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51章 我本身就是个无赖泼皮
    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1章我本身就是个无赖泼皮

    沈蔓歌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叶南弦会主动亲吻自己,最主要的是婚后三年他都没有主动亲过她,就算是上床,两个人都是例行公事一般,他更是不允许她碰他的唇。

    唇,对叶南弦而言是个神圣的地方。

    以前她一直觉得自己还不配,可是现在这算什么呢?

    沈蔓歌恍惚愣神的功夫,叶南弦已经撬开了她的贝齿,灵活的舌尖伸了进去,开始攻城略地。

    她的口腔里弥漫着芒果的味道。

    以前这种味道他是打死都不会尝试的,可是现在居然觉得这味道那么的甜,简直甜到了骨子里。

    沈蔓歌终于反应过来,她一把推开了叶南弦,随即“啪”的一声,一记狠辣的巴掌甩了过去。

    叶南弦的脸瞬间肿了起来,配着他此时脖子上的青紫,特别的显眼。

    “叶南弦,你疯了吗?”

    沈蔓歌的气息不稳,甚至浑身都在颤抖着。

    五年了!

    她居然对他的吻还是有感觉的!

    怎么会这样呢?

    一定是因为太恨了!

    对!

    肯定是这样!

    她不断地催眠着自己。

    叶南弦却笑得像一个偷吃了糖果的孩子,那眼神更是闪烁着一丝宠溺,直让沈蔓歌忐忑不已。

    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沈蔓歌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医生和护士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吗?”

    沈蔓歌还没开口,叶南弦淡淡的说:“没什么,我有点过敏了,给我看看吧。”

    医生这才发现叶南弦的手和脸都肿了,甚至都变了颜色。

    “快!赶紧准备急救!都这个样子了,怎么不着急呢?这样很容易引起休克的!”

    医生特别紧张。

    沈蔓歌多少有些微楞。

    她一直都知道叶南弦对芒果过敏,但是过敏到何种程度她其实是没有见识过的,如今听医生这么说,她才后怕起来。

    “医生,很危险吗?”

    “当然危险,这种情况发生的这么快速,再耽搁就会休克死亡的。快送抢救室!”

    护士不由分说的带着叶南弦就走。

    沈蔓歌这时候彻底的慌了。

    他居然对芒果过敏到如此程度!

    怎么办?

    如果他有个什么万一,落落可怎么办?

    沈蔓歌急的想要下床,却被叶南弦察觉,低吼了一声。

    “老老实实的给我待在床上。”

    “可是我……”

    “没什么可是的,你要是非要折腾,我就不治了。”

    叶南弦特别幼稚的威胁着沈蔓歌。

    沈蔓歌很想说你爱治不治,可是想到了落落,想到她还躺在病床上承受病痛折磨的时候,沈蔓歌还是停了下来。

    叶南弦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

    “乖,等我回来。”

    他对着沈蔓歌笑了笑,然后转头跟着护士去了急救室。

    沈蔓歌觉得一阵恶寒。

    他刚才叫她什么?

    乖?

    这男人脑子抽了吧?

    沈蔓歌抖落了一下,好像要把鸡皮疙瘩抖落掉似的。

    等叶南弦他们完全的走了出去,她才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

    这个男人今天知道了沈梓安是他的亲生儿子,难道不该当面询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还有她的身份如何嘛?

    可是为什么他只字不提?

    整个人还那么的怪异?

    他到底要做什么?

    难道说鉴定报告他还没看?

    想来想去,貌似也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解释叶南弦此时的表现了。

    沈蔓歌心理闪烁着疑惑,却也担心叶南弦的身体,她一边焦急的等待着,一边不时地看看外面,简直是度日如年。

    好不容易叶南弦被推了进来,手上挂着点滴,身上的红疹减轻了一些。

    医生将他安置在沈蔓歌的旁边位置上。

    沈蔓歌顿时就急了。

    “喂,医生,干嘛把他安排在这里呀?我们一个病房不方便。”

    “没什么不方便的,我觉得挺好的。”

    叶南弦直接回了沈蔓歌。

    沈蔓歌看着叶南弦此时的样子,有些生气的说:“你只是过敏,没必要住院吧?”

    “我命金贵着呢,我要彻底的好利索了再出院,不行吗?”

    叶南弦充分的发挥了自己无赖的特性。

    沈蔓歌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你公司不管了?不是说你公司出了点问题吗?你在这里住院算什么呀?”

    “我是人,不是神,我都病成这样了,你还让我去公司,沈蔓歌,你也太残忍了吧?况且我弄成这样是拜谁所赐?还不是为了给你剥芒果?”

    叶南弦振振有词。

    沈蔓歌直接无语了。

    “我又没有让你剥。叶南弦,你简直就是个无赖!”

    “我不管,反正我是因为给你剥芒果而过敏的,现在我浑身无力,呼吸困难,随时都有可能休克,我需要住院治疗。医生,快,我要呼吸机。”

    叶南弦说着就喘息起来,好像真的喘不过气来似的。

    沈蔓歌气的浑身哆嗦,却也无计可施。

    “我要换房间!”

    “不好意思,沈小姐,我们病房都满了。”

    医生连忙开口。

    这家医院叶南弦有股份的,他可不敢清逸得罪了叶南弦,如今叶南弦的意思,他说什么都不敢给沈蔓歌换房间了。

    沈蔓歌一听,整个人气的要死,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生气过了。

    看着叶南弦此时偷笑的样子,她气的直接拿起枕头,朝着叶南弦就扔了过去。

    叶南弦猝不及防,被她砸了一个正着,整个人都愣住了。

    从小到大,他貌似是第一次挨打。

    他被沈蔓歌给打了?

    叶南弦处于呆愣状态,医生和护士一看这个场面,纷纷离开了病房,躲开了这一场战争。

    沈蔓歌却还是不解气,随手又把桌子上的另一个芒果抓了起来,直接扔了过去。

    叶南弦这一次终于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了芒果,却笑着说:“你是真打算让我死在这里是不是?明知道我对芒果过敏,还拿芒果扔我?”

    “你死了算了!”

    沈蔓歌气呼呼的说着。

    叶南弦笑得有些得意了。

    “我要是死了,你不心疼?”

    “叶南弦,我告诉你,你给我放尊重点!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最好和我保持距离!”

    沈蔓歌觉得这样的叶南弦好陌生啊,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只能搬出唐子渊先挡挡。

    叶南弦的眸子微沉了几分,却低声说:“只要没结婚,我就有机会。反正我对你有意思,我看上你了,从现在开始我要追你,我要让你做我的女朋友,甚至我的妻子。”

    “你神经病啊!”

    沈蔓歌的神经被“妻子”两个字给刺激到了。

    做他的妻子?

    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叶南弦却好像没听到一般,继续说:“我就不信,我们吃住在一起,你会对我没感觉?”

    “叶南弦,你怎么那么无赖啊?我来海城之前,有人说你是个冷漠的冰山,我觉得那个人眼睛有问题吧?还是说那个人是你买通的,故意这么误导我的?”

    沈蔓歌气的浑身发抖。

    她想过无数种叶南弦可能会有的反应,唯独没有想到会是这一种。

    叶南弦却满不在乎的说:“那可能那个人真的不了解我。其实我本身就是个无赖泼皮,不过是因为叶家的背影隐藏了我的起这些特性罢了。”

    沈蔓歌真的很想爆粗口。

    现在的叶南弦撒起谎来还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不对!

    他以前也是撒谎不眨眼的,不然怎么会让自己差点葬身火海呢?

    沈蔓歌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胸口却急剧的欺负着,显然气的不轻。

    叶南弦也不敢逼得太紧。

    不管她因为什么不和他相认,只要她还在海城,他哪怕重新追求她,也要把她给追到手。

    想到这里,叶南弦悄悄地笑了。

    他给宋涛发信息,说最近公司的事情交给宋涛处理,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宋涛叫苦连天,叶南弦却好像什么都看不到似的,直接把电话关机了。

    沈蔓歌躺下来,想要闭上眼睛休息,努力的忽视叶南弦和她住在一起的事情,却尴尬的发现她的枕头不见了。

    她转头看向叶南弦,就看到叶南弦抱着她的枕头笑得有些得意。

    “挺香的。”

    沈蔓歌的火气蹭的一下又冒了出来。

    结婚三年,她居然不知道叶南弦如此痞子般的模样。如果早知道他是这个样子,或许她早就不爱他了吧。

    沈蔓歌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转身摁响了护士铃。

    护士很快的跑了过来。

    叶南弦突然觉得有个护士铃真的很不方便,连带着看护士的眼神都不友好了,吓得小护士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浑身瑟瑟发抖。

    “叶总,我,我……请问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吗?”

    沈蔓歌根本不在乎叶南弦的态度,她对护士说:“去帮我拿个枕头过来。”

    护士刚要说好的,叶南弦的冷眸瞬间像冷箭一般射来。

    小护士叫苦连天,只好陪着笑脸说:“沈小姐,真对不起,咱们医院的枕头都是配套的,没有多余的,你看叶总手里不是有一个吗?不如你们商量一下吧。”

    说完,小护士撒腿就跑,好像身后有什么追似的。

    沈蔓歌直接被气到了。

    “叶南弦!”

    “怎么了?你要枕头啊?”

    叶南弦笑得十分无辜,可是那笑容却让沈蔓歌恨得牙根痒痒。

    婚后三年,他天天板着一张臭脸,好像谁欠了他八百万似的,如今居然笑得像个傻子似的。所以那三年的婚姻,她到底为什么要如此的委屈自己?

    沈蔓歌越想越生气,索性枕头也不要了,一翻身躺了下去,顺便将被子盖住了脑袋,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