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宫词 第一百六十一章 巫诅之术(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皇后重重的呼吸,仰起脸看顾长歌,见她表情逼真没有分毫伪装,反而笑了。

    她跪的笔直,又去看皇上,质问道:“皇上,这样红口白牙的构陷,皇上也相信是我堂堂中宫皇后做出的事情吗?”

    她眼里闪动着坚定的目光,只看着皇帝。

    顾长歌坐在椅子里,手指尖不自觉的轻轻叩动扶手,显得不在意又无聊。

    何必呢,她心想。

    早在陷害皇子的事情披露前,皇后做这个样子或许皇帝还会回护。可如今皇帝早已对这个女子起疑,怎会再为了眼睁睁的物证而听信她一面之词。

    淑妃与庆嫔曾明里暗里说起,皇后行为有失偏颇,又不与皇帝正面提及,这已经在皇帝心里种下了疑虑的种子。

    今日事发,到底也算是皇后倒霉。

    “母后身子一向康健……”皇帝思忖着措辞,看着皇后道,“也的确是庆嫔所言,自从皇贵妃入宫,太后的身子便再也不好了……你作何解释?”

    皇后不敢置信,辩驳道:“母后疼爱臣妾,臣妾为何要陷害母后?就算臣妾恨毒了皇贵妃,也应该陷害皇贵妃才是!”

    庆嫔不屑道:“皇后当咱们与皇上都是傻子吗?若你直接陷害皇贵妃,有太后在必然不会如何,可若是太后先自顾不暇,谁又能顾得上皇贵妃,你心思曲折,自然想得明白这一点。”

    皇后恶狠狠看着庆嫔:“本宫与皇上说话,还轮不到你插嘴!”

    皇帝啪的一声甩了一下串珠,牵动嘴角上的胡须说:“皇后,朕颇为信赖你,可你却屡屡做出让朕失望的事来。”

    顾长歌低头,不着痕迹的轻抿了唇角,开口道:“皇上,皇后娘娘多年来治理六宫也算是功劳,臣妾入宫时日尚短,娘娘不愿也是有的,都是臣妾的错。”

    “皇贵妃娘娘能有什么错?”庆嫔蹙眉,“娘娘德行出众,这些年来后宫哪个嫔妃的孩子不是瓜熟蒂落?臣妾们受娘娘恩惠比原先还多。”

    怆然而笑,一滴晶莹的泪水从皇后面颊滴落,她表情凄苦而无助,看着皇帝喃喃道:“臣妾从不曾想过有朝一日会落到如此地步,臣妾为皇上生儿育女,臣妾的全部青春都是伴着皇上度过的……”

    一股厌弃的情绪自顾长歌眼底划过。

    “若有可能,臣妾只想与皇上一双人,一生一世,臣妾不愿意让皇上受到半分伤害!”皇后哭泣。

    皇帝看着她的泪水,颇有几分动容,却说道:“若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朕今生或许只有孟亦夭,”他看了一眼顾长歌,又道,“若是自己能选,皇贵妃也是好的。可是你……当年太傅与朕交易,只要朕迎你入王府,他便会辅佐朕。你如何入府的,你自己也该清楚。”

    这话说得极是无情,只言片语间打消了二人曾经的亲密,仿佛一切只是一场交易。

    皇后瘫软跪坐在地上,锲而不舍又不知该如何分辨,为今之计也只有让皇帝信赖自己:“臣妾不曾诅咒太后,更不可能陷害皇贵妃。本宫是皇后,不需要这么做。”

    皇帝身子前倾,看着皇后:“你的确不需要这样做,可你为了保证你儿子能顺利成为太子,没少笼络朝中大臣,你还怂恿逸景与前朝大臣多接触!更是为他寻觅其他适龄的女子!”他声音忽的大了起来,“你与太傅都当朕瞧不见吗!你苦心孤诣为晗珠寻得婚事!以为朕便蒙在鼓里吗!你当朕是什么!”

    皇帝极少如此宣泄怒意,今日的确是要与皇后好好分辨,顾长歌将手掩在衣袖下方,无声的握了起来。

    皇后摇着头,却不知该如何说起。

    “你以为朕不知道!太傅每周都要给你的坤宁宫来往家书!每一封!每一封!朕都过目!为着你是皇后!太傅曾经是朕的恩师!朕不曾发作!”皇帝怒吼道。

    皇后骤然得了这个消息,震惊的抬起头来,看着皇上:“您便对臣妾如此不信任吗?”

    “信任?”皇帝眯起眼睛,“朕若是听你一言,怕是连这个皇位此时都是你郑氏一族的!你残害皇嗣,又诅咒太后,罪不可恕,你与你父亲的那些个大不敬的想法还是断了吧!”

    庆嫔掩饰不住的得意,勾起嘴角看着皇后,皇帝眼风犀利扫过她,吓得她连忙低下了头。

    “这坤宁宫你不配住着,自今日起,朕会让人挪了你去玉粹轩养病,你也听听佛音静心思过去吧!”

    皇后悲戚瘫软在地:“皇上!臣妾是冤枉的!”

    顾长歌忽然开口道:“皇上,万万不可啊,皇后娘娘是一国之母,若是此事传开,帝后失和天下万民该如何议论?皇上,臣妾请您不要将皇后挪去玉粹轩,”她轻轻看了皇后一眼,看她涕泗横流,心里痛快又可怜,“皇后是中宫,还请皇上保留中宫的荣誉吧。”

    皇帝沉吟了一下,站起身来:“就按皇贵妃说的办吧,只是这坤宁宫也不必那么多人伺候着了,别让皇后再生了旁的心思,至于逸景也少来往,朕的儿子们不能被如此毒妇带坏!”

    说罢,皇帝拂袖而去。

    顾长歌站在殿内,看着皇后的模样,轻轻说道:“皇后娘娘,您可想过,有朝一日也会变成这个样子?”

    皇后眼底里怨毒恼怒,可是浑身无力根本站不起来,她狠狠盯着顾长歌,声音有些沙哑:“本宫小瞧了你,让你把本宫害到如此地步!”

    顾长歌微笑:“臣妾可不曾害您,是您自己高估了自己,错估了皇上,郑大人在前朝怕是也要难过了,您还是想想往后该如何过下去吧,”她伸手,碧玺便上前扶住了她的胳膊,“碧玺,咱们走吧。”

    这件事庆嫔做的很好,又很利索,皇后有苦说不出,证据确凿她无从抵赖,算是让皇帝彻底对她没有了信任。

    自此皇后便是要被禁足在坤宁宫里,往后若要出去,怕也难。

    自从这件事后,皇帝便决口不再提皇后的事情了,反倒是经常陪着顾长歌到慈宁宫去瞧太后。

    汪千赫身为嫔妃,与皇贵妃走得近,皇帝也不厌烦,一直带在身边,几个月下来也成了宫里侍寝最多的女子。

    只是汪千赫性情颇矫情,看不得旁人受宠。

    月嫔带着孩子到乾清宫去给皇上请安,庆嫔在一旁看到了,便要说上两句。

    皇上跟顾长歌提起,如今宫里只有一位贵妃,祥贵妃是个没主意的,有心要晋位淑妃。

    他说:“四妃里只有淑妃是儿女双全的,且你与她关系好,之前她又跟在皇后身边,让她当贵妃,也算是周全。”

    “这样一来,四角不全,皇上打算提谁做了妃位呢?”顾长歌玩笑。

    没想到皇帝当真考虑了这个问题,说道:“庆嫔乖巧懂事,也许……”

    顾长歌微笑听他说完,点头道:“皇上拿主意便是,这都是小事。”

    皇帝抚摸着她的手,眼里有些歉意:“还有一事,庆嫔说延禧宫房屋错落,想要挪去永寿宫,你怎么看?”

    打量着皇帝眼神,顾长歌便知道他说出来了,就是也有这样的打算,只是永寿宫位置极好,若当真挪了庆嫔去永寿宫,那要如何对其他妃嫔交代。

    祥贵妃尚且居住在景阳宫里,论资排辈也轮不到她庆嫔。

    只是这话不好这么说,她想了想说:“庆嫔喜欢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样一来永寿宫怕是要大修了?”

    “永寿宫年久失修,如若使用,定是少不了一番折腾。”皇帝也是如此说。

    “此前前朝为着皇上让皇后闭门思过的事情,没少烦皇上,若是直接让庆嫔住了永寿宫,只怕又是一场唇枪舌剑,”她声音轻柔,“不是庆嫔住不得,只是难免叫人议论皇上宠爱嫔妃,臣妾想,不如等庆嫔有孕再做挪宫的准备?到时也好有个借口。”

    皇帝微微沉吟,点头:“你思虑周全,便这样吧,庆嫔还年轻,说到底也没有孩子,若是封妃怕连容嫔她们也难免有旁的心思。只是妃位虚悬,也不是好事。”

    顾长歌微笑:“那有什么要紧的?谦贵嫔伴驾最早,又有个女儿,这些年来皇上总不去瞧她,如今封了妃位给些补偿倒也是好事。”

    “此事朕再考虑一下。”皇帝说道。

    顾长歌也就没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温木槿总算也生了贵妃的位置,趁着天光尚好,来景仁宫与顾长歌说话。她最近喜欢上了刺绣,身边的浣纱出门总是给她带着点丝线,若是出门溜达,看着光线好,坐在廊下绣上一个时辰也是好的。

    顾长歌又恢复到了不爱自己动手的时日,她嫌针尖太锋利,容易刺破手指。

    二人在宫里正说笑着,顾长歌随手剥着一颗葡萄,却听见宫外有嘤嘤的哭泣声。

    碧玺和红翡都让顾长歌打发出去办事了,宫里新进了一批宫女,碧玺便调教宫女,红翡偶尔也要去内务府。

    浣纱眉头一皱,只是是景仁宫,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只说:“奴婢去瞧瞧。”

    顾长歌想,到底也是景仁宫,还是亲自去一趟吧,便起身往外走,出了门却没瞧见人。正疑惑着,温木槿说:“好像是外面的声音。”

    她们又寻过去,正好看到新分来景仁宫的小宫女青玉抱着膝盖蹲在宫门外哭呢。

    顾长歌轻轻蹙眉:“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了你?”

    青玉吓了一跳,忙跪下双手扶在前面向主子们问好。

    顾长歌眼尖,一眼看到青玉的双手手指节红肿一片,心下讶异,问道:“手怎么这样了?”

    青玉抽噎着,低头答道:“都是奴婢不好,不小心撞到了喜梦姐姐,庆嫔娘娘为喜梦出气。”

    顾长歌到抽了一口凉气,与温木槿对望一眼,温木槿说:“你不过是撞了喜梦一下,庆嫔便把你的手弄成这个样子?如何弄的?”

    青玉畏缩了一下,将双手收回袖子里,低声道:“庆嫔让奴婢双手伸着跪下,叫喜梦……踩奴婢的手……”然后连忙说道,“奴婢不是有心吵了娘娘的,还请娘娘恕罪!”

    顾长歌只觉得心底无名火气,这个庆嫔可越发有宠妃的样子了。

    她板了脸说道:“你去吧,晚点让红翡给你找点药敷上。”

    看青玉谢了恩进去,顾长歌这才看着温木槿说:“庆嫔想来不是为了喜梦,怕是对着本宫来的。”

    温木槿一愣,回想了一下才想起来,迟疑说:“莫不是为了此前,皇上要晋封她为妃被姐姐拦下的事情?”

    一声冷哼:“怕是不止,她还求了皇上要住到永寿宫,本宫也劝了几句。不想她竟然心这样大。”

    温木槿的脸色也慢慢沉了下去。

    庆嫔家里是有功的,难免急功近利了些,全然不顾后宫的权利倾轧,更不在意这么做是否合适。

    如今为着这件事情惩处宫女,就是给皇贵妃脸色看呢。

    她倒要看看,皇上是心疼皇贵妃,还是心疼一个才有些宠爱的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