出什么,只说天气暑热,或许反胃。她是双身子的人,也要在意些,皇后可曾去瞧了?”

    皇后笑着回应:“昨日才去看了,儿臣想着熙嫔总是吃核桃上火,没想到最近太医调理的好,脸上的疮都好了。”

    “恩。”太后点头,表示认可。

    顾长歌突然想起了什么,笑着说:“臣妾最近发现一道好菜,叫凉拌忘忧草,很是清凉降火,回头问了太医,送去给熙嫔倒是不错。”

    温木槿掩面笑道:“姐姐最近爱吃那个,几乎天天都吃呢。”

    太后听了这话,也来了兴趣:“哦?晗嫔喜爱的吃食,倒是不多见,忘忧草这个名字也别致。”

    “便是民间寻常的菜色,”顾长歌说,“若是太后喜欢,臣妾也叫小厨房送一份来孝敬太后。”

    “忘忧草又叫黄花菜,”怡常在面上带了几分不屑,“是民间最普通不过的菜了,上不得什么台面的。”

    顾长歌低眉颔首,也不欲争辩。

    倒是皇帝忽然说道:“朕在晗嫔那倒是也尝过,忘忧草入口清爽,的确是不错,虽然是民间常用的菜色,偶尔吃了倒也爽口。晗嫔小厨房做的极好,不如给各宫都送一些,叫各宫也都尝尝鲜。”

    皇上发话了,怡常在自然不能多说什么,陪着笑道:“皇上都喜欢的东西,臣妾倒真的好奇了。”

    顾长歌知道皇上是帮她,笑着应了:“这倒是不难,如今正是有新鲜忘忧草的时日,食材是不缺的,只是,”她面露些许难色,“皇上有三宫六院,各宫姐妹们多,先给了谁也不好,可臣妾的厨子就一位,怕是要忙坏了他。”

    “那有何难,”太后和蔼道,“咱们只是尝尝,吩咐了小厨房多做一些,各宫分一点点,尝尝味道,若是吃得好,便叫你宫里的厨子教给各宫的宫人便是。”

    “是,”顾长歌应道,“那今日回去,臣妾便吩咐了小厨房多做出来,给各宫分去。”

    太后很是满意,笑着点头,说道:“你有心了,如今熙嫔有着双身子,总吃些核桃对孩子好是没错,只是这上火也是不行的,多吃这样的菜对身子好。”

    顾长歌看太后对熙嫔的身子很是在意,知道熙嫔是太后的母家人,她心里也想暂时倚靠了太后这座靠山,自然要讨好太后。

    便说道:“那臣妾问过太医,没问题后,便日日叫小厨房多做出一份送到熙嫔那去。”

    温木槿也笑:“忘忧草从六月间便有,能一直吃到九月里,多出来的晒干后,也能在冬天食用,四季都吃得到呢。”

    此事便这么决定了。

    从太后处出来,顾长歌身后跟着逸宸,正琢磨着带孩子去哪里遛遛,此前整日里憋在冷宫,后来到自己那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怕是憋坏了。

    多见见世面或许能让孩子更快的接受自己。

    这么想着,便吩咐了人一会拐去绛春轩小憩。

    绛春轩位于山桃盛开之处,只是此时早不是桃花开的季节了。瞧着叠石成洞,柳暗花明也十分好玩。

    若是能有小舟在那边候着,坐船一路便有世外桃源之感。

    正想着,便听见身后一个脆生生的女声:“臣妾给晗嫔请安。”

    顾长歌回身望去,看刚才陪着皇后的怡常在和祥嫔从那边走来,祥嫔向顾长歌行礼后,温木槿对她屈膝行礼。

    怡常在却仿佛没瞧见温木槿一般,并没有给温木槿行礼,只是说道:“臣妾还要去给皇上选料子做里衣,就先行一步了。”

    顾长歌只看了一眼温木槿,见她神色从容,不见丝毫恼色,淡淡笑了,说道:“怡常在自便便是。”

    怡常在笑起来,看了一眼祥嫔,从温木槿身边擦身而过。

    顾长歌嘴角含笑,看她们过去,目光却有些探寻的看向温木槿。

    温木槿也是笑了,拉着婉殷的手,蹲下身轻轻用帕子擦她手心的汗,说道:“怡常在入宫后很是得宠,巧舌如簧哄得皇后也十分喜欢她。我不过是个无宠的贵人罢了,身边也只有个女儿,她自然不将我放在眼里。”

    顾长歌心里有数,听罢,看了一眼逸宸,说道:“宫里人拜高踩低最是寻常,不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味拜高踩低,总有折腰的那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