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宫词 第一百三十九章 在心里埋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各宫新入的小主这些日子预备着侍寝,顾长歌无奈的看着月卿,由着她陪着自己在圆明园里闲逛,低声说道:“如今皇帝前朝事忙,本想着早早将你送了,不想一件事接着一件事。”

    月卿清浅一笑:“本该是早些帮衬了娘娘的,只是这样也好,奴家也多得几日的清闲……”她舒了口气。

    顾长歌正打算着在说些什么,却听见御花园绕过了假山后的位置传来女子的嬉笑声,细听去,仿佛是在议论着侍寝的事情。

    她不觉微微沉了脸,看了碧玺一眼问道:“后面的是谁,怎么如此私隐的事情,也好拿在大庭广众下说起。”

    碧玺吃惊,也侧耳倾听,低声回复:“好像是新入宫的几位小主,这些日子还不到小主们侍寝,她们倒像是在讨论各自府里夫人说的事情。”

    顾长歌一听,携着碧玺的手慢慢走过去。

    她刚转过假山,便看见三个女子,其中最出挑的便是一个身穿银红色绣团花纹的女子,那女子瞧着年岁不大,可一双眼睛水汪汪亮晶晶,却透着几分机灵算计。脚下踩了一双花盆底鞋。

    整身穿着并不华贵,却能瞧出用心来。加上她本身条子极好,更是显得出落的比旁边穿素锦的女子更美上几分。

    碧玺开口道:“晗妃娘娘到。”

    那些女子惊讶,连忙转身下跪请安。

    顾长歌微微一笑,问道:“妹妹们怎么有空在这里议论这些事,也不怕旁人听见了说你们为尊上者不知检点吗?”

    她一句话,吓得众人吃惊不已,方才那银红色衣裙的女子低着头开口道:“臣妾们以为讨论着能更好的服侍皇上,所以才……臣妾们知错了,再也不敢了。”

    顾长歌听后更是觉得这女子不一般,微笑说道:“这位妹妹是?”

    “臣妾常在吴氏。”她声音微微高了几分。

    顾长歌挑眉,看着碧玺,碧玺一脸了然的表情,凑到耳边耳语道:“前朝才封了去征讨斐国的吴将军,想来是他的妹妹吴雅蓉。”

    原来是她呀,顾长歌微笑,心下也已然明白了过来。

    之前她在皇帝面前谏言选出一位没有家世背景却依旧努力的人来做将士领兵击溃斐国。几个月来,捷报连连,皇帝甚为高兴,如今这位神勇副都统得意非常,已经在归来的途中了。

    那这个吴雅蓉如此便是不奇怪了。

    她温言道:“原来是吴副都统的妹妹,如今你哥哥在朝立下战功,皇上大加赞赏,更是封了良田给你们吴家。你入宫在后宫为皇上尽心,你哥哥在前朝用心,兄妹齐心,果真让本宫羡慕呢。”

    吴氏低头称是。

    顾长歌便让她们都起来,懒懒一句:“好了,既然无事还是各自回宫的好,以后有话关起门来说,今日是本宫碰上了,若是换了皇后娘娘听了这些,可是要罚你们的。”

    她们离开后,月卿从后面绕出来到顾长歌身边问道:“娘娘为何不责罚她们?那个吴氏,看着就不像本分的。”

    顾长歌莞尔,看她一眼道:“你不知道,这个吴氏如今也算是功臣之妹,凭兄长功劳入宫自然不一般些。皇上为了彰显对功臣的嘉奖,必然会先让她侍寝,”她扶着碧玺的手慢慢走,看着御花园里盛开的菊花微笑,“本宫又何必与她闹不痛快呢?倒不如让她记得本宫的好,来日或许她也能成为宠妃呢。”

    有些话顾长歌却没说出来,这个吴氏,看上去清纯可爱,可一言一行都是动脑子才说才做的。且看今日她这身衣服便能猜出。

    吴氏本不是豪门望族,自然比不得进宫的女子,除去达官显贵便是各地方的闺秀,哪个不是书香门第,自然是不缺那些银子的。

    吴氏凭借兄长功劳入宫,可此时他家也没那么些银子为她置办,这身银红色衣服还是今年新做的,瞧着手艺就像是自己家里做一样。定然不会重金购买而得。

    她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寒酸,搭配得体,言语也不卑不亢,的确是个出色的。

    顾长歌的猜测果然没有失算,新入宫嫔妃头一个侍寝的便是吴氏。

    第二日便是吴氏去给皇后请安的日子,顾长歌特地也早起。

    皇后显得格外的端和,看吴氏入殿内,给自己请了安,又规规矩矩行了大礼后,这才笑着让她坐了。

    “进了后宫便都是姐妹,皇上说了,吴常在晋封为贵人,着日便安排着晋封礼,皇上看重你,”吴贵人谢了,她抿了一口水,对着新入宫的几个小主说道,“你们都是皇上选定的人,自然要为皇家开枝散叶,为皇上多多诞育皇子,本宫也能不愧对祖宗了。”

    顾长歌心里冷笑,看着这些女子毕恭毕敬对着皇后,无限感慨当年的单纯。

    “当然了,自本宫往下,咱们这些老人也要为皇上尽心才是。”

    本以为吴贵人刚得了皇后的赞赏,会有迎合皇后,顾长歌面无表情端了茶水,用盖子划拉着,却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说:“臣妾们入宫自然会尽心侍奉皇上太后,也会侍奉皇后娘娘。”

    她抬眼看去,正是最末位置的一个陈常在。

    她知道后面要发生的便是皇后的假装仁慈,下面人的曲意逢迎,觉得百般无趣,便笑着起身道:“皇后娘娘,染庆这些日子有些咳嗽,臣妾十分担心,便想回去瞧一瞧。”

    旁人倒没说什么,温木槿忽然开口:“晗妃当真是慈母,染庆公主不过是咳嗽了两声,皇后娘娘如今有着身孕还要操持后宫琐事,也没说什么,倒是晗妃耐不住了。”

    顾长歌嘴唇一抿,说道:“臣妾比不得淑嫔,便是臣妾的护短连皇上都一清二楚也只纵了臣妾,想来皇后娘娘不会不许臣妾离开吧?”

    皇后莞尔,伸手抚摸腹部,慈爱神色骤起,说道:“这些都是小事,不过是请安罢了,安请过了,自然是可以走的。更何况,本宫与皇上是夫妻,夫妻一体自是同心同德。”

    顾长歌冷笑一下,扫了一眼淑嫔,看她如同哑巴吃黄连一般有苦说不出,行礼道:“臣妾告退。”

    说罢退出了坤宁宫。

    才回了景仁宫便听见小瓷子从从里面出来的声音,他瞧见顾长歌忙请安道:“给晗妃娘娘请安,皇上派奴才来知会娘娘一声,今晚到娘娘这里,请娘娘预备着。”

    顾长歌微微吃惊:“怎么一大早便定了到本宫这?这些日子新人入宫,不是该多叫新人去侍寝吗?”

    “唉……”小瓷子叹了口气,“皇上今日早朝,动了气,旁人也劝不好不是,娘娘这最得清净,皇上便想着娘娘的好了。”

    “知道了,”顾长歌微微一笑,“劳烦公公今日多劝着皇上吧。”

    等晚上皇上来的时候,早已过了晚膳的时间。

    顾长歌吩咐宫人们撤掉那些冷了的食物,吩咐小厨房去准备西湖牛肉羹,不一会热气腾腾的汤便端了上来。

    她亲自为皇帝盛了汤,说道:“今日太晚了,想来皇上用了点心,臣妾看着一桌子冷菜,再热了怕是吃起来也不好,不如用些羹吧。”

    皇上接过碗来,看着一碗金色的汤,伸出勺子舀出浓稠的羹,喝下一口品味着。

    顾长歌笑道:“这是九州那边臣妾最喜欢的一道汤品,用牛肉切碎为末,炖煮久了鲜嫩好吃,又加了青菜进去,一道汤也有肉也有菜,热热的喝了也不会难受。”

    “你很体贴朕,长歌……”皇帝看着汤品出神,“若是朕的所有妃嫔都能这样体贴朕,那朕便少费了许多心神。”

    顾长歌一言不发,看着皇帝,忽然站起身来走过去拉起皇帝的手道:“臣妾能做的事情都会为皇上分忧,但许多事情臣妾不懂,也不能懂,只希望皇上在臣妾着能轻松一些。”

    她抚摸着皇帝的龙袍,说道:“皇上穿上这身龙袍,便是万民的帝王,要为国家大事考量,费心费力,皇上来臣妾宫里,便不需想那么多了。”

    “当年朕才登基不久,大权旁落,虽说顾旭没有不臣之心,但你的劝说也的确帮朕解了许多忧愁,顾旭听了你的劝说,主动上交兵权,朕与他之间并无嫌隙,”皇帝反握了顾长歌的手道,“如今朝廷上,军权虽解,但言官又出现当年孟氏一族的事态,朕尊太傅为师,又封了他女儿为皇后,朝中人见风使舵,简直就是他郑太傅的一言堂!”

    “郑太傅不敢,皇后也不敢的,”顾长歌极为机敏,立刻想到了皇上将郑太傅与当年的孟家相提并论是为了什么,“皇后之所以成为皇后,是因为皇后识大体,她宽和待下又贤良淑德,是臣妾与后宫众姐妹的典范,皇上不也正是如此才让皇后成为皇后的吗?当年的孟家是仗着太后与孟皇后的权势,可如今的皇后懂得局面,不会如此糊涂。”

    皇帝鼻腔里发出一声长叹,拉着顾长歌让她坐下了,问道:“逸宸呢?”

    “早就歇下了,逸宸如今背书勤勉,又好学,知道自己不如三皇子聪慧,读书又晚了些,难免想要追上进度,”顾长歌想起孩子,莞尔笑着,漫不经心道,“如今的太傅以三皇子为尊,课业都要按照三皇子的进度来,逸宸想要跟上,也的确是要用功许多的。”

    皇帝听后,眉头一皱:“逸景念书早,逸宸如何跟得上,朕明日就吩咐太傅要权衡二人的进度。”

    “皇上心疼咱们逸宸,不过臣妾想这样也是好的,让逸宸明白逸景是兄长,要做太子的,往后更尊重着逸景些,嫡庶长幼尊卑分明,也是好的。”顾长歌微笑着,看了一眼碧玺,吩咐她将自己准备的东西拿过来。

    皇帝却皱了眉头:“谁说逸景会成为太子?”

    顾长歌一惊,忙笑着圆场:“不过是臣妾瞎听的,原来不是皇上的意思,讹传罢了,往后臣妾不会再提,”她转移话题道,“臣妾为皇上做了个香囊,想着皇上操劳国事,放了些明目养神的药材进去,皇上配在身上也好些。”

    她服侍着皇帝回寝殿,换寝衣时,略思索了一下,看着皇上脸色道:“其实三皇子最是年长,虽然不是皇后娘娘亲生,却大方持重,的确能让弟弟们敬服的。不过如今皇后娘娘有孕,若生下嫡子也是好的。”

    皇帝忽然沉了脸色,说道:“立嫡立长虽是惯例,可朕从不曾想过这些事情。”

    顾长歌抿嘴:“臣妾嘴碎闲话罢了,皇上别忘心里去,只是立嫡立长都是皇后娘娘的孩子,臣妾瞎操心。”

    她莞尔一笑,瞧着皇帝道:“如今天气凉爽,皇上陪臣妾去广玉兰下赏月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