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先生:宠妻百分百! 第660章:撕破脸
    慕清月现在真是百口莫辩!

    就在这时,苟勋带着几个警察走了过来,看到慕清月和段红梅争锋相对,他有一刹那的恍惚,不知道这事到底该怎么办?

    “苟队长,你来的正好!”苟勋也是段红梅看着长大的,小屁孩的时候,段红梅还帮他换过尿片呢!

    现在段红梅看见他,就像看见自己的亲儿子一样,拉着苟勋的手,指着慕清月说,“刚才我打电话报警,说拍卖会的凤镯被人偷了,让你过来帮我查一下,在你来之前,我已经把这个小偷给找出来了,就是慕清月,你赶紧把她带到警局去,让她认罪伏法!”

    “这……”苟勋为难的看了陆言遇一眼,笑着说,“段阿姨,这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怎么可能是误会!?”段红梅脸瞬间垮了下去,一把扔开苟勋的手,摆出自己长辈的威严来,“苟勋,现在人证物证我都已经给你找到了,就是慕清月偷的!如果这事你办不了,或者觉得为难,没关系,你现在就可以走,我给你们局长打电话,让他重新派人过来!”

    重新派人过来,那就更麻烦了……

    苟勋满头包的看向慕清月,“清月,东西真是你拿的?”

    “什么拿?”段红梅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苟勋是有意帮慕清月开脱,她气得嗓音都尖细了起来,“那是偷!偷跟拿的定义完全不一样!”

    苟勋讪讪的笑了下,眼睛紧紧的盯着慕清月,等着她的回答。

    慕清月到现在都淡定得不行,没有因为自己被诬陷就气急败坏,更没有因为段红梅的嚣张跋扈,就气疯,她站在那,依然是淡然的样子,唇角弯出一抹浅淡的笑,声音不高不低,“我没有拿,更没有偷!”

    苟勋松了一口气似的,转头看向段红梅,“段阿姨,你看,不是清月偷的。”

    “她说不是,你就信啊!?”段红梅反唇相讥,“那她慕清月告诉你屎是香的,很好吃,你是不是也要去吃屎啊?”

    苟勋,“……”

    今天这段红梅怎么回事啊?

    平时多端庄,多高贵的一个阿姨啊,什么时候从她嘴里出现过一句脏话?

    苟勋心里猜到这件事肯定不简单。

    慕清月的为人,他们那一帮子再清楚不过了,那是出淤泥而不染的小姑娘,而且就慕清月那性格,是她做的,她肯定承认,接触了十多年,慕清月还从来都没有骗过人。

    所以只要是慕清月说的,他们都信。

    “段红梅!”苟勋瞬间严肃了下来,再没有刚才嬉皮笑脸的样,此刻,他就是一位秉公执法的人民警察,在他眼里,没有什么阿姨,什么妹妹,小侄女的,都是普通老百姓!

    一视同仁!

    “你说证据你全部都已经掌握了,人证物证你都有,现在你要指控慕清月偷盗慈善拍卖会的竞拍品是吗?”

    段红梅微微一怔,倒是第一次看见苟勋这么认真的样子,她点点头,“是啊,证据我都有,你就抓人就好了。”

    “那好!人我可以抓,但是我要事先提醒你,只要人我抓了,就会立案,这个案子不小,在社会上的影响力也不小,如果事后查出来,东西不是慕清月偷的,是被人栽赃陷害的,那么……栽赃陷害的这个人,依然触犯了法律,后果将由这个人一人承担!”

    段红梅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但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仰起下巴,硬着头皮说,“什么栽赃陷害,现在证据确凿,就是慕清月偷的!”

    对于一个装睡的人,你永远都不可能叫醒她!

    苟勋摇摇头,从腰间取下手铐,本想直接走到慕清月面前,但是他犹豫了一下,转头又看向段红梅,“如果今天我把人铐走了,不管东西是不是慕清月偷的,她的名声都会受到损害,段红梅,你想清楚了!”

    段红梅心里的火气再也压不住了,声音骤然拔高了好几度,“偷东西的人是慕清月,你把她带走就是了,问我那么多干什么?我又不是慕清月她妈,我管她那么多!”

    苟勋点点头,拿着手铐走向慕清月,“慕清月,现在段红梅女士指控你偷窃慈善拍卖会的竞拍品,证据确凿,请你跟我回警局,协助调查!”

    “清月,不行!”白葭在身后拉住慕清月的手臂,心急的说,“现在会场外面全是记者,你如果这样出去,以后就真的毁了!”

    慕清月拍了拍白葭的手,抬起头,深深的看了段红梅一眼,笑着说,“今天这事,就是冲着我来的,白葭,你只是在我的诱1导下,才去的库房, 你并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所以,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不要管了!”

    “清月!”白葭又急又怒,“你这是什么话?我可以证明你没有偷啊!”

    “你要怎么证明?”慕清月摇摇头,“你没有跟我去库房,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证明不了什么!”

    说完,慕清月忽然转身,用力的抱住了白葭,她深吸一口气,在白葭的耳边小声说,“小婶婶,段红梅摆明了是想抹黑我们两个人,现在所有证据都指向我,我能一个人把事情承担下来,你就好好的,知道吗?如果我们两人都栽了,对陆悦的影响会更大。”

    一个慕清月偷盗,就已经能让陆悦的股票跌好几个百分点了,如果再加上白葭,这个陆悦的总裁夫人,陆悦的股票恐怕今天就能跌停!

    何况,对于陆悦来说,慕清月的影响力远没有白葭那么大。

    慕清月之所以这么做,也算是弃车保帅了。

    陆言遇就站在白葭的身边,听到慕清月的话后,他直接把白葭从慕清月的怀里扯出来,低沉的嗓音威严的响起,“好,很好!看来有人是不顾这么多年家族的情分,要公开撕破脸了?”

    他把白葭推到白厉行的身边,转身看向苟勋,“既然这样,我跟你去警局把事情调查清楚,如果让我找到证据清月是被陷害的,呵……别怪我不顾这么多年的情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